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杨十六 作品

    母女二人正说着话,外头孙嬷嬷带着赵嬷嬷进了院儿来,赵嬷嬷身后还跟着一个老婆子和一群小丫头。原本就被聘礼箱子堆着的柳园被这些人一挤,真的是满到不能再满了。

    孙嬷嬷带着赵嬷嬷各种绕箱子,好不容易走到正厅,赵嬷嬷满脸堆着笑,一进屋就扬了声道:“二小姐真是好福气,好福气呀!”

    凤羽珩心中冷笑,之前是谁跟着她家老主子一起都不用正眼看她的?

    “赵嬷嬷这话说的,我一个庶女,哪来的什么好福气。这府里的福气可都是在大姐姐和大哥身上,嬷嬷是老人,说话可得留神了。”

    她这话把赵嬷嬷可给噎了够呛,老太太就不明白,明明就是句场面上的话,这二小姐怎的就一点事故都不懂。

    但她只敢在心里腹诽,眼下可不敢在凤羽珩面前表现出半点不快,反到是笑得比之前更甚。既然之前的话没法接口,那干脆就绕过去不提,直接换了别的话——“老奴请了京里有名的人伢子,带了些丫头过来给二小姐挑挑。另外,老太太吩咐让老奴到京里最好的成衣铺子去给二小姐和二少爷还有姚姨娘选了好些衣裳,也一并带了过来,二小姐瞧瞧吧!”

    她说完,一招手,身后有丫头捧着一件件的衣裳走了进来。

    这种时候给她们送来的衣裳自然是好的,料子好,样式好,也没有之前那些暗地里的小动作。凤羽珩只粗略地瞅了一眼,便让黄泉忘川接了那些衣裳放到里间。

    随后,那人伢子支着一口大黄牙也进了厅来,跟在她身后的,是那二十多个小丫头。

    很快的,小小的外厅也被挤满,凤羽珩随意扫了一圈,见都是些十三四岁的孩子,心里起了厌烦,但却又没有办法。在这种年代,穷人家的孩子除了给人做奴婢,再没有更好的出路。再者,女孩子十五岁及笄便可出嫁,那些十岁出头就出来做工的比比皆是,她纵是想管管,也没那个能力。

    硬着头皮将这些小丫头都看了个遍,凤羽珩最终挑出五个身体粗实些的留做洒扫,另外又挑了三个做近侍,其中一个跟着孙嬷嬷一起侍候姚氏,另一个跟着黄泉一起照顾子睿,还有一个便跟着忘川一起留在她身边。

    赵嬷嬷见凤羽珩没有再选的意思,便主动问了句:“只这些人手够吗?以后搬到那边院子后,有很多地方都是要用人的。”

    她摆摆手,“这些足够了,我不喜欢人多。”

    赵嬷嬷点点头,“一切都依二小姐的。”然后冲人伢子使了个眼色,那婆子赶紧从一摞子纸里挑出来八张给凤羽珩递过去,“二小姐,这是您挑中的八个丫头的卖身契,都是在官府备过案的,请二小姐放心用。”

    凤羽珩对此很满意。

    见她这边再没什么吩咐,赵嬷嬷打着哈哈带着一众人离开了,留下八个新挑的丫头站在厅中等着安排。

    凤羽珩在这方面也没啥经验,便将目光投向姚氏。

    姚氏熟门熟路地把这任务接过来,开口问去:“你们有没有原本的名字?”

    其中一个胆子大些的丫头答:“有,不过都是些贱名,说出来怕污了主子的耳朵,还请主子赐名。”

    姚氏想了想,对五个粗使丫环说:“赐你们若字为名,后面一个字便加上你们自己原本就有的吧。”

    五个丫头齐声道谢。

    而另外三个做近侍的丫头,姚氏还是想让凤羽珩自己做决定,同时她也告诉凤羽珩:“按规矩,但凡近侍的丫头都是一等的,按说还应该有二等的,侍候些茶水之类,但阿珩你不喜欢人多,就留这些也是够的。”

    凤羽珩点点头,对这些事情她实在了解不多,好在身边还有姚氏。

    看了看选出来的这三个丫头,她也没什么给人取名的兴趣,便问了她们:“你们本来叫什么?”

    几个丫头依次答:“奴婢本名千兰、奴婢灵儿、奴婢含玉。”

    “还不错。”她对这几个名字挺满意,“不用改了,就还这样叫着。”

    谁知道这三个丫头一听这话,扑通一声就跪下了——“求小姐开恩留下奴婢!求小姐开恩留下奴婢!”

    凤羽珩就不明白了,“我什么时候说要赶走你们?” 医妃狠凶猛:http://t.cn/RAjbWDR

    姚氏给她解释:“奴才认主,赐名是对她们的第一赏赐,特别是一等近侍,赐了名就意味着她们与从前的一切彻底了断,从今往后便是新主的奴才。”

    凤羽珩这才明白,敢情给人家改了名字还是对人家的尊重,她完全想反了,还觉得名字是父母给的,不能随便改呢。

    略想了一下,心下有了主意:“那就这样吧,同样取你们名字里的一个字,前面我赐个清字,可好?”

    几个丫头终于缓了一口气,依次道:“奴婢清兰谢主子赐名、奴婢清灵谢主子赐名、奴婢清玉谢主子赐名。”

    “好。”凤羽珩看着这一屋子新来的丫头,再捏了捏手中的卖身契,这大而无爱的凤府里总算让她有了些归属感。“你们以后便是我们这边的下人,再过两日咱们就要从这个小院儿搬到隔壁的宅子去。宅子虽不大,但依目前的人手来看还是少了些。我生性喜静,你们就多受累,至于月例方面,除去凤府公中给你们的,我每月会多给出一份。”

    八个丫头一听这话都开心起来,齐齐应谢。

    凤羽珩一摆手,目光投向站在门口的李嬷嬷和满喜宝堂三人:“至于你们三个,想必你们的主子很快就会有新的安排,我这柳园庙小,实在是装不下了。”话说完,不着痕迹地向望过来的满喜投了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满喜暗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