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绝品高手

帝阳 作品

    “平哥,给我挺住!”

    萧寒说着,一拳将身前的杀手轰退了数步,为数不多的灵气翻滚。

    化刃术!

    那被击退的上手本来毫不在意,狂血药剂虽然没让他们彻底失去神智,当时狂暴的药力足以让他们对任何战斗之外的事情反应慢了一拍。

    此时萧寒一拳将他击退,本能的就要再次上前。猛然间,杀手停了下来,瞳孔因为惊讶瞬间放大。

    而在那放大了的瞳孔中,萧寒的右手光滑涌动,一名朴实无华的匕首出在了萧寒的手中。那真是把很烂很烂的匕首,身为杀手,他对武器有着很深的研究,一眼就能看出这匕首的品质,如果自己的匕首在手上,一刀就能将对方的匕首斩为两截。

    “你作弊……”杀手高说完,殷虹的血液便从大动脉喷涌而出。

    作弊?萧寒无语的看着化作灵气消散的匕首,你可是上手,临死前这么卖萌合适么。你们四个拿着匕首连偷袭带合击,现在竟然说他作弊。

    嗤啦……

    萧寒的吐槽没能持续多久,一声衣服破碎的声音将萧寒从放空中惊醒了过来。

    将目光看向一边,只见蒋平在两名杀手的合击下节节后退。蒋平可没有法术辅助,若是换做萧寒不适用法术早就撑不下去了。不过蒋平毕竟是上届不败传说,丰富的战斗经验和对杀手的了解,让他勉强撑了下来,只是左臂的衣服被划破,露出了一道血痕。

    “我来帮你!”萧寒大喝一声,趁着身上的辅助法术时间还没用完从地上捡起一把匕首冲了上去。

    两名杀手都在与蒋平生死相搏,而且还注射了堪比高浓兴奋剂的狂血药剂,哪里还有心思注意萧寒这边的战斗。其中一名杀手见萧寒冲了过来大惊失色,慌忙挥动匕首抵挡。只是匆忙之间根本没有用上多少力道。仗着金刚术护体,萧寒不闪不必,一把握住了对方手里的匕首。

    噗!

    利刺入肉的声音响起,那名杀手不感置信的睁大了眼睛,心脏被匕首刺穿,鲜血顺着匕首上的血槽喷涌而出。杀手却仿若未决,盯着被萧寒握住手里的匕首。锋利的刀刃被萧寒握在手中仿佛塑料制品一样,竟然连一点划痕都没有在手心留下。

    另一名杀手转身想跑,却被萧寒拦了下来。只剩下一名,自然不可能对萧寒造成什么威胁,三两下就被萧寒打晕了过去。

    “平哥,你去给我买点朱砂和黄标纸,纸要厚一点的。”终于解决了,萧寒松了一口气,还好战场选择的不错,虽然距离琉璃宫没多远,却是一片拆迁建筑群,市政府还没有谈妥,只有远处剩了几栋钉子户,倒是不担心有人发现。

    “朱砂?黄表纸?难道你要用来画符?”蒋平愣了愣,忍不住笑道。虽然萧寒曾经展露过风刃术和火球术,可蒋平已经把那当成了古武功法的运用,做梦也不会想到,萧寒买这些东西还真的是为了画符。

    见到萧寒只是笑而不语,只是萧寒让蒋平一个年近四十的大老爷们跑去买朱砂和黄表纸,着实有些强人所难。

    “请问,你们这有黄表纸和朱砂吗?”鬼鬼碎碎的跑进附近一家超市,三步两回头,压低了脖子轻声问道。

    “啊?”漂亮的售货员瞪大了一双迷人的眸子,心说看您这架势,妥妥的黑帮电影里的接货员,不是应该问有粉卖么。

    “有黄表纸和朱砂么?”蒋平只当售货员是没听清楚,不由的提高了声音。

    “这小伙子,这麽年轻干什么不好,非干这种骗人的勾当,这年头政府可不提倡迷信。”旁边的大妈看着蒋平一脸的惋惜,仿佛看到了蒋平站着胡子带着墨镜,举着挂帆到处骗人的场景,挂帆上歪歪斜斜的写着四个大字,神算天师。

    这年月,虽然白莲教被灭多时,大家都讲究什么民主自由。可是对于算命画符之流向来是众人鄙视调笑的对象,也就骗骗山沟沟里的老头老太太。

    “对不起先生,我们这里没有黄表纸和朱砂,您还是去别处看看吧。”

    “我说你这个小伙子怎么这样,有手有脚的,不能正儿八经的找份工作啊。你看看人家小姑娘,当个售货员,挣得不多但是问心无愧。整天就想那些文门邪道,现在谁还相信那些鬼画符啊!听大妈一句劝,浪子回头金不换,现在改邪归正还来得及……”

    旁边的大妈显然没想到眼前这个小伙竟然这么不给面,一时间爱心泛滥,决定悉心教导,将其从骗吃骗喝的不归路上拯救下来,引上正道。

    在一群人鄙夷不屑的目光和大妈恨铁不成钢的眼神中,蒋平落荒而逃。

    连续跑了好几家超市,终于在蒋平的不屑努力下,从一家杂货店买到了黄表纸。至于朱砂,则是彻底毫无头绪,还是一位热心肠的老大爷给了提示,从中药铺买来了二两的朱砂。

    “还是大爷好啊!”回想起遇到的大爷和大妈,蒋平不禁由衷的感慨。

    “东西都买来了,倒地干嘛用的啊?”终于回到了小巷子里,蒋平将朱砂和黄表纸递给萧寒,满含热泪的问道。

    “怎么这么慢啊?”萧寒不满的嘀咕着。

    “你还嫌慢,我差点回不来了!”蒋平顿时怒了,将一路上遇到的事情说了一遍。

    “哈哈,平哥,你实在太有才了!”萧寒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你最好给我个合理的解释,这东西倒地是用来干嘛的。”蒋平脸色铁青,怒声问道。

    “当然是画符啊!”萧寒理所当然的说道。

    画符?蒋平瞪大了双眼,他觉得这个答案比萧寒用来画漫画还要让人难以接受。

    地上还躺着两具尸体,国内两大杀手组织之一的血玫瑰正对着两人虎视眈眈,准备把两人拉回去切片。这种情况下,你他妈竟然跟我说准备画符,你这是逗我玩呢,还是逗我玩?

    萧寒没有理会蒋平那铁青的脸色,而是从地上捡了一个废弃的易拉罐,手起刀落,用匕首将易拉罐削去了一般,做成了一个简单的容器,然后将朱绍倒入其中。

    蒋平冷艳旁观,对于萧寒所说的画符之说根本就不相信,他觉得用这东西逼供可能性更大一点,毕竟朱砂里含有大量的贡。

    可是接下来,萧寒的动作却让他更加搞不清楚了。不但将装有朱砂的罐子放到了旁边一块平整的青石板上,还把手里的黄表纸折叠,小心翼翼的用匕首划开,弄成了手掌大小。

    “你不会真打算画符吧?好吧,就算你真打算画符,起码要用笔吧,没有笔怎么话,行为艺术,搞沙画?”蒋平最终还是忍不住出声道。

    “当然是用手指啊!”萧寒伸出大大的食指,理所当然的样子。

    用手指?怎么有种奇怪的直视感,尼玛!要不要这么节约。蒋平只觉得一万头草泥马从胸膛上踏过,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笔用手指,那墨水呢?朱砂里面不掺水,你怎么用来画。”蒋平突然发现自己最近逗比了好多,竟然跟萧寒在这里较上真了。

    “墨水啊……”萧寒嘴角勾起一丝微笑,似乎是在自言自语,紧接着,在蒋平瞪大的双眼中,手中匕首猛地朝掌心刺去。体内剩余的灵气从紫府喷涌而出,鲜血顺势流下,流淌进装满朱砂的易拉罐中。

    卧槽!用不用这么狠,直接自残啊!

    蒋平目瞪口呆的看着萧寒熟练的自残放血,然后快速止血,将易拉罐中的朱砂搅拌均匀。朱砂与血液混合,在夕阳的照射下,折射着妖艳的红芒。

    “这样墨水就有了啊!”看着易拉罐中的红色‘墨水’,萧寒得意的笑了。

    “算你狠!”蒋平咬牙切齿,心中暗暗警惕,这丫不会练功走火入魔了吧,万一他要那天兴起,不画符了,改话百米长卷怎么办,血放空了也不够啊!

    如果不说出个一二三来,回去之后就警告妹妹,一定要离这个疯子远一点。

    这个世界上,笨点无所谓,懒点也没关系,不怕你没本事,就怕你自己作啊!人要是想作死,金仙难救。

    “万事俱备了!”萧寒说着,神情突然凝重了起来。蒋平精神为之一振,连忙盯紧萧寒。

    ‘来吧,让我看看你能弄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来。’虽然各种吐槽,但是蒋平对萧寒还是很期待的,毕竟一直以来,萧寒都是在创造者奇迹,打破着常规。治疗伤势,完美厨艺,感人的歌声,甚至还教授了他们古武功法,现在萧寒的表现,不由的让他期待了起来。

    只见萧寒盘膝而坐,面色凝重的伸出手,掌心已经多了一颗鹌鹑蛋大小,紫色的药丸。

    卧槽!不会是要……

    果然,没等蒋平细想,萧寒便将手里的药丸服下,不一会功夫,脸色涨红了起来,仿佛喝醉了酒一般。

    尼玛!

    自残!放血!现在还特么嗑药,还能不能靠谱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