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杨十六 作品

    凤府大夫人的表兄?

    他不说这话还好点,一提到沈氏,凤羽珩更来气了——“堂堂凤府,当朝左相的大夫人怎么可能会有你这样的表亲?私认官亲可是犯法的!黄泉!去告官!就说这里有人假冒当朝左相的亲戚干行骗之事,请这位掌柜的自己去跟京兆尹解释解释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一听说见官,掌柜的急了,哇哇的跳脚:“哪里来的刁蛮女子?我怎么可能假冒官亲,我明明就是左相府大夫人的表哥!”

    黄泉可不管他吱哇的鬼叫些什么,转身出门,直接就拦了正好巡视到百草堂门口的一队官差:“几位官爷,这里有人冒认官亲,我们要举报。”

    官差听得稀里糊涂:“冒认官亲?冒认哪个官的什么亲戚?”一边说一边带着队往百草堂里走。

    堂内百姓自动为官差让出一条路来,那官差直接走到凤羽珩面前,瞅了瞅她,再瞅了瞅那跳脚叫骂的掌柜,眉头一皱:“肃静!”

    掌柜的哪里肯,双手掐着腰气得脸都通红——“你们算是什么东西?几个巡逻的小差,也敢管凤家的事?”

    为首官差一愣:“凤家?哪个凤家?”

    不等那掌柜的回话,凤羽珩一抬手亮出一块腰牌来:“自然是当朝左相凤瑾元凤大人的府邸。”

    官差一见这腰牌,赶紧向凤羽珩行礼:“不知这位小姐是凤府何人?”

    黄泉代为答道:“这是凤家二小姐。”

    官差立即行礼:“不知凤家二小姐在此,失礼了。”

    凤羽珩摇摇头,指着那掌柜的道:“不知为何这位掌柜的一定要说他是我母亲的表兄。”一边说一边将手中的假灵芝递给官差:“刚刚他向我出售这树皮制成的假灵芝,还借我母亲表兄的名义管着这间百草堂。我实在不敢相信我们家里会有这样的亲戚,这才让丫头向官大哥报案,还请几位大人将这人带回府衙细审。另外,”她扬扬手中地契,“这间百草堂多年以来一直都在我姨娘名下,我母亲只是代为管理,店里出了这样的掌柜实在是让人心寒。我现在就宣布,从即日即时起,百草堂将这人逐出,永不为用。”

    “对!”之前买了假人参的老先生也上前一步,道:“我作证,同时我也要告这人贩卖假人参,坑了我的银子。”

    那掌柜的早在凤羽珩拿出凤府腰牌的时候就知要坏事,更在听说她是凤家二小姐的时候就知道这一劫怕是躲不过去了。

    早几日他就收到沈氏那边传来的消息,说西北的二小姐回来了,还不是个善茬儿,闹的家里鸡飞狗跳,怕是近段时间内她顾不上这边,让他好生把持着生意。

    却没想到这二小姐居然找到百草堂来了,而且……

    他盯着凤羽珩手中的地契,心里没了底。

    地契都在她手,难不成自家表妹斗输了?

    按说不能啊,就算表妹输,外甥女是绝对不会输的,可是这又为何……

    他几番心理活动下,人就愣在当场,官差可不管那些,凤羽珩这边人证物证都在,更何况人家告得还是冒认她自己家的亲戚,这事儿可不能轻视。

    “掌柜的,跟我们走一趟吧!”为首官差冷下脸,冲着身后跟着的手下一扬下巴,立即有两人上前将那掌柜的架了起来。

    “放开我!你们不能抓我!我真是凤家的亲戚!”

    官差失笑,“现在告你的人是凤家的二小姐,就算你真是亲戚,那也只是个表亲,在二小姐面前你什么也不是!带走!”

    一挥手,下面的人迅速押着掌柜离开,直到那掌柜的叫喊声越来越远,凤羽珩这才对着那为首官差点头示意:“多谢这位官大哥出面主持正义,若是再任这人胡作非为,只怕我凤家这百草堂就要成为众矢之的了。” 神医嫡女:

    “二小姐说哪里话。”官差很客气,“能为二小姐做事是我的荣幸,二小姐若没有旁的吩咐,那小的就先告退了。”

    凤羽珩点点头,给了清玉一个眼色,清玉走上前去悄悄塞了一大块银元给那人。

    官差乐得又千万保证一定把那掌柜的抓到府衙,这才匆匆离开。

    还留在百草堂看热闹的百姓全都放下手中原本要买的药材,愣愣地看着凤羽珩。

    百草堂掌柜的被爆卖假药的丑闻,谁还敢买这里的药啊!可他们却又实实在在的亲眼看见这家药材铺真正的主人收拾可恶掌柜的场面,那可真叫一个过瘾。

    一时间,有幸看到这一幕的人无不在心中为凤羽珩默默点赞。

    这也包括正坐在百草堂对面的二层茶楼上喝茶的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