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杨十六 作品

    安氏虽然低调,却是个聪明的。而想容做为她的女儿,虽说被府里规矩压得有些胆小,但也绝不是看不清楚眉眼高低的。再加上安氏从前便与姚氏交好,想容又从小喜欢粘着凤羽珩,眼下这一出戏她自然得帮着对方把剧情往巅峰上推。

    所以,安氏一个眼神递过去,想容立马跪到地中间面带欣喜:“想容谢谢祖母,谢谢母亲,也谢谢大姐姐和二姐姐。”

    凤粉黛更是个爱讨便宜的,说到底她只是讨厌这个府里压在她头上的所谓嫡女,并不是针对凤羽珩和凤沉鱼这两个人。所以相对于凤沉鱼来说,她二姐姐这个过去的嫡女、特别是眼下又要嫁给个废物皇子的,于她来讲可就半点儿优越感都没有了,更何况眼下人家又给了她这么大一个恩惠。要知道,做为庶女,能得到的嫁妆可要比嫡女少上太多太多了,而平分另一个庶女的嫁妆,于她来说可是原本嫁妆凭白的多了一半呢。

    于是粉黛也立马跪到地上,开心地大声谢恩:“多谢祖母,母亲和两位姐姐!”

    想容想了想,又侧过身加了句:“谢谢父亲。”

    两个丫头一番谢恩,把老太太的口彻底堵死。

    沈氏立着眼睛就想反抗,安氏和韩氏恰到好处地也走到中间俯身施礼,齐声道:“多谢老太太和大夫人。”

    韩氏媚眼一翻,对着凤瑾元娇声道:“谢谢老爷。”

    安氏更是加大力度堵老太太的嘴:“京中人人皆知咱们凤府的老太太向来疼爱小辈,从未因三小姐和四小姐是庶出就加以苛待,真真是人人称赞的典范。”

    这话一出口,也不管是真是假,老太太的形象马上就被树立得高大起来,连她自己都有些飘飘然。一手托着腰,一手拄着杖笑眯眯地点头:“我方才就说了,手心手背都是肉。”

    沈氏就觉得自己的心都在滴血,可看了看微微冲她摇头的沉鱼,和一脸赞许之色的凤瑾元,心里纵是再不乐意也得把这口气先给咽下。左右想容和沉鱼才十岁,离出嫁的日子还早着呢。

    见沈氏也干巴巴地点了头,地上跪着的两个孩子这才起身,想容还是低眉顺目的样子,粉黛面上的欣喜却是怎么也掩不住的。

    沈氏瞅了她一眼,只觉得这丫头小小年纪,竟不知何时也生出了韩氏那股子娇媚,心下更加厌烦。

    这时,中途出去给姚氏那边寻人伢子的赵嬷嬷匆匆而回,过门槛时不小心还绊了一跤,幸亏门口有小丫头扶了一把,这才没有摔倒。

    赵嬷嬷是打小就侍候老太太的老人,老太太自然知道若不是出了大事,断不会让赵嬷嬷如此失仪,赶紧就问:“出了什么事?”

    赵嬷嬷喘了几口粗气,一看凤瑾元也在,急忙行了个礼,然后对着众人说:“御王府的人来下聘礼了。”

    “什么?”老太太、凤瑾元、沈氏齐声惊呼,就连向来稳当不多事的安氏都是一愣。

    凤羽珩眨眨眼,御王是什么鬼?

    安氏瞅着凤羽珩不解的模样,小声与她说:“两年前九皇子出征,皇上除亲封其为镇远大将军之外,还封了世袭的御王。”

    她没有太刻意掩示声音,这话就被沈氏听了去,酸酸地回了句:“世袭又怎样,如今子嗣都没了,找谁袭去。”

    安氏皱了皱眉,无意与沈氏多话,当下不再言语。

    到是凤羽珩听明白了,原来御王就是那个人啊!扭身对着沈氏乖巧地笑了笑:“母亲是在为阿珩打抱不平么?阿珩多谢母亲挂念。”

    沈氏翻了翻白眼,想说你别自作多情,被凤沉鱼拦住了。

    “祖母,父亲母亲,还是快些到前院儿看看吧!”沉鱼的话提醒了众人,于是一屋子莺莺燕燕呼呼拉拉地往前院儿去了。 嫂索 神医嫡女

    路上,凤羽珩拉了安氏小声问:“九皇子全名叫啥?”

    安氏想了想,“好像是叫玄天冥。”

    “玄天冥。”她将这名字记在心里,“还挺好听。”

    一众人等来到前院儿时,管家何忠正点头哈腰地跟一位老妇人说话。

    那老妇人一身褐色诰命宫装,身形高挑,气质不凡,人单单往那一立,就不是一个凤府管家能陪得起的。

    只瞧着何忠挂着十二分的笑脸一句一句地说着话,老妇人却始终目视前方,下颌微扬,理都不理一句。

    凤家老太太和凤瑾元一看这架式,哪还能不知这老妇人身份。九皇子玄天冥身边唯有一位奶娘周氏,是当今圣上御笔亲封的一品诰命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