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皇重生

血舞天 作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如今的道宗风头正劲,让他们来,岂不是煞自家的威风?”

    天道宗大殿之中,曾今的天下第一宗门正在进行一场临时召开的会面,宗主玉麒麟默不作声,一名看上去年纪颇大的长老捋着胡子,就道宗强行加入这件事情发表者自己的观点。

    天道宗昭告天下,诚邀各大宗门前来参与守护一族的观礼,这本来是修行界百年难遇的盛事,首先神秘的守护一族一直都是斗者们好奇的存在,他们秉承着所谓的均衡之道,游离在修行界于俗世之间,更是有许许多多的传说于他们有关,而天道宗自打玉天道陨落之后就有点英雄气短,日落西山的意思,双方合璧,这似乎是在向修行界发出一个强烈的信号。

    那就是即使玉天道不在了,天道宗依然是修行界当仁不让的龙头,不说天道宗原本的底蕴还在,只是于守护一族的联手,就是实力上的极大飞跃,能够参与这样的盛事,不仅仅是争个面子,同时也是在即将到来的势力洗牌中争取到一席之地,而道宗原本不在天道宗的邀请之列。

    私底下天道宗于凌风有着大仇,凌风更是拐跑了玉麒麟唯一的女儿,这任意一条都足以让天道宗敌对,但官面上天道宗并未直接找凌风的麻烦,更何况在凌风举行开山大典之前,道宗只不过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宗门,对于多如牛毛的小宗门来说,它根本入不得天下第一宗的法眼。

    但时过境迁,如今的道宗已经不再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宗门,它能够在长生教的倾巢打击之下屹立不倒,同时逼得长生教收军撤退,更是让天神降临之后就有些气焰嚣张的神教最近一言不发,仿若哑了一般,这股子声望,已经直逼当年崛起的天道宗。

    而如果细细分析道宗的崛起,就会发现它跟许多年前的天道宗有着甚多的相似之处,天道宗的崛起借助的是长生教这块跳板,事发的起因也是长生教对玉天道的肆意讨~伐,而现在的凌风,几乎跟当年玉天道的遭遇一模一样,如此相似的经历,就算是天下第一宗门也不得不心生忐忑,更何况有些秘辛让人极为的不安。

    “余长老的意思虽然不差,但是这观礼大会已经讲明了是要请天下英豪来助阵,道宗如今声望正劲,再加上几乎所有的中小宗门都以凌风马首是瞻,公然拒绝,不仅面子上说不过去,也不好交代。”

    一名神色沉稳的长老站了起来,天道宗占据天下霸主之位不过几百年,但是门内弟子众多,仅是议事长老就有三十六位,这些长老平时并没有什么实在的职权,他们的作用就是在关系到本宗大事的时候进行客观理智的发言,而宗主必须要得到一半长老的同意才能够决议这件关系到本宗的大事。

    从这一点上看,天道宗的强大其实并无缘由,他虽然实行着权利上的统一,但是在权利行驶上却走了一条相对民~主的道路,相比较而言,同为霸主的长生教就显得极为刻板专权,长生教以一人独尊,一旦遇上一个不是很开明的教主,就会将整个宗门拉下尘埃。

    当年长生教的跌落,于那一任的教主不无关系,如果不是一味的想要置玉天道于死地,也不会引来那位修行天才的绝地反扑,更不会让玉天道抓~住时机联合其他宗门颠覆长生教的霸权,只不过长老决议有好处也有坏处。

    坏处就在于长老们并不是真的大公无私,一旦他们各自代表的利益不同,决议就会变得冗长繁琐,随着两名长老的意见开端,三十多位上了年纪的老人们开始各抒己见,玉麒麟蹙着眉头听了许久,竟然没听到一丁点有用的意见,无奈之下他只得拂袖起身,任凭这些老不死的争论下去,而实际上,在他的心里,早就有了决定。

    “宗主,吾神召你过去。”

    玉麒麟站在天道宗独有的瞭望塔上看着七十二峰的风景,一个身着布衣的盲仆悄悄的凑了上来,然后跪在地上说道。

    “这个时候召我,所为何事?”

    玉麒麟皱了皱眉头,神情不悦的问道。

    “属下不知。”

    盲仆摇了摇头,眼珠子转动了几下,“观礼大会马上就要开了,许多事情到时候都会有个了结,我这些天一直在猜测,什么时候你会来向我说明?”

    玉麒麟转过了身,目光微冷的看向了跪在那里的盲仆,瞎了眼睛的仆人一双暗白色的瞳孔不停地转动,微弓着的身子有些颤抖,

    "我自小就不得父亲喜爱,被他训斥过,被他惩罚过,在他眼里,我似乎只是一个资质中庸的弟子,你要问我恨不恨他,我会毫不犹豫的告诉你,我恨,我当然恨,我从来都没要求过我要作为这天道宗的继承人,我也没说过我要成为强大的斗者,我的理想,不过就是三陇田地,一间茅屋,男耕女织,清贫但却快乐。”

    玉麒麟迈着步子站到了盲仆的跟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位虔诚无比,趴在那里就像是一条狗一般的仆人,他的眼中泛着寒光,但是他的话语却极其诡异的在诉说自己的心情,盲仆一动不动,他甚至连眉毛都不敢抽~动一下。

    “幸福跟理想都很简单,但是想要得到却很难,我知道我的父亲不会给我这简单的幸福,但我却也从没有想过因此亲手杀了他,我父名天道,以身证道,我虽然恨他,但他是英雄,至少在我心里,他对这天下,对这天道宗都无愧,你说是么?”

    玉天道抬了抬脚尖,用靴子十分不客气的抬起了盲仆的头,跪在那里的仆人一头冷汗,那双暗白色的眼睛毫无焦点的在玉麒麟的注视下闪动,“宗主,属下不敢妄自猜测。”盲仆汗如雨下,嘴唇微颤着说道。

    “你自小就伴在我身边,我跟你在一起的时间远远要超过我的父亲,很多时候,我甚至把你当作父亲,但是你不该,你真的不该!”

    玉麒麟的神色突然狠历的起来,一股水蓝色的能量从他的身上冒了出来,那能量扑哧一声砸在了盲仆的背上,仆人的背部就像是干硬的贝壳别硬~物砸到了一般,“咔嚓”一阵脆响,水蓝色的能量将盲仆砸的完全摊在了地上,血水混合着碎裂的内脏瞬间从盲仆的口中冒了出来。

    “你让我背上了弑父之名,同时又将我推上了这个我并不想做的位子,原本我是打算忍下去的,但是你们不该把苗头打到凌风身上,凡人难道就要任凭你们玩弄么?神难道就是这副德性?”

    玉麒麟的神色已经渐现狰狞,靴子整个踩在了盲仆的脸上,他在缓慢的用力,仆人也在徒劳的挣扎,“求···宗主···看在··往日··情分上····绕···”满口喷着血水的盲仆一边无力的挣扎一边结结巴巴的求饶。

    他不想死,眼看着主子许诺的盛世就要来临,他要活到那个时候,他要重见光明,哪怕是看这个世界一眼也好,“你一开始就不该相信神,相比九幽中的恶魔,他们更无耻,更会说谎,如果神真的是他们宣扬的那么美好的话,那么这天下又岂会这么多的不平事,神想要的,只是他们想得到的,给你的,不过是他们连看一眼都懒的看的,你这个愚蠢的瞎子,不仅眼瞎,心也瞎!”

    玉麒麟脸色阴沉,脚上的力道渐渐加大,盲仆根本没有料到玉麒麟从一开始就知道他亲手弑父是受了自己的操控,所以他根本来不及将主子给予他的护身宝物拿出来,随着玉麒麟一声声的训斥,盲仆的脸庞在青石板上被压的渐渐变形,细微的骨头折裂声就像是一扇年久失修的折叠门,吱吱嘎嘎的让人起鸡皮疙瘩。

    “人···不于···天斗····神是··天之子···顺者昌···逆者亡,就算杀了我··你也报不了仇!”

    盲仆奄奄一息,弥留之际还不忘诅咒玉麒麟一番,“就是你这种骨子里奴性十足的人才使得那些卑劣的神掌控这世界,我玉麒麟能忍到今天,不过是在等着一个机会,既然你们给我这机会,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眼中冷光一闪,水蓝色的能量瞬间附着到了玉麒麟的脚上,而随着这一脚踏下,只听得“砰”的一声,盲仆整个人被踏成了一地的血珠,血珠密密麻麻跳动在光滑的青石板上,随着玉麒麟的长袖一甩,那些跳动的珠子落下了瞭望台,没入了茫茫天道山中。

    观礼大会百年难遇,如果说凌风的开山大典是一场万人云集的盛会的话,那么天道宗主持的这次观礼大会就是数十万人云集的超级盛会,不论是来自于极北之地的渺小宗门,还是那前几天声名大噪的长生教,几乎有斗者的地方都派来了使者,而原本严谨的大会规矩,不知何故突然更改,只要是斗者就能参与。

    “打听清楚了,果然是改了规矩,只要是斗者就能去。”

    凌风带领道宗一行人坐在一辆外表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寻常马车当中,而这辆马车却是梦千骨于花花娘子合力改造的空间马车,连同凌霸天送与凌风的那辆马车一起,变作了现在的这辆。

    马车里分布着一百三十多个房间,除了留守的虎啸于凌十一这些兽血战士没有跟来,凌风手底下的高手几乎全部出动,除此之外,刀锋更是招来了幽门隐居在外的门人,这些幸存下来的幽门斗者,其中竟然有着三名星河级别的暗黑系斗者,再加上凌风从兽神殿召唤来的银于荒漠屠夫,这辆小小的马车里几乎凝聚了凌风所有的力量,而这股力量,已经可以同修行界十大宗门中的任何一个宗门相比拟了。

    “临时改规矩,怎么感觉到一种阴谋的味道。”

    此时凌风手下的各大高手都汇集在最大的房间里,这间房间足有一百多平,椅子摆开来可以让此行的所有人都坐进来,梦千骨眯了眯眼睛,听着谢大牛的回报,伸了个懒腰说道。

    凌风坐在主位上,身边靠着小狐狸,另一边则是带着面纱的苏小柒同玉宛如,本来凌风此次上天道山实属冒险之举,三女不便随同,但凌风实在想不出一个合理的理由把他们留下,于是只好让他们随同。

    夜无殇坐在稍低一层的位子上,他的气海已经在凌风的几番努力之下修补了回来,虽然要完全恢复到斗神级别还需要一丁点时间,但现在的他已经恢复了星河斗者级别的实力,夜无殇一扫往常灰暗,面无表情的神态,打扮也精干了许多,乍看过去沧桑英俊,对于少妇们有着极强的杀伤力。

    “如此一来,整个修行界都要汇集到天道山了,这十之八~九的斗者都聚集在一个地方,他们是想要干什么呢?”

    夜无殇微眯着眼睛,前面的桌子上摊着一张天道宗的完整地图,天道宗分布在七十二峰上,核心位于天道锋,想要从他们手中夺下丁力于谢二牛,不弄清地形环境是万万不可的。

    “不会是想要一网打尽把?”

    赢毕蹙起了眉头,他始终都对天神有着浓浓的戒备之心,这突如其来的规矩更改,使得所有斗者趋之若鹜,就算是没有宗门的散修都赶来凑这个热闹,如果真是一网打尽的话,观礼大会无疑是一个十分好的机会。

    “那不可能,天道宗已今非昔比,他们就算有这个心,也无这个力。”

    夜无殇摇了摇头,赢毕却是微微一蹙眉,沉声道:

    “单凭一个宗门是不行,要是背后有天神呢?”

    屋子里的人几乎是齐齐神色一震,然后过了半晌,夜无殇先笑了起来,如今的天神于人类的关系可谓是鱼~水交~欢,就算是之前形势不妙的拉雅如今也是陆续得到了不少天神的支持,在他们看来,天神是另一个境界的,他们没有那个闲心也没有那个精力去对付人类,更何况天神们还有针对海王,所以赢毕在提出天神下黑手的猜想之后,大家都是轰然一笑。

    在座的一众人中只有凌风跟杀太狼没笑,凌风笑不出来是因为他知道赢毕说的并无可能,作为一个主神的风神能够使神通来警告自己,又有什么事是所谓的神干不出来的,杀太狼没有笑则是因为他根本就不苟言笑,而对于赢毕的猜想,杀太狼本身并没有太大的想法,他回来,只不过是想跟随在凌风的身边,重塑这天地法则,尽管为什么跟在聆风呢个身边就能重塑天地法则他自己都说不清楚,但他就是这样的执着于死心眼。

    众人笑了笑就将赢毕的提议给抛到了脑后,赢毕叹了一口气,好在看到凌风的神色之后有了些许的安慰,至少这些人的领导者还是清醒的,夜无殇点了点地图,先是拿到凌风面前低声说了几句,然后又将地图摊在桌子上,逐一将南流云等人给叫到了跟前,开始他的计划部署。

    凌风乐的当一个甩手掌柜,而且就算他亲自来部署,也不见得会比夜无殇高明多少,他只是在那边看着,觉得有哪里不对,然后稍稍提醒一下,马车里讨论的热火朝天,计划做的一丝不苟,而在外面的大道上,从大陆四面八方赶来观礼的车辆更是络绎不绝。

    一辆辆马车接踵而行,不时的会有一些人打将起来,路面上尘土飞扬,各种口音呵斥闹腾,从空中俯瞰下去,密密麻麻的人流就像是一条大河一般缓缓的在向着天道山蠕动。

    高达千丈的云层之间,一名身着白色长袍的和蔼中年人正在低眉俯瞰,中年人的脑后挂着一层神光,而在他的身边,十余道闪烁着上~位神光芒的金色人影若隐若现,“真可谓是大手笔,只怕连您也小瞧了水神把?”

    光头长眉,身着繁琐白色长袍的一个老头从云雾当中冒了出来,老头身上没有丝毫的神光闪耀,同时也察觉不到一丁点的能量晃动,但是他却十分自然的漂浮到了中年人身边,和蔼中年人转了转眼神,微笑道:“无根大师亲自前来,看来这次神主带来的一定是很重要的消息。”

    “神尊每次都猜的不差,这是神主托我带给神尊的。”

    光头老人笑眯眯的从怀中掏出了一捧虚无,动作看上去就像是演哑剧一般,偏偏光明神十分配合的伸出了手掌,只见的老人手掌往下一倾,原本是虚无的手心里滑落了一些细碎的粉末,粉末晶莹闪烁,就像是星辰碎粒一般,光明神闭上了眼睛,手掌上的粉末全数没了进去,大概过了十几秒的时间,光明神重新睁开了眼睛,神色已经显得极为震惊。

    “这是神主一个人的意思,还是父神也同意了?”

    光明神脸现凝重之色,能让天界的代言人冒出这样的表情,不难想象那些粉末中传递的信息有多么的震撼。

    “如此大事,如果没有长生的同意,只是神主一人也无法下这个决定。”

    光头老人瞄了一眼云彩下面,锐利的眼神瞬间看到了密密麻麻的人流,嘴角挂上一丝笑容,那白~嫩肥厚的手指捏了一团云彩,然后随意的挤成了一个人影,之后才缓缓说道:“灭世才能救世,如今的人类已经有了血脉觉醒的苗头,为了不必要的麻烦,还是直接天启的好,等人类灭绝了,神主会重新塑造新的人类,到那时候,他们远比这些野蛮的家伙要听话的多,更关键的是,新人类,将会带有天神的血统,永生永世都不会反叛。”

    光明神一脸的吃惊之色,他很难想像父神居然同意了神主的提议,过了好几秒钟他才消化了这个消息,“人类现如今已经重塑了天神信仰,如果一定要遏制这个苗头,只需销毁那些拥有斗之力的即可,用不着灭世把?”

    神启大陆人类数目数以几十亿计,要将他们全数毁灭,即使是光明神也下不去这个狠心,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直到此时此刻光明神才意识到什么叫做天,什么是神主,在他们眼里,人类甚至连刍狗都不如,光明神脸色微白,尾指有些颤动。

    良久之后他才看向老人,讨价还价一般的说出了那番话。

    “咦,看来你并不知道已经有人类突破了血脉界限了。”

    老人乍听到光明神居然为人类求情,显得极为诧异,光明神心里咯噔一下,无比震惊的道:“已经突破了?这不可能?那不过只是一个血魔之身,怎么会突破界限?”

    老人的眼神猛地变了样子,那笑眯眯的神色中冒出了些许的冷光,光明神脸色微滞,竟然是一时之间失了言,“看来你已经知道人类当中有血魔了,但是我在神域却未听到任何的消息,你可是隐瞒了?”

    光明神蹙起了眉头,那些隐没在云彩当中的金色神影微微晃动,老人神色突然一变,转而笑道:“不过也不怪你,谁能想到只不过是一个血魔,居然阴差阳错的凑齐了四神之力,其实这也怪不得神主于长生心狠,要是让这凝聚了四神之力的人类掌握了九幽,那么神的地位就会被逆转,你能想象这些蝼蚁凌驾于高贵的神之上么?”

    光明神依旧蹙着眉头,也没见他有任何的动作,之前晃动的金色神影纷纷又恢复了宁静,老人眼角微微一松,心中明白光明神已经被自己说动,“如果只是蝼蚁,他又怎么能凝聚的到四神之力?”

    光明神眼神灼灼的逼问了过来,老人呵呵一笑,指了指头顶道:“法则不可示,谁又能真的知道?”

    “四神之力?神格,天体,魔血,人魂,他会变作什么样子?”

    光明神自言自语的喃喃着,神色有些骇人,老人深吸了一口气,劝解道:

    “不论是什么样子,占据主导的却是人魂,凡人要是汇集了四神之力,法则就会被重塑,到时候天神们何去何从?不要犹豫了,时间不多,万一被九幽的那只老魔察觉到,一切可都完了。”

    “唉····天启,又是天启···”光明神叹了一口气,身形渐渐的淡了出去,此时的地面上,沸腾串流的人们还在为一丁点的鸡毛蒜皮争斗,有的人满脸兴奋,有的人无忧无虑,没人知道,末日已经悄然来临。

    九幽冥界

    冥神扶着额头坐在自己的宝座之上,手中握着一颗还在闪光的水晶,魔殿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一个个魔尊开始陆续而至,自打连同海王一起同天神签下契约,九幽的魔族就一直处在一种闲散烦躁的状态,明明光明就在头顶之上,他们却不得不继续忍受九幽的阴暗,此时突然得到冥神的征召,魔尊们心情忐忑之余,都带着一丝兴奋,仿佛期望着冥神能够下令直取神启大陆。

    “吾神,是不是要进攻了?”

    双角扭头魔尊大着嗓门,迫不及待的问道,冥神抬了抬眼帘,纯黑色的眸子里闪过了一丝不悦,兴冲冲的牛头猛然一震,急忙往后退了一步,讪讪的低了低头,“关闭所有的九幽入口,从今天开始,冥界冰封!”

    冥神这话一出口就让魔殿内的魔尊们乱了起来,各种惊诧以及难以置信的目光都汇集到了冥神的身上,一句接一句的为什么伴随着不甘于愤怒,饶是一言九鼎的冥神,今天也遇到了质问。

    “吾神,总要给个理由把。”

    牛头硬着头皮问道。

    冥神咧嘴露出了一丝冷笑,在自己的宝座上躺了下去,目光慵懒的看向了昏暗的大殿顶端。

    “长生天将要发动天启,不想活的尽可以去到地面上,三个时辰后,冰封冥界!”

    “什么?天启!”

    这下魔殿内更乱了,魔族们时代生活在九幽,传承极为单一,由于不像人类一样善用文字,魔族之间的传承基本上全靠记忆,而这一代一代传承下来,他们所传承的竟然是最为完整的,天启对于人类来说不过是书籍中曾今提及过的一个传说,而在魔族的记忆之中,天启真的发生过。

    第一次天启,天使一族全族消亡,除了光明神阿尔萨斯之外,所有的天使全都化作了 你现在所看的《剑皇重生》 章六百八十六 轮回不止,生生不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剑皇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