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杨十六 作品

    可惜,沈氏完全没意识到老太太以及自家夫君都在这一起事件中对自己心生厌烦,只见她扭着圆滚滚的身体往前挪了几步,对着地上的箱子左看右看,最后看到最先送进来、是指明了给凤府的那几样寒酸聘礼时,一声冷哼从鼻子里发出,张口就道:“得意什么!不过是嫁了个瘸子。”

    凤瑾元怒斥:“住口!”

    老太太气得干脆把眼睛给闭了起来,直呼:“扶不上台面啊!这简直是扶不上台面啊!”

    沈氏气得像涨了气的皮球,偏偏夫君和婆婆哪个也说不得惹不得,只好将愤怒转成眼刀飞向凤羽珩。

    可惜,她这种没记性的人,怎么可能记着自打凤羽珩回府之后,这一出出一幕幕,哪一轮她讨到半点便宜了?

    这次也一样!

    对着沈氏尖厉又充满恶意的目光,凤羽珩也不恼也不怒,反到冲着她俯了俯身。再起来时,极为认真地说了句:“母亲教训得极是,请母亲放心,您对御王殿下的评价阿珩会记得转告。”说完,还冲着身边两个新得的丫头道:“你们记着提醒我,千万不能忘了。”

    两个丫鬟扬着清脆的声音齐道:“请二小姐放心,奴婢谨记。”

    “阿珩!”凤瑾元无奈地看向凤羽珩,有些拿不准该用什么样的态度与她说话。

    凤羽珩没给他思量的时间,直接转了话题:“父亲,您看是否先让下人把这些东西搬回柳园?”一边说一边又泛起为难之色:“估计柳园放不下。”

    凤瑾元觉得终于有了表现的机会:“阿珩看看喜欢府里哪个院子,为父重新为你们安排。”

    这时,两个御王府送来的丫头其中之一说话了:“二小姐可否先看看王爷送的那座宅子?听说紧挨着凤府呢。”

    这话一出口,凤瑾元瞬间就明白了,“可是北侧那座老王爷的空宅?”

    紧挨着凤府北墙,有一座空了好多年的宅子。那宅子原本是先帝赐给当时一字并肩王的,可惜老王爷膝下无子无女,过世之后宅子就空了下来,却没想到已经落到九皇子手里。

    凤瑾元苦笑,“那宅子与凤府仅一墙之隔,且那墙刚好就是柳园最边上的那一堵。如果王爷所赠的宅子就是那座的话……阿珩,为父可差人将那堵墙拆除,直接与柳园连到一处。”

    之前说话的丫头冲着凤瑾元拜了拜,不卑不亢地答:“正是相爷所说的那一座。”

    凤瑾元心中暗叹,当年一字并肩王是个极低调的人,因为家中无子女亦无女眷,而他又一向不喜张扬,所以府邸并不大,甚至也就比如今老太太住的舒雅园大不了多少。但那宅子却布置得极其别致,小桥流水,莲叶满池,生生把江南美景都搬进了北方宅院中。

    说起来,他也曾打过那宅子的念头,只因觉得那样的院落才配得起自己最骄傲的女儿沉鱼。可打听来打听去,都不知那宅子究竟归属何人。有大臣与他说,只怕一字并肩王把宅子还给皇上了,而他总不能跟皇上去要院子,只得作罢。

    没想到,那宅子最终还是落到凤府人的手里,住的人却不是沉鱼,而是阿珩。

    他看向凤羽珩,瘦弱单薄的身板似乎风一吹就倒,可面上却是带着一股难言的坚定。一双大眼睛透着莫名的灵动,让他几乎不敢与之对视,只觉一望过去就能被其看穿。

    凤瑾元清楚地记得,这个女儿他曾经也是真心疼爱过的。只是这疼爱在家族利益面前,竟是那么的渺小。

    “父亲无需大费周张。”凤羽珩淡淡地说:“只在柳园北墙处开个月亮门便可。”

    一句话,表明了她压根儿就不想跟凤府体脉相连,开个小门,待她今后出嫁,分分钟就把那小门给堵上。

    凤瑾元只觉疲惫不堪,随意地挥了挥手,无奈道:“如此,便随你吧。何管家!”

    何忠应声而到。

    “着人将二小姐的聘礼先往柳园搬,同时派工匠在北墙处开个月亮门,今晚之前务必办好。”

    何忠领命而去。

    老太太总算也缓过来些,主动上前跟凤羽珩缓合关系:“阿珩先将就着回柳园住下,回头月亮门开好了,看看那边还缺什么,跟祖母说,祖母全都给你添上。”

    凤羽珩笑笑,“谢谢祖母。御王殿下送了好些装饰物件儿,八成也缺不太多,只是需要些人手帮着摆置。”

    “那好办。”老太太乐了,对嘛!这才像是正常的对话,有要求就好,她就怕凤羽珩说什么也不用,让她干着急使不上劲儿。“赵嬷嬷把人伢子都联系好了,你想用多少人随便挑。”再想想,又补充道:“这些外头买来的下人归你一个人管,她们的卖身契无需交到公中,你拿着就好。至于月例银子,依然由公中承担。”

    沈氏一听这话可不干了,咋咋乎乎的就嚷起来:“那怎么行!咱们凤府所有下人的卖身契都是要压在公中的,这口子要是一开,如果别人都照仿,府中岂不是乱套了?”

    凤瑾元和老太太齐齐瞪向沈氏,沉鱼一看,赶紧又把打圆场的工作给捡了起来:“母亲放心,沉鱼保证不会私添下人。”

    安氏和韩氏也带着想容和粉黛道:“妾身也不会。”

    凤瑾元冷哼一声,问沈氏:“你还有什么话说?” ~~

    沈氏被沉鱼掐得胳膊生疼,只能低头不语。

    凤瑾元见她终于安生了,也长出了一口气:“既然都没什么意见,就这么办吧!折腾了一上午,也都累了,各自散了吧。”

    众人齐齐行礼告退,凤羽珩临走时瞅了一眼老太太,想了想,还是道:“祖母的腰病,不妨按阿珩之前说的法子试试。”

    老太太即刻眉开眼笑:“好孙女,放心,你说的祖母都记着呢。”

    凤羽珩这才重新行了礼,带着两个丫头回了柳园。

    老太太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心里痛快不少。刚才那丫头是在关心她吧?如此说来,是愿意接受示好了?

    可惜,凤羽珩并不是这么想的。在她看来,这府里的人一个个的都欠修理,但她总归是一个人,还要顾及着姚氏和子睿,一下子对付太多总不是明智之举。莫不如先拉笼几个见风就倒的墙头草,待她将顽固份子打压得差不多,再回过头来慢慢的归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