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永不纳妾?做为皇室子弟,那不可能?但是纳妾之后,一个不碰,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一定可以做到!瑶儿,相信我!”他修长莹润的指尖在她香滑的玉肩上跳着华尔兹,指腹感觉她那如婴儿般娇嫩的肌肤,他的凤眸闪过一抹幽深,看着她身上那么多的吻痕,他幸福的扯起一抹笑容,这些都是他昨晚留给她的爱的痕迹。

    “有关你想怎么做?和我无关!”风芷瑶漫不经心的起身,想要穿好了衣服赶紧去吃那避孕散,幸好随身携带了点,心下暗叹,居然是和轩辕皓玉滚床单了这才用上了。

    不过,她可是不负责的!不就是一夜情吗?至于轩辕皓玉怎么想,那就是他个人的事情了,和她无关!

    轩辕皓玉凤眸潋滟,一抹复杂一闪而过,他想对她负责,她都不需要吗?

    “你还杵在那做什么?我可是饿了!”风芷瑶说完迅速跳下床,利落的穿好衣物。

    正当风芷瑶拿出药瓶,想拔出瓶塞之时,轩辕皓玉总觉的自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你要吃什么?”轩辕皓玉顿觉不妙,于是他一个箭步冲上去夺下了她手里的白玉瓷瓶。

    “自然是避孕药丸!我不会怀上皇家的子嗣!就算这次中招了!我也不容许他成形!服用这个自然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所以,你把那瓶子还给我!”风芷瑶冷酷无情的声音在寂静的室内赫然响起。

    “你!怀上本王的子嗣哪里不好了?本王不会允许你吃这种药物的!”再温柔的男人在此时此刻,都无法冷静下来,他大力一握,手中的白玉瓷瓶和着药丸瞬间化成白色粉末飘扬在空中,沙沙的坠落在地。

    风芷瑶看着他的举动,唇边扬起浅浅的笑,“你毁了这一瓶又能如何?我有的是办法不怀孕!你该知道我们相府栽种的可是全南芍最负盛名的雪昙花!那一片花瓣吃进腹内,那可是终身不孕的!”笑意渐冷,让人感受不到笑意,只觉得仿佛自己身在严冬腊月!

    “为——什——么?”轩辕皓玉唇边露出一丝苦笑,笑比春风,他只感觉到自己心里自母妃去世感受到的彻骨的痛,如今再一次经历了一遍,甚至感觉到了他的心在滴血,他第一次爱上的女子,竟然如此的不在乎他的负责,他的真心!即使他心里痛的滴血,他脸上依旧保持着优雅的笑容,他不舍得出手打她!

    她为什么要说这些,打破他幸福的畅想!

    “没有为什么!如果真要让你死心,那么我便回答你,我不信真爱!”毕竟他和她可是性在前!爱在后!这一点,想必他是很清楚的吧!

    “即使是你的骨血?你也容不下他吗?”他期盼的目光看向她,希望她可以点头。

    “没有可能!既然是不该降生到这个世界上,那他就不该出生!”风芷瑶黛眉一挑,冷道。

    “风芷瑶,你太狠心了!”他抓住她的手腕,企图摇醒她。

    “随你如何评价!你赶快穿好衣服出来吧,我先下楼去用膳了!”风芷瑶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和轩辕皓玉纠缠这个问题下去了,该死的,她这次就带这么一瓶避孕药,惨了,可别中招了!等下还是去药铺买一点防着比较好!

    “大小姐,啊,刚才里面可是靖王的声音?他如何……如何……”不会是幻听吧?紫云想到自己是婢女身份,主子的事情不能多问,便下意识的闭嘴了。

    “别管他,我们先下楼去用膳吧!”风芷瑶此刻唯一庆幸的是紫云睡在隔壁的厢房,那丫头一向睡的很沉,想必昨晚发生事情的声音,她一点都没有听到吧!

    “可是……”紫云踌躇着欲言又止。

    “别可是了,一起下楼用早膳!”风芷瑶用半哄半威逼的口气终于将紫云的好奇心给压制了下去。

    轩辕皓玉望着风芷瑶冷酷的背影,无情的关门声,只觉得自己的心狠狠的揪疼了下,冰冷的泪,流在心里,刚才风芷瑶的话语似一柄利剑戳向了他的胸膛,伤的他千疮百孔……

    “风芷瑶,既然你已经是我的女人,那便只能为我生孩子!等回到咸阳,碧兰节上,就是你我被指婚之时”轩辕皓玉静默了好一会儿,咬牙快速的离开了这房间。

    心中一直有一个声音在支持他,“不可放弃!”

    他知道自己不是容易动心的男人!

    如今既然他已动心,那就由不得她了!那往后,他才是她生命的主宰!

    ……

    风云客栈二楼包厢内。

    “民灿,昨晚对不起,那个我后来太困,睡着了!”风芷瑶迫不得已跟李民灿撒谎了。

    “那……睡的可好?”李民灿狐疑的看向风芷瑶突然改穿荷花花瓣竖领的云罗裙,心下奇怪,但又不能细问。

    “我是说昨晚雷电交加,狂风暴雨的,你睡的好吗?”李民灿又清咳了两声,补充道。

    “我睡的还好,你呢?”风芷瑶低垂眼帘,有点不敢和他直视,毕竟是自己爽约在先的!

    “不好!昨晚有几个士兵被人在茶水里下了……药……”他想了想还是别说的太详细比较好,直接说是药!

    下药?奇怪?她房间内的茶水也被下了药?莫非都是媚药?

    “可以告诉我那些士兵的茶水之中是什么药物?”风芷瑶缓缓咬了一口水晶小笼包,似漫不经心的问道,其实心里有几分紧张。

    “一种壮一阳的药物!”李民灿被她催着问了几遍,纠结着还是说了出来,只是他说的时候,俊脸还是泛了红晕的。

    “李民灿,你刚才所言是真的吗?”这个时候,轩辕皓玉突然出现在包厢门口,脸色倒是和以往一样,虽然笑着,可是笑容不达眼底。

    这也怪不得他,他在意的女人竟然对别的男人笑颜如花,这让他心里像吞了一只死苍蝇一样难受的紧。

    “确实是真的!”李民灿很肯定的点了点头。

    “那本王马上要结果!”轩辕皓玉优雅的喝了一小碗粥说道。

    “已经查出来了,是这客栈的一个小二做的,但是一个小时前,那小二已经被人一剑封喉灭口了!”李民灿皱了皱眉。

    “这事情如果报官,未必查的出来!还是烦你亲自去查吧,以你追魂山庄少主的能力,应该没有问题吧!”不知怎么的,现在说话的轩辕皓玉,这话里头有点夹棍带棒的,让人听了很不舒服!

    “好,民灿会尽快查出这事情背后的操控者的!”李民灿呆愣了下,奇怪,之前轩辕皓玉对自己一向客气,如今似乎有点隔阂的样子,真是让他莫名其妙呢。

    李民灿如何会明白他们两人之间夹着一个红颜祸水——风芷瑶呢!

    “民灿,你知道本王为何要让你仔细彻查此事吗?”轩辕皓玉在问这话的时候,凌厉的眼神瞅向一旁正斯文吃着水晶笼包的风芷瑶。

    李民灿正想回答的时候,却听见轩辕皓玉低低的笑了,然他却是用传音入密说的,“因为昨晚,她房间内的茶水里被人下了媚药!”

    什么?什么?媚药?

    “那?”李民灿看着风芷瑶,苦涩的吞了吞口水,艰难的问道,他此刻的心紧张的揪成一团。

    “本王昨晚有事恰好去找她,谁料误饮了那茶水,于是——”轩辕皓玉并没有说下去,而是若有所思的再次看了看风芷瑶。

    但是李民灿是谁呢?他何其的聪明,他听了轩辕皓玉特地用传音入密告诉他昨晚风芷瑶为何没有赴约的原委,他只知道自己的心原来是那般那般的痛,好像身体里所有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般。

    “民灿,你怎么了?脸色为何如此苍白?”风芷瑶很担心他,奇怪,他们俩嘴巴蠕动了半天,为什么她啥也没有听到呢?

    “你们吃吧,为了查这事情,我必须先回一趟追魂山庄,七日后,咸阳见!”李民灿再也坐不下去了,怪不得瑶儿这么热的天还穿了荷花花瓣的竖领裙子,原来缘于昨晚……他什么都明白了!

    他是李民灿,所以他只能做永远都不能有情的李民灿!

    “喂!你倒底和他说了什么?为什么他刚才看我的目光带着心痛?”风芷瑶也不笨,她从李民灿的表情上敏感的读出了点什么!

    “心痛?你怎么?就不懂我的心痛?”轩辕皓玉朝着紫云挥了挥手,示意她先告退,随后他顿了下,脸上的淡笑乍然消失,眸海之内波涛汹涌。

    “你……你把我和你昨晚那件事也和民灿说了?是吗?”风芷瑶不是质问,而是很肯定的陈述,她怎么可以忘掉眼前的男人那是姓轩辕,那个最霸道的皇族!

    “是!我只是让他明白,做我轩辕皓玉的情敌,他不是我的对手!”看样子,他这步棋是下对了的!起码李民灿独自先回咸阳了!

    “你倒回答的爽快!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和李民灿什么都没有,你误会我们了!”风芷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这下好了,可恨!

    这个死男人把她的极品猎物给气走了!那她这一路上还玩什么美男啊!罢了罢了!那就睡个昏天黑地吧!

    ……

    夜深沉,宽阔的大街上,一辆普通马车不紧不慢的行驶着。

    “为什么要深夜离开夙阳?”风芷瑶能不火吗?她大小姐可是在睡的正酣的时候,被轩辕皓玉给喊醒了,坐上马车的!

    “早点回咸阳不好吗?”轩辕皓玉慵懒的歪靠着,微眯着眼睛,那长长的睫毛投射下一片光影,使得俊美的面容闪出耀眼璀璨的诱惑,一双完美如玉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翻着书籍。

    “好是好,不过你是不是太急了点,上回你还说要一路欣赏景色回去呢!”风芷瑶可没有忘记那天在白马寺半山腰两人闲谈的话语。

    “有人要杀我!”轩辕皓玉特地抬头看向风芷瑶,希望在她眼底看到担忧的神色,很可惜,他什么也没有看到。

    “那又如何?”老皇帝不讲究计划生育,自然儿子们为了一个宝座互相残杀了!

    “瑶儿,你真冷血!”轩辕皓玉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他本以为她至少会紧张一下下,可是他希望看到的表情却一点也没有看到。

    她美兮是“夜煞”的金牌杀手,自然冷血,她闻言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继续闭眼睡觉。

    接下来的行程很顺利,风芷瑶都是在睡睡吃吃中度过的,轩辕皓玉见风芷瑶不太想搭理他,便沉默着不再多话,只是他看着她的目光变的更加的势在必得了。

    远在千里之外的南芍东宫太子府,占地广阔,奢华精致,雕龙画凤,三步一亭,五步一桥,亭台楼阁,错落有致,奇花异草无数,月光下,远远的望去,似拢在一层轻雾之中,皎洁朦胧,瑰丽绝艳。

    太子轩辕皓晨低头看着怀里身无寸缕的太子妃顾欣儿诱人的身体因为激情而散发着淡淡的红晕,这是具迷人的身体,身为男人,当然会喜欢,可是一想到顾欣儿的目的和所作所为,他就恼恨。

    “怎么?今儿个你如何硬不起来呢?”顾欣儿扫去平日里伪装的温柔贤德,顿时换了一副面孔,她的眼中嚣张甚至是不屑。

    “顾欣儿,你倒底要逼我到几时?你才肯罢休!”轩辕皓晨怒了,歇斯底里的怒了!

    “等你当了名正言顺的皇帝,你再来朝我发火吧!”顾欣儿冷冷的瞪了轩辕皓晨一眼,丝毫不把他放在眼里。

    “顾欣儿,你……你……啊,我好难受,啊——欣儿——我的好欣儿,快把五石散给我……给我……五……石……散……”轩辕皓晨一改平日里英俊潇洒,风流不羁的模样,顿时痛苦的倒在床上,许是幅度太大,他那颀长瘦削的身子滚落在地上,难熬的在地上打滚,嘴里痛苦的神吟。

    “你还没有好好的伺候我呢?我如何给你?”顾欣儿身无寸缕的走向他,接着她蹲下身子,冷笑道。

    “求你,我的好欣儿,快点给我五石散,我现在好难受,好难受!”轩辕皓晨一边想要抗拒这种会让他上瘾的药物,可是他却难受的又想求着服用,此刻,他恨自己的无用,恨自己的轻信小人,恨自己的无奈!

    “哦?那让我想一想,你要如何伺候我?我才会开心呢?”顾欣儿妙目中闪过一抹阴毒之色。

    “欣儿……五……石……散……求你……给我……”轩辕皓晨甚至还趴在地上,朝着她磕头了。

    顾欣儿瞧着这样的轩辕皓晨,脸上得意的笑了!

    她当然开心,平常在人前高贵的不得了的太子殿下居然给她顾欣儿下跪了,她如何能不开心?

    “要五石散是吗?”顾欣儿缓缓的起身,动作优雅,但是在轩辕皓晨的眼里,却是恨极了这种优雅,明明是内务府总管顾贞栋的养女,偏偏她身上无形之中散发着这种皇族的威仪,霸气。

    这让他恨死她了,但是他却又不得不倚靠她顾家的势力,谁让他母后早死,舅舅安国公告老还乡,虽然父皇深爱母后,可是他要顺顺利利的继承皇位,恐怕麻烦不少,不管是四弟,或者七弟,还是九弟,个个觊觎父皇屁股底下的位置!

    “是……好欣儿……给我……”轩辕皓晨颤抖着声音期盼的点点头,心里怨恨自己如何戒不掉这瘾子,而且似乎有愈加严重的趋向。

    “哎呦,我的脚趾头沾了点儿尘土了,你赶快为本小姐舔干净!”顾欣儿精致的秀眉一挑,落座在床榻上,伸出根根白玉似的脚趾头,完美的呈现在轩辕皓晨的眼前。

    “欣儿……不……我……是太子……如何……可以……”轩辕皓晨被顾欣儿这话气得快爆炸了,但是他如今有求于她,于是他低声求饶着。

    “太子又如何,在我眼里,你就是个傀儡!”顾欣儿压根就没有把他这话听进耳中。

    傀儡吗?轩辕皓晨哈哈哈的笑了,又是眼泪又是鼻涕的,终究他还是瘾头来了,他再也坚持不了了,于是他缓缓的爬近顾欣儿,伸出舌头真的去舔着顾欣儿的脚趾了。

    顾欣儿只觉得自己此刻很兴奋,她哈哈哈的大笑起来了,南芍的储君又如何,皇太子又当如何?他轩辕皓晨还不是为了五石散而卑贱如泥的下跪着为她舔着她的脚趾头!

    顾欣儿没有看到轩辕皓晨低垂的眼帘下,眸底一闪而过的隐忍。

    “嗯,很舒服,给,今天只有一粒哦,吞下去了,赶紧上来!”顾欣儿终于满意的点点头,不知道她从哪里取出了一枚红色的药丸递给了瑟瑟发抖的轩辕皓晨。

    待轩辕皓晨吞下那红色药丸后,那药效很快除去了他身上的不适,非常的精神抖擞。

    “欣儿,我应了!”轩辕皓晨激动的爬了上去,此刻他的小皓晨是被红色的药丸给控制着的。如果此刻他不发泄掉灼热的**,那他等下会更加的难受和煎熬。

    “嗯。”顾欣儿千娇百媚的早已躺在床上平躺着,依旧身无寸缕。

    铺着金色锦被的碧游床榻上,轩辕皓晨如猛兽一样要了顾欣儿无数次,直到药效退去。

    最后一次合欢后,他缓缓起身,在地上抓了一件白色中衣穿上,接着半倚靠在美人榻上,黑发散落,白如雪的衣领口半敞开着,露出结实的胸膛,性感诱人!

    “怎么不睡在这?”顾欣儿以为他会累着睡在她旁边的。

    “刚才本殿接到夙阳的飞鸽传书,两日前他们刺杀老九的任务失败!你说本宫今晚睡的着吗!”一恢复力气,他轩辕皓晨又是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了。

    看的顾欣儿嗤之以鼻,他真当自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子了!也不看看他兄弟那么多,以后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但是在她爹还没有达成目的之前,她必须让他登上皇位!

    “睡不着也要睡!明儿个我们一起去给父皇他老人家请安吧!”顾欣儿说完,盖上被子睡觉了。

    “你先别睡,过几天就是碧兰节了,你爹他难道没有什么说法吗?”轩辕皓晨想起顾贞栋似说过要把他的亲生女儿顾蕾儿给他做侧妃,是以,他问道。

    “他能有什么说法!难不成你看上了我那蕾儿妹妹?”顾欣儿突然挪开被子,仔细仰视他风流尔雅的面容问道。

    “我除了你,还能看上谁!其他女人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轩辕皓晨笑了,只是笑意不达眼底。

    她顾欣儿和他大婚那天,他就知道她不是处了,看上她个鸟啊,他还不是为了顾忌她顾家在朝堂的势力吗!

    他已经够窝囊了!自从和顾欣儿成亲以来,都不敢去侍妾们那里睡觉,偶尔也只能乘着给父皇去请安的瞬间,找个漂亮的宫女偷个情啥的!

    “你知道便好!”顾欣儿趾高气昂的笑了,翻个身去,睡觉了。

    轩辕皓晨看着顾欣儿的呼吸均匀,于是他穿上明黄锦袍,负手向着自己寝宫晨明殿走去。

    ……

    已经从夙阳那边回来两日了。

    风相府海棠苑,风芷瑶正躺在梨花木软榻上闭目养神,清晨暖暖的阳光照在她白皙晶莹的俏脸上,洒下一笼淡淡的光晕,片片粉红的海棠花瓣随风飘落,荡漾在她如墨的青丝上,环绕芬香,沁人心脾。

    “小姐,三小姐在门外求见!”紫云微微上前禀报道。

    “不见!让她有多远滚多远!”风芷瑶想起风芷琼的所作所为,更是对相府这些庶女的印象更坏了,是以,她对于风芷琳的求见,自然不相见。

    “是的,大小姐。”紫云轻轻拂礼,笑将着走了出去。

    半柱香的功夫,紫云回来了,她说,“三小姐并没有发脾气,乖乖的离开了!”

    “倒是比风芷琼聪明!”风芷瑶倏然睁开眸子,轻轻笑了。

    紫云点点头,三小姐看起来确实城府比之二小姐风芷琼深一点。

    “紫云,小姐我今儿个要去九音寺上香,你不用跟着伺候了,给你放假一日。”风芷瑶扬眉笑道。

    “大小姐,何谓放假?”紫云咋听陌生古怪之词,不觉得疑惑了,于是一头雾水问道。

    “就是今儿个让你歇一天,可否明白?”风芷瑶适才想起自己如今身在古代,连忙笑着解释给紫云听。

    “明白!”紫云这下笑着点点头,原来放假两字是这个意思!

    风芷瑶转身去屋内换上一袭件素白长裙,那是用檀色的丝线在衣料上绣出了长而有力的枝干,上面用染色技巧在枝干边上染出星星点点的耀红梅花,从裙摆一直延伸到腰际,一根玄紫宽腰带勾勒出了身段窈窕。

    也给人一种清雅不失华贵的感觉,外披一件略显苍白蓝色的敞口纱衣,一举一动皆透露出佳人本身透出的妖冶妩媚的气韵。

    风芷瑶芊芊玉指捻着一片芳香萦绕的唇脂,优雅的放在朱唇前轻轻一抿,那朱唇立即变得粉嫩透亮,璀璨夺目,熠熠生辉。

    “大小姐真漂亮!”紫云忍不住赞美了两句。

    “是吗?呵呵……”风芷瑶笑了,如千万朵梨花绽放,美不胜收。

    半个时辰后,从相府驶出了一辆普通的马车,那是盖着蓝色帘子布的,最下等的马车。

    但是坐着马车的主人,却分外开心。她打扮的如此漂亮去九音寺上香就是为了一个人——一个住在九音寺的男人——李锦然。

    “大小姐,这是张生记的蜜饯,给!”车夫万三子不清楚高贵的大小姐为何要他去买蜜饯,不过既然大小姐给了银子,他自然得去办。

    “好了,没你的事情了,你先在这山脚下等我,大概两个时辰我就下山了!”风芷瑶一边轻盈的下了马车,一边接过万三子手里抱着的一包蜜饯。

    “是的,大小姐!”万三子没有想到大小姐这般的平易近人,居然还朝着他笑的如沐春风。

    “嗯,蜜饯给我,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063 爱的痕迹,轩辕皓晨(精)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