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海棠苑内芳香袭人,轩辕皓玉颀长的身子负手而立。

    披于双肩柔美乌黑的墨发占满风芷瑶的眼帘,她脸色倏的酡红,迅速低下头,她记得她现在是风相嫡女,该端庄贤淑,举止有礼。

    “参见靖王殿下。”风芷瑶连忙柔言拂礼。

    “起来吧!听风相说你有法子治那夙阳蝗灾?你,说来听听!”轩辕皓玉在看到风芷瑶后,神情微微一怔,眼底是浓浓的惊愕,脸上有些微醺的神采,有些局促的将视线移开,径直望向一旁的海棠花。

    “是的。”风芷瑶回答的不卑不亢。接着她把对风老爹说的那席话对着轩辕皓玉又说了一遍。

    轩辕皓玉从刚开始的疑惑到后来的豁朗开朗,俊美的脸上闪过一抹震惊。

    “你真的是我七哥不要的女人风芷瑶?”这声音虽然好听,可这话听在风芷瑶的耳里多少有点刺耳。

    “靖王殿下,我和你说的似乎和我被退婚的事情风马牛不相及吧?”风芷瑶慢悠悠的落坐在一旁的石凳上,脸上的甜笑如春风一般让人舒适,然笑意未达眼底,这拨人为什么总喜欢把她被退婚的事情拿出来奚落她呢?真当她好欺负吗?

    “紫云,奉茶!”风芷瑶吩咐紫云去端茶过来。

    “是的,大小姐。”紫云本来以为大小姐会主动为靖王殿下奉茶的,如今看来这靖王殿下也没有多大的面子。

    轩辕皓玉优雅的坐了下来,心里很讶异风芷瑶的淡定,以及她的聪慧,若是七哥知道错把珍珠当石头了,会不会气得吐血?他真是很期待呢!

    荷鸢亭周周的景色很美,可是轩辕皓玉对这四周的景色仿佛没有看到,视线一直放在他对面的女子身上。

    浅蓝色燕纱裙下有着让男人注目的曼妙身姿,脸上似笑非笑,让人看不清她的心思,美眸中的光彩摄人心魄,神秘的想让他一窥究竟。

    “你这样看着不累吗?”风芷瑶轻押了一口香茗,挑眉问道。

    “只是很好奇,七哥为何看不到你的好?”他似惋惜的说道。

    “因为他是瞎子!”说完风芷瑶低低的笑了起来,她也不怕齐王若真知道自己这般说他,会气得跳脚,因为她觉得自己说的很对,怕是只有那个心盲的笨蛋齐王不知道吧,他不要的人如今早已灵魂异变,脱胎换骨了。

    “你是第一个敢这么说七哥是瞎子的人!哈哈哈……”轩辕皓玉并没有马上收回落在她身上的视线,他也低笑出声,声音低沉悦耳,这个女人或许并不如传闻之中所言的被退婚之后整日以泪洗面的痴情相。

    怎么扯远了呢?该说蝗灾的事情啊!

    “靖王殿下,不知刚才所言对付蝗灾的法子,你觉得可行吗?”风芷瑶也不想拐弯抹角了,若是他不赞同,她顶多辛苦一点,自个儿跟着风老爹去夙阳跑一趟。

    “听说你棋艺精湛,不如陪本王对弈一番如何?”他唇边染笑,可就是没有明着答应,且答非所问。

    “不会!”风芷瑶想也没想直接回答了!

    呸!对弈?她只会下五子棋好不好!

    “不会?那本王教你!”轩辕皓玉只微微的愣了下,随后笑道。

    等等,她是不会,但是原身风芷瑶会下棋啊!

    “你当真教我?”风芷瑶笑着反问。

    一旁站着的紫云本想说,大小姐,你明明精通棋艺的,为毛说不会?只是紫云一向乖巧,是以,她只静静的望了望自家大小姐,并没有拆穿,只是心里的疑团越来越大,大小姐变得比以前更聪明,更好相处了,仿佛换了个人似的,好奇怪啊!

    轩辕皓玉淡淡颔首,幽黑的凤眸对上她那一双清亮如水的眼眸,黑色像一个漩涡一样不停的席卷一切,美的惊心动魄,让她芳心猛跳。

    能不能别这么看她啊!害她差点把持不住自己,想要化身妖精,把他扑倒在地,大战三百回合!

    “紫云,取棋盘棋子!”风芷瑶瞬间拉回心神,别过头去吩咐紫云道。

    紫云得令后,利索的取来棋盘棋子。

    轩辕皓玉伸出修长净白的手指捏住一粒黑色棋子,这一刻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049 试探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