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杨十六 作品

    凤羽珩和姚氏出来迎接时,安氏和凤想容已经被孙嬷嬷让进了主屋的外厅。

    说起来,姚氏和安氏的关系算是和睦,当年安氏紧随沈氏之后进门,着实被沈氏欺负得不轻。但安氏并不是喜争斗之人,能忍则忍,好在那沈氏当初也只是个妾,有姚氏这个当家主母压在上头,她也不敢做得太过份。

    见凤羽珩和姚氏进了屋来,安氏带着想容赶紧起身,安氏冲着姚氏拜了拜,叫了声“姐姐”,再抬头时,眼眶就红了去。

    姚氏也是几番感慨,握着安氏的手半天说不出话来。

    凤羽珩最不愿看这种哭哭涕涕的场面,便劝着姚氏:“快让安姨娘和三妹妹坐吧,以后说话的日子还长着呢。”

    安氏这才回过神来,扭过身冲着凤羽珩也拜了拜,“见过二小姐。”

    她赶紧将人扶住:“姨娘快别这样,在我这里没那么些规矩,您是长辈,犯不着跟小辈们行礼。”

    安氏苦笑,“我是做妾的,哪里当得起长辈这二字,二小姐太抬举我了。照理说,在二小姐面前,我应该自称奴婢的。”

    “姨娘可千万别这样。”凤羽珩摆手制止,示意二人坐下。

    孙嬷嬷已经泡了茶端来,茶香瞬间浸了整间小厅,想容不由得惊呼:“这是什么茶?好香啊!”

    安氏抿着嘴笑,“定是御王殿下给的好东西,咱们府里可没有这样好的茶呢。”

    凤羽珩耸耸肩,“就算是有,也轮不到柳园的人喝。”

    安氏轻叹了下,“说起来,是凤家是做得太过份了。不过二小姐刚刚回府,还是不要树太多敌人好吧?”

    凤羽珩知道安氏也是为她好,点头谢过安氏,却又摇摇头道:“从打我们敲响了凤家的大门开始,敌人就前仆后继的赶来,哪里还用故意去招惹。”

    安氏对这点到也是赞同,“这些年你们不在府里,那沈氏已经将府中原本的老人换得差不多了。就是孙嬷嬷也是给打发到外院儿做了两年多的粗活,直到传来九皇子要回京的消息才派过去接你们的。”

    姚氏心疼孙嬷嬷,心下又难受起来。

    凤羽珩不愿再说这些个感伤的事,起身回到里间。之前已经搬了几个首饰盒到她的闺房,她打开其中一个,挑了副桃花耳坠子拿到手里,再回到外厅时,便将那物件儿塞给想容:“二姐姐刚回府,原本身上是半点儿好东西都没有,好在今日御王府送了一些过来,这个就给三妹妹当个见面礼吧!”

    想容一下就被那对耳坠子给看呆了,粉嫩嫩的颜色,雕刻出两朵精致的桃花。那材质也不知道是什么,看起来像玉,又感觉不是玉,她说不上来,只觉得之前看过的所有东西都没这个好看。

    小姑娘张着嘴巴发呆,过了好一会儿才惊呼一声:“太漂亮了!”

    安氏也凑过来,一眼看过之后便觉震惊,“傻丫头,还愣着干嘛,还不谢谢你二姐姐!这可是天下难寻的粉水晶!”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

    这个年代还没有大量的水晶开采,但水晶的珍贵却是皇室贵族们公认的。目前常见的白水晶最多,其次是黄晶,粉晶和紫晶这东西,只怕整座皇室里也找不出几块儿,更别说能用水晶来做雕刻的匠人,那真得是大师级的人物才敢动用这样的材料。

    想容一听是水晶,还是粉水晶,立即也明白这东西的珍贵,赶紧郑重其事的跟凤羽珩行了个礼:“想容谢谢二姐姐。”

    凤羽珩笑着将这姑娘扶起,轻拍拍她的手臂:“姐妹之间,不需要这样拜来拜去的。你放心,之前我说过要送粉黛一条帕子,自然也不会少了你的。待我用那些布匹裁衣裳时会多留出来一些,偷偷的给想容做一双绣鞋,留着你出嫁时穿,可好?”

    没等想容有反应,安氏先激动了,“二小姐!”纵是再淡定的人,此刻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之前在正院儿,凤羽珩说给想容和粉黛留出一宝做条帕子,那已经是让整个大顺都人人艳羡的东西了,若是想容出嫁时能穿上一双五宝做成的绣鞋,那不管是想容嫁到什么样的人家,都是要让夫家高看一眼的。

    “安姨娘不必这样。”凤羽珩淡淡地笑着,“阿珩虽说离府多年,但儿时的事总还记得些。那年娘亲怀子睿时,沈氏偷偷的将补品中珍贵的药材换了去,是安姨娘看到后告诉给老太太,这才能让娘亲顺利进补。阿珩记仇,但也同样不会忘恩。”

    安氏又是一阵感叹,没想到当年之举竟在今日有如此回报。她是个妾室,本身不图什么,全部希望都寄托在想容这一个孩子身上。可一个庶出的女儿,要么嫁给大户人家的嫡子做妾,要么嫁给庶子做正室,无论如何都没办法跟嫡女相比。她便想着身份及不上旁人,好歹她有娘家陪嫁的铺子,这些年多存些银两将来给想容添妆。可再多银两,又怎能及得上凤羽珩允诺的一双五宝做成的绣鞋啊!

    “谢谢二小姐。”安氏由衷地感激。突然又想到了什么,赶紧转过头来问姚氏:“姐姐回京之后可有去过百草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