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杨十六 作品

    因为新来了下人,小小的柳园根本不够住。聘礼箱子搬了满院,黄泉和忘川主动提出轮班看管,其它人便由孙嬷嬷安排着都挤到厢房和耳房里。

    至于李嬷嬷三人,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宁愿跟这些下人挤到一处,也没提要回金玉院的话。

    她们不提,凤羽珩便也不赶,依然叫了满喜服侍她沐浴。

    这番所为在李嬷嬷看来,就是她凤羽珩故意为难满喜,宝堂还替满喜委屈,只是满喜心里明白,二小姐定是有话要与她单独说。

    得到凤羽珩的授意,忘川带着被安排到凤羽珩屋里的清玉一起在院子里继续盘点物品,满喜则一桶一桶地往房里提水,准备沐浴。

    凤羽珩早就从空间里拿出治疗甲癣的特效药,去除了外包装,再寻了个小瓷瓶子将液体盛进去,看起来就与这古代的东西没什么两样。

    沐浴更衣完毕,她叫了满喜到桌前,先用洗甲水将上面的甲油卸掉,再让其将两手平伸,亲自用小刷子将那药液仔细地涂到上面。

    满喜自然是不知道涂到指甲上的是什么东西,只觉得很舒服,带着丝丝凉意,原本阵阵发痒的指甲不一会儿的工夫就止了痒。

    她万分惊奇,看向凤羽珩的目光带着真心的感激,凤羽珩却没对这药多做解释,只是问她:“李嬷嬷有没有说打算什么时候带着你们回金玉院儿去?”

    “有。”满喜告诉凤羽珩,“她说今晚先留下,看看这边有没有什么动作,不出意外的话,明天一早就要回去了。”

    凤羽珩冷笑,“是想看看我这些聘礼打算怎么安排吧?”

    满喜点头,“肯定是的。大夫人向来对钱财极为在意,二小姐这边凭空多出来这么些好东西,她一定是想要弄到自己手里的。”

    “那就让她折腾好了。”凤羽珩不再多说,见满喜手上的药干了,又涂了一遍,这才道:“那明早你就跟着回去,一切还跟从前一样,多留意沈氏,我若有事自会去寻你。”

    满喜很聪明,马上就明白了凤羽珩的意思,“二小姐放心,奴婢留在那边一定为二小姐做好接应。”

    “恩。”她很满意,“每隔五日我会给你送一次药,你且在我这房里待上一会儿,半个时辰后我为你涂上颜色。”

    柳园这边一切趋向正轨,但有人得意自然就会有人失意,比如说凤粉黛。

    虽然白天凤羽珩刚许了她一条五宝手帕,但这丫头就是有一颗永远不懂得满足的心。眼见凤羽珩在御王府的撑腰下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她越来越觉得自己似乎永远都没有出头之日。

    在她上面,除了凤想容之外,其余两个姐姐,一个是凤家嫡女,京城第一美人,一个是未来御王府的正妃,她呢?

    小姑娘撇头瞅了瞅正在屋中描眉花眼等着凤瑾元晚上过来的韩氏,气就不打一处来。冲过去一把将她手中的胭脂夺下来,尖着嗓子就喊:“整天就知道打扮你自己!你就不能为我想想?”

    韩氏手一哆嗦,脸上原本时刻都挂着的媚态也渐渐褪了去。

    她这个女儿从来都是这样,会突然之间情绪失控,冲着她发火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其实韩氏心里明白,今日被凤羽珩这么一刺激,粉黛肯定是受不了的。可是受不了又能怎样?

    “你姨娘我就是个妾,你让我怎么为你想?”

    “凤沉鱼的娘原本也是个妾!”粉黛始终想不明白这个事情,“为什么人家当妾都能爬上主母的位置,你就不行?如果你有人家那样争气,我至于还是这府里的一个小小庶女吗?” 医妃狠凶猛:http://t.cn/RAjbWDR

    “庶女怎么了?”韩氏凤眼一挑,“庶女也是凤家的孩子!你父亲是宰相,你纵是庶女,又有谁敢轻待了你?”

    “可是也没人重待我!”粉黛气呼呼地坐到椅子上,继续冲韩氏发火,“你难道不知道老太太对我的态度吗?你难道不知道大夫人根本就不愿意管我和想容吗?你难道不知道凤沉鱼她根本就是挂着菩萨脸实际是豺狼心吗?”

    韩氏吓得赶紧上前将粉黛的嘴给捂住——“你瞎说什么?我告诉你,在这个家里谁都可以诋毁,唯独对你那大姐姐,你死了扳倒她的心!”

    “她们都好!那我怎么办?我怎么办?”粉黛失控般地叫喊起来,“我也想要凤羽珩的那些东西!你能给我找一个那样的夫婿吗?”

    韩氏无奈,“你才多大?还没到说亲的年龄。”

    “到了就有了?”粉黛眼睛又立了起来,“每天就知道描眉花眼的勾搭父亲,你勾搭出什么结果了?你有本事到是生个儿子啊!原本家里只有那个不争气的大哥,现在凤子睿回来了,咱们还有什么指望!”

    终于,凤粉黛的话让韩氏沉默下来。一只手轻扶到肚子上,精致的眼妆被瞬涌出来的泪糊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