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绝品高手

帝阳 作品

    萧寒哀嚎一声,猛然间惊醒,却发现自己竟然没有死去,而是出现在了一片无尽的虚空中。

    “我没有死?”萧寒惊喜万分,他‘看’到了自己的灵魂,一团仿佛雾状的气团,凭空漂浮在无尽的虚空中,那就是自己。

    “你是什么人?”突然间,萧寒‘看’向无尽虚空,哪里静静的站着一个身穿道袍的老者。须发白眉,仙气凛然。

    奇遇?传功?上古传承?

    无数小说中的场景在脑海中浮现,老者仿佛没有看到萧寒,却又似乎知道萧寒在注意着自己,没有回答萧寒的问题,只是挥了挥手手中的浮尘。

    瞬时间,天地骤变,江河湖泊,山石海路,无尽的虚空短短数系之间演化成了苍茫大地。萧寒的意识在这苍茫大地上不受控制的蔓延开来,直至星空。

    无数人影立于虚空互相对持着,大战一触即发。苍老的声音仿佛透过时空的界限,响彻在萧寒的脑海中。

    “小世界形成第一百三十万年,世界之主陨落,众多宗派再无世界之主恩赐。杀伐骤起,无数宗派为躲修炼资源而战,星辰碎裂,星河倒流,生灵涂炭。”

    随着仿佛旁白一般的声音响起,好似在配合这个苍老的声音,对持着的几方人影开始了相互间的大战。这布满整个星空的人影,竟然都有着通天彻底只能。其中一名大汉一拳击出,强烈的拳紧夹杂着无边的灵气,在星空中化作一个星辰般大小的巨拳,与另一人的巨掌相撞,四散的能量横扫虚空,一颗颗星辰随之炸裂。

    另一边,一名白衣女子手掐法决,星空中无数星辰仿佛受到牵引,在女子的周身形成了一个星辰组成的大阵,周围的敌对修士,被这阵法中旋转的星辰击中,轻则口吐鲜血,重则形神俱灭。

    突然间,一道金光闪过,组成大阵的星辰纷纷炸裂,一柄金色短剑从女子的胸前透体而出。

    “小世界形成第二百一十万年,经过长达近一百万年的杀戮与争夺,修道者们早已忘记了原先的目的,杀戮与战争在小世界中不断上演,修道者世界,凡人世界,无一幸免。”

    苍老的声音再度响起,宇宙中的战争猛地加速了起来,眨眼间百万年既过,无数的修道者们早已忘记了最初是为了争夺资源。仇恨渐渐的占据了上风,成为了战争最主要的借口,在战争中毁灭的资源,早已经远远超出了所争夺的资源。只是这个时候,战争早已经成为了整个空间的主旋律。星空是高阶修士的战场,星辰碎裂在这里只是常事,无数星河在这种恐怖级数的战争中被毁灭。

    星球上同样不太平,凡人之间的战争,低阶修士之间的战争,科技与修道者的战争,修道者与修道者的战争。而那名老者的身影,也第一次出现在了战场上,那时的他还只是个普通的小宗派弟子。在一次次的战争中,实力迅速的增强着。

    “小世界形成第二百六十万年,战争愈演愈烈,小世界不堪重负,伤痕累累。众多修道者高层终于发现了这一点,然而此时,已经晚了。”

    老者的声音叙述中,萧寒眼前的画面也发声了变化,星空中无数星辰被毁,大大小小的碎片,数不清的黑洞和空间裂缝充斥在无尽的虚空中。

    天地灵气迅速萧寒,但是此时的战争已经不可能阻止,老者经历了数十万年的成长,已经从原先的宗派小弟子,成为了一方巨擘。

    老者开始不断联系其他大能,希望能够阻止这场持续了百万年的战争。奈何仇恨早已根深蒂固,老者所能联系到的人寥寥无几。

    “小世界形成二百八十六万年,经过近三十万年的努力,加上小世界已经面临破碎边缘,我等有志之士终于组织了战争,只是,悔之晚矣……”

    老者的声音充满了无尽的叹息,而虚空中延现的世界,已经又过了三十万年。最开始的那些修道者死的死离开的离开,位于世界巅峰的大能者终于明白,再这样下去小世界必定面临毁灭。

    无数大能者开始联合,制止战争,修补小世界。

    只是这是的小世界已经被破坏的不成样子,虽然大能们极尽全力修补,但是却依然无法阻止世界的崩溃,只能延长崩溃的时间。

    “吾等受世界之主恩泽,悟小世界法则,脱力小世界,法则之力将无法动用。世界崩溃在即,吾等抽离法则已延长百万载寿命。为延缓小世界消耗,重修士忍痛离乡,前往主位面。余等不忍家乡毁灭,以自身修为及合小世界资源,凝练百亿极品灵石,埋于母星,布九天补灵大阵。”

    大能以自身法力撕开小世界,无数修士离开了小世界,前往未知的主未免。而老者联合几名大能修士,耗尽自身将小世界的所有资源集中在了母星海蓝星上,布下了九天补灵大阵,每隔一段时间,便会为天地补充一次灵气。上古通天无数的传奇,就这样彻底终结。

    “小世界形成第三百万年,天地灵气尚且充盈,第二批修道者应运而生。”

    这时的星空中,还有生命的星球已经少得可怜,达到上古时期水平的修士更是屈指可数。由于补灵大阵集结了小世界中的大部分资源,这些修士不得不每天生存与杀戮与掠夺之中。

    终于,补灵大阵的神奇被其他修士发现,无数人蜂拥而至,在海蓝星外的无尽星空中展开大战。天地规则再次动荡,补灵大阵全力运转,却再无力回天。最终,,补灵大阵去了对星空的监视,只剩下的补灵大阵所处的范围。

    沧海桑田,补灵大阵的大多数防御阵法已经失效,无数修士感受到灵气来到这,然后被剩余的阵法威能击杀。渐渐的,大阵沉入海底,被海水淹没,只是每天夜里释放着灵气,弥补着这个伤痕累累的世界。

    终于有一天,在防御大阵击杀了一群修士后,一个人影出现在了水面的上空,一剑挥下,恐怖的力道甚至能够击碎星辰,防御阵法纷纷破灭,组成大阵的无数密室,最外面的一个被生生撕裂了一道口子。

    老者残留在阵法中的残魂被激活,那恐怖的人影被老者的残魂撕成了碎片,残魂消散的最后一刻,被激怒的老者激活了阵法中的绝杀之阵。

    一批,两批……杀阵的威力不断降低着,但是来的修士也越来越弱,不知经过了多少年月,这里终于变成了一处绝地,不再有人类踏足。除了普通生灵,任何拥有修为的生灵都会被阵法无情的击杀。

    天地间的灵气愈来愈加的稀薄,补灵大阵依旧每天晚上释放着灵气,只是释放的灵气越来越少。渐渐的,这里成为了海洋生物的圣地,大片的海底生物每当灵气释放的时候就会聚集在这里,吸收大量灵气后,有的当场进阶被杀阵击杀更多的生物则是将这里当成了巢穴,不断相互厮杀着。

    时间仿佛成为了最不值钱的烂货,飞速的流失。不知道经过了多久,杀阵的威力已经减弱到了每释放一次,就必须充能好几天的地步。

    这天,杀阵再次释放完毕,一个浑身是血人影出现在了深海中,萧寒目光紧缩,若非灵魂状态,在这片空间只能是一个围观者,恐怕早就忍不住冲了上去。

    这人正是萧寒朝思暮想的父亲,萧长风。

    萧长风显然不是修士,但是身上却充斥着充满灵气。历经虚幻世界无数载,萧寒的眼界早已远非刚进入这里的时候能比,一眼便能,萧长风的体质仿佛那些上古时期的凡人一般,能够吸纳灵气强化自身。此时萧长风,战斗力绝对远超萧寒,他是从外面残余的海兽中,硬生生杀出来的。

    萧长风看到了满室的木盒,脸上浮现出狂喜之色,紧接着便发现这些木盒大多都是破碎的,里面什么都没有,顿时狂喜变成了失落。

    萧寒自然清楚,补灵大阵有着百亿极品灵石,但是这些木盒中装着的极品灵石,大多数都被补灵大阵抽取,很久之前就已经变成了下品灵石。

    更重要的是,密室外壁被毁,这些木盒也都随着时间损坏,凡是裸露的都被海怪卷走,只剩下了为数不多的几个完整木盒。

    很快,萧长风在这些木盒堆中,找到了九个完整的木盒,和一个刚刚破损的木盒。完整的木盒,凭借萧长风的实力自然是打不开的,带着那些木盒和一颗灵气快要耗尽的灵石,萧长风兴奋的冲出了密室。

    几个月后,这处密室再度迎来了六名黑衣人。其中三人气血充盈,显然是国术化劲期以上的古武者,而另外四人,体表隐隐浮现一层不同于灵气的能量波动,太阳穴更是微微隆起,

    传承玉简中有不少古武者的描述,这四人太阳穴显然是内力修炼冲击所致,应该是能够达到内力六层可以内力外放的古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