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爹,齐王殿下说的是真的吗?”风芷瑶脸上闪过不可置信。

    “是真的!”风无才点点头,那蝗虫灾害当真难办啊!想着想着,风无才再次皱眉头了。

    “爹,那你心里有谱没?”风芷瑶看他一脸为难,八成是很难办,没辙。

    风无才轻轻地摇摇头,心道就因为这事难了,那老皇帝才甩给他和靖王一同办理啊!

    随后风芷瑶无视轩辕皓寒和轩辕皓飞,拼命的使眼色给风老爹,她是想说,爹啊爹,我们赶快离开这个鬼地方吧!这两个王爷她一个都不想惹。

    因为皇家人代表着麻烦两字!

    “两位王爷,微臣还有要事在身,先告退了!”风无才也有此意,他想若再站在这里,时间长了,瑶儿装病的事情让他们起疑心,就坏事了!

    轩辕皓寒点点头,只是在看到风芷瑶轻轻掠过他身侧的时候,他意味深长的冲着她笑了一下,这笑让风芷瑶的小身子抖了两抖。

    轩辕皓飞本想阻止,但是想着轩辕皓寒在,他的心情就不是很好,于是踌躇了下往东直门的方向离开。

    轩辕皓寒望着轩辕皓飞的背影,虽然此刻风无料峭,然眸底却是透骨的冰寒。

    ……

    回到相府后,风芷瑶并没有马上回海棠苑,而是跟着风无才去了拟菡书斋。

    这拟菡书斋乃相府重地,也是风无才办公的地方。

    这屋中并无繁复装饰,却处处别致。长案之上放着玉竹笔架,几方雪色笺纸,琉璃阔口的平盏盛以清水,其上浮着一叶水莲花,素叶白瓣,干净里透着些许贵气,衬的一室清雅。

    明窗暖光,洒上细编竹席,她想不到风老爹居然是那么一个清雅的人,此刻她的目光落在墙上一幅画卷之上。

    画中绘的是平湖月荷,她站在满室明亮之中看去,微风缓缓入室,这画似乎轻轻带出一脉月华银光,清凉舒雅。着眼处轻碧一色,用了写意之笔淡墨钩形,挥洒描润,携月影风光于随性之间,落于夜色深处,明暗铺陈,幽远淡去。

    微风翩影,波光朦胧,中锋走笔飘逸,收锋落笔处却以几点工笔细绘,夭夭碧枝,皎皎风荷,轻粉淡白,珠圆玉润,娉婷摇曳于月夜碧波,纤毫微现,玲珑生姿。

    “爹,这荷花是你画的吗?”风芷瑶很佩服这画此丹青的主人,但是她总有一种诡异的感觉,这画不像是风老爹画的!

    远看清辉飘洒,近处风情万种,人于画前,如在画中,仿佛当真置身月色荷间,赏风邀月,无比的雅致。

    “不是为父画的!”风无才的眼底是无止境的哀伤。

    风芷瑶在画前立了半晌,心中微赞,却见卷轴尽处题着几句诗,似乎记的正是画中景致:烟笼浮淡月,月移邀清风,风影送荷碧,碧波凝翠烟。

    落款为凉沁蝶。

    她抬手抚摸最后那字,笔锋峻拔,傲骨沉稳,于这静美的月荷略显锋锐,似乎是冷硬了些。便如画卷舒展时,平江静流忽起一峰,江流在此嘎然而断,激起浪涛拍岸,然山映水,水带山,却不能言说的别成一番风骨。

    这么女性化的题字落款,偏偏字体却是如此笔力飞扬,让人叹为观止。

    “瑶儿,你刚才不直接回海棠苑去,可是有什么话想对为父说?”风无才的视线移开了那画,他别过脸去,负手踱到窗前,眼眸轻抬道。

    “爹,我有办法对付蝗虫灾害。”风芷瑶看着风老爹刚才满目的哀伤,心道这画的事先放一放,没准跟原身风芷瑶的娘亲有关呢,想来还需要等夜未央出现,让他帮着查一查。

    风无才闻言赫然转身,他看到风芷瑶脸上绽放着极为自信灿烂的笑容。

    “瑶儿,你倒是说来听听。”风无才的眸底划过一抹喜悦,这孩子似乎和从前愈加的不同了,似乎变得更加冰雪聪明了,或许这是一件好事,若蝶儿知道了,定会欣慰之。

    “将夙阳地区周边农户的鸡鸭全部集中起来,如果还不够,就从全国各地运到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048 初见靖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