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杨十六 作品

    “主子,那丫头比在西北的时候更嚣张了。”说话的人是白泽,她对凤羽珩的印象始终停留在大西北的深山里,第二次见她则是在大军回京那日的城门外。可不管是哪一次,凤羽珩都是一身狼狈风尘仆仆,就像一头敏感又带着刺的小豹子,跟她说句话都会被呛一顿。

    今天这丫头更升一级,穿得好了,也收拾得有点模样了,可性子还是那么尖利。

    不过……

    “恩,主子,她跟你到还真是挺配的。”

    在他身边正坐着一名男子,一身紫袍,系着利落的腰封,玉冠束发,脊背挺拔,周身散发着一股威严霸气却又带着几分邪魅的气息。

    男子面上扣着一副黄金面具,鼻下开始一直到额头,全部被面具罩着,唯眉心处开了一个小孔,隐隐能见到幽幽的紫色。

    不是别人,正是当今圣上最宠爱的九皇子、新封的御王殿下——玄天冥。

    此刻,玄天冥正眉目微垂,盯盯地看着对面的百草堂,那个小丫头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被他看在眼里听在心里,下意识地唇角就上弯了几分……是越来越有趣了呢。

    “看来,本王的这个王妃选得还不错。”

    白泽点头,“主子,不是属下恭维咱未来的王妃啊!要说这位凤二小姐还真是一位奇女子。凤家把她扔在深山村里,不但没把她给饿死,她到活得更精彩了。且不说她回府之后把凤家那位主母收拾得出不了屋,就说她给您治腿的那手法,还有那种一喷一喷的东西,啧啧,真是神奇。”

    有一晚凤羽珩走后,白泽护着玄天冥出山,毫不意外的遇到伏兵。白泽受伤,玄天冥用凤羽珩的那瓶喷雾为他止痛,从此以后白泽就惦记上那瓶子神奇药水了。

    “看吧,现在咱王妃扩张版图了,开始收拾外头的生意了。”

    冥天玄也不否认白泽对凤羽珩的夸赞,他的眼光何时差过,若那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子,怎入得了他冥天玄的眼,怎值得起他那一场重聘。

    “去,告诉京兆尹,就说本王说的,有些人不敲打敲打,是不会说实话的。”

    “属下明白。”白泽一掩之前调侃时的轻松神色,面色一凛,身形晃动,眨眼间就消失在原地。

    而在百草堂内的凤羽珩则完全料想不到自己这一举一动都被那人看在眼里,她正在跟留下来的百姓解释百草堂的前世今生——“这间百草堂本来是外祖父送给我姨娘的嫁妆,因为我跟姨娘前些年一直住在西北,所以百草堂都是家里人帮着打理的。许是母亲太忙了,顾不上这边的生意,这才让有心人趁虚而入。大家今日先去别家药铺抓药,我会将这百草堂关门几日重新做好清点,待重新开门时,还忘大家能够给我几分信任,也再给百草堂一个机会。”

    这些普通百姓很少有能听到名门闺秀这样说话的机会,更何况之前还亲眼看到了她整治恶掌柜的过程,当下便表示一定相信凤二小姐,期待百草堂早日重新开门营业。

    送走百姓后,凤羽珩又亲自将二十两银子还给那位被骗了的老头儿,然后吩咐店里的伙计:“拿一颗人参来。”

    立即有伙计送了一颗人参过来,她看了一下确定没有问题,这才将人参交给老头儿:“老伯先拿回去救急,一会儿我让丫鬟把您家里地址记下来,明日我亲自去为大娘看诊。”

    老头感激得不知该说什么好,使劲把手里的碎银子往凤羽珩手里推,她摇头拒绝了,“当是我的补偿好了,老伯快些回去为大娘治病要紧。”

    总算把外面的事情处理好,凤羽珩让店里帮忙的伙计将大门关上,再将之前为自己取灵芝的那个小伙计叫到跟前来,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小伙计人也机灵,听东家问了,赶紧答道:“小的名叫王林,就住在京城东郊,家里爹娘也都是帮人干活的。”

    凤羽珩点点头,再道:“我做事讲求个眼缘,虽然我对你并不了解,对这间铺子也不是很熟悉,但就凭你刚刚送灵芝时对我的一番提醒,我今日便许你为这百草堂的大掌柜,你可担当得起?” [~]  更新快

    这叫王林的小伙子一听这话,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扑通一下就跪在凤羽珩面前,郑重地道:“只要东家信我,那我就当得起!”

    “很好。”她就是喜欢年轻人有这样的气概,并不是所有时候谦虚都管用的。“从今日起,这百草药就交给你管,另外我问你,你来这里只是做工,并不曾卖过身吧?”

    王林点头,“我只是做工,按月拿工钱,不曾卖过身。”

    “那你可愿卖身于我?你放心,我不会苛待于你,且我只买你五年。五年之后,若愿意继续跟着我,就再将卖身契重新续上,若想离开,我立即放你自由。”

    那王林想了想,道:“东家可以让我回去跟爹娘商量一下么?”

    “可以。”这是人之常情,凤羽珩理解,“今日起百草堂暂时歇业,我近日就会着手将这里进行整顿和改造,至于这店里的人,你来决定他们的去留。我不喜欢有从前那掌柜的亲信在,更不希望有像他那样的人继续留下。你酌情定夺,隔日我会再来,你到时将缺少的人手报上来给我便可。”

    王林点头:“东家放心,这些我都会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