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哦,但是你拉了我的手了!大街上两个男人拉拉扯扯很好看吗?”郁闷,她很郁闷啊!

    不过,他是真紧张她呢,她不由得心中一暖,又道:“我没事,那救我之人将我放在这儿就走了,要我站着别动,还说会有人来找我,我就一直等着。靖王殿下他们有没有受伤?”

    “没有,总兵步大人带了人马在岸边,及时赶了过来,那伙贼人见势不妙,就逃走了,他护送靖王他们回去了,我带了人出来寻你。”李民灿答道。

    “那白芙呢?”风芷瑶想起那个突然想要刺杀她的风尘女子。

    “死了!是个易了容的丑八怪!”李民灿嫌恶的说道,该死的,没有把那叫啥白芙的千刀万剐已经很不错了,她居然敢害她性命。

    李民灿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天啊,他什么时候起对这个女人有这么强烈的在乎感了,是那天九音寺之行吗?

    风芷瑶被安全带回两江总督府邸,紫云他们都在。

    晚膳后,风芷瑶在窗前静立片刻,将整件事慢慢细想了一遍,轩辕皓寒带她走时,有三分之一的人涌来追他俩,只是被他的手下和后来的官兵挡住了,由此看来,那些人的目标不光是轩辕皓玉,他们连她也要下杀手!

    而那个白芙莫非也是对方隐匿在青楼的一招暗棋吗?难道是她挡了谁的路了?不然为何要连她也不放过?

    怎么办?她如今身处冷兵器时代,她空有一身好本领,可是在这里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如果她要强大,必须练武。

    只是她这里应该没有出过问题,那么是冲着相府来的了?看来宫中之争,相府并不像表面看的那样保持中立,而是已经卷进了这夺嫡的漩涡。太子荒淫好色,无所作为,迟早被废,看来,这个时代的和平格局即将打破了!

    ……

    “夙阳这边的事情差不多了,我们再逗留在夙阳一日,便可返回咸阳复命了。”轩辕皓玉在一起去赴宴的路上说道。

    “也好,玩的开开心心的回去,哎呀,听说这夙阳城城守宁大人的女儿格外漂亮,正好此次宴会去看看美人。也许那美人会被咱们风度翩翩的靖王殿下给迷了心也说不定哦!”风芷瑶接话揶揄他道,实在是恨极了当初他让自己假扮男人的事情。

    “芷瑶,你是不是还想假扮男子?”轩辕皓玉语气波澜不兴,但风芷瑶听了恨不得上去揍他一对熊猫眼,奈何人家是皇子,她打不得啊!嗷嗷嗷!

    “那个还是不要了吧!”难看死了,裹胸布扎的难受,哎呀,她的36d傲然胸围啊!

    “民灿,我们先下马车,让她换男装!”轩辕皓玉私心里不想让别的人看到如此绝色小尤物,自然让她女扮男装是最好的办法了,不过就是难为了她的一对白鸽了,他炙热的目光快速的扫了眼风芷瑶迷人的曲线才轻盈的跃下马车。

    李民灿给了风芷瑶一个“赶紧换吧!”很显然这两男人的心思是一个意思,都不希望

    别人看到她的美好!

    风芷瑶将牙齿咬的咯咯作响,她发现她只要和轩辕皓玉在一起,她就是被压迫的一方!丫丫个呸,她要雄起,她不要假扮男人!

    很快到了夙阳城城守府邸。

    夙阳城城守宁大人先说了一番溜须拍马的好话,又对靖王轩辕皓玉的到来表示了欢迎,这宴席也就开始了,一时间推杯送盏,谈笑风生,个个脸上笑的开心。

    酒过三巡,宁大人哈哈大笑着拍拍手,起身禀道:“今日难得靖王殿下光临我夙阳城,就这样喝酒稍嫌沉闷了点,不可不求一乐。咱靖王殿下礼贤下士,亲切待人,有‘贤王’美誉,和我们似一家人一般,不用什么避忌了,将拿牡丹屏风撤了,让各府女眷也瞅瞅我们靖王殿下的仙姿!”

    一袭蓝衣的丫环上前,将分隔男女的牡丹屏风推向一角,露出了最前面的一对绝色佳人,竟是双胞胎!

    “见过靖王殿下!我们姐妹俩愿为殿下献上一曲以助酒兴!”一名温柔婉约,明丽动人的姑娘起身,显然是经过精心设计的,穿着绣有石榴花的紫色花笼拖地裙,耳朵上的鎏金孔雀绿宝石耳坠儿因起身的缘故,摇曳生姿的俏丽。

    另外一名姑娘,许是妹妹,绣着红玫瑰的紧身袍袍袖上衣,下罩翠绿烟纱散花裙,腰间用金丝软烟罗系成一个大大的蝴蝶结,鬓发低垂斜插碧玉瓒凤钗,显的体态修长妖妖艳艳,勾人魂魄。

    “这是大女儿宁貂蝉,小女儿宁西施!”宁大人笑意盈盈一一介绍道。

    貌比貂蝉,赛过西施!这两名字取得真凑巧!不过人长的确实漂亮!

    风芷瑶觉得,宁大人让女儿们献曲是假,让轩辕皓玉见他的双生女儿倒是真的!这算不算明目张胆的卖女儿?

    两美人走向早就铺设好的古筝旁,宁貂蝉轻抚琴弦,宁西施小嘴一张,一曲《柔情似水》唱的缠缠绵绵,这双姝还把秋天的菠菜成片成捆的送给轩辕皓玉呢。

    轩辕皓玉那厮竟向风芷瑶这边看过来,她因着女扮男装之事,趁机刷了他一把,向着宁貂蝉和宁西施的方向指了指。

    这对孪生姐妹可是柔情似水呢,还不好好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