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杨十六 作品

    侍候凤羽珩沐浴的是满喜,她之前有留意到满喜的指甲上涂了很精细的蔻丹,只是这丫头没想到进了柳园居然干了一天粗活,指甲上的蔻丹早就脱得七零八落。也正因此,那指甲上暴露出来的小问题便被凤羽珩收尽了眼底——

    十指指甲表面都有凹点及沟纹,严重的地方还形成了裂痕,两手的大拇指指甲已经开始增厚,呈深棕色,有很严重的碎屑沉积,其它指甲露出来的颜色也相对浑浊。

    这摆明了是甲癣。

    只是古时的人并不懂什么叫甲癣,特别是在这大府门里的丫鬟,生了这种病可不敢去瞧大夫,万一被传了出去那势必是要被赶出府门的。主子们可不管你是几等丫鬟,也不管那病到底会不会异体传染,只要威胁到她们自身健康或者碍了她们的眼,那绝对要赶得远远的。

    满喜将水倒进木桶,见凤羽珩就站在边上瞅着,并不更衣沐浴,她有些奇怪,叫了声:“二小姐?”

    凤羽珩直盯盯地看着她的双手,恩,刚才倒水的时候水都是浸过满喜指甲的,这丫头还好心地探到木桶里去试了水温。

    于是,她理由更充分了——“满喜啊,虽然我在凤府并不受宠,甚至算是不招人待见的,但好歹人人见了我都得叫声二小姐。如果凤家二小姐突然之间生了一种怪病,指甲和皮肤都长出奇怪的生癣来,你说凤家是会把我直接扔出去,还是找大夫给我看病?再顺便查查我生病的原因?”

    她这话一出口气,满喜下意识地就把两手往袖子里缩,手里的木盆“砰”地一声掉到地上,水溅了一地。

    “二,二小姐,何出此言啊?”

    凤羽珩猛地一拍桌子,“何出此言?没想到我父亲如此重情重义之人,竟扶了一个蛇蝎心肠的沈氏上位。堂堂凤府大夫人,居然派一个生了甲癣的丫头来我房里侍候,这不就是想把病气过给我,至我于死地吗?”

    她“甲癣”二字一出口,满喜再不明白怎么回事那就太傻了,这丫头吓得扑通一下跪到地上,也不管这二小姐在府里是个什么地位,砰砰砰就嗑起了头。

    “二小姐饶命,二小姐饶命啊!”

    凤羽珩给自己拉了把椅子坐下,半天没言语,直待满喜情绪稍微稳定些,这才又道:“虽然我一个庶女指责嫡母是大不敬,但嫡母做出这样的事也没光彩到哪去。”

    “这……这不关大夫人的事。”满喜吓得腿都哆嗦,“是奴婢……大夫人并不知情,求二小姐不要告诉夫人,求二小姐开恩啊!”满喜又开始新一轮磕头求饶。

    凤羽珩顶烦古人这种动不动就下跪磕头毛病,还让不让她说话了?这么晃悠脑袋一会儿晃迷糊了,她说了还不是白说?

    “你要再这么磕,我现在就跟大夫人说去。”她出言威胁,“恩,还得跟祖母也吱会一声,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事,万一都过了病气可不得了。”

    “二小姐使不得啊!”满喜真害怕了,往前跪爬了两步想要去抱凤羽珩的腿,可两手刚抬起来又想起十指上的甲癣,手便僵在半空,起也不是落也不是。

    凤羽珩却一反之前态度,突然把满喜的两只手握住,然后抬到自己面前。

    “二小姐。”满喜想抽回手,却发现根本抽不回去。

    “别动,让我看看。”

    满喜又羞又怕,她的指甲这个样子已经有半年多时间了,为了防止别人发现,每天她都要半夜起来涂蔻丹。白天也专挑些不沾水的轻巧活计,这才瞒了这么久。如今…… 神医嫡女:

    “满喜。”凤羽珩研究着她的指甲,“你知道我外祖父以前是做什么的吧?”

    满喜一愣,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听,听说了。”姚家的事整个凤府没有不知道的。

    “恩。我自小跟外祖父就亲近,跟着看了不少医书,也学了不少医理。我那时年纪小好奇心重,各类偏方奇材搜刮了许多,我若说你这甲癣我能治,你信吗?”

    满喜瞬间石化,有的时候幸福来的太突然也容易抗不住,这丫头张着大嘴,上下唇一开一合折腾半天,愣是没发出一点动静来。

    凤羽珩在她肩上猛拍了一下,这才把人给拍醒,就听满喜一声惊呼:“真的?”

    “假的。”她把那双手扔开,自顾地靠回椅背上,“之前说到哪儿了?哦对,我要去跟母亲和祖母举报。”

    “二小姐!”满喜这颗心哪,忽上忽下,一会儿落回肚子里,一会儿提到嗓子眼儿,“二小姐您就饶了奴婢吧!求二小姐救命,求二小姐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