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杨十六 作品

    “这是什么?”姚氏拿着士力架奇怪地问。

    凤子睿舔了一下,开心地说:“好甜。”

    凤羽珩捏捏子睿的脸颊,这孩子很瘦,脸蛋都捏不起肉来。

    “就是一种点心,甜的,很管饱。”她随口解释着,看着姚氏皱着眉放到嘴边想吃又不敢吃的样子,又道:“别看它这颜色不太好,但真的很好吃,娘你尝尝看。”

    姚氏这才咬了一口,子睿也咬了一口,随后就听二人齐声道:“真好吃!”

    凤羽珩松了口气,“你们爱吃就好。”

    “阿珩,你怎么不吃?是不是只有这两块儿?”姚氏把手里只咬了一小口的士力架塞给凤羽珩,“快点吃了,娘亲少吃点没关系,可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不能总是饱一顿饿一顿的。”

    凤羽珩心里暖暖的,接过来咬了一口又递还给姚氏,“有娘疼着,阿珩就心满意足了,不饿。”

    “娘亲是大人,自己吃,子睿是小孩,吃不了这么多,跟姐姐分分。”孩子把手里的东西掰成两段,一段递给凤羽珩,“姐姐吃,子睿刚才吃了好些点心,不饿了呢。”

    凤羽珩不再推让,接过来,母女三人一边吃一边笑。

    可笑着笑着,姚氏就又想到了些事情,拉着姐弟俩嘱咐起来:“你们俩个听着,以前在山村里也就罢了,现在回到凤府,就得照着府里的规矩来。不能再跟我叫娘亲了,要叫姨娘。”

    凤子睿不明白,不高兴地问:“为什么?”

    姚氏给他解释:“因为在这府里,你们的母亲只有一个,就是沈氏。不只你们,所有凤府的孩子都只有那一个母亲。”

    凤子睿还是不明白,却不再问,低着头嘟着嘴巴不高兴。

    姚氏转而劝凤羽珩:“阿珩,你是姐姐,有些事情不是咱们想改变就一下子能改变得了的,至少在人前你们得做做样子。”

    凤羽珩点点头,她都明白,姚氏能做到这样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她不能要求她一下子改变太多。

    “子睿。”她揉上孩子的头,“我们的母亲永远都只有一个,只不过今后在外人面前要做做戏罢了。就暂且跟那人叫叫母亲,早晚有一天,我们不会再受这样的气。”

    凤子睿发现自己越来越爱听姐姐说话了,特别是离开西平村之后,姐姐跟以前比好像是不大一样了。小孩子不会用什么形容词,在他想来就是比以前更厉害,让他更崇拜。

    他狠狠地点点头,“子睿都听姐姐的,咱们就暂且跟那人叫叫母亲,做戏罢了。”

    凤羽珩被子睿的小模样逗乐,姚氏却看着一双儿女再一次陷入恍惚。

    这种恍惚在来柳园的路上就有过一次,也正是那一次让她的心境起了微 神医嫡女

    “二小姐。”李嬷嬷有些怕了,“二小姐你这是干什么呀?”

    再看凤羽珩,果然是一副快委屈到哭的表情:“凤府的姨娘,就给吃这些?这些东西叫人如何下咽?”

    李嬷嬷松了口气,知道服软就好。

    可姚氏和凤子睿还有孙嬷嬷这段时间一直跟凤羽珩在一起,对她的性子太了解了,她们可不认为凭这些饭菜就能把凤羽珩打败,搞不好就是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几人甚至对接下来即将发生的状况有些期待。

    果然,那三人的高兴劲儿才刚刚开始就被迫结束了,因为凤羽珩紧跟着就说:“原以为父亲送我们到山里是不想要我们了,没想到却全是为了我们好。”

    李嬷嬷瞪大了眼,这话是怎么说的?

    凤羽珩再道:“父亲明明说要按姨娘的份例安顿我们,可没想到凤府的姨娘竟吃着这样的饭菜,这日子过得可比西平村差上太多了。您说,父亲把我们送走,可不就是为了让我们生活得更好么。父亲真是重情重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