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杨十六 作品

    随着大太监唱礼结束,所有箱子也都入了院儿。原本宽敞气派的凤府大院儿竟被堆得连下脚的地方都快没有了,一个御王府的下人还挤了沈氏一下,冷声说:“麻烦这位夫人让让。”

    沈氏气得大叫:“大胆奴才!”

    周夫人脸又一沉:“御王府的奴才自有御王殿下管教,哪轮得到你来吼骂!”

    沈氏眼睛冒火,就要发作,凤老太太权杖往地上一顿,瞪了她一眼,把沈氏的气活生生给瞪了回去。

    周夫人将一只木盒亲自交到凤羽珩手上,面上又挂了慈爱:“银票金票还有房屋地契都在这里,请二小姐收好。不知御王殿下的聘礼二小姐可还满意?”

    不等凤羽珩答话,沈氏又抢了一句:“满意满意,这样的聘礼当然满意!”

    周夫人瞬间变脸:“老身在与未来的王妃说话,哪容你放肆!”

    沈氏又被憋了回去。

    “还请二小姐明示。”周夫人转看凤羽珩,这一次,二人四目相对,竟是互相盯看了许久。

    “阿珩多谢御王殿下厚爱,多谢夫人操持,这些聘礼甚合心意。”她淡淡而语,面上挂笑,却丝毫不见因财而喜之色。

    周夫人满意地点了点头,对凤羽珩如此态度十分满意。

    可凤羽珩心里也有番思量,那人下了如此之重的聘礼给她,到底是何用意?按说他应该不知道所谓的凤家二小姐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更不可能想得到就是西北深山里的那个她。既然这样,就是说这聘礼真的只是下给凤家二小姐,而与她凤羽珩无关?

    想到这一层,心里就有几分不舒服。再看向周夫人时,想了想,低头轻语道:“御王殿下对这婚约如此重视,是凤家二小姐的福气。”

    周夫人拍拍她的手背,说了一句让凤羽珩瞬间心里就特别敞亮的话:“临出府时,王爷让老身跟姑娘说,京里的天气燥热,不比西北大山里凉快,还请姑娘多用些去火的凉茶。”

    她面上掩不住的笑意漾起,原来他竟知道,他竟是知道她的。再看这满院的聘礼,心情大好起来。

    她心情一好,就有人心情不好了,比如说凤粉黛。

    这丫头就觉着自己的这颗心哪,从今早上见到凤羽珩开始就一直大起大落。刚才还觉得凤羽珩已经没什么优势了,失去了嫡女地位,失去了老太太和父亲的宠爱,还失去了一个原本是最完美的未婚夫,她跟自己也就被拉到了同一个水平线上。

    可还没等她美上多久,凤羽珩转眼间就来了个大翻身,这一个身翻的简直人神共愤。

    其实不只是粉黛,可以说除了比较淡定的安氏和想容之外,其它所有人的心都跟着各种起落不停。就连凤沉鱼都收起了那张菩萨脸,怎么也摆不出大度的表情来。

    “这些东西都是御王殿下给二小姐下的私人聘礼,与凤府无关,二小姐自行收好。”周夫人再次提醒众人,这些东西都是给凤羽珩一个人的。

    沈氏不干了:“周夫人,自古以来男方下给女方的聘礼都是由娘家代为收下的,哪有女儿家自行收着的道理?这是规矩!”

    “规矩?”周夫人冷笑,“妾抬妻位,这样的规矩老身可没有听说过,不如,请凤大人说说您的发妻、也就是我们未来御王妃的亲生母亲如今是在何处?”

    “她自然是在府里!”沈氏下意识地就接了话,凤瑾元冷冷一个警告的眼神递过去,吓得她一缩脖,可又实在咽不下这口气,便嘟囔了一句:“谁叫她自己娘家被皇上罚了。”

    这话声音极小,就连站在身边的凤瑾元都没听得太清楚,可凤羽珩却偏偏借着顺风全部听进耳里。

    她挑挑唇角,扭身转向沈氏:“母亲这话是怎么说的?皇上是将我外祖一家罚往荒州,可却并未下旨要一并发落我那早已出嫁的娘亲啊?”她故作思考状:“好像当初也并没有针对某一个人有更重的发落,即便是医死了贵妃娘娘的外祖本人,皇上也只是降官级罚俸禄,想来与那位贵妃娘娘的宠恩比起来,圣上更为看重的是外祖的医术。”

    这话一出口,在场所有人都傻了。

    凤瑾元眉心皱得都快要拧出水来,凤羽珩这话摆明了是说给他听的。想来也是,当初皇上并未下旨要一并发落姚氏,之所以将她赶下堂去,完全是凤家自己的主意。并且这么多年,凤家一直认为自己这样做是对的,可为什么眼下让凤羽珩一说,他竟觉得当初还是太草率了?

    当年那贵妃可谓是盛宠,皇上曾经创下了一连三个月只召幸她一人的纪录。可纵是如此盛宠,姚太医将人医死后竟未获死罪,只是降级发配荒州。

    那时候凤家怕受牵连,打听到姚家获罪的消息,连夜就对后院儿的姚氏做了安排。如今想来,降级发配荒州而已,那算什么?他那个岳丈姚神医依然好好活着,姚家所有人也都好好地活着,唯有姚氏和凤羽珩凤子睿三人遭了三年的罪啊!

    凤羽珩看着她爹面上情绪如风云般换转,心中升起无限讽刺。 [~]  更新快

    沈氏却听不明白这话是说给凤瑾元的,她觉得凤羽珩这是在为姚氏抱不平,眼睛顿时一立,开口就反驳了去——“皇上会把所有意思都明说么?还不是下面人自己思量。”

    这话一出口,凤家老太太气得一权杖就往沈氏后背轮了过去。

    沈氏“嗷”地一声惨叫,也不管老太太在府里身份地位了,张口就吼道:“你打我干什么?”

    老太太气得直哆嗦,“把你的嘴给我闭上!”

    周夫人却摇摇头,扬声道:“看来凤大人很擅长揣摩圣意,也不知道是不是妄揣。”

    凤瑾元一个头两个大,心里对沈氏的厌烦上升到了极点。

    “夫人。”凤羽珩把话接过来,“阿珩相信父亲,定不会做那妄揣圣意之事。其实这些也算是凤府的私事,阿珩如今的母亲在多年以前曾对凤家有过大恩,而我父亲又是极重情重义之人,想来这一切……都是父亲的个人感情问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