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绝品高手

帝阳 作品

    卧槽!

    萧寒忍不住在心底爆了句粗口,脊背阵阵发凉。

    尼玛鬼故事是自己瞎编的啊,都几百年的老故事了,怎可肯能变成真的。

    “你到底是人是鬼,我告诉你,我可不怕你,小心我把你打的魂飞魄散!”

    萧寒撞了撞胆子,再次底喝一声,还好两女睡的够沉,并没有被吵醒。

    “请问,你要红衣服吗?”

    那个声音再度从帐篷外传了过来,是个女声,声音嘶哑,仿佛带着哭腔。

    萧寒强人着心中的恐惧将萧莹搂在脖子上的手拿开,连体内的灵力都忘了调用,颤抖着双手拉开帐篷拉链走了出去。

    这下萧寒终于看清楚外面飘来飘去的是什么,那是一个红衣服的女人,披散着头发,看不清容貌,惦着一双洁白如玉的小脚,在半空中飘来飘去。

    “请问,你要红衣服吗?”女人,或者说是女鬼再次声音沙哑的问道。

    火球术!

    这下萧寒终于记起了自己还会法术,一个火球凭空闪现,朝着女鬼砸了过去。

    啊!

    女鬼一声尖叫,身体猛地一飘,躲过了火球术,露出了头发遮盖下的面颊。

    萧寒呆住了

    这真是个很美的女子,额不……应该说女鬼。容貌仿佛十**岁,精致的瓜子脸,弯眉明眸,即使萧寒把记忆中见过的女人翻个遍,怕是也只有沐幽然能够勉强与之相比。

    同时呆住的还有那女鬼,在看清萧寒的样貌后,也呆在了半空中,一人一鬼,就这么互相呆呆的望着对方。

    “是你,你又回来了?”突然,女鬼再次出声,这次的声音不再沙哑。相反,甜美清澈,让人身心愉悦。

    “你认识我?”萧寒疑惑的问道,这回功夫,萧寒也从恐惧中清醒了过来,顿时为刚刚的表现而感到丢脸。要知道他可是修道者,对付普通鬼怪,一个驱鬼咒就能干掉一大片。何况他能敏锐的感觉到,眼前这只女鬼不过是最普通的游魂,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能够现身人前,但是却也只能吓吓人罢了,没有任何攻击性,充其量只是鬼魂本身附带的阴气,相当于劣质空调。

    “你不记得了?十几年前……不对,你比他年轻。”女鬼话说道一般,围着萧寒转了几圈,这才说道。迷糊的样子,竟然给人一种呆萌的感觉。

    你是女鬼啊,要不要这么萌萌哒!

    “你到底是什么人,刚才为什么吓我?”这个时候还不知道女鬼刚刚是故意吓人就是傻子了。

    “你竟然拿我编鬼故事,哼,吓死你活该。”女鬼鼓着腮帮子,气呼呼的说道。萧寒下意识的抬手想去捏一捏她的脸,手却透体而过直接穿过了女鬼的身体,这才惊觉,站在自己面前的可是女鬼。

    “呀,臭流氓,你想干什么?”被萧寒的动作吓了一跳,女鬼猛地向后飘了好几米,这才听了下来。

    擦!竟然被一只鬼鄙视了!

    萧寒无语,半晌才不贫的说道:“我什么时候拿你编鬼故事了,明明是你跑来吓我,等等,你是赵芳?你不是被雷劈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萧寒惊觉,连忙动用感知,这才发现,原来不知什么时候起,周围竟然灵气变得异常充盈,虽然远远比不过上古时期,但是灵气的浓度却超出了留下传承玉简的前辈所在的那个时代。

    灵气超出千年以前数倍,怪不得女鬼能够出现在这里。

    “那日我被雷击,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好几个月以后了,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就住在那颗树下的玉佩里,不过只有晚上才能出来。你编的故事我全都听到了,所以才出来吓你的,谁让你把我说的那么恶心。”

    见到萧寒不说话,女鬼还以为萧寒生气了,委屈的撇了撇嘴说道。

    “那你说见过我是怎么回事?”萧寒看着女鬼萌萌的样子,抽了抽嘴角问道。

    “我在十几年前见过一个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所以才会认错的。”

    一模一样?萧寒心中一动,想起了书桌上的那张全家福,整个萧家,和萧寒长得算的上一模一样的,就只有已经死去的父亲了,想到这里,萧寒连忙追问:“你说的那个一模一样的人,是不是叫萧长风?”

    女鬼歪着脑袋思索了一会,这才弱弱的说道:“好像是,当时有几个人在追杀他,其中一个人喊过他的名字。因为他身上有让我觉得很舒服的东西,所以我就帮他吓跑了那几个人,他是你的亲戚吗?”

    “追杀?除了喊名字外还说了什么?”萧寒顿时激动了起来,他几乎能够肯定,那个和自己长得很像的人就是自己的父亲萧长风。

    只是萧长风应该不会任何武功,只是个商人才对啊,怎么可能被人追杀到这种荒郊野岭,难道当年父母的死还另有隐情?

    萧寒的颓废,父母车祸离世无疑占了绝大部分原因。前世萧寒调查过爷爷的死,调查过整个萧家,唯独没有对父母的车祸产生任何怀疑。毕竟父母车祸那年,萧寒实在太小了。

    现在想来,当年的事情也是漏洞百出,经不起任何推敲。父母的车祸,很有可能隐藏着更大的隐情。

    追杀,车祸,加上萧寒前世调查到的事情,家族内的其他人勾结外人,爷爷遭人毒手,燕京暮家竟然出手对付一个天都市的小家族,背后甚至还有隐藏更深的存在。隐约间,这一条条的线索串联了起来,仿佛又一张大网,将萧家整个罩在了其中。

    “时间过得太久,记不清了,我只记得那个跟你长得很像的男人,似乎是从这片海里得到了什么东西,然后那些追杀他的人让他交出来。他们都好厉害,就像武侠片里的大侠一样,甚至能够发出刀芒。不过还是我最厉害,一出现就把他们吓跑了。”赵芳的脸上满是得意之色,不过显然她要失望了。萧寒被她话中的讯息所吸引,陷入沉思中。

    刀芒,或者说是罡气和内力外放,那颗只有国术化劲层次,或者是内力达到六层的古武者才能做到的。

    父亲身为一个普通商业家族的公子哥,竟然能够被这种人追杀,而且显然不是毫无反抗之力。赵芳作为女鬼,能够吓跑那些人不稀奇,毕竟非灵力层面的攻击对鬼魂根本无效。

    可是萧寒的父亲萧长风只是一个普通人啊,就算有什么高人传授当年不过二十几岁的萧长风,怎么能够在好几个能够外放内力的古武者手里支撑那么久。

    追杀,这样的词汇应该只存在于实力相差不大的人之间,否则就是虐杀了。

    ‘不对,赵芳说父亲的身上有让她感觉到舒服的东西,能让鬼魂感到舒服的东西不多。可是能让普通人和古武者像抗衡的,就只有灵气了。’

    上古时期,普通人能手碎大石,力气堪比千斤,那个时候可没什么古武者,靠的也不是古武秘籍。而是因为天地间充斥的灵气滋润,从下在不知不觉间对于身体的不断强化。那时候,五谷水食,甚至空气中都充斥着浓郁的灵气,普通人即便是不能修炼,在灵气的滋润下身体素质依然高的惊人。特别是那些体质特殊的人,甚至能够单手碎巨石,徒手撕猛虎,就算是萧寒不依靠法术也做不到。

    ‘如果说父亲得到了什么蕴含大量灵气的天才地宝,而且又恰好体质特殊,那这一切就完全能够说得通了。受到灵气滋润,父亲的身体强度自然飞速提升,就算是对上化劲或者六层强者也不奇怪了。这等普通人都能用的宝物,引起别人的窥探也是很正常的。’

    ‘可是既然如此,那些人得到东西后为什么不斩草除根,还留了萧家一命。又为什么时隔这么多年,再次对萧家出手?而且萧家现在不过是普通的商业家族,要找什么东西大可直接上门,何必耍这么多手段呢?’

    知道的越多,萧寒心中的疑问反而越多。能够杀人夺宝的人,自然不会是什么善茬,费那么大劲掌控住萧家又有什么用。

    无数的为什么充斥在萧寒的脑海中,渐渐的化为愤怒。

    ‘如果父母的死真的很这间事有关,那么我发誓,上九霄,下碧泉,我定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萧寒紧握着拳头,咬牙切齿的在心底发誓。

    “你没事吧?”赵芳见到萧寒青筋暴露的模样吓了一跳,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没事,你说你只能晚上出来是吧?白天阴天下雨的时候也不行么?”萧寒抬头,看着赵芳问道。

    “对啊,只有在十二点以后才能出来,别的时候出来身体就会变得很虚弱。白天就更不行了,太阳一照就像火烧一样。"

    赵芳点了点头,肯定的说道。

    “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换个地方呢》”

    “换个地方?”赵芳愣住了,有些不解的看着萧寒,不明白萧寒是什么意思。

    萧寒看着飘在空中的赵芳,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跟我走吧!我带你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