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轩辕皓云叹了一口气后,他的视线落在轩辕皓寒腰间垂着流苏玉佩的位置,“四哥,你贴身的玉麒麟呢?”

    “玉麒麟?厄——送人了!”轩辕皓寒想起那名独特的女子,优美的薄唇勾起一抹浅笑,带着几分宠溺和温柔,教轩辕皓云看了唇角猛抽,何时冷情淡然的四哥会有这样的表情了?

    “四哥!你疯了!那是多么重要的东西,你怎么说送人就送人了!”虽然他知道四哥把玉麒麟送给了一名女子,但是那也不能送给被齐王退婚的女子啊!

    轩辕皓云第一次愠怒的说话,这会子他气呼呼的站了起来,远眺着湖上绽放的白莲,再次摇了摇头,表示对轩辕皓寒送出玉麒麟的愤怒和无奈。

    “就因为重要,我才要送给她!”轩辕皓寒回想起风芷瑶那张语笑嫣然的明媚小脸,他墨眸轻敛,浓密纤长的眼睫毛宛如蝶翼,轻轻地将他眸底不该有的一丝情愫遮掩住了。

    “四哥,你动心了!”轩辕皓云这话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所以他才去相府下聘礼了吧!

    “十八弟,上回跟踪黑衣人进相府,我和老七打斗之下,我这手臂受伤,是她救了我!如今她被老七退婚,之前我曾答应许她一个人情,所以才去相府下了聘礼。”轩辕皓寒想起自己和风芷瑶的交手,眸底闪过一丝赞赏,这样独特的女子,天下少有。

    “但是,四哥,七哥和你的聘礼可是同时到达了相府,哎,你们俩这么大阵势倒是把相府的大小姐给吓病了,这不,太医院一连去了好几位太医都说相府大小姐身染恶疾,怕是时日无多了。”

    轩辕皓云优美的指尖缓慢的转动着手中精致的白玉茶盏,盏内透明液体,映衬出一双幽暗如海,深不见底的黑眸。

    “身染恶疾?时日无多?”轩辕皓寒轻轻一笑,声线如穿透迷雾的清泉般,他倏然起身,弯腰提着石桌上棋盘附近摆着的漆木鱼盆,捏了一把鱼食投入清澈的碧池之中,引得锦鲤嬉戏。

    那丫头怕是还爱着老七吧!哎,真是伤脑筋,偏偏她出这招让他寻不出一丝错。

    人家身染恶疾,他岂能硬娶?

    不过这样也好,起码老七那小子也得不到半分好处。

    “四哥,你说我们要不要一起去相府探望那位身染恶疾的大小姐?”轩辕皓云看着他静默不语,于是他若有所思的提议道。

    “不,她有意如此,我岂能去拆她的台!任由她折腾去吧!总有一天她会是我怀里温顺的猫咪!”轩辕皓寒放下鱼盆,转身再次坐下,执起一杯茶,杯盖,慢条斯理的磨砂着杯沿,淡身道,眼底闪过不经意的宠溺。

    “四哥,九哥的人似乎与西凉国的人暗中有接触,你上回追踪的那人是不是逃去风相府邸,然后就再也没有下落了?”轩辕皓云一向和轩辕皓寒亲近,是以,有关轩辕皓寒的事情,他都会关注。

    “是的,这事情还在继续调查之中,对了,二哥那边你可留意些,他好像最近去向父皇请安的次数多了起来,我们如今还是按兵不动的好。”轩辕皓寒剑眉微拧。

    “二哥那人何时那般聪明了,怕是有人暗中授意吧!”轩辕皓云见他四哥轩辕皓寒提起太子轩辕皓晨,脸色不悦,眸含不屑。

    “十八弟,此话切莫乱说,谁不晓得父皇最疼的是二哥,不然也不会他才三岁就被立为咱们南芍国的储君了!”轩辕皓寒连忙四处张望,厉色道。

    “四哥,父皇还不是因为爱他母后至深,才立他为太子吗?”轩辕皓云点点头,片刻,放下手中执着的杯盏,优雅的站起身来,负手而立,如松如竹,白衣潋滟,说不出的风华绝代。

    良久,轩辕皓云见听不到轩辕皓寒的回答,便转身,只见湖心亭内只有他一人,他叹了口气,垂眸看见黑白交错的棋盘上用棋子拼出了一个“等”字。

    “四哥,我明白了!”他心道,四哥啊四哥,可谓深谋远虑。

    轩辕皓云清隽秀雅的面容上快速的闪过一抹钦佩,他的四哥才是真正可以继承南芍皇位的最佳人选。

    ……

    风相府海棠苑

 &nb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029 上门找茬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