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杨十六 作品

    “恩。”凤羽珩点头,“她说那碗药送错了,原本是母亲您炖给父亲喝的,一定要让女儿把药还给她,她要给父亲送去。母亲知道,阿珩少时也跟着外祖读过不少医书,那碗药的成份仔细分辨还是能辨出几分的,确实是该给父亲喝的大补之药,所以阿珩就同意金珍姑娘将药端到父亲那里了。金珍姑娘当时一路跑到柳园来已经很是疲惫,阿珩怕她将药端洒掉,还让手下的丫头帮着她一起送过去,想来这会儿已经能回来了。”

    沈氏“腾”地一下站起身,因为用力过猛,坐着的椅子都被她给带翻了。

    而一旁的韩氏则松了口气,迅速看了凤羽珩一眼,掩口笑了笑。

    老太太被沈氏给吓了一跳,手里的权杖狠狠地敲着地面,大声斥道:“有点规矩没有了?你是要干什么?”

    凤沉鱼一边给老太太道歉,一边劝着沈氏:“母亲息怒,母亲这是怎么啦?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而门外,从松园返回来寻凤羽珩的忘川也到了。

    凤羽珩冲着忘川一招手,道:“忘川,金珍姑娘的药送到了?父亲喝了没有?”

    忘川上前,先给老太太行了个礼。老太太自然认得出这是昨日御王府送来的丫头,不由得客气了几分:“快起来,瞧这小模样,生得真是好看。”

    忘川再俯了俯身:“多谢老太太夸赞。”然后回凤羽珩的话:“回二小姐,奴婢已经陪着金珍姑娘将药送到老爷的松园了,老爷也喝了,只是……”

    “只是什么?”凤羽珩佯装好奇,再往后瞅瞅:“金珍姑娘没和你一起回来吗?”

    忘川答:“没有。老爷喝过药之后,金珍姑娘说还有话与老爷讲,老爷就让奴婢一个人退下了。”

    沈氏猛然发作,手一甩,一下就将沉鱼甩开,就见她双手死死地握着拳,牙缝里迸出两个字来:“金珍!”

    此时的松园,凤瑾元书房内,凤瑾元完全没有意外地与金珍抱在一处。案上的墨砚溢出,花了整片宣纸,也滴了几滴在金珍的脸上。

    吃了药的凤瑾元哪里还懂得怜香惜玉,他根本就是连意识都已经模糊,可怜金珍娇弱之体被他折腾得连求饶的力气都没有。

    外头守门的小厮听得真真儿的,直叹这金珍姑娘还真是胆子大啊,居然敢背着大夫人来勾搭老爷,而且还成功了!此刻他只盼着两人能快一点,省得一会儿大夫人或是谁的找了来,保不齐就要拿他出气。

    可吃了药的人哪能那么快就散药,再加上金珍在经过了一段时间之后,竟然从最开始的恐惧慢慢变得大胆起来。 [~]  更新快

    她不是没经过人事的小姑娘,原本就尝过滋味的人很快就被凤瑾元给带动起来。更何况在她看来,凤瑾元是主子,跟那李柱可不一样。她跟李柱厮混可混不出什么好结果,终日里还提心吊胆的。眼下这人换成了凤瑾元,没准儿事后自己还能捞个姨娘当当,即便当不成姨娘,通房丫头也好。她这肚子若是争气,生个一男半女的,还怕凤府里没有她的一席之地?

    有了这番思量,金珍心中暗喜,可没多一会儿,凤瑾元原本浑浊的目光开始逐渐清晰。

    金珍大惊,生怕他药劲儿一过死不认帐,而已经逐渐清醒的凤瑾元也被眼前的情况给惊呆了,理智告诉他应该马上停止,并将这丫头乱棍打死。可到底药物还没有完全失效,再加上金珍年轻貌美,不是他那些生过孩子的妻妾能比得上的。

    凤瑾元再看向金珍的目光中就带了些怜惜,且隐隐的他觉得今日送来的补品不同以往,好像根本不是补品,而是一种能让人失去自我的药物。他心下犯了合计,再联想起之前忘川的那番话,很快便明白沈氏的恶毒心思。

    “老爷。”金珍一声轻唤,将凤瑾元的魂又给唤了回来。

    就想着与金珍说上几句贴心的话,再让这丫头不要怕,他自会为她做主。

    可话还没说出口,就听到门外小厮大声地喊了句:“大夫人!你们怎么都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