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杨十六 作品

    凤羽珩很满意老太太的勤学好问,“还有推拿按摩,但必须要经验丰富的大夫来做,否则很容易事得其反。再有就是配合有效的外敷药,只是良药难寻。”话说至此,顿了顿,看了眼还跪着的凤沉鱼,“祖母快让大姐姐起来吧。”说话间,并没忽略粉黛面上微露出的幸灾乐祸。

    她不得不感叹,古代的孩子真是早熟,才十岁的小孩,怎的就这么多花样心思。

    老太太也不是真有心让沉鱼跪,只是她一向惜命得很,刚才一听病症的严重,火气就上来了。眼下稍微平复了些,赶紧虚扶了沉鱼一把:“快起来,祖母没有怪你。”

    沉鱼微红了眼眶:“多谢祖母,祖母放心,沉鱼一定会寻访名医为祖母诊治。”

    “好。”老太太拍拍她的手背,“真是个有心的孩子。”

    凤沉鱼展了个贴心的笑,然后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再道:“是我疏忽,怎么的就忘了二妹妹的祖父曾是宫里最有名望的太医,二妹妹儿时也是跟着学过一些的呀。”

    她这样说,凤粉黛马上也接腔了:“什么最有名望的太医啊,不是治死了贵妃被皇上给贬到荒州了么?祖母您可不能听凤羽珩胡乱说,庸医教出来的,能好到哪去?”

    凤沉鱼及时提点她:“要叫二姐姐。”

    粉黛“哦”了一声,也没重新叫过。

    提到姚家,老太太的心情瞬间又低落下去。是啊,医死了宫里的贵妃,这叫什么名医啊?

    本来还对凤羽珩之前的话有些相信的,现在立马就倒戈了。一招手冲着身边赵嬷嬷道:“快去把沉鱼送来的软枕再拿回来,我这腰不垫着点儿还真是不行。”

    凤羽珩也不与她们争辩,反正话她也说了,信不信可就不关她的事。更何况她掐准了人的逆反心理,特别是老人和小孩儿,你越是不让她做什么她越是要做什么。十有*今晚睡觉得就得在床榻下面多垫几层被子,她不是说要硬板么?人家就楄要越软越好。

    那就让这老太太遭罪去吧,等到病重得不行了,她再找个机会坑她们一把。

    屋子里现了一时的安静,凤羽珩觉得这样有些尴尬,于是瞄了一眼满喜。

    满喜心领神会,抬了手就往脖颈处抓,一边抓一边还作出很难受的样子。

    黄绫最先看见,又想起她之前看到的那一片片红,赶紧就道:“满喜姐姐这是怎么啦?”

    小丫头一开口,众人的目光就又往满喜那处看去。

    凤沉鱼也纳闷,“满喜,如果不舒服就不该跟着二小姐贴身侍候。”

    满喜赶紧跪到屋中间,先跟老太太行了礼,又对着凤沉鱼说:“大小姐,奴婢没有不舒服,就是脖子有些痒。”

    凤想容看出了门道,好奇地问:“为何你的脖子有一片片的红?”

    “奴婢不知,奴婢真的什么也不知。”

    凤羽珩突然“呀”了一声,然后起身去翻看满喜的衣裳,随即惊呼:“怎么会这样?”

    老太太皱着眉瞪她:“又怎么了?”

    凤羽珩指着满喜的衣裳说:“这衣服居然掉色!”

    老太太很生气,斥责满喜:“你也是在府里侍候多年的老人了,怎的连个衣裳都不会穿?我凤府的一等丫鬟就穿掉色的衣裳到处逛吗?也不嫌给你们主子丢人。”  [ 首发

    满喜十分委屈:“老太太,这衣裳……这衣裳是二小姐赏下来的。”

    恩?

    所有人的目光又都看向凤羽珩,就见她也特别委屈:“是我赏的没错呀,可我是当好东西赏的。这衣裳昨天李嬷嬷拿给姚姨娘,说是府里特地为姚姨娘选的新衣。姨娘说咱们初来乍到,手里没什么银两给下人打赏,偏偏三个侍候的下人一个是母亲的奶娘,另两个是母亲身边的一等丫鬟。我和姨娘琢磨着也就府里给的衣裳是最好的东西,就把这件打裳给满喜了。”

    她这一说,大伙儿都明白了。敢情这是沈氏有意为难姚氏母女,结果被凤羽珩借花献佛,终于闹到老太太跟前了。

    凤沉鱼各种后悔,暗里瞪了黄绫一眼,怪她多事。

    而凤想容则十分确定这事儿绝对是她这二姐姐故意的。

    眼下送到柳园的两件衣裳都出了差错,虽然第一件被老太太的腰病给搪塞了过去,但这第二件只怕就不是那么好糊弄了。瞅着凤羽珩还是一副委屈的表情,想容就觉得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