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彩蝶一想起风芷琼交代的事情,如果自己没有办妥,等下等她回到梅林院,她一定会被她抽鞭子的,于是她想起往昔大小姐虽然清高,但是心地善良,说不定,她哭一哭,她这差事就能办成了!

    这么想之后,彩蝶朝着风芷瑶的方向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大小姐,奴婢求你可怜可怜啊,奴婢如果请不到大小姐,奴婢等下回去,奴婢的身子一定会被二小姐责打的,呜呜,呜呜,大小姐,你是菩萨心肠,你一定不忍心奴婢受苦的,大小姐啊大小姐,奴婢这下给你磕头了,奴婢给大小姐磕头了……”

    总之,彩蝶一个劲的朝着风芷瑶磕头,她也许是为了她的小命着想,磕头磕的那洁白的额头都渗出猩红的血珠子了。

    风芷瑶继续闭目养神,想不到风芷琼的贴身丫头倒是有两把刷子,知道用苦肉计来骗她上当赴约,可惜,她不应声,任彩蝶去跪。

    彩蝶见自己都磕的额头渗血了,怎么大小姐一点怜悯之心都没有?

    “咦,彩蝶,你怎么不继续磕头了?莫不是磕的累了,想休息一下继续磕头啊!”风芷瑶见好一会儿没有听见磕头声,便缓缓的轻抬眼皮,扬手执着团扇轻轻地扇了扇凉风,好整以暇的问道。

    暖风徐徐,院子内的海棠花轻盈飘落,晶莹如雪,嫣红如胭,细细碎碎的落在纤秀佳人的裙裾之上。

    “……”彩蝶抬头呆呆的看了一眼沐浴在阳光和着花雨下的风芷瑶一眼,顿时觉得她如仙子一般,神圣不可侵犯,没来由的,彩蝶的身子被风芷瑶强大的气场吓得哆嗦了下,竟然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

    “紫云,去端碗水来,给彩蝶啊解解渴,这么热的天,她磕了那么长时间了,想必她一定口渴了吧!”风芷瑶一脸贤淑温柔的语调,好似彩蝶给她磕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这不,她还体贴的去吩咐紫云倒水给彩蝶喝了止渴!

    紫云接收到了自家大小姐的眼神暗示,特地拿了一只破瓷碗装热水走了过来。

    彩蝶看了看紫云递过来的一碗水,眸含怨气,她彩蝶容易吗?下跪了将近半个时辰,她大小姐不喊她彩蝶起身也就算了,还拿一只破瓷碗给她喝水。

    不过,她也确实口渴了,是以,她低垂着眼帘,掩去了眸底的怨愤,想要抬手去接紫云手里的托盘上的破瓷碗。

    才接住那破瓷碗,她就被破瓷碗的水温灼烫的龇牙咧嘴。

    这下子,彩蝶也不想委屈自己了,干脆骂了出口“没人要的贱女人!活该被王爷退婚!哼。”说完彩蝶双眸阴冷的将破瓷碗狠狠的摔向风芷瑶的方向。

    幸亏风芷瑶闪躲功夫好,巧妙的躲过了那只破瓷碗,否则不毁容,也得脱成皮。

    “大胆贱婢,污蔑本小姐名讳也就算了,居然蓄意谋害本小姐,紫云!去,掌嘴!”风芷瑶见彩蝶蜕去了苦情女主角的形象,当下她也懒得和她演戏了,干脆出声让紫云出手。

    紫云得令后,左右开弓的抽起了彩蝶的脸,彩蝶哪里肯乖乖的任她打呢,她连忙去揪紫云的秀发。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使得丫环之间扭打成团,这成何体统?”原来是风无才过来海棠苑看风芷瑶这个嫡女了。

    “瑶儿,她们这是怎么了?”风无才本来因为朝中党派拉拢他的事情,心情不是很好,如今看到自家的丫环如此粗鄙行为,更是火冒三丈。

    “爹,彩蝶她说瑶儿是没人要的贱女人!紫云她气不过,才和她争执起来,这不彩蝶还想拔紫云的头发,你说这做奴婢的怎生的那般猖狂啊!爹……你可要给瑶儿做主!”

    风芷瑶心想,好吧,既然你们要和我玩小儿科的游戏,咱只能勉为其难奉陪了,只是鹿死谁手,还说不好呢!

    “什么?彩蝶?你真是骂大小姐的?”风无才气得吹胡子瞪眼,抬脚踹了彩蝶一脚,“贱婢!”

    “来人呐,取家法!”风无才后面的风管家,一见老爷的表情,就知道彩蝶那不省心的丫头要倒霉了。

    于是风管家顺便使了个颜色给守门的王虎,示意他去喊大夫人苏巧音过来。这苏巧音便是风芷琼的娘,也就是苏慕焰的姑姑。

    “爹,罢了,彩蝶也许是无心的,定然是有人说了,彩蝶才会这样说瑶儿的吧!”风芷瑶心想,用家法的话,岂不是太便宜彩蝶那贱婢了,她作为“夜煞”的金牌杀手,有的是折磨人方法,是以,她“好心”的求情道。

    “哼——”风无才冷冷的用眼尾扫了一眼彩蝶趴在地上的小身子,冷哼了声。

    “爹,彩蝶这丫头跟着芷琼妹妹那么久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那么尽心尽力的伺候着芷琼妹妹,爹,依瑶儿看,别罚的重了,还是看在芷琼妹妹的面子上罚她半个月的月银就是了。”

    风芷瑶愈说下去,彩蝶更是内疚了,她之前是不是骂大小姐骂的太过分了,毕竟女儿家被人说成没人要,的确很伤人的。

   &nbs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020 为了猎物赴约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