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杨十六 作品

    儿子吗?她何尝不想有个儿子。可在这个府里,只要沈氏还在,她也好,安氏也好,都别想生下儿子来。

    去年她有孕,稀里糊涂地喝了一碗保胎的药孩子就没了,大夫说那是个成了型的男胎。后来她暗里查出那大夫与沈氏身边的金珍竟有往来,她与凤瑾元说了,却没得到任何结果。再后来,宫里太后过寿,凤瑾元献上了一座翡翠观音,听说是沈氏的胞弟为他特地寻来的。

    沈氏总有让凤瑾元无法舍弃的理由,而她韩氏,除了一张已经开始枯萎的脸之外,什么都没有。

    这一晚,凤府注定有很多人难眠。粉黛失控,沈氏也没好到哪去。

    御王府搬过来的那些东西没落到她手里,她是浑身都难受。

    沉鱼无奈地在旁边劝着,可是说着说着,自己也不甘心起来:“要说别的也就算了,只是一想到那五宝……”

    沈氏怎会不明白沉鱼的意思,当即便冷哼一声:“我的沉鱼是京城第一美女,五宝当然要穿在你的身上才能显出价值。”

    沉鱼幽幽一声叹息:“可人家毕竟是未来的御王府,是皇上最宠爱的九皇子的正妃。”

    “九皇子又能怎样?”沈氏不屑地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原本你父亲是想要把这门亲事换给你的,结果那九皇子不争气,自个儿伤了身子。一个子嗣都没希望的皇子就与那把龙椅彻底绝了缘,她凤羽珩现在再风光,将来还不是一样见到你要磕头请安。”

    沉鱼脸红了红,娇柔又婉转地叫了声:“母亲。”

    沈氏这才露了笑脸,拉过沉鱼的手说:“我们的沉鱼要嫁就嫁未来的天子。”

    “可人家愿意娶我么?毕竟我只是凤府的继嫡女。”

    “谁敢说你是继嫡女?”沈氏吐了一口粗气,咬牙道:“那凤羽珩不是还得在府中待嫁么,三年的时间可以发生很多事情了。沉鱼放心,那些个衣料早晚都是你的,也只有你才配得起那样珍贵的东西。”

    沉鱼没动声色,眼里却闪了几丝欣喜的光。

    柳园

    凤羽珩睡得正香,突然就听到有拍门的声音传来,时刻都保持警惕的她立时转醒,就听到门外忘川急切地喊着:“小姐,小姐醒了吗?”

    她眉心微皱,心底忽悠一下,便知定是有事发生,赶紧开口道:“醒了,进来。”

    忘川匆忙而入,到了近前急声道:“小姐快去看看,睿少爷病了。”

    “病了?”凤羽珩一愣,睡前还好好的,还跑到院子里缠着黄泉玩了好半天,怎么突然就病了?

    来不及细穿衣,随手扯了件衫罩在外面,跟着忘川往子睿的房里跑。

    她们到时,小家伙正惨白着一张脸趴在床榻上拼命呕吐。姚氏在旁边急得直掉眼泪,孙嬷嬷不停地帮着子睿顺背,却也没见好转。

    见她过来,黄泉一手端着木盆一边对凤羽珩说:“睿少爷是睡下之后发的病,原本我和忘川在院子里,孙嬷嬷出来叫我们,说是睿少爷睡得很不踏实,待我们再进来,少爷就开始呕吐了。”

    孙嬷嬷补充:“睡下之前就有些腹泄。”

    凤羽珩点点头,坐到床边伸手搭腕,不一会儿便松了口气,“没事。”

    姚氏见凤羽珩说没事,也稍微安了心,又急着问:“那到底是什么病?”

    凤羽珩苦笑,“咱们在山里住了这么些年,从未沾过油腥,昨晚那些油腻的东西子睿从小到大都没吃过,突然下了肚,引起肠胃反应,也是正常的。” ~~

    姚氏不解:“那为何我们没有反应?咱们在山里不也没沾过油腥吗?”

    凤羽珩一边扶着子睿一边对姚氏说:“但咱们以前在凤府吃过啊!子睿离开京城时才三岁,哪里有我们的饮食正常。”

    姚氏这才明白,“那要不要请大夫?”

    凤羽珩摆手,“这大半夜的就不折腾了,我先帮子睿看看,如果明早不好再请也不迟。”

    姚氏对凤羽珩很是相信和放心,她始终认为是凤羽珩小时候跟着她外祖听得多看得多,会诊病是正常的。

    “孙嬷嬷服侍娘亲先去休息吧。”她得先把人支走,“黄泉继续在院子里守夜,忘川去烧点开水。”

    姚氏虽说不想走,但看凤羽珩目光坚定,便点点头,带着孙嬷嬷离开了。她知道,女儿大了,有很多事情她想要自己做主,既然这样,她便成全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