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杨十六 作品

    “为父不是那个意思。”凤瑾元真的是很头疼跟凤羽珩说话,好像不管说什么,在她听来都有另外一番意味。“为父只是说以后你若有求于凤家,凤家定不会袖手旁观。”

    她失笑,这不还是把她跟凤家划成了两个势力么,也好。“那阿珩就谢谢父亲了,阿珩会记得父亲今日说的话,将来若有求于凤家,还忘父亲不要拒绝。”

    “那是自然。”凤瑾元挥挥手,赶紧让凤羽珩跟着老太太一起走。

    老太太对于凤羽珩到也不是真的排斥,相反的,凤羽珩能跟着她一起回舒雅园,她还真松了一口气。

    要说刚刚迷糊的那一下,把她自己也给吓够呛,好像突然就涌上来一股子血气,直冲入脑,压也压不住,人不受控制的就往下栽。她真的不确定再来那么一下还能不能挺得住,眼下府里没有大夫在,万一回去之后她倒下,谁来管她?

    “阿珩。”老太太也不傻,既然有求于人,再摆个架子那是不行的。更何况她也看出来了,这个孙女可真不是个省油的灯,在大山里委屈了三年,指不定有多少委屈等着跟凤家人清算呢,现在又有了御王府撑腰,就更是有恃无恐。

    对啊!

    老太太瞬间想起来,凤羽珩有御王府撑腰啊,她刚才能怎么对这个孙女那样的态度呢?真是追悔莫及。

    “祖母,阿珩在呢。”她快走了两步到了老太太身边,也没替代丫鬟去扶她,只是慢慢地跟着。

    老太太心底轻叹了声,道:“之前是祖母把话说重了,你别往心里去。”

    凤羽珩轻轻笑了下,“阿珩不敢。”

    “都怪那沈氏,这一切都是那沈氏惹出来的祸。”老太太把罪往沈氏身上引,“阿珩你放心,以后她若再敢兴风作浪,祖母自会收拾她。”

    “阿珩不愿多管府中事,只求安稳待嫁,还望祖母成全。”

    “一定,一定。”老太太见凤羽珩也不似之前那般犀利了,心里总算松了口气。

    凤羽珩也没打算把这一府人都给得罪了,有些墙头草还是可以利用一下的。至少在她年纪还小,还必须得在这个府里生活的时候,总得把这些个阶级敌人一个一个打倒才行。这不只是她对原主的承诺,也是她要为与前世的弟弟和母亲生得一模一样的子睿和姚氏争一个好的出路。

    到了舒雅园,下人服侍老太太躺下,凤羽珩为老太太把了脉。

    “没事吧?”老太太很惜命,见凤羽珩久不出声,赶紧道:“我除了腰疼,平时也没什么大病的。”

    凤羽珩点头,“祖母身子还算康健,只是适才被大哥的事气得血脉有些不稳。”一边说一边吩咐这舒雅园的丫头,“去用温水拧个帕子来给祖母擦把脸,记得水温要适中,不可以过热。”见丫头应下去准备,才又跟老太太说:“祖母以后起身时不可以起得太快,晨间醒来也不要马上就起,在榻上舒展一会儿筋骨再起来。饮食上少吃油腻的东西,不要饮浓茶。”

    她将基本的注意事项说了一遍,再道:“这几日我那边还都在整理,御王府送了好些个药材和补品来,等我搬进隔壁院子后整理好了,给祖母备上一份调理身体的送来。”

    老太太这个感动啊!还是这个孙女贴心,而那沉鱼,除了生得美,偶尔会记着帮她从沈氏那里要些好玩意之外,在其它方面可真就不如凤羽珩了。

    凤羽珩照顾着老太太睡下,这才带着清玉回了柳园。

    子睿早就睡下了,姚氏还在等她,见她回来,这才放了心,也不多说,催着她回屋睡觉去了。

    凤羽珩还是没让清玉留下来守夜,自己进了屋子,不一会儿就听见门口有忘川的声音:“小姐,睡下了吗?”

    她应了声:“进来吧。”

    忘川推门而入,反手又将门关上。

    在凤羽珩随老太太去舒雅园时,忘川半路就没再跟着,而是在凤羽珩的授意下又回了剑凌轩。

    “果然不出小姐所料,人都散了之后老爷便吩咐人将那两个书童拖出去打死了。另外还派人去了萧州,将那边养在宅子里的小丫头全都处理掉。”

    凤羽珩微皱了眉,她想到凤瑾元一定会将凤子皓的全部污点都清理干净,只是听那两个书童说那些女孩子才十岁,指不定都是凤子皓用什么手段掳来的。说是处理掉,无外乎就是个杀,而这些必死之人若能为她所用,总好过含恨而去。

    “你往萧州走一趟。”凤羽珩吩咐忘川,“把那些丫头提前救出来,找个地方安置。”一边说一边走到柜子前,将御王府给的那个装银票和地契的盒子拿了出来,从里面抽出两张银票递给忘川,“我也不知道买下一处安置点需要多少钱,你看这些够不够?”

    忘川接过来一看,两千两一张,一共两张四千两,点头道:“足够了。小姐放心,幽州的事情就交给奴婢,只是凤府这边……”她始终不放心这座凤府。

    “没事。”凤羽珩耸耸肩,“他们还不敢将我如何?再说,不是还有黄泉么。”

    忘川这才稍微放了心,“那奴婢连夜就动身,黄泉那边奴婢先去交待一下,小姐自己保重。”

    忘川说走就走,天还没亮就已离开京城。

    闹腾了近一夜,谁都没有睡好,第二天一早老太太那边的晨昏定省也免了,凤羽珩干脆睡到快晌午的时候才起身。

    起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去看那个新开的月亮门进度如何。

    管家何忠亲自在那头监工,工程进度还真是快得出人意料,一个像模像样的月亮门已经差不多完工,就差上漆和精琢了。

    凤羽珩干脆下令现在就开始搬家,只要门开了,其它的慢慢弄就好。 [,不能单独立府,所以隔壁院里的大门是不能走的。如果二小姐要出门,只需着人跟老太太说一声就行了。”

    凤羽珩对此表示理解,毕竟封建制度下一个未出阁的姑娘自己就开门立府,实在是好说不好听。

    院子搬完,凤羽珩领着一众下人先在这新府里走了一圈。

    让她意外的是,原本听说好多年都没有人住过的一个府邸竟没有一丝杂草,更不见一点繁乱。就好像每天都有人打理一样,花红柳绿,连小池塘里的金鱼都养得肥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