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绝品高手

帝阳 作品

    血夜心中的震撼无以言喻,古武者对于他这种层次虽然不想普通人那样只存在于传说当中,但是依然极为神秘。对于那些因为有大贡献而留下一命,挑断手脚筋离开组织的人。每年都会有人专门的彻查一遍。毕竟这些人无一不是超级天才,即便是成为残废,依然拥有这无数的可能。

    因此对于蒋平的情况,血夜并非一无所知,他可以肯定,在伤势被治疗好之前,蒋平是绝对不可能拥有内力的。

    ‘难道是因为这小子,所以获得了什么奇遇?怪不得蒋平的伤好后实力非但没有降低反而大进,莫非这小子手中,拥有能让人短时间内成为古武者的方法。如果让我得到……’目光看向淡定自若的萧寒,眼神中充满狂热与贪婪。

    ‘以我现在的实力要是掌握了那种方法,成为古武者,再培养一批忠心的属下,轻易就能彻底控制血玫瑰,如果能够批量生产古武者,天下之大,还有谁人能够挡我!’

    血夜心脏不争气的狂跳了起来,这边是性格不同,看待角度不同产生的不同想法了。李斯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萧寒的背后是不是有什么势力支撑,而血夜所想的,却是怎么才能得到萧寒的秘密。

    “古武者,这就是你的依仗么?”血夜强压下内心的贪婪,从怀中取出一根金属注射桶,狠狠的刺入了自己的右臂。

    “来吧,让我看看传说中的古武者能有多强!”感受着体内澎湃的力量,血夜朗声道。

    “白痴!”贪婪的目光实在太熟悉,萧寒悄悄将口袋中的几张符纸撕碎,三道淡淡的光芒瞬间消失在蒋平的体内。

    咦?

    巨力、急速、金刚三道符纸加持在身上,蒋平第一时间便感受到了体内的异常,身体仿佛瞬间轻盈了不少,体内充盈着澎湃的力量。

    来不及询问,一只拳头在眼前放大,下意识的,蒋平挥拳迎了上去。

    轰!

    一道道气流被两人铁拳的撞击向着两边挤压了开来,血夜和蒋平同时感受到了对方恐怖的力道,被反震之力震得后退了几步。

    “不愧是古武者,再来!”血夜说着大喝一声,再一次挥拳迎了上去。

    蒋平目光一凝,杀手组织的杀手,使用的**强化剂,虽然不像古武者那样能够使用暗劲或者内力,但是靠着恐怖的身体强度,堪比内力三层巅峰或者初入暗劲的强者。而之前蒋平顶多也就内力三层巅峰,仗着身体强度,勉强能够和四层初期,或者暗劲期的武者一战。对方明明注射了强化药剂,可是刚刚的对拼却和自己打了个平手。

    一定是那种神奇的符箓!蒋平第一时间便明白了,这肯定是萧寒搞的鬼,心中顿时有了底气,不闪不必,同样一拳轰了过去。

    “去死吧!”认定萧寒身上有成为古武者的办法,蒋平的存在对于血夜来说自然就有些多余了。身为一个杀手,从来都是不择手段。两人双拳相交,血夜左手中寒芒闪过,一把匕首直刺蒋平的胸前。

    蒋平眼中闪过一丝狠色,左手一抖,一片锋利的刀片出现在了指尖,直划向对方的咽喉。

    两人几乎是同时撤回右手,但是却都没有后退,狠辣绝情如出一辙,血夜的手迅速握向锋利的刀片,蒋平的手也同时抓向寒光闪烁的匕首。

    这怎么可能?

    血夜不敢置信的望着毫发无伤的蒋平,右手鲜血直流,却仿若未觉。

    杀手之间的战斗,从来都是不择手段一击即退。只是让血夜不敢置信的是,两人同样被利刃击中右手,甚至他手中的匕首杀伤力还远大于对方手中的刀片。可事实上却是,对方毫发无伤,自己的手却被划开了一道口子。

    这就是古武者么?

    血夜心中越来越兴奋,这里可是基地分部,光是狙击手周围就有五个,蒋平的实力越强,就证明萧寒手中掌握的方法越强。

    同样兴奋的还有蒋平,与血夜对古武者的了解全都来自于资料不同,他现在就是古武者,自然知道除了外功,内功在达到外放之前,对于**防护能力增加的并不多。

    目光紧盯着自己的双手,皮肤间淡淡的近似光芒极为难以察觉,不过蒋平却知道,这肯定与萧寒有关。

    爽!

    蒋平的心中那叫一,个畅快,作为杀手,他可没有武侠剧里的武痴公平决斗的侠义之心。话说这年头有外挂不开,那不是傻么。

    “刚刚都是你出手,这下轮到我了吧!”外挂在手,天下我有。蒋平轻抖双袖,几枚刀片同时落入手中,身形加速,瞬间冲向血夜。

    “找死!”血夜见对方挑衅,挥动匕首便刺向对方咽喉。

    “看我的空手夺白刃,给我过来吧!”

    蒋平隐隐一笑,一手直接抓住对方的匕首,然后使劲一拽,直接把匕首多了过来。

    一边萧寒看着装逼正爽的蒋平,脸颊不由阵阵发烫,太尼玛丢脸了,明明你丫是开挂的,要不要这么装逼啊。

    蒋平学了内力后,如果不使用辅助法术,单论战斗力,就算现在的萧寒也不一定是对手。这样的存在,再加了三张二阶的辅助符,简直就是改了属性还要开强力,如此丧心病狂的外挂,可以想象血夜有多倒霉了。

    单轮力气,速度,血夜在注射狂血药剂后都要比蒋平强上那么一点。可偏偏萧寒使用了二阶金刚符,蒋平的身体强度,可不比这栋金属小楼的金属弱多少。如果是暗劲或者内力高手来还有戏,可是单凭一把普普通通的匕首,除非血夜的实力真能达到碾压蒋平的境界。可惜的是,狂血药剂虽然能够激发潜能,却不能直接增加实力,潜能毕竟是有限的,想碾压蒋平,无疑是痴人说梦。

    “弱,实在太弱了,现在的血玫瑰就这点实力?”不一会的功夫,血夜便已经浑身是伤。蒋平摇了摇头,恬不知耻的说道,丝毫没有半点开挂的觉悟。

    “厉害,不愧是古武者,不过……”血夜扶着金属墙浑身是血,脸上露出一丝狰狞。

    “这里可是杀手组织分部,不是擂台!”话音刚落,屋顶的灯光全部熄灭,房间中瞬间陷入了黑暗,咔咔几声巨响,血夜所扶着的金属墙猛地凹陷,露出了一个洞口。

    “不好!”蒋平脸色一变,向着血夜冲了过去,只是显然已经晚了,金属墙已然恢复了原样,血夜的身影却已经消失不见。

    “蒋平,你没想到吧,这可是几年前刚刚安装的机关,古武者,呵呵,看看你们能不能撑得住高压电。”血夜的声音从屋顶上方的扩音设备传了出来,紧接着,一股强大的电流,带着噼啪声在整个金属房间内蔓延了开来。

    电流火星四溅,甚至能看到金属板在高压电下慢慢发烫变红。

    正在这时,黑暗中两张符纸猛地燃烧,两道光华闪烁,紧接着,萧寒和蒋平的身上浮现出了一层淡绿色的荧光护照。

    “是符箓?”蒋平震惊的看向萧寒,淡淡从哪渐渐发红的金属地面就能看出,这电流是何等的强大,可就是着种恐怖的高压电,却没能对两人造成丝毫伤害。

    在修道者面前玩电?萧寒淡淡的笑了笑,体内灵气涌动,一颗火球凭空浮现,直冲向金属墙面。金属制的墙面,竟然在四溅的火星下剧烈燃烧了起来,不一会,一个一人高的洞口便出现在了金属墙上。

    “你在里面不要动,我出去解决他们。”萧寒说着,向外冲去。蒋平想要阻拦,却已经来不及了。

    “血玫瑰,就这点本事么?”从金属小楼上一跃而下,萧寒冰冷的声音充斥在近万平米的底下基地。

    “开枪,给我打断他的双腿!”血夜的怒吼响起,紧接着是碰碰连续几声枪响。

    萧寒向着旁边猛地一跃,躲过了大部分的子弹,只剩其中一颗向着萧寒的肩膀射来。

    碰!

    一声诡异的闷响传出,那可射向萧寒的子弹,竟然被萧寒周身浮现的淡绿色光照挡了下来。所有的人目光都是一凝,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骇人听闻的一幕。

    风刃!

    萧寒挥手,一道道无形气刃顺着指尖激射,眨眼家,周围的杀手便死了六七个,其中有一名,便是因为惊讶露头的阻击手。

    “全体射击,给我杀了他!”看到这一幕,血夜只觉得头皮发麻,脊背凉飕飕的,哪里还顾得上留什么活口。

    基地里的杀手超过百人,携带武器的连一半都不到。不过即便是这样,将近五十多人同时开火,依旧是件极为壮观的场面。尤其是之前的高压电,让周围十之**的照明设备全都关掉,铺天盖地的弹幕带起一丝火光,还未等察觉,便以致近前。

    顾不得多想,如此密集的弹幕,不要说二阶灵盾符,就是三阶也不一定能撑住。就地一滚,萧寒直接躲入了旁边的汽车底下,双手撑住车底,加持二阶巨力的力量全力发动,把汽车直接抛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