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瑶儿……我……我……”李民灿听了“我要你眼里有我,包括你心里!”瞬间红了俊脸,我了半天说不出来。

    “哈哈……”风芷瑶哈哈哈的笑了。

    “瑶儿,你戏弄我!”李民灿被她突兀的笑声弄的有点儿生气了,于是转身就走,且越走越快,风芷瑶快赶不上他的脚步了。

    “哎呀,好痛!”风芷瑶当然要去追他,这不,没有看清前方的路上有石块,一下子给绊倒了。

    “混蛋李民灿!”风芷瑶从没有觉得自己这么衰。

    “瑶儿,你怎么样了?”他被她突然石破天惊的怒吼声惊的马上转过身子。

    这才发现风芷瑶华丽丽的再一次崴脚了!

    “还不都是你害的!”风芷瑶气得不忘用粉拳锤他胸口。

    “我帮你上药!”李民灿一点也不生气,反而唇角轻扬,幸好他身边带着伤药,这回倒是可以解燃眉之急了。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把药瓶给我!”才不要你给抹药,就知道看别的姑娘,哼!

    李民灿哪里知道风芷瑶那属于女儿家的那点儿小心思,“瑶儿,上回你的脚伤还是我帮你涂抹的呢,这回还是我来吧!所谓一回生,两回熟!”

    “滚你的吧,还一回生,两回熟,我可不想再崴第三次脚腕!呸呸呸!”风芷瑶冷冷的发飙道。

    “好好好,是我的错。”李民灿只觉得自己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图省事!他干脆将她点穴,直接把她抱回风云客栈他的房间内。

    不管风芷瑶如何拒绝,李民灿还是红着俊脸帮她的脚腕轻柔的揉了揉,涂抹着药膏。

    风芷瑶仰头看着红着脸为她抹药的美男,顿时想起自己此次夙阳之行好久没有享受鱼水之欢了,如今看到李民灿对自己服软了,感觉自己的机会来了,于是她伸出小手握紧他的大掌,眯着美眸冲着他娇媚一笑。

    如果这次不能扑倒他,她不介意使用媚术!

    “既然承认错了,那就补偿人家一下可好?”她笑的越发娇媚可人,如风般飘渺,却让人看了万分的贪恋痴迷。

    “什么补偿?”李民灿一脸的不解,为何要他补偿?而且风芷瑶这么娇媚的笑看着他,让他有一种想逃的冲动,可是该死的,她真的好迷人啊!

    但见此刻的风芷瑶目光灼灼的看着他,微微掀开竖起的菱形领,露出迷人的蝴蝶锁骨,冲着他命令道,“快点吻我!这是你欠我的!”说的理直气壮,让李民灿如坐针毡,这丫头非得如此露骨的勾引他吗?

    他是正常的男人好不好!上一次在九音寺半山腰,这一次居然在客栈,她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李民灿低下头,火热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雪白的燕莎裙从她的肩上滑落,几缕乌黑的发丝垂落于白皙红润的双颊边,露出曼妙雪白的天鹅美脖,此时此刻,她柔弱婉约的倚靠在他的怀里,纯净的眸子只有他,那双手正不老实的在解开他的云纹琉璃腰带。

    风芷瑶缓缓抬眸看到他如画的剑眉,薄而优美的唇瓣,让她的心蠢蠢欲动,于是她一把抱住了他,解开他的腰带之后方便了许多,小手麻利的探了进去,小民灿的反应让她错愕,她的老天爷,好大的尺寸啊!

    “瑶儿,不可——”李民灿电光火石之间,忽然想起她弹奏《月下美人》之前她拿出的玉麒麟,那是寒从不离身之物,她如何会有?还是她是寒的女人?

    “为什么不可?”风芷瑶有点怒了,她都崴了脚舍命陪君子了,而他还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啦?

    “你可否告知我,秦王和你是什么关系?”李民灿紧张的抓住她不安分的细嫩柔荑,有点酸溜溜的问道。

    “没有关系,只不过他偶然欠我一个人情罢了!”风芷瑶仔细回忆,她和皇四子轩辕皓寒还真是没什么关系,顶多是她救了他一次罢了。她忽略掉轩辕皓寒也救了自己两次。

    “就这么简单?”李民灿傻眼了,当真这么简单?

    “你觉得我像会是撒谎的人吗?”风芷瑶伸出纤纤玉指在他健硕的胸膛面前画圈圈道。

    “难说!”她这么机灵,难保她不会骗自己!李民灿被她这种甜蜜的折磨弄的心痒痒的,但是嘴里却答难说。

    “真的,我说的是真的,我和那个秦王不是很熟啦!你要相信我啊,民灿,好不好嘛?”风芷瑶微微一笑,清眸流盼,媚骨天成,她一把抱住了他的头,吧唧一声送上了火辣的热吻。

    可怜李民灿一介处男,被她勾的心神荡漾,此刻啥也不想了,强而有力的手臂牢牢的抱住了她。

    “好,我相信你!”李民灿也青涩的回吻道,白皙的俊脸上红似彩霞,绚烂夺目。

    “但是天色不早了,马上要用晚膳了,我们还是快下楼去用膳吧!”虽然他很想将这个迷人的小妖精压在身下,但是晚膳时间到了。

    风芷瑶才不听他的,刚才她自己也被他吻的肖魂难受的紧,如何肯轻易放开他,“不嘛,不嘛,补偿我嘛!”

    “再说了,这床上多柔软啊,民灿——”风芷瑶诱惑的媚声唤道。

    关键时刻,她不介意为了达到自己猎美男的目的,而运用媚术!

    李民灿又不是傻子,自然晓得她的意思,马上俊脸上的红色蔓延到了脖颈处。

    她怎能如此大胆的诱惑他啊!

    他此刻必须深呼吸才能抑制住自己对她那玲珑的曲线的向往,他怕自己一失控,而玷污了她的美好。

    但是……他遇到不是一般的女人,而是媚术一流的美兮大小姐,所以他彻底的完了!

    李民灿不由自主的一把扯掉她粉色的铃兰抹胸,压上宽阔的大床,让她的娇媚的闷吟消失在他的唇里。

    他沉重的体重,压在她的身上,情不自禁的吻着她。

    正当如此美妙时刻,外面传来叫门声。“李公子,我家王爷请你下楼一起用晚膳。”

    “嗯……本公子马上下去!”该死的,他如今正一柱擎天呢!

    此刻,李民灿正埋头在她细如美瓷的颈部吮吸着,“瑶儿,看来我们只好晚膳后继续了!”

    他郁闷的从她身上爬起,闷哼道。

    “要怪就怪那靖王,没事干嘛让人打扰我们恩爱!”风芷瑶也很不爽,她大小姐容易吗?到了古代,才品尝了夜未央一个美男子,眼前这个还是她小心的使了下媚术才让他控制不了自己的**的。

    轩辕皓玉倒好,在她和他最关键的时候派人来传话,这不是从中作梗吗?

    她火大的把俏脸埋入锦被,她竟然和他才做了一半,气死了!“你去吃吧!我没有胃口!”她一点也不想见到轩辕皓玉。

    李民灿何尝不想多和她亲热,只是轩辕皓玉派人来传话,这说明轩辕皓玉的人已经发现了瑶儿和他在同一间厢房了。

    “你去陪他用晚膳吧!就说我身子不舒服,已经睡了!”风芷瑶懒洋洋的闭目养神道。

    李民灿只是笑了笑,宠溺的柔抚着她的秀发,语气很是歉疚,“一起下去吧,晚上,我再想办法补偿你!”

    “真的吗?民灿?你不是在哄骗我吧?”风芷瑶有点儿不相信!

    “你看我像是撒谎的人吗?”好死不死的,他把她才说不久的话还给她了!让她嘟嘴恼了起来,“哎呀,讨厌!一起用晚膳就是了!可恶的民灿!”

    “瑶儿,我真有那么可恶吗?”对于风芷瑶的话,他轻笑,把她抱入怀里,问道。

    “没有啦,我们收拾一下,马上下楼去用晚膳!”风芷瑶笑的纯净甜美。

    “好!”他笑着点点头,伸长的手指缠绕着她的秀发,唇角轻轻扬起。

    ……

    宝锌镇的风云客栈是比之携尘客栈差不多档次的客栈,集住宿,饮食,休闲为一体的客栈。

    客栈内部装修雅致,大厅内摆放了二十多张桌子,天花板上吊着翠绿色的兰草,那份奢华之中凭添着几许精致,恰到好处的勾勒出风云客栈的与众不同。

    “民灿,芷瑶?”原来暗卫禀报的是真的,他们两人一起在李民灿的厢房里将近半个时辰,这之间倒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随即他联想之前他在大街上看到的一幕,心里泛起一丝醋意,声音也不自禁的拔高。

    看到他们一起下楼,轩辕皓玉的脸色些微的不悦起来,但是修养极好的他并没有当场质问,只是漫不经心似戏谑着说道,“吃烤鸭如何一起吃到民灿的厢房里去了?”

    吃烤鸭如何一起吃到民灿的厢房里去了?

    风芷瑶听了那话,心里咚咚直跳,遭了,轩辕皓玉知道了什么吗?

    李民灿不置可否,微笑着解释道。“吃了烤鸭之后,我和她出去采买了一些小吃,这不,她路上崴脚了,才把她辛辛苦苦带回来,刚上好了药呢,你就派人来喊用晚膳了。”

    “是吗?”轩辕皓玉总觉的李民灿和风芷瑶之间似乎有什么东西发生了变化!

    风芷瑶点点头,不过是在紫云的搀扶下,颤巍巍的落座。

    轩辕皓玉不经意的抬头看到风芷瑶正在朝着李民灿抛媚眼呢!

    这下子,明明是摆在他眼前的再好的山珍野味,他都吃不下去了。

    “好了,本王吃饱了,你们吃吧!”轩辕皓玉扔下筷子,大步流星的撩起袍角离开了座位。

    “明明才吃了几口,他怎么不吃了啊?”风芷瑶这才发现**oss才吃了一点点就离席了。

    “许是这饭菜不合他胃口吧!”李民灿宠溺的看了她一眼,主动夹着一筷子红烧肉放到她的小碗里。

    “哎,他真是怪人一个!李民灿,我讨厌吃肥肉的好不好!”她为了维持曼妙玲珑的身材,这种肥嘟嘟的肉块向来敬而远之的。

    “乖,就吃一点点,你看你,全身上下瘦的弱不禁风呢!”李民灿有板有眼的劝说道,说的是苦口婆心,偏偏听者压根就没有将他的话听入耳中。

    “我哪有弱不禁风,我这是标准s曲线,哎呀,跟你说了,你也不懂,反正我如今很标准,你没有看着我前凸后翘的样子很美吗?”风芷瑶一边将那块红烧肉夹回到他的碗里,一边巧舌如簧的反驳他。

    “其实啊,民灿呢,你才该多吃点肉肉,我在想,如果你太瘦的话,那我抱着一根竹竿滚来滚去,多不舒服啊!”这话虽然是凑着李民灿的耳朵说的,可是李民灿听了这话,将口中的米饭全给笑的喷了出来。

    “瑶儿,你下次再说类似这话的时候,能否挑我不是用膳的时候说?”李民灿优雅的接过她递过去的云纱丝帕拭去了唇角沾着的雪白饭粒。

    “哈哈哈……真逗,知道了,亲爱的李公子。”风芷瑶捂嘴偷笑,其实李民灿这人还是挺可爱的,至少比楼上那只王爷看起来顺眼一点。

    ……

    今夜,天暗沉,远远近近的一点光亮都没有,连天上的星辰也躲到云层中去,周遭一片寂静,空气之中有一种让人压抑的烦躁闷热。

    风芷瑶本想吃了点水果之后摒退了紫云那丫头,悄悄的潜入李民灿房里去将前面才做一半的事情继续做完的。

    只是很不巧的是,紫云那丫头才被她用借口支走,却来了一个帅气的不得了的不速之客!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晚膳才吃了一点点的轩辕皓玉**oss。

    “呵呵,靖王殿下?你老人家深夜来我房间做啥?”风芷瑶只觉得脑子一阵发麻,他一来这里,岂不是让她不能去和李民灿私会了?

    “芷瑶,你这么千娇百媚的打扮,还在如此深夜,你这是要往哪里去?”轩辕皓玉堵在她的门口,不让她出去,还掌风一挥,让那门主动“啪”的一声落锁了!

    “我没想往哪里去,我是……是……呵呵,这不,月色阑珊,美不胜收,我正想出去赏月呢!”风芷瑶看到他突然从腰间抽出上回看到的精致短笛,花容失色,倒是心里一片淡定。

    “赏月?赏月用的着穿如此薄如蝉翼的裙子?你真当本王是傻瓜吗?”轩辕皓玉眸底掠过一丝阴鸷,他发现她一点也不了解这个女人,从相府海棠花苑的初见,一直到现在他都弄不清楚她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人?

    “你拿这短笛对着我做什么?请问尊贵的靖王殿下,我是你什么人?还是你现在是我什么人?”风芷瑶觉得他没有资格顾问自己这些,她这会子是愤怒的!

    此刻,一袭白衣的轩辕皓玉长身玉立在门口,清冷的月光下,凤眸如两旺漆黑的幽潭,黑色的目光之中有点冷,有点热的落在风芷瑶莹白闪着珠华的俏脸上。

    轩辕皓玉闻言,他绝美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异样的表情,审视的目光不停的在风芷瑶身上移动着,一遍,两遍,三遍的……审视着风芷瑶。

    “你该问我愿意是你什么人!”轩辕皓玉喃喃自语道,眼底浮现一丝柔情,短暂的一闪而过。

    “情人吗?”精明如风芷瑶,自然敏捷的捕捉到了他眼底闪现的一丝柔情,哈,有一丝就足够了。

    她看他茫然,于是她又轻声细语的解释道,“就是和你的小皓玉很亲密很亲密的那种关系哦!”

    红云,悄然的爬上了轩辕皓玉的两颊,绝美的脸上晕染上几分妖娆,凤眸中媚的滴水,眉梢上具是万千风情。

    风芷瑶的一双美眸不由得瞪的大大的,他如此脸红是不是证明了他对自己是有好感的呢?她的小手不由自主的伸出,轻柔的摸了一把他完美无瑕的略带冷意的俊脸。

    纤纤玉手一路勾画至他的身下,使得他身子一紧,面色一红,更让很久没有品尝美男滋味的风芷瑶春心大动!

    怎么办?他是皇九子,就这么吃了他,她会不会有麻烦呢?纠结啊纠结!

    “风芷瑶,你这里为什么是青色的?”轩辕皓玉指了指她蝴蝶锁骨处的吻痕,不悦的恼声道。

    “这个……这个……我……就是有点小伤痕罢了!”她开始胡乱掰了,实在是她不想这个吻痕破坏如此良辰美景。

    “你不是骗本王吧?”轩辕皓玉身在皇家,如今靖王府内也有几个通房丫头,侍妾之类的,不同的是,他比较洁身自好。

    这会子自然晓得风芷瑶在撒谎。

    “没有骗你!”她还想死鸭子嘴硬,心里想着逃脱的方法,可是现在那帅的人神共愤的美男就在眼前,她如果就这么溜了,是不是自己太暴殄天物了?

    “还说你没有骗本王,那这里,这里,这里,难不成全是你所谓的小伤痕?”轩辕皓玉生平最恨别人欺骗自己了,此刻他的一双凤眸迸射出夺人的光芒,有种想把风芷瑶拆吃入腹的强烈感觉!

    “是!”风芷瑶终于下定决心,不能和轩辕家的男人有牵扯,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她可没有忘记皇家最不缺的是漂亮的女人,况且皇家的男人早在十一二岁的时候,就有通房丫头伺候了,虽然她美兮好色,但是不代表她会喜欢种马男!

    不然,她也不会在现代专找青涩的男模下手了!

    “轩辕皓玉,这是我的房间,请你出去!”风芷瑶的唇角微微勾起了一丝冰冷的笑意。

    “这么大的胆子?嗯?本王现在才知道你风芷瑶如今的胆子变得如此之大了吗?”说完他将她打横抱起,往里屋走去。

    “喂,轩辕皓玉,你快把我放下来,不然我要你好看!”风芷瑶看到他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便知大事不妙了。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啊……你这是要做什……”风芷瑶被轩辕皓玉放了下来,还没有站稳,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轩辕皓玉湿热的吻覆盖住了她的樱桃小嘴。“嗯?”

    轩辕皓玉也控制不了自己,此时他紧紧的将风芷瑶拥在怀里,然后低下头,闭着眼睛温柔而急切的吻住了她,他那绝美的脸庞被放大了数倍,他温柔的眸子,浓密的长睫毛,精致的眉眼,挺拔的鼻子……

    风芷瑶觉得自己瞬间脑中一片空白……

    轩辕皓玉用唇轻触风芷瑶的红唇,用湿热的舌尖舔着她的上下唇,让怀中的女人感受着他舌部味蕾舔掠的肖魂感觉,可是风芷瑶一双灵动的清眸瞪的大大的,尽管轩辕皓玉的吻非常肖魂,可是突如其来的吻,再加上皇家种马男的传说,她于是拼命挣扎。

    轩辕皓玉看到她脖颈处的青色吻痕,心里的怒火更甚,如今她的挣扎把他的理智差点烧没了。

    脑海里不由得闪现春宫图上的画姿,此刻想来,让他不由得面红耳赤,他好想和她做春宫图上的事情啊!

    “滚,滚出去!”风芷瑶见他的喘息的瞬间,利落的扬手拔下发鬓上的白水晶玉簪,毫不留情的往他手臂上刺了下去。

    “女人,你疯了,你敢刺杀本王!”轩辕皓玉嘶的咧嘴闷哼了下,用另外一只手止住了胳膊处流下的嫣红血液。

    “你搞清楚一点,不是刺杀,那是只刺不杀!”风芷瑶神情冷然,当她是被吓大的吗?她刚刚那一簪子下去,只不过戳破了点表皮罢了,他又没有怎样?做什么大惊小怪的!

    “你……风芷瑶……算你狠!”轩辕皓玉只觉得自己今晚一定脑子进水了,才会来她风芷瑶的房间找她。

    “那你还不快滚!”风芷瑶手里白水晶玉簪还紧握在自己手中,咬牙切齿道,一般她喜欢主动狩猎,如果猎物反扑,那就失去了她狩猎的兴致了!

    虽然她承认她曾经对轩辕皓玉有那么点好感,但是却在刚才他强吻自己的霎那轰的啥都没了。

    “滚之前,你帮本王把伤势处理好!”轩辕皓玉控制住极想要她的冲动,心道,他堂堂王爷需要霸王硬上弓吗?甩了甩头,他扯开袖子,把胳膊上的划痕给他看。

    “就这么一点小伤痕,用的着我帮你处理吗?”风芷瑶听了唇角猛抽,白了他一眼。

    “你想本王回京后,让父皇他知道他儿子被你刺伤了吗?嗯?”轩辕皓玉面色一冷。

    “好……好吧……算本小姐倒霉!”风芷瑶收好白水晶玉簪,认命的撕下自己的裙摆一角,为他简略处理了一下伤口。

    “你真的是风相嫡女吗?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忽然轩辕皓玉紧紧的抓住她的手臂,眼眸凝视,眸海之中深黑幽邃,偶然的波动便是卷起数丈高的巨浪,能把一切灵魂都卷走。

    风芷瑶只觉得自己每次和轩辕皓玉对视的瞬间,心中总会有微微的波澜,不是因为紧张也不是因为害怕,就是在心底莫名其妙的在轻柔的涌动,感觉……是痒痒的……偏偏是扰不着的,那种让人抓狂的感觉。

    愣神间,有什么东西自她眼前飘过,回神一看,是轩辕皓玉的如瀑墨发,长发轻轻的飘起舞动,有着说不出的飘逸,连着发梢上都透着出尘,心底又开始痒痒的,既讨厌又有点些微的喜欢的那种感觉,芳心也似频频跳动,完了,他干嘛这么看着她啊,害的她好不容易想赶走他的决心,又有点动摇了!

    “问你话呢?你是谁?”轩辕皓玉挑高一边眉,身子渐渐地靠近她。

    “风芷瑶,乃风相嫡女!”风芷瑶眸光一闪,心道,差点被他问出她是美兮了,还好在“夜煞”的时候,她的反催眠技术是一等一的好!

    “不,你不是风芷瑶!风芷瑶一向清高自傲,不然我七哥也不会看上小鸟依人的风芷琼了!你们两姐妹是火与水的两个极端!”轩辕皓玉见自己手臂上的伤被她包扎的差不多了,便走向桌边,亲手拿起白玉茶壶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水。

    风芷瑶心想,这轩辕皓玉还真当自己是这个房间的主人了,居然这么自主,不过也好,如果他让她倒茶水给他喝,那她肯定拒绝的!

    “风芷瑶,你这房里的茶水怎么那般甜?本王房里的茶水比之你这里倒是苦涩多了一点!怪哉!怪哉!”轩辕皓玉只轻微押了几口茶水,就觉得这壶茶水的味道有点诡异了。

    “有什么可奇怪的?你是尊贵的皇九子,皇上册封的靖王殿下,人家客栈当然给你提供最优质的茶叶,给我的自然是最下等的茶叶了,说不定还是茶叶沫子呢!”风芷瑶一想起封建社会的森严等级,就忍不住开始吐糟了!

    “本王就说了一杯茶水,你却滔滔不绝说了一堆!本王服了你了!”轩辕皓玉摇摇头,只觉得眼前的风芷瑶的身影模糊了几分。

    “风芷瑶,你在茶水里放了什么东西!本王的头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062 高潮(必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