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绝品高手

帝阳 作品

    那是一条长约两米,小孩手臂般粗细的长蛇,浑身布满了黑色的鳞片,头比身子要粗两倍。在宋芷雅手中挣扎扭动着,并死死的缠绕住宋芷雅的胳膊,也就是宋芷雅力气远超一般人,否则的话绝对抓不住这东西。

    “你竟然怕蛇?”宋芷雅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怪异的盯着萧寒。

    自从高考以后,萧寒便一直在扮演者无所不能的角色,武力惊人,厨艺高超,成绩斐然,才华横溢。几乎是无所不能的萧寒,竟然也有怕的东西。

    “哥哥很小的时候被毒蛇咬到过,有心里阴影了。”看到宋芷雅的疑惑,萧莹笑着解释道。一边说着,一边还饶有兴趣的伸手摸了摸那黑色的鳞片。

    “呔,你是何方妖孽,我那个可爱的妹妹被你藏到哪里去了!”萧寒大喝一声,看着妹妹的动作不由的感到头皮发麻,想要制止却又不敢上前。

    “嘿嘿……”宋芷雅看到萧寒害怕的模样,突然阴笑了起来。

    “你,你笑什么?”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声音不由的有些发颤。

    “当然是帮你消除心理阴影啊!”宋芷雅说完,抓着手里的蛇吵萧寒扑了过来。

    萧寒打了个哆嗦,转身就跑,甚至连体内的灵气都动用了,一脚踩在旁边的树上,手腕粗细的树干应声而断,萧寒整个人则借着这股力道飞窜了出去。

    连续几个飞跃,瞬间出现在几十米开外,这才心有余悸的停下了脚步。

    “怕什么,这是虎头蛇,不咬人的!”见到萧寒大惊小怪的,宋芷雅知道自己是不可能追上对方的,停下脚步气鼓鼓的说道。

    “赶紧把这东西给扔了,这么恶心。”萧寒躲在远处吼道。

    对与蛇,不论种类大小,萧寒都是极其厌恶的。六岁的时候,萧寒曾经因为调皮而被毒蛇咬到过,幸亏被家里人及时发现。换做是任何一个人,连续一两家都做着各种各样与蛇有关的噩梦,都会被惊醒。

    据说所有男生,蛇和蜘蛛两种生物钟必定会怕一种。萧寒怕的无疑便是蛇了,而且是属于那种看到蛇的图片都能起一身鸡皮疙瘩的。

    萧寒的胆子在周围人中绝对算是最大的,小学起便酷爱各种鬼片,一边看着重度血腥的恐怖片一边吃牛排毫无违和感,甚至在初中因为看了本盗墓有关的小说,大半夜一个人等着自信车去附近的乱葬岗刨坟。可唯独蛇,绝对是萧寒的禁忌。

    初中生物课本上所有与蛇有关的书页,萧寒都是直接让妹妹撕下来扔掉的。科教频道的动物世界,对于萧寒来说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恐怖片。曾经有一次因为面子跟同学一起看了一部人蛇大战,结果当满地的蛇出现在屏幕上的时候,萧寒直接被吓晕了过去。

    甚至是后来,在龙魂的时候,为了萧寒这个缺点教官想了无数办法,差点把萧寒折腾死。最终那一个个的心理医生无奈摇头,这货明显属于无药可救的那种。

    最后甚至把李斯逼急了,直接找了一堆无毒蛇,弄了一个蛇窟把萧寒丢了进去。

    这次避无可避,萧寒没有昏过去,而是彻底发狂了,发挥出了远超他自身体能的势力,短短二十分钟时间,数千条蛇被萧寒砸成肉泥,连一节好肉都没有。

    可是在大睡了三天后,萧寒又恢复了以往的样子,跟之前没有半点区别。就连实力也是一样,连发狂时候的十分之一也到不了。

    或许正是萧寒的那次的发狂让李斯认识到了他的潜力,所以才会十分重视萧寒,多次为萧寒挡下了来自暮家的压力。

    通过这件事便能看到,萧寒对于蛇的恐惧到底有多么严重了。见到萧寒始终不肯走进的样子,宋芷雅不禁郁闷了。

    “胆小鬼,你还是不是男人。”

    “赶紧扔了它,这可是蛇,你还是不是女人。”

    “你过来我就扔了它。”

    “你扔了他我就过来!”

    ……

    两人僵持不下,谁也不可弱对方一筹。最终,萧寒还是决定出杀手锏。

    “我们来的时候可没带吃的,你要是不把它扔了,我就不做饭了,你们回去吃青香蕉去吧!”

    “哼!不做就不做,大不了我们烤蛇吃。”嘴上虽然说这气话,可是晚餐对宋芷雅的杀伤力明显要大于戏弄萧寒,将蛇随手向着远处草丛丢了出去。

    这女人,太可怕了。

    几人再次踏上寻找食材的路程,这下萧寒可是步步紧跟,生怕两人在偷偷弄什么幺蛾子出来。

    几人的运气还是不错的,走了没几步,便有了新的收获。绿悠悠的丛林里,挂着一个个体型巨大的水果。

    “是木瓜哎,好大的木瓜。”宋芷雅惊呼了起来,这里的木瓜跟超市里的不同。产量稀少,当时体积确实普通木瓜的两三倍大小。一个个挂在树枝上,将树枝都几乎压弯了。

    “我要吃,我要吃!”萧莹试着够了几下,不过很明显,木瓜的高度不是她能够够到的,于是连忙用处杀手锏。朝萧寒撒起娇来。

    萧寒双腿微微用力,一个腾空近两米多高,将挂在高处的一枚木瓜摘了下来。

    “有什么了不起的么,我也会!”宋芷雅在一旁撇了撇嘴,同样一跃而起,或许是存心跟萧寒较劲,比萧寒跳的还要高一点,将最高的一个木瓜摘了下来,一脸挑衅看着萧寒。

    萧寒嘿嘿一笑,从腰间掏出一把瑞士军刀,刷刷几下将表皮削了,然后割了一块放在嘴里。果肉很脆,微甜,带着木瓜特有的香气。

    “味道不错,你尝尝。”萧寒说着,再度割了一块送到萧莹的嘴边。萧莹长大嘴巴一口顿了下去,一边吃一边不停的赞叹着。

    小叛徒!

    宋芷雅气的咬牙切齿,她可没准备刀具什么的,看了看手里的木瓜,又看了看正吃的津津有味的两人,最终还是没有抵挡的住木瓜的诱惑。

    “喂,把刀接我用用。”

    对于女人,木瓜的吸引力绝对是毋庸置疑的,更何况是这种纯野生的产品,即便是资本雄厚的宋芷雅也不会介意在补一下某个部位,何况她还是个标准的吃货。

    “你这是借东西的态度吗?”萧寒挑了挑眉,不满的说道。

    “你……”宋芷雅气的脸色一青,眼珠子转了转,突然间展颜一笑,声音娇柔的说道:“人家也想吃,你就借给人家嘛、”

    萧寒打了个哆嗦,连忙将手里的刀递了过去。

    一个女王,尤其是一个霸气十足,脾气火爆的女王。就算是长得再漂亮,如果突然有一天对你温柔娇媚的撒娇,特别是对于熟悉的人来说,这绝对是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

    “这还差不多!”军刀到手,宋芷雅恢复了本性,让萧寒顿时松了一口气。

    见到萧寒一脸遇到鬼的模样,宋芷雅恨的牙痒痒的,自己好不容易露出温柔的一面,结果萧寒却像见到鬼一样,不可原谅!心头一动,走到了萧寒的身前,温柔的揉住萧寒的一只胳膊。

    “萧哥哥,我们继续去找吃的好不好?”

    萧寒猛地打了个寒颤,浑身僵硬的点了点头,在萧莹偷笑中一步步的向前走去。

    这下萧寒算是知道,什么叫做步步惊心了。相比起两团柔然贴在手臂上的感觉,萧寒更害怕的是宋芷雅手里的军刀,保不准什么时候就给自己来一下。萧寒的**强度虽然不错,可是毕竟不是修炼外功国术的古武者,对于拿着锋利军刀的宋芷雅来说,捅几个窟窿实在不是什么难事。

    还好,萧寒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两人很快便被森林里的动植物吸引。

    摘了几个芒果,又意外发现了几只螃蟹,三人可以说满载而归。

    “今天时间太晚了,我们在这玩两天,明天我给你们做海鲜大餐。”萧寒说完,两女便欢呼了起来。

    “芷雅姐,你不会是真看上我哥哥了吧,怎么突然对我哥哥这么温柔,其实你们两个挺般配的。”走在前面,萧莹好奇的小声问宋芷雅。

    “呸,我会看上他,我只是为了他的大餐罢了,等回到天都市,看我不让他好看。”宋芷雅俏脸一红,连忙说道。

    “什么嘛,脸都红了,我看明明是你想要给我当嫂子,别找借口了宋芷雅,赶紧来讨好我这个小姑子吧!”萧莹看到宋芷雅脸红,顿时大笑着说道,边说边向前跑去。

    “你这个臭丫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宋芷雅恼羞成怒,追了上去。

    原来是为了大餐啊,萧寒顿时松了口气,这一路上他可被宋芷雅的突然改变吓了一跳,生怕一不小心糟了暗算,真可谓步步惊心。

    扑哧!

    突然间,前方传来一声轻响,萧寒定睛望去,只见一只五彩斑斓的大野鸡被两人的追逐惊到,从草丛中飞了出来。

    “哪里跑!”这么好的机会,萧寒怎么可能放过,手中军刀第一时间便甩了出去。

    “咯咯!咯咯!”野鸡惨叫声传来,萧寒并没有刻意瞄准鸡身上的某个部位,因此这一刀虽然鲜血四溅,却没有一击必杀。野鸡反而因为疼痛速度更快了,惨叫着从地面上再次飞了起来。

    “还想跑!”萧寒不以为意,一脚踢在一节枯枝上,一节枯枝仿佛利箭般疾驰而出,瞬间将野鸡的脑袋打碎,野鸡扑腾了几下,终于倒在了地面上。

    “是野鸡!”萧莹见状连忙和宋芷雅跑了过去,将地上的野鸡捡了起来。

    不过两人很快便愣住了,倒不是因为血腥,一只鸡就算再惨也血腥不到哪去,两人愣住全是因为鸡身上的两处伤口。宋芷雅盯着野鸡身上的伤口看了半天,突然间哈哈大小了起来,直笑的肌肉抽筋,捂着肚子蹲在了地上。一旁的萧莹也好不到哪去,同样娇笑不止。

    萧寒目光艰难的从两人下蹲的衣领处移开,看向被萧莹丢在地上的野鸡。

    饶是萧寒自喻花丛闯荡多年,练就一副铜皮铁脸,也不近老脸发红。

    只见地上那只野鸡死状极其凄惨,被树枝打掉的鸡头就不说了。最重要的是萧寒甩出的那把军刀,好似不死的,巧合道极点的,正好把野鸡的屁股给削了下来。怪不得当时野鸡叫声那么凄惨,换做是谁也遭不了这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