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司徒兄,她已经睡着,你何必为难她?”温行远闻言,俊挺的眉目如同覆上一层冰寒,淡怒着朗声反问道。

    “温兄,莫非你真要为了这个女人和我司徒世家作对?”司徒烨磊看着温行远抱着风芷瑶的背影欲起步走远,他的拳头握得死紧,发出可怕的“咯咯”声。

    “非也,只是行远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罢了!”温行远并未转身,他只是想抱着风芷瑶往相府的方向走去。

    “温兄,你太过分了,那也别怪我不讲兄弟情义!”司徒烨磊话音刚落,说时迟,那时快,他的那把描金玉骨折扇咻的飞向温行远的手臂——

    温行远正想空出手来抵挡的时候,却出人意料的看见风芷瑶倏然睁开璀璨的美眸,忽而她纤纤玉指一伸,巧妙的夹住了那把精致的描金玉骨折扇。

    两人大惊,不会武功的风芷瑶怎能这么快的接住扇子?

    “的确是件好东西!既然司徒公子非要将此扇赠与本小姐,本小姐焉能不收?”风芷瑶垂眸看了看折扇的表面,是一副牡丹绽放图,暗道,这司徒烨磊明明很饥渴,偏偏还假装一副翩翩蚀世佳公子的形象,令她唇角猛抽。

    “风芷瑶,莫非你刚才没有睡?”温行远见她推开他的怀抱,他的眼底忽然有一抹失落闪过,于是他讶异问道。

    “睡了,只是睡的不踏实,耳边有鸟鸣声,我自然难以入好眠!对了,我留给你的难题,你还没有解决吗?”风芷瑶抬头看了看俊脸铁青的司徒烨磊一眼,凉凉道。

    两人面面相觑,她把他们比作鸟儿?

    司徒烨磊怒气冲冲的盯着风芷瑶,根本没有放过她的意思!

    “有点困难!”温行远先摇摇头,随之他抬手抚额叹息道。司徒烨磊像是卯上了风芷瑶,如何都不愿意放她走。

    “那算了,我和你之前的交易取消,此事,我自己搞定!”风芷瑶白了温行远一眼,怪不得这家伙还没有继承家主之位,想必一定是温家长老认为他行事太不果断了吧!

    “厄……”温行远见风芷瑶这么说,心里微微的抽痛了下,随即唇角绽放着一抹淡笑,“也好。”他对于她抛给自己的白果权当是秋波了。

    “司徒兄,风芷瑶,那行远先走了,你们所谓私事请继续!”温行远的视线在接触到司徒烨磊恨不得杀了他的目光后,便决定先退场,稍后如果风芷瑶搞不定,他再出场也不迟,最最重要的是他不想惹风芷瑶厌恶。

    “嗯,记得有多远闪多远!”风芷瑶风娇水媚的冲着温行远笑了笑,懒洋洋的嘱咐道,最最重要的是别来妨碍她做事!

    “当然!”接着温行远说完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哎呀,温公子的背影看起来还挺潇洒的!”风芷瑶柔软的唇瓣如花微绽,秀眸清湛透出难以言喻的欣赏。

    “风芷瑶——你当我死了不成,有必要盯着温行远看那么久吗?”司徒烨磊见碍事的温行远走远了,心情大好,只是风芷瑶的视线一直紧锁着温行远的背影,他的脸色再次阴沉。

    “司徒公子,你不是好好的站着吗?”风芷瑶朝天翻了个白眼,继续拿着他的描金玉骨折扇啪嗒一声合上又打开,有一下,没一下的扇了起来。

    “风芷瑶,把扇子还我!”这把扇子可是宝贝,扇出来的风可是冬暖夏凉,是以,司徒烨磊才要向风芷瑶讨回。

    “不还!”风芷瑶轻轻摇头,她扇的正起劲呢,哪里肯归还。

    “不还也行,刚刚的事情继续!”司徒烨磊可不是省油的灯。

    “继续?只是你家老二似乎软下来了,你——可以吗?”风芷瑶捂嘴笑了,银铃般的笑声煞是好听。

    “你——”司徒烨磊听了风芷瑶的话,俊眸瞪的大大的,风芷瑶怎么变了?以前的她可没有如此大胆的言辞的,这……这里是不是有什么古怪啊?

    “我……我什么我?你说不过我,你也不该用如此见鬼的眼神瞅着我吧?”风芷瑶步步生莲的缓缓迈近司徒烨磊,娇滴滴的说道。

    “还是,你——司徒烨磊真的那个方面不行了?”接下来便是风芷瑶的哈哈大笑声。

    “小妖精,今天我就让你看看本家主到底行不行?”司徒烨磊显然是被风芷瑶的疯狂笑声给气的冒火了,连自称都说出来了!须臾,他麻利的脱下他的橙色锦衣,露出白色的中衣。

    虾米?骂她小妖精?

    但是中肯的来说,她确实有当小妖精的潜质,不过,若是由一个男人破口大骂的骂出,那就另当别论了!

    司徒烨磊陡然将风芷瑶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009 舒服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