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这紫色药丸,女子吃了增加内力驻颜美容,若男子吃了这药丸,就会内力反噬,更有严重者,男子特征变成女子特征,经脉爆裂而死!那对于属下来说就是自取灭亡了!”桃之弦连忙骇然的解释道。

    “哦,这样啊,有驻颜美容的效果啊,那我——那我吃吧!”她当然希望自己长的美美的,水汪汪的,才可以吸引更多的美男,不然她大小姐如何实现自己吃遍天下美男的梦想!

    在桃之弦目瞪口呆的瞬间,风芷瑶已经毫不犹豫的接过那紫色药丸,吞进了小嘴里。

    “大小姐?”桃之弦看她吃了之后,脸色痛苦,连忙着急的喊道。

    但见风芷瑶不停的出汗,湿漉漉的难受。

    “弦伯,这儿可有沐浴的地方,你挑个可靠的丫环伺候我!”风芷瑶连忙下令说道。

    “对了,弦伯,这药真没问题吧?”她此刻也有些害怕了,于是问道。

    “不会,据说里面还含着洗髓的灵丹妙药,绝对是没有问题的!请大小姐再忍忍!”桃之弦慌忙退了出去,去喊了一个可靠的丫环,那丫环长的粗眉大眼,虎背熊腰,看起来很彪悍魁梧的样子。

    所谓女生男相,莫非说的就是这丫头这种样子的?

    “大小姐,这丫头名叫绿珠,她力气大,让她把你背去花溪池沐浴可好?”桃之弦急忙说道,还使了个眼色给绿珠。

    “嗯!”此时此刻,她唯一的想法就是要沐浴一下,身上湿漉漉的,实在是太难受了啊。

    绿珠得令后,立马笑道“大小姐,奴婢蹲下了。”接着她弯下腰,等着风芷瑶爬上她的背,果然这丫头天生神力,轻轻松松的将她背到了花溪池。

    花溪池坐落在清莲小筑后方,那是一弘巨大的纯天然的露天温泉,呈扇形静卧于月湖前方,清风吹过,海棠花阵阵坠落,或粉红,或洁白的海棠花飘然而落,飘在冒着热气的扇形温泉上,香气氤氲,微微的荡漾开一圈又一圈的小小涟漪,波光潋滟,烟波浩渺,雾霭如薄纱轻扬,池水之中蒸腾而起的白雾似仙烟环绕,美的令人心旷神怡。

    但是风芷瑶却一刻也没有心思看这美景,她吩咐绿珠背过身去,“绿珠,这儿不会有人来吧?”

    “请大小姐放心,此处僻静,不会有人来,再说绿珠会全心全意守着!”绿珠答的不卑不亢,接着她双手垂放在身侧,全身进入戒备状态。

    “谢谢你,绿珠。”风芷瑶按她现代的习惯谢道,接着她快速的除去被汗水弄的湿漉漉的衣服。

    “大小姐,这是奴婢应该做的!”绿珠闻言,心里闪过一抹暖意,只是脸上依旧淡淡道。

    半个时辰后,风芷瑶傻眼了!

    她看着自己身上一直不停渗透出来的汗水,而且还是相当浑浊的汗水,让整个花溪池从清澈见底变成灰不溜秋,让她石化了!

    “大小姐,你怎么没声了?”绿珠见老半天了,怎么都没有见到大小姐的洗澡的哗啦啦水流声呢,于是她担心的问道。

    “绿……绿珠……你快转过身来搀扶我一下!”绿珠早在弦伯去喊她来背她的时候,就多了个心眼,提前备了一条宽大的月白绢纱,以备不时之需。

    “啊……大……大……大……大……小……姐……”绿珠才一转身,想要给风芷瑶那条月白绢纱的,可是却在下一秒停住了脚步,手里捧着的月白绢纱也掉落在了地上,嘴巴张了数次,大大大了数次,最后才说了出来,“大小姐,你好美!”

    但见现在的风芷瑶五官精致的如同被鬼斧神工的仔细雕琢,吹弹可破的肌肤如柔水般的娇嫩粉红,莹白如玉的身体宛如上等的瓷器,如最美的丝绸,透着一种精致纯粹的美感。

    水汽萦绕之中,更添了几分雾里看花的神秘感,仿佛是水中的芙蓉花,糅合了万千风华,绝艳生辉。

    一头乌黑如瀑的柔滑青丝有几缕调皮的滑过她圆润的香肩,水润之中夹杂着无限性感,美的惊心动魄!

    “绿珠!绿珠!你说话如何结巴了?”这绿珠丫头刚才说话不是挺利索的吗?

    “大小姐,我……我看着你太美了,所以才……”绿珠咬着下唇,呐呐道。

    “真的吗?我变美了?难不成那破药丸还真有驻颜功效?”风芷瑶自言自语道,却看见绿珠猛点头,连忙又问道,“绿珠,你有没有看见这池子的水都变黑了!”

    “大小姐?我怎么没有看到?这水不是还很清澈吗?”绿珠朝着风芷瑶指着的方向看过去,看了几眼,轻轻的摇了摇头。

    “啊?天啊?这水如何又变干净了?”风芷瑶怎么也想不通那池水如何又变的清澈见底了,只是心里多了几分疑惑,所有的一切都证明了这个曲荷楼透着一丝古怪,这也挑起了她的兴致,那好吧,既然她现在是这曲荷楼的主人了,那她就想把这些事情给弄清楚才行。

    “大小姐,别着凉了,你赶快围上。”绿珠见风芷瑶不雅的打了个哈秋出来,连忙麻利的从地上捡起刚才她掉落的月白绢纱。

    风芷瑶抬手接了过来,旋转一圈,将那月白绢纱围在了身上。

    待绿珠带着风芷瑶再次去了桃之弦的书房后,弦伯看着这么打扮的风芷瑶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当真太神奇了!大小姐,你变得太美了!”桃之弦的眸光之中带着激动,他甚至能透过风芷瑶看到另外一个她。

    “那是,谢谢你弦伯!可否让绿珠为我去成衣店买裙子,我等下总不能穿这个离开吧?”如果她真的穿上了,那就是正宗的惊世骇俗了!

    桃之弦这才想起,“大小姐,那个柜子里全是上一任主人穿过的裙子,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可以先穿上,等下等绿珠买了回来,你再换就是了!”

    顺着桃之弦的手指一指,风芷瑶主动去拉开一个镶嵌着红宝石玛瑙的精致箱子的环扣,但见里面摆放着各类场合的服装,件件精致华丽飘逸,各有各的特色,风芷瑶点点头,她大小姐看了很满意。

    “那不用绿珠去买了,这儿的衣服看起来都很新,我将就着先穿一件吧!”反正相府的海棠苑多的是衣服,在这方面,风芷瑶没有特别的注重过,衣服好看就行。

    “是的,大小姐!”桃之弦和绿珠都点点头道。

    等风芷瑶在绿珠的帮助下,穿好了一条绯色穿花蝴蝶缨络燕纱裙,这才走出白玉雕刻的芙蓉花屏风。

    “简直是为大小姐量身定做的!”桃之弦笑了,眉眼之间闪过一抹恍惚,大小姐真的好像她。

    “漂亮吧?呵呵?”风芷瑶笑呵呵的很开心,想不到这衣服上熏着蝴蝶兰的幽香。

    弦伯和绿珠都点点头笑了。

    “绿珠,你先退下吧。”桃之弦接着想起大小姐才服用了那紫色药丸,他要给她打通任督二脉才可让大小姐的内力得到融会贯通。

    等绿珠走了之后,桃之弦说道,“大小姐有没有觉得全身通体舒畅?”

    “嗯,我感觉到自己的身子轻盈了许多!弦伯,之前花溪池的池水还变了下颜色呢,居然黑乎乎的吓人。”风芷瑶将刚才发生的诡异之事说给桃之弦听。

    “恭喜大小姐脱胎换骨了!等任督二脉打通之后,大小姐便可以习武了!”桃之弦闻言连忙开心的下跪,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弦伯,别再跪我了,我被折福啊!”风芷瑶不乐意的翻了翻白眼。

    “你还是快点给我打通任督二脉吧!”学就学吧,起码以后扑倒美男省力点。

    如果桃之弦知道风芷瑶是这意思的话,八成被气死了,他辛辛苦苦的帮她打通任督二脉,她大小姐搞了半天居然是用来扑倒美男的!

    “是的,大小姐。”桃之弦听她的话,立马盘腿坐在地上,也叫风芷瑶盘腿坐地上。

    风芷瑶就想像自己此刻就当是为了练习瑜伽,只是忍着痛,她还能听到自己骨骼喀拉的声音,浪费了半个时辰,这任督二脉算是打通了。

    “大小姐本就骨骼清奇,是难得一见的武学奇才!”桃之弦不住的点头赞道。

    “那是前任主人收集的各类江湖秘籍,请问大小姐想练哪方面的武功?”他接着又道。

    “你先给我念念有哪些江湖秘籍?”风芷瑶见哪些全是繁体字,立刻风中凌乱了,于是脑子一转,浅笑道。

    “有大力金刚指,凌波微步,移影剑法……”他洋洋洒洒念一炷香才把那些泛黄的古籍念完。

    “那个……弦伯,我可不可以随意挑两本学习?”风芷瑶打了个哈欠道,今儿个她太累了,再加上午膳还没有吃,于是现在有点意兴阑珊的样子。

    “当然可以!”桃之弦点点头,“以后这些古籍都是大小姐的,自然大小姐随意。”

    “奇怪,弦伯为何不看?”风芷瑶疑惑,如果是她守着这么多的武林秘籍,她早就偷偷自己练习了,可为何他如此老实呢?

    “大小姐,属下已经服下了清鹤散,学其他武功的话,只能学招数,对敌时,无法发挥功效,学了等于白学!所以上一代曲荷楼的主人才将此地放心的委托属下管理。”他将原委娓娓道来。

    “虾米?清鹤散?”不会吧?这曲荷楼还那么多秘密啊?风芷瑶彻底糊涂了,突然她觉得怀里的掌令非常的烫手。

    “是的,当初属下的师傅让属下学那功夫的时候,喂了一颗清鹤散给属下,于是属下这一生不能背叛师门,不得学别派武功。”他解释道,眼里倒是没有对师傅的怨恨,倒是含着深深的怀念。

    “是这样啊!哦,那我现在先学轻功吧!”风芷瑶想着夜未央他们一个个飞来飞去的堪比飞机,所以她很羡慕了,自然要先学轻功了。

    “大小姐,这是凌波微步,就是大小姐口中所谓的轻功。”桃之弦将《凌波微步》递给风芷瑶细细阅读。

    “弦伯,你要不给我念一遍吧。”这些繁体字看起来很累,还是让他念吧!

    等桃之弦一本正经的念完之后,风芷瑶竟然一句不差的背了下来。

    “大小姐好记性!”桃之弦的脸上布满了佩服的神情。

    “呵呵,小意思!”风芷瑶呵呵笑了,笑的得瑟。

    “明天开始,正式练习,大小姐以为如何?”桃之弦听到风芷瑶的肚子咕咕叫了,心道,太难为大小姐了,这不,马上到晚膳时间了。

    “好的,那我先回去,明儿一早,我再过来。”风芷瑶笑着同意了,她心道那车夫万三子该等急了。

    “不在这里用了晚膳再走吗?”桃之弦问道,心疼大小姐肚子饿呢。

    “谢谢你,弦伯,饿一点比较好,这不,保持我那窈窕身材嘛!”风芷瑶比较乐观,饿便饿吧,不过还没有达到她的底限,最大的底限,便是饿的可以吞下一头牛。

    “大小姐真幽默。”桃之弦扶着胡须笑了,便开了机关,带着风芷瑶离开了那个奢华的大书房,临告辞时,他还递给风芷瑶两块桂花糕呢。

    曲荷楼外面的空地上,车夫万三子远远的望着风芷瑶的身影,可是却不敢喊。

    原因嘛?自然是风芷瑶如今变化太大。

    “是……大……大小姐吗?”这不,万三子连说话都结巴了。

    “当然是你家大小姐了,三子,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肚子饿了吧!这是一块桂花糕,刚才曲荷楼里边拿的。还热着呢,快吃吧!”风芷瑶看到他傻乎乎的站着,自然也听到了他肚子内咕咕叫的声音,连忙将刚才自己吃剩下的桂花糕递给了万三子。

    “大小姐,你人真好。”万三子确实饿了,人又老实,这不接了过来,道了一声谢,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这曲荷楼的对面是北堂世家名下的三味书馆,此刻二楼的靠窗的屋子内,北堂子谦正和苏慕焰对弈呢。

    “慕焰,我又赢了你一子!”北堂子谦修长的手指轻捏着手中的白子,空的另外一只手优雅的执起了白玉茶杯轻抿了一口,轻笑道。

    “子谦,你的棋艺最近精进了不少?是不是又得了不少稀罕的棋谱啊?”苏慕焰笑着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又得了稀罕的棋谱?等等,那个是风芷瑶吗?似乎多日不见,长的更漂亮了。还和一个年轻的车夫有说有笑的!”北堂子谦轻捏着手中的黑子,微侧首片刻,脸上浮出一丝调侃,但是手中的黑子确是紧追不舍的靠着敌方的白子,须臾在视线落在窗外的霎那,看到了正在和万三子说话的风芷瑶。

    风芷瑶?苏慕焰咋闻这个名字,眸光微闪,只是在听到北堂子谦说风芷瑶和一个年轻车夫有说有笑的时候,他的脸色闪过一丝阴沉,真是的,什么人不好勾搭,偏偏弄个最低等的下人,而且还有说有笑的。

    本来苏慕焰输了棋子的心情不太好呢,如今他看到风芷瑶还笑嘻嘻的坐上了那个年轻车夫的马车,心里更是怒了,但是脸上却很平静。

    “子谦,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苏慕焰是聪明人,听了北堂子谦这话,便猜他话中有话。他侧头望了望窗外,只是风芷瑶的身影已经看不见了,想必晚膳时间,该是坐了马车回相府去了吧!

    “慕焰,你还不知道吧?你那芷瑶表妹手臂上没有守宫砂。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自然是,我看见了,我妹妹也看见了,那日在大玉湖畔,还有齐王和司徒烨磊都看见了,包括她身边的一个杀手也看见了。”北堂子谦看到苏慕焰的脸色变得有点阴冷,他的身子连忙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风芷瑶没有守宫砂?那她的处子之身给了谁?这么想之后,苏慕焰再也没有安静的坐下来和北堂子谦对弈的兴致了,此刻他脑海里天人交战。

    自从琼儿表妹做了齐王轩辕皓飞的侧妃之后,他鲜少再去风府了,难不成?这次他还应该去相府一趟见见风芷瑶吗?

    见或不见?

    等等,子谦刚才还说了什么杀手之类的话语。杀手?

    “慕焰,你怎么不说话?你有心事?”北堂子谦很好奇,怎么才说起风芷瑶,苏慕焰的精神如何有点恍惚了呢?

    “子谦,差不多晚膳时间了,我也该告辞了,改天约你一起对弈吧!”苏慕焰笑着起身告辞。

    “那好,刚才真是有点抱歉,提起那个女人的名字让你的心情不好了,呵呵……”北堂子谦忙干笑两声赔罪,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看到风芷瑶和那个年轻车夫有说有笑的样子,他的心里竟然会莫名其妙的不舒服,最后他归结为那女人水性杨花,是他厌恶的类型,所以他看见她才导致心里不舒服的。

    对的,一定是这样的!北堂子谦在心里这么催眠自己。

    苏慕焰下楼走出了三味书馆的大门,心里犹豫着要不要去相府见一见风芷瑶。

    最后他想起风芷瑶有个丫头做的食物很美味,这么想着之后,他便骑上他的坐骑雪花骢往风府的方向扬鞭而去。

    风相府海棠苑。

    “大小姐!你可回来了!奴婢担心你有没有在外面用膳呢!这不,才做好的饭菜都热了好几遍了。”紫云看到风芷瑶回来,最是高兴,高兴过后,才发现风芷瑶有些不同了。

    “紫云,我这就吃,快把好菜好饭好酒全给端上来!”风芷瑶如今饿的前胸贴后背,已然达到了最饿的境界,自然要催促着吃饭了。

    “大小姐,你换了一件衣服?啊,你的皮肤好美!就像你平日说的像是花瓣一样的娇嫩,什么婴儿般的雪肤啥的!”紫云别扭的开口比喻道,末了,那丫头一脸的开心。

    “呵呵,这衣服新买的,关于皮肤问题,那是我善于保养!”风芷瑶想起弦伯的交代,便讪讪笑着,随意掰了个借口回答道。

    很快,春兰秋菊四婢将紫云丫头做好的四菜一汤全给端了上来。

    “大小姐,这是按你说的规格做的菜肴,你品尝下看看合不合你的口味?”紫云笑盈盈的将精致的银筷恭敬的拿给风芷瑶。

    “平时你做的菜肴太多太好吃,我节制着不敢多吃,那些日子在夙阳,每天吃的大鱼大肉,山珍海味的,你看,都把我给吃胖了!”风芷瑶想起夙阳之行非常的得不偿失,因为她发现自己有点胖了。

    “这些家常小菜,虽然朴素,但是很精致,我很喜欢,谢谢你们几个丫头,你们有心了。”风芷瑶看着一个最简单的冬瓜汤感动的差点热泪盈眶,老天爷,她终于又能过逍遥的日子了。

    “启禀大小姐,门房来报,说擎天堡的表少爷想见你,你要见他吗?”四婢之一的春儿,她听到敲门声,连忙走去前院,看了看,回来禀报道。

    “不见!让他从哪儿来,滚哪里去!”风芷瑶想起她和风芷琼的过节,以及那天他要她自己自断手筋,她可没有忘记,她美兮可是很记仇的人。

    “大小姐,这不太好吧,你看老爷并没有因为二夫人的事情而迁怒于二少爷,可见老爷还是很看重他的。或许他这个时候见大小姐,许是有什么急事呢?”紫云想着擎天堡如今在南芍国举足轻重的地位,这个时辰来,真让人好奇,于是她大胆的上前劝说道。

    “那春儿,你去把他请进花厅吧!”风芷瑶看了紫云半响,接着慢条斯理的笑了,好吧!此刻她大小姐恰好酒足饭饱,有人亲自送上门来找抽,那就甭怪她大小姐出手狠毒了。

    ……

    布置雅致的花厅内,苏慕焰负手立着,心里百转千回。

    直到一抹若有似无的暗香掠过他的鼻尖,他这才转身看向门口。

    远远的身影背着光缓缓走来,让看着她走进来的苏慕焰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这一刹那,他仿佛看见了乘风欲去的仙子。

    透明银丝绸,绯色穿花蝴蝶缨络燕纱裙,双耳边都垂落着一缕青丝,只有头顶上头的青丝用白水晶玉簪绾了一个简单素雅的流云发髻,身后也披着一头的如墨青丝。

    面容精致如玉,未施半点粉黛,嫣红娇嫩的芳唇,长而浓的睫毛更加衬的她那双让人不敢直视而又勾魂摄魄的眸子,就像是无底深渊一般,让人无法抗拒的被吸入内,再也无力自拔,不由自主的越陷越深。

    苏慕焰不自禁的怔住了,双眸一瞬不瞬的盯着风芷瑶看,这是他第一次有一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他觉得眼前的她似乎有一种脱胎换骨的美丽,超凡脱俗的绝美!

    “苏少主,深夜来海棠苑见我,所谓何事呢?”风芷瑶看着他的视线一直落在自己的脸上,于是她清咳了几下提醒他,淡淡问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064 苏慕焰吃醋(小高潮必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