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杨十六 作品

    这一番话将沈氏的脸打得那是啪啪的响啊!

    人家父亲明明说了按姨娘份例安顿,可你这个当家主母却给人穿那种衣裳?还让吃边角料?

    凤府人一个个低下头去,不管凤羽珩说的是谁,她们都觉得脸上无光。

    沈氏到没觉得不好意思,只是有些担心这个连凤瑾元和老太太都俱怕的周夫人会不会降罪于他,如果御王府的人都跟御王爷那般任性,她岂不是要倒大霉?

    然而,这一次她真是想多了,周夫人并没那个闲心掺合大宅院儿里争来斗去的破事儿,之前已经点过凤瑾元,如果他够聪明,就不会顶着风再为难凤羽珩娘仨。人家只是顺着凤羽珩的话往下唠——“凤二小姐真是菩萨心肠,放心,京城最有名的布庄是咱们御王府产业,既然二小姐有话,那明日老身便会派人来为凤府各位主子量体裁衣,每人送一套衣裳。”

    她说完,又冲着唱礼单的大太监扬了扬手。

    凤府人一见这架势,又是集体一哆嗦。她们此时此刻最怕的就是周夫人跟那大太监之间有交流,因为每次交流都毫无意外地令人崩溃啊!

    果然,这次大太监依然没有令众人失望。只听他冲着门口喊了一嗓子:“抬进来!”

    立时便有人又抬了两只箱子进院儿。

    沈氏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点声音:“这又是什么?”

    沉鱼在旁边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亦小声回道:“且听听再说吧,估计不会之前面差。”

    她猜对了,最后搬进来的这两只箱子才是今日打脸打得最狠的,就听周夫人厉声道:“既然凤府穷,那咱们御王府就自己给未来的王妃准备衣裳穿。

    大太监紧跟着唱道:“御王殿下独赐凤二小姐广寒丝四匹,良人锦四匹,水云锻四匹,若耶纱四匹。另赠软烟罗十匹给二小姐做帐幔!”

    这一次,就连一向淡然不参与府中争斗的安氏都不淡定了。

    大顺东南西北四方边境各有一属附番邦小国,这四个小国虽小,但每国都有一件国宝。这四件国宝便分别为广寒丝、良人锦、水云锻,及若耶纱。

    据说四小国往大顺进献国宝时,宫里的妃子为了争夺都能斗得个头破血流,可争到最后,无外乎就也就能得一匹而已。这一切只因这四宝极其难得,四小国三年只得一匹,有的国家攒上十年,最后也才勉强凑出四匹送到大顺。

    而软烟罗,则是大顺境内十年才能纱出来一匹的宝中之宝,这御王殿下居然一出手就是十匹,还说只是给凤羽珩做帐幔用。

    凤沉鱼觉得自己要吐血了,如果说之前的头面首饰什么的她还能忍忍,可这五宝一出现,她实在忍不了了啊!

    特么的真是妒忌的要死掉了!去他的女戒,去他的三从四得,如果能换其中一宝,她真的愿意把这个嫡女位置让给凤羽珩坐。

    知女莫若母,站在其身边的沈氏明显感觉到女儿的身体正在剧烈颤抖,几乎是一下子就猜到凤沉鱼在想什么了。

    漂亮衣料人人都爱,更何况被宫中娘娘们都争抢的五宝。

    沈氏紧紧握住凤沉鱼的手,凑到她耳边一字一句地道:“沉鱼,想想你的以后。等有一天你母仪天下,所有的一切还不都是你的。” 医妃狠凶猛:http://t.cn/RAjbWDR

    终于,母仪天下四个字将凤沉鱼混沌的神智给拉了回来,目光中的疯狂一闪而过,转瞬即恢复平静,像是从未发生过变化。

    沈氏这才安心。

    一直以来,母仪天下都是凤沉鱼的信仰,自从姚氏三人离府之后,凤府从老太太到凤瑾元,再到沈氏,给她灌输最多的便是这四个字。她知道自己生得极美,这种美远远盖过京城中所有女子。所以凤沉鱼自信这个信仰不会落空,母仪天下于她来说,不过早晚的事。

    只可惜沈氏母女不知,这五宝,即便是宫里正在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也未曾得到过,不然也不会有如此之多的数量落入御王手里。

    凤羽珩从原主的记忆中也搜索到关于这五样东西的价值,只叹那人手笔之大连她都快乍舌。

    不过既然对方愿意送,她就断没有往外推的道理,只冲着周夫人浅浅一笑,“劳夫人代我谢过御王殿下,这些礼物,阿珩很喜欢。”

    凤家人直翻白眼,只很喜欢么?这凤羽珩到底知不知道这些东西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她简直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