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杨十六 作品

    凤粉黛“哇”地一声就哭了,才十岁的小姑娘哪经得起这样的刺激,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得那叫一个委屈啊!

    韩氏脸上也挂不住了,嫌丢人丢的不够么,居然还哭?

    她气得暗里掐了粉黛一把,结果粉黛哭声更大了。

    想容就在粉黛旁边,看她这样子实在丢人,便硬着头皮劝道:“四妹妹快别哭了,大家都看着呢。”

    粉黛哪里能听她的话,不但没停,还一边哭一边说:“我也好想要广寒丝,我也想要软烟罗!呜,那些东西我全都想要!”

    凤瑾元气得大吼一声:“放肆!”直把个凤粉黛吓得一口气没提上来,差点儿没背过去。

    凤羽珩看着这一出出闹剧,心里那叫一个痛快!再看看凤沉鱼那轻咬下唇的样子,便决定再给她添点儿堵——“四妹妹快别哭了。”一边说一边给周夫人解释:“夫人莫怪,我四妹妹年纪小。”

    周夫人自然不会跟个十岁的孩子计较,只笑笑,摇头表示没事。

    凤羽珩再道:“四妹妹放心,来日姐姐用这些料子做衣裳时,如果有剩余,最差也给四妹妹做个帕子玩儿。”

    帕子虽小,但若是这五宝之一而制,那也是惊艳天下之物。

    她这话一出口,不但粉黛不哭了,就连韩氏的媚笑也重新回到脸上。

    “二姐姐说的可是真的?”粉黛急问。

    凤羽珩点头,“自然是真的。你跟想容是妹妹,姐姐有好东西自然是要给妹妹们分享的,想来,大姐姐也是如此,不会跟小妹妹们争东西吧?”

    她话锋一转,把凤沉鱼拽了进来。

    凤沉鱼才被母仪天下的信仰镇住的疯狂情绪差一点儿就又涌了上来,好在这些年她苦练的修养和忍功也不是白给的,生生将贪念止住,犹自调整了好半天,才用变了调的声音回了两个字:“自然。”

    想容眼睛一亮,也跟粉黛似的问出口:“二姐姐也给我做?”

    凤羽珩看相容时,目光中带了几分真诚:“妹妹们一人一方帕子,可好?”

    “想容谢谢二姐姐!”想容俯身下拜,欣喜异常。

    粉黛自然也跟着道谢,连带着安氏和韩氏都向凤羽珩道了谢。

    这边凤家的人寒暄完毕,周夫人将最后的礼物给凤羽珩送上。

    这一次从院外进来的是两个丫鬟,都是十七八岁的模样,面上未施任何粉黛,清清丽丽的,让人看着心里就舒服。

    周夫人说:“这是御王殿下亲自挑选的两个丫头,送来二小姐这里贴身侍候。”一边说一边又从身边小丫鬟手里接过两张单子,“这是她们两个的卖身契,二小姐记着,以后用人,只用卖身契在你自己手里的,这样才放心。”

    这算是周夫人对凤羽珩的忠告,也给她的古代生活上了真正的第一课。凤羽珩就是从这时候起才意识到卖身契这种东西在这个时代的重要性,而掌握卖身契,也成了她今后用人的第一标准。

    周夫人此行之事至此算是全部办完了,凤瑾元客气地请她留府用宴,被周夫人拒绝。临走时拉着凤羽珩的手悄声说了句:“如果有事,可到城内西街的仙雅楼,那里是殿下的。”

    凤羽珩点头应下,再一次对周夫人表示感谢。 360搜索  神医嫡女 更新快

    终于把御王府的一众人等送走,凤府人总算是松了口气。

    这一天,简直是太刺激了!

    凤老太太觉得自己现在不只是腰有毛病,心脏好像也不太好呢,这心砰砰砰跳得都快蹦出嗓子眼儿了。

    她看着凤羽珩,想要说点什么,可突然之间又不知道该如何跟她说话。

    这满院子的红绸木箱和那两个站在凤羽珩身边的丫头都在提醒着她,这个孙女再也不能如以往那般对待了。不仅是这个孙女,就连姚氏,都不能再把她当做一个被赶下堂的姨娘。

    老太太后知后觉,这才意识到当年因为害怕凤府受到牵连,急匆匆的就对姚氏下手真是大错特错。如今风水轮流转,人家女儿如此争气,叫她这个当祖母的脸往哪儿放?

    这想法一起,站在前面的沈氏就更入不了她的眼了。虽然手里还攒着沈氏给的翡翠念珠,可这一串珠子跟人家御王给凤羽珩的东西比起来,简直是不堪入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