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杨十六 作品

    李嬷嬷一走,宝堂就有点尴尬了。她能看得出满喜对凤羽珩的态度也跟李嬷嬷一样有了几分转变,但她毕竟没亲眼瞧见前院儿发生的事,更没有李嬷嬷处理事情那样老道。所以,当黄泉和忘川对着姚氏躬身下拜,道了声“奴婢黄泉、忘川见过夫人”时,下意识地就说了句:“新来的吗?一点规矩都不懂。咱们凤府的夫人住在金玉院儿,这位只是姨娘。”

    忘川面无表情地看了宝堂一眼,只一眼,就像有道寒光射出一样,宝堂猛地一缩脖,就听忘川道:“我们的规矩是御王府教出来的,你若有意见,我可以带你去御王府理论。”

    宝堂哪有那能耐,低着头不再说话了。

    孙嬷嬷见这两个新来的丫头如此礼待姚氏,很是高兴,拉着黄泉忘川连声说:“以后咱们就是自己人,就是自己人。”

    柳园这边主子奴婢正在寒暄,外头,管家何忠指挥着一众小厮,将御王府送来的聘礼开始往院里抬了。

    姚氏先前也只是听多嘴的下人们说起前院儿发生的事,眼下见了这一箱一箱的东西,才意识到当年那场婚约如今真的近在眼前了。可她却并没有因为这些好东西而有多开心,反到是愁绪浮面,就连凤子睿的欣喜也没法影响到她。

    见黄泉和忘川帮着指挥小厮们搬东西去了,姚氏这才拉着凤羽珩往边上走了几步,小声道:“我听嚼舌根子的下人说九皇子的脸和腿都伤了,他们说子嗣上也是无望的。这个事……你要不要再考虑考虑?”

    凤羽珩失笑,“娘亲,您这是让我考虑什么呢?”她轻拍姚氏的手臂安慰到:“别说我们在凤府的地位今不如昨,就算是当年您还是当家主母亲,我还做凤家嫡女的时候,想要退了一个皇子的婚,也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姚氏眼眶含泪,“都是娘亲耽误了你和子睿,如果你不是姚家的外孙女,就不会被那场祸事连累了。”

    凤羽珩摇头,“如果我们都与姚家没关系,只怕凤瑾元当年也不会把娘亲用八抬大轿抬进府门,那样也就没有我和子睿了。”

    听她直接开口叫凤相的大名,姚氏纵是心里对那个丈夫有再多怨恨,也还是觉得不妥的。她劝女儿:“那人再不好,始终是你的父亲。”

    凤羽珩抬了抬嘴角,面上冷了几分,她说:“莫不是娘亲对他还有感情?”

    这个问题姚氏到还真是认真的想了一下,半晌,摇了摇头,“要说感情,当年被赶下堂的时候就已经没有了。只是阿珩你得明白,女人这一辈子没有更多选择,出家从夫,不管夫家如何待你,那都是女人的命。”

    “命是自己的,从来由不得男人说了算。”凤羽珩提醒姚氏:“三从四德是互相的,如果他待你如草芥,你便不必将他供为上宾。” 分手妻约 http://t.cn/rajjjgi

    姚氏苦笑,抬手抚了抚凤羽珩的脸,“傻孩子,哪有那么多公平的事。你觉得是互相,可人家不那么想。娘亲其实早都没有什么指望了,如果就一辈子生活在那个小山村里,也是挺好的。可是觉得委屈了你跟子睿,这才想要回到京城来。可是没想到九皇子那边……”

    “九皇子很好。”凤羽珩不愿再劝姚氏,但其实心里已经打定主意,以后找个机会要了解一下这个年代离婚的问题,若是姚氏愿意,待她收拾够了这一府人后,干脆大家一拍两散吧!“娘亲放心,这门婚事阿珩是乐意的,心甘情愿。”

    “可是……”姚氏还是不甘心,“别的也就罢了,那子嗣问题……”

    “娘亲如此在意,难不成我们还要跟皇上去评理?又或者是凤家有胆子能跟御王府退婚?所以,左右没有办法改变的事,莫不如多看看对方的好,至少今日发生的一切,在我看来是满意的。”

    的确,凤羽珩很满意,相当满意。眼瞅着小小的柳园被那些大箱子堆得满满,她就更满意了。

    “娘亲你看,这些都是御王殿下送来的好东西,别的不说,单单是广寒丝,良人锦,水云锻,若耶纱和软烟罗这五样,您觉得如果他不是真心待我,会把它们送到凤府么?而且……”她掩口轻笑,将今日周夫人分别给凤府下的聘礼和给她的私人聘礼一事亲口给姚氏讲了一遍,眼瞅着姚氏哀怨的眉眼也见了笑,这才放下心来。

    “那些都是宫里娘娘也得不到的至宝,九皇子还真是有心了。”姚氏将凤羽珩额前掉下来的一绺头发别过耳迹,“我们家阿珩也长大了,你自己的事自己拿主意吧,娘亲总归是希望你好的。他若能真心待你,其它的事……”姚氏的话突然顿了顿,自琢磨了一会儿,凑到凤羽珩耳边小声道:“容貌和腿脚到还好说,子嗣上的事,以后寻个机会给你外公去个信,也许不是没有回转的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