都市绝品高手

帝阳 作品

    只是扫了一眼,萧峰便忍不住出声讥讽道。

    嫉妒啊!这个杂种的运气也太好了吧,这种气质的美女也能找到,看样子还要到手机号了。

    他把萧寒叫来的目的可是让萧寒出丑的,而不是让萧寒泡妞的。本打算带着琳琳狠狠的羞辱羞辱这个小杂种,可谁想到,萧寒竟然分分钟又勾搭了一个。

    就算是萧峰也不得不承认,王琳琳虽然算的上是美女,但是和沐幽然比起来就要差远了。尤其是身上的气质,王琳琳那种千金的傲气,放到沐幽然的身边就像丑小鸭挺直了脖子装天鹅,显得滑稽无比。

    “萧峰……”萧寒的脸上露出一道不易察觉的寒芒,并没有回答萧峰的话,而是打量起了周围,最终目光停在了房顶,那足有轿车般大小的琉璃吊灯上,嘴角微微勾起。

    一旁的沐幽然和蒋平同时一愣,将目光看向萧寒。杀气,这种东西对两人来说实在太熟悉了,只是瞬间便发觉到了萧寒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

    “哼,狗改不了吃屎!”王琳琳看了萧寒一眼,冷哼了一声,丝毫没有将萧寒放在眼里。目光掠过沐幽然,眼中闪过一丝惊艳的神色。随后面看到一群人都是目光呆呆的看着沐幽然,脸上浮现出一丝不快,冷冷的说道:

    “这位小姐是哪里来的,我不记得有邀请你吧?这里可是我的订婚典礼,不是你钓凯子的地方,我觉得还是翡翠苑比较适合小姐你。”

    王琳琳不贫沐幽然占了她的风头,这话说的是阴毒至极,话里话外都将沐幽然看做了风尘女子。那翡翠园是什么地方,在天都市还真是无人不知,那是公认的二奶小区,里面住着的都是一些外地的富豪权贵的二奶。

    萧寒不顾周围鄙夷的目光,拿起一杯香槟慢慢的品着,期待着沐幽然怎么解决眼前的问题。

    无耻!周围人心中暗骂萧寒,这么好的英雄救美的那机会,你特么到是上啊,喝个屁的香槟啊!不少人跃跃欲试,可是想到王琳琳身后的王家,又不由得停住了脚步。

    正当众人在纠结要不要冒着得罪王琳琳的风险英雄救美一把的时候,只见沐幽然平静的起身,走向王琳琳。然后在所有人不敢置信的目光中,一巴掌扇了过去。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沐幽然若无其事的用纸巾擦了擦双手,淡淡的说道:“既然你爸妈不懂得怎么教你,我就教教你什么叫教养!”

    霸气!谁都没想到沐幽然竟然敢真的动手,一个个的都呆愣在了哪里。

    “你竟然敢打我,保安!保安!给我把她拖出去轮了!”

    “怎么回事?”

    王琳琳歇斯底里的大喊,把她的父亲王动,和萧峰的父亲萧长云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王动皱眉问道。

    “爹,这个小贱人不请自来,没有请柬混进来不说,还打了女儿一巴掌。”王琳琳见到父亲,梨花带雨的哭诉道。

    王动还没说话,站在傍边的萧长云便皱眉,不满的大喊道:“保安呢,你们琉璃宫号称顶级会所,就是这么办事的?”

    显然,当真天都省无数名流的面,萧长云不好发作,总不能直接动手吧,只能找琉璃宫的保安了。

    只是让萧长云愕然的是,号称最敬业,全由退伍特种兵组成的琉璃宫保安,竟然丝毫不为所动,仿佛没看到眼前这一幕一样。

    “我们琉璃宫办事,还轮不到你们萧家说什么,管好你们的人,否怎我不介意让你们涨涨见识!”冰冷的声音再度响起,沐幽然看都不看在场众人一眼,直径走向大厅楼梯。

    “老板好!”几个站在楼梯口的保安见沐幽然朝这边走来,顿时都挺直了身子,在众人惊讶呆滞的目光中齐声问好。沐幽然点了点头,向着楼下走去。

    “她就是琉璃宫的大老板?这怎么可能?”大厅里顿时炸开了锅,一个个目瞪口呆的注视着沐幽然离开的方向。

    在天都省,萧家和王家号称两大家族,但那只是家族经济势力。事实上两大家族虽然在普通人眼里算的上庞然大物,但是却也有着不少竞争对手。而琉璃宫,才是天都省最超然的存在。

    琉璃宫兴建于十年前,刚刚建成的时候,因为其内部的奢华,引来过不少麻烦和窥视。当时在天都省有三大夜总会鼎足而立,分别是斧头帮的天地豪情,铁血盟的铁血柔情,烈火帮的火烈鸟。琉璃宫奢华不计成本的设施,与顶尖的消金窟理念,让这里瞬间成为了富商名流的聚集地。

    生意被抢,另外三家自然不甘心。碍于琉璃宫实在太扎眼,摆明了猛龙过江,于是三大帮会结盟,共同排挤琉璃宫。只不过普通手段用尽了,却没有丝毫用处,反而让琉璃宫名声大震。于是乎,三大帮会便动用起了非常规的手段。

    其实这种手段在道上的人看来在正常不过了,无非是威逼利诱,时不时的捣捣乱砸砸场子。在三大帮会看来,就算琉璃宫在其他地方属于什么大势力,在天都省自己地盘着也发挥不出来。

    只是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的是,短短一月时间,三大帮会话事人全都死在了自己帮会总部。连续一个月,谁上位谁死。一个月后,三大帮会分崩离析。

    这还不是最令人震惊的,烈火帮副帮主路明,原天都军区军区司令,少将路钱森的最疼爱的侄子。为了给侄子报仇,路钱森在琉璃宫找茬,带警卫连将琉璃宫砸了个遍。所有人都以为琉璃宫这个亏吃定了的时候,结果不到半月时间,路钱森便因为涉嫌贪污军费被抓,随后越狱被当场击毙。

    上下两件事情联系在一起,明眼人哪里还不知道琉璃宫的恐怖。无论黑白两道,琉璃宫都是让人恐惧的庞然大物。只是琉璃宫的老板却从来没在人前出现过,谁也不知道这个神秘的老板到底是男是女高矮胖瘦。没想到,竟然在今天看到了琉璃宫的老板,而且年龄不过二十多岁。

    王动和萧长云脸色一阵青一阵白,难看到了极点,琉璃宫的老板啊,就算只是表面上的,也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更何况琉璃宫需要表面上的老板么。就算当年路钱森带人砸店,出现的也不过是个经理罢了。

    “诸位,萧某身体不适,就不陪着诸位了,现行告辞。”萧长云长叹一声,开口说道,这个面子看来今天是丢定了。给他再大的胆子,他也不敢报复琉璃宫,此时再留在这里,无疑是丢人现眼。

    随着萧长云离开的,还有王家的王动。这两人一走,便只留下了萧峰和王琳琳,下面顿时议论纷纷了起来。

    “这下萧家和王家真够倒霉的,没想到那个美女竟然是琉璃宫的老板,这脸是丢定了啊。估计明天起,萧家和王家就会成为整个天都省的笑柄了。”

    “是啊,真没想到,琉璃宫的神秘老板,竟然是真么个大美女。这王琳琳真是太倒霉了,惹谁不好,偏偏惹上了琉璃宫的老板。不过那边坐着的,不是萧家的纨绔二少爷萧寒么,他怎么会认识琉璃宫老板的?这两人不会有什么特殊关系吧,那可真是发达了。”

    “你小子,敢在琉璃宫编排他们老板,活腻未了吧。萧寒和她肯定是刚刚碰巧认识的,没看那美女老板走的时候连看都没看萧寒一眼么。”

    ……

    周围的议论声纷纷传入几人的耳朵,萧寒仿若未闻的把玩着手里的金色卡片,那是沐幽然临走的时候留下的,卡片上没有半个大字,只是在正面画着一座巍峨的宫殿。

    而另一边,王琳琳哭着推开众人,向着楼梯口跑去。

    “琳琳……”萧峰在后面喊了一声,见王琳琳没有丝毫停止的意思,回头恶狠狠的看了萧寒一眼,然后向着王琳琳追去。

    对于萧峰最后望的那一眼,萧寒毫不在意,有些人就是这样,只要一天和你有仇,那么在周围发生的任何对他不利的事情,都会被怪到你的头上。

    眼中闪过一道精光,萧寒体内灵气涌动,在所有人都未注意的情况向,双手互掐法决,体内灵气瞬间消失大半,几道风刃从萧寒的手上激射而出。

    屋顶上,巨大的琉璃灯罩猛地晃动了起来,只是现在是白天,根本没有人注意到屋顶的琉璃灯。

    啪!

    一声断裂声响起,重达数百斤的琉璃灯罩,在众人的惊呼声中轰然掉落。

    “快,快打急救电话,有人在下面!”

    “是萧峰,萧峰在下面呢!”

    ……

    惊呼声中响起,殷红的血液从满地的碎玻璃中缓缓流了出来。

    “这是你干的?”蒋平瞪大了眼睛,别人没有注意,他可是把刚刚的一幕看得一清二楚。回想起萧寒在天台随手挥出的火球,只觉得遍体生寒。杀人,对于蒋平来说毫不陌生。可是如此神乎其技的手段,怎能不让人胆寒。

    “走吧!”萧寒没有回答蒋平的问题,起身穿过混乱的人群,向外走去。

    “站住!”楼梯口,保安伸手拦住了萧寒的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