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杨十六 作品

    黄泉笑嘻嘻去追那老头儿,清玉跟着凤羽珩进了百草堂。

    掌柜的一见来了个穿戴不俗的姑娘,后面还跟着个丫鬟,便知这定是位大主顾,赶紧让到里面,又是看坐又是倒茶的。好一通活忙后,这才点头哈腰地问凤羽珩:“这位小姐是想买药材,还是寻大夫出诊?”

    凤羽珩问:“你们这里除了卖药材,还给人看病?”

    掌柜的得意地道:“那是自然!咱们百草药有两位大夫,每日轮换着坐堂,另一位就负责出诊。”

    凤羽珩点点头,再将这间药堂环视一圈,而后才道:“昨日我母亲犯了疾病,大夫给开了个方子,里面有一味灵芝,说是年份越久越好。我听说百草堂里好药材最是齐全,便想来看看。我一个姑娘家也不懂什么,原本还怕出来买贵重药材被人蒙骗,可刚才见那位老先生对百草堂如此感激涕零,想来这么大的一间药堂是不会骗人的。”

    掌柜的一听这话,半点没有觉得不好意思,反到快准狠地接收了凤羽珩传递过来“什么都不懂”的讯息,笑逐颜开地吩咐小二:“去!把里间儿北边柜子第三排第六个抽屉里的千年灵芝拿出来。”

    小二一脸无奈地应了声,又担忧地看了凤羽珩一眼,掌柜的喝斥了一句:“快去!磨蹭什么!

    不多时,一个木盒子被那小二捧了出来。那小二十五六岁的年纪,低着头,高举着木盒,借着被木盒挡住的半边脸冲着凤羽珩使眼色。

    凤羽珩看出小二的口型,说的是:“别买。”

    她微笑着点头,心下将这小二记住。

    掌柜的将木盒接过来,一脚将小二踹开,然后谄媚地捧到凤羽珩跟前:“小姐请看。”说着将木盒打开,硕大一颗所谓的灵芝就出现在凤羽珩二人面前。掌柜的继续道:“千年的灵芝,世间难寻啊!”

    “哦?”凤羽珩挑挑眉,将那灵芝仔细端详一番,“世间难寻吗?那看来这百草堂还真的是块宝地。”

    掌柜的一心都在想着怎么把钱骗到手,根本没听出凤羽珩话里讽刺的意思——“小姐说得没错,刚才那位老先生来买人参您也看到了,我这百草堂不论是五百年的人参还是上千年的灵芝,只要您报上名来,什么药材都拿得出!”

    “那这棵灵芝掌柜的打算要价多少?”她眯着眼睛看这掌柜,贼眉鼠目,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

    “小姐想出多少?”掌柜反问,“您也知道,千年灵芝可是难寻之物,这价钱开出来只怕要出天价都不过份。可是小姐买灵芝是要拿回去救命的,所以敢问小姐准备出多少?您开个价,差不多的话我就把这棵灵芝给您包上。毕竟救命要紧,我总不能因为点钱财耽误了您家里夫人的病情。”

    要是不知道实情的,真得被这掌柜的给感动了。

    可是他感动不了凤羽珩,因为凤羽珩清清楚楚地认得,那盒子里的狗屁灵芝其实就是一块照着灵芝模样打磨出来的树皮。

    树根当人参,树皮当灵芝,他们到是不浪费。

    她故作思考状:“五百年的人参那位老伯二十两买走,一千年的灵芝……四十两?”

    掌柜的连连摇头,“小姐,帐不是这么算的。五百年和一千年,这个就不是加一倍价钱的事了。”笑话,这位小姐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的,他一定要多榨些油出来。

    “那掌柜的就开个价吧。”

    掌柜的想想,伸出五根手指:“这个数。”

    “五十两?恩,也行。”

    “五百两。”

    “五百两……”她露出为难之色,看了看那棵灵芝,“一块树皮要卖五百两,掌柜的,是不是太黑了点?”她再抬头时,面色沉了下来,目中透出凌厉之光,直往那掌柜的脸上瞪去。

    “你说什么?”掌柜心中暗道不好,今天是碰到呛茬儿了。正准备将那假灵芝收起来,怎奈凤羽珩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他的腕,铁钳一样的手劲儿将那掌柜握得直冒冷汗。“你要干什么?”

    这时,黄泉带着之前买了假人参的老头儿也回到了百草堂,一时间,正在百草药抓药看诊的客人都围了上来,就连街上的人也觉出这边有事,全围了过来看热闹。

    黄泉凑过来小声问她:“小姐,要不要将人先遣散?”毕竟以后还要做生意的,如果人人都知百草堂卖假药,只怕对日后生意也会有影响。

    凤羽珩却摇摇头:“不必!百草堂开成这样,也没有必要再继续了,不如换个掌柜再换个买卖。”

    那掌柜的气乐了:“小姑娘,可别把话说得太大了!你可知道这百草堂是谁家的生意?背后的人是谁?”

    凤羽珩一把将他往前一推,掌柜的没站稳,扑通一下坐到地上。

    “你到是说说,是背后的哪位大人物让你把树根当人参卖,再拿树皮冒充灵芝的!”

    她这一说,那位被追回来的老头儿不由得又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人参,“这……这是假的?”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

    黄泉摇摇头,无奈地道:“老伯,开药堂是为了赚钱,如果真是五百年的老参,他能二十两就卖给你?要你二百两都是少的。你手里拿的就是个破树根,一文钱都不值。”

    “什么?”老头儿气得将那人参狠狠地往掌柜的脸上摔去,指着他大骂道:“黑心的商贩!你骗了我所有的钱,还给我一颗假参!这可是要拿回去救命的啊!你怎么能干出这种事!”

    一时间,周围群众也开始指指点点。

    那掌柜对这老头儿可没半点客气,冲过来举起手就要给拍上一巴掌,可惜扬到一半的手却又被黄泉牢牢抓住。

    这人就纳闷了,怎么今天来的小姑娘一个赛一个儿的手劲儿大呢?

    “做了亏心事还想打人?谁给你的能耐?”在黄泉的推搡下,掌柜的再次坐到地上。

    他何曾受过这等屈辱?就听这掌柜的指着凤羽珩大声地吼了句:“我告诉你们!这百草药是当朝左相凤瑾元凤大人家里开的!我是凤府大夫人的表兄,我看你们谁敢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