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杨十六 作品

    姚氏一怔,摇了摇头:“没有。回京之后直接就到了府里,还没有出去过。”

    “那姐姐最好抽空去看看,我前些日子出门去打理铺子时,见到那百草堂的掌柜好像换了人。”

    姚氏皱了眉,“田伯不在了么?”

    安氏点了点头:“我特地进去转了一圈,并没看到田伯,现在的掌柜是个年轻人。”

    姚氏见凤羽珩一阵迷茫,便同她解释:“京里的百草堂是当初我嫁到凤家时,娘家给的陪嫁铺子,你那时候年纪小,对这些不是很在意。而且……”姚氏无奈地摇了摇头,“说是我的嫁妆,可自从嫁到了凤家,哪里还有我说话的份。”

    安氏替她把下面的话接着说:“何止是没有说话的份,如果我没记错,姐姐从前就说过,姚家陪嫁的铺子在你刚过门的那一天,就被老太太收去了?”

    “恩。”姚氏点头,“过门那天,所有东西都抬到了老太太那里,第二日送回我院子时,就少了那些铺面的地契。我去找老太太问过,她说既然嫁到了凤府,这些便由公中代为保管,还说凤家不会亏待我。”

    凤羽珩失笑,“娘你就信了?”

    “我不信又能怎样呢?”

    “是啊!”安氏接了话,“媳妇嫁进门,那就是婆家的人了。”

    “那铺面的盈利,凤家可有给过娘亲?”

    姚氏摇头,“没给过,只说一直亏着本,凤家还搭进去不少银子。”

    凤羽珩想了想安氏之前的话,再问:“听姨娘适才说出门去打理铺子,可是姨娘自己的?”

    安氏点头,“是,我娘家也给带了两间铺子过来,不过我那铺子跟姚家的根本没法比,凤家哪里看得上,这才留了下来。”

    “安姨娘,这种做法可是咱们大顺朝的制度?”

    安氏摇头,“哪里有这样的制度,不但没有,大顺还允许出嫁的女子自行打理嫁妆铺子,且女子要求出门打理铺子,婆家也不得无故阻拦。”

    “那就是说,凤家是在跟朝廷制度对着干?”她毫不犹豫地给凤家扣了这么一顶帽子。

    安氏撇撇嘴,没说什么。这么些年下来,她怎么能不知道凤家是什么嘴脸。

    凤羽珩安慰姚氏:“娘亲放心,是我们的,早晚都得给我还回来。”

    安氏也赞同这话,“今儿我瞅着御王府不像是做戏,的确是真心想要为二小姐撑腰的。相信有御王府在,不会再有人乱打你们这边的主意。”随后话语一转,“昨日想容自己跑过来,回去跟我说了这边的情况。我本来是准备了些散碎银子,想着今天给你们送过来,管它多少的,至少能应个急。没想到还没等给呢,御王那边就抢先了。”安氏一边说一边从袖口里掏了一个小银包出来,“我这点儿跟御王给的一比,都没脸往外拿了。但我想着,御王给的都是银票,你院儿里最近又要动土木,少不了要些碎银子打赏下人,就先拿去用吧!”

    凤羽珩看出安氏是真心,便也没跟她客气,很干脆地伸手接了小银包:“多谢安姨娘了,我方才还想着得想办法出府一趟换些碎银子,安姨娘这就给送来了,真的是很及时呢。”

    见凤羽珩收了银子,安氏这心总算放下。她并非有意讨好,这银子的确是昨日就备下的,却没想今天就发生御王府来下聘礼的事,到显得她是有意巴结。

    “姨娘放心,阿珩会善待三妹妹。”凤羽珩无意对安氏允诺什么,她知道对于安氏来说,想容过得好才是她最企盼的。 妖孽王爷小刁妃:http://t.cn/R278rmV

    送走了安氏和想容,姚氏拉着凤羽珩问她:“你还记得当年那补药被换的事?”

    凤羽珩点头,“原本都不怎么记得了,可和安姨娘说上几句话,小时的记忆就清晰了些。”

    姚氏告诉她:“你安姨娘是个明白人,娘亲做嫡母时她没有意巴结,后来姚家遇了事,她也没有落井下石,反到是在我们临走之前偷偷塞了一把碎银子在子睿的衣领子里。”

    “好人都会有好报的。”她将茶盏递给姚氏,“娘亲喝点茶,无需想太多。等过两日咱们搬到隔壁院子后,还有好些事情需要娘亲亲自打理呢。”

    姚氏本来就是做当家主母的,虽说性子弱了点,但打理一个小院子还是绰绰有余。当即应了下来:“阿珩放心,家里的繁杂琐事不用你操心。到是子睿,该是启蒙的时候了。”

    她提起这个凤羽珩才想起来,对哦,子睿六岁多,是到了上学的年龄了。

    “这个事情阿珩还真的疏忽了,还好娘亲记着。不过凤家眼下态度还有待琢磨,咱们且先看上几日,再寻了机会去跟府里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