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绝品高手

帝阳 作品

    “臭流氓,我看你是想看我们吧!”宋芷雅轻啐了一口,出声说道。

    “是有怎么样,有本事你别输啊,不过还是算了吧,就你那点智商,估计就算是你们两个加在一起也赢不了我。”萧寒眼神轻蔑的瞟了一眼宋芷雅的胸前,仿佛在说她胸大无脑。

    若是换做平时,这两人无非是斗斗嘴也就算了,就算是急了眼,还有萧莹在一旁帮忙调节者。

    可此时喝酒的可不止萧寒一个,宋芷雅也喝了不少,虽然没彻底醉了,但是胜负欲和自尊心却被放大了,听到萧寒的激将,顿时一拍地上铺着的毛毯:

    “打就打,谁怕谁,看我不把你给扒光了丢出去!”两人人几句话的功夫,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拉上还迷迷糊糊没搞清状况的萧莹,一起打起了斗地主。

    斗地主这种三人游戏,如果其中两个齐心想让另一个输,除非特殊情况,或者那人的牌实在好到逆天,否则水平相差不大的情况下几乎是输定了。

    不过显然,萧寒就属于那特殊情况的范畴。

    单轮牌技,混过龙魂和大学的萧寒,虽不说远超两女,但是也不至于比两女弱。加上探灵书的透视功能,配合强化后的大脑,跟萧寒完斗地主,就像对战一台超级计算机,还是开着透视外挂的超级计算机。

    第一局宋芷雅叫地主,臭手的萧寒拿了一堆的单牌,对面宋芷雅则是三四个炸弹,加上平民里还有萧莹这个敌后工作者,萧寒毫无疑问的输了,将外套脱了下来。宋芷雅更是兴奋的叫嚣着不脱光不能走,一定要把萧寒扒光为止

    第二局萧寒叫地主,看着对方两人的牌打,毫无疑问轻松获得胜利,萧莹和宋芷雅一人脱了件外套。

    第三局萧莹叫地主,两女的牌的确不错,奈何萧寒手里拿着大小王,宋芷雅拼尽全力要送地主走,却在最后一把被萧寒摁住,再次获胜。

    ……

    很快,尽管两女用尽浑身解数,身上的衣服却一件件的在减少,首饰、发卡,甚至是鞋带和鞋子都分成了四次。

    当然,两人的努力也不是没有成果的,起码萧寒把鞋子和t恤脱了下来,只剩了一条短裤。不过此时,两女的身上,只剩下了三点式。

    “不玩了,好没意思!”宋芷雅这是也从酒劲中换了过来,立刻说道,萧莹跟着连连点头。穿着比基尼道无所谓,可是再拖下去就过火了。

    “我们来讲鬼故事吧!”见两人达成一致,萧寒的意见则是被直接无视了,宋芷雅再次提了一个新的提议。

    外面狂风呼啸雷电齐鸣,大雨倾盆,帐篷里面灯光昏暗,荒郊野岭的却讲鬼故事,这样的提议也亏宋芷雅能想得出来,未免也太……

    “太好了!谁先讲?”萧莹一脸兴奋的问道。

    “你不是最害怕鬼啊怪啊的么,还讲鬼故事。”萧寒无语,我哪乖巧可爱的妹妹呢,怎么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了。

    “不讲我可以听啊,你们讲吧,我听着呢。”萧莹不为所动,一脸的期待。

    “既然是我提议的,那就我先来吧。”宋芷雅说着一把关上了台灯。

    “啊,你干嘛?”被突然袭来的黑暗吓了一跳,帐篷里伸手不见五指,萧莹顿时慌了神。萧莹从小的胆子便很小,同意讲鬼故事也是因为萧寒在这。突然间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境地,顿时感到惊慌失措了起来。

    对于萧寒来说,这点黑暗毫无影响,看到妹妹害怕的模样,伸手去握住了他的小手。

    “讲鬼故事,当然是要气氛了,我开始喽!”

    宋芷雅阴笑了两声,开始了她的鬼故事:

    “午夜十二点整,一位医生刚做完急诊,正准备回家。走到电梯门口,见到一女护士,便一同乘电梯下楼,可电梯到了一楼还不停,一直向下。到了b3时,门开了,电梯门开了,一个小女孩出现在他们眼前,低着头说要搭电梯。医生见状急忙关上电梯门,护士奇怪地问:‘为什么不让她上来。’医生说:‘b3是我们医院的停尸房,医院给每个尸体的右手都绑了一根红丝带,她的右手,他的右手有一根红丝带……’护士听了,慢慢伸出右手,露出了宽大的衣袖遮盖下的手腕,和手腕上绑着的一根红绳:‘是不是……这样的一根红绳啊?’”  宋芷雅的鬼故事讲完,萧莹的身子几乎贴在了萧寒的身上,萧寒上身什么也没穿,萧莹也是只穿着内衣,两人接触,萧寒不由的有些心猿意马。

    宋芷雅的讲鬼故事的水平虽然不怎么样,可是故事的本身还是挺不错的,加上周围的幻境,对萧寒自然没什么影响,可是萧莹却被吓了一跳。

    “还不错嘛,我也讲一个吧。这个故事可离我们不远,芷雅你听说过科技大赵芳的故事吧。”

    “你是说十几年前被雷劈死的那个赵芳吧?当然听过,老师天天给我们讲。”宋芷雅点了点头:

    “赵芳郊游的时候把帐篷搭在了树下,结果正好雷雨天,被雷给劈成了焦炭,你不会要说这个吧,我们可没在树下搭帐篷,而且你买的是高级货,能避雷的。”

    “当然不是说这个,事实上,赵芳并不是被雷劈死的。”萧寒压低声音说道。

    “怎么可能,当时可是和她一起来的朋友亲眼所见啊!”宋芷雅不敢相信的说道。

    “这事知道的人不多,我也是不久前停科技大的一位老教授说的。”萧寒继续煞有其事的编造着。想要鬼故事吓人,首先要确立他的真实性。让所有人都觉得,你讲的不是鬼故事,而是真人真事。

    “据他说那赵芳根本不是被雷劈死的,只是因为死的太过诡异,所以才被封锁了消息,对外称是被雷劈死。如果不是过了十多年,那老教授跟我爷爷一起喝多了,是绝对不会说的。”

    “哦?她是怎么死的?”这下宋芷雅来了兴趣,出生问道。

    “据当时她们中间一位同学的口供回忆,那天赵芳面临毕业,和同学们一块来紫云海旅游,几人晚上的时候围在一起打扑克,有个披散着头发的红衣女子来问她们要买红衣服吗?

    出来旅游,碰上小商小贩搞推销的不稀奇,那时候来这里旅游的人还很多。几人也没在意,只是把她赶走了。谁知道那个红衣女子没过一会就又来了。一连几次,那个叫赵芳的是个暴脾气,拿起一沓子钱摔到了那红衣女鬼的脸上说我都要了,你可以滚了。”

    讲到这,萧寒喝了口水,接着讲了起来:

    “结果到了晚上,赵芳的同伴听见那女子又来了,但是没有听见赵芳的回话,那红衣女子也只是问了一句,然后就走了。赵芳的同伴只当那红衣女子是贪小便宜结果吃了闭门羹,也没在意,秘密呼呼睡了过去。”

    萧寒的声音很低,很慢,配合着外面淅沥沥的雨声,显得格外阴森。

    “一夜就这么过去了,等到了第二天众人准备早饭的时候,突然从赵芳的帐篷里传来一声尖叫。众人手慢脚乱的打开帐篷,只见赵芳的同伴一脸惊恐的跪坐在地上,她得身前,躺着的是赵芳,下身和脑袋丝毫无损,张大的双眼中满是惊恐。更重要的是,她从脖子开始,上半身的皮竟然都被人扒了下来身上血肉模糊,仿佛穿了一件红色的衣服。”

    咔嚓!

    正在这时一道闪电划破长空,两女只觉得背后阴风阵阵,一股凉气从尾椎骨直窜后脑。

    两人同时紧张的抓向萧寒的手臂,恐惧席卷全身,两人不由自主的贴在萧寒身上,吓得瑟瑟发抖。毕竟是女人,就算是平时最为强悍的宋芷雅,这样的情况下也不近害怕了起来,脑海中不由的浮现出以往看过的各种鬼片。

    过了好一会,两女终于恢复了过来,不再那么害怕了。

    “萧……萧寒,时间不早了,咱们还是早点睡觉吧。”刚一回恢复,宋芷雅立刻发现,三人的姿势实在有些尴尬,连忙松开手。羞涩加上尴尬,一时间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发颤起来。

    “好啊,我先会自己帐篷了!”萧寒说完逃也似得离开了,他敢肯定,如果自己在留下来,肯定会被逼疯了的。

    现在和宋芷雅的关系虽然缓和了不少,甚至萧寒能感受到宋芷雅在不知不觉间对自己产生了情愫。可是远远没发展到那种程度,更何况还有萧莹在。虽然在萧寒的心里,萧莹早就是妻子的角色,可毕竟年龄还小。

    “啊!”

    萧寒回到帐篷中,刚要躺下睡觉,耳边便传来两声尖叫。尖叫的源头毫无疑问是萧莹和宋芷雅锁在的帐篷,而且声音极为尖锐惊恐,显然不像是在打闹或者开玩笑。

    萧寒心中一紧,不清楚那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也顾不得多想,转身拉开从自己的帐篷中一跃而出,便向着两女那边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