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苏慕焰最后气呼呼的走了,只是心里愈加的沉闷,脸上的阴沉之色愈加之深,他总觉的现在的风芷瑶和从前的风芷瑶有着太多的差别,他甚至有娶她为妻的荒唐念头,更甚至想起那天他无意间闯入她内室看到她窈窕丰满的身子了,让他记忆犹新,曾一度入他梦中。

    不,他不能被这样的女人影响情绪,苏慕焰轻盈的飞跃而起,跨上雪花骢,疾驰在幽深的暗夜之中,迎面而来的夜风夹杂着冰冷的雨丝,是的,下雨了,只是雨水冲不去他脑海之中那抹清丽娇媚的倩影。

    ……

    翌日,鱼肚泛白,红日东方缓缓升起,满地金光,晨光映着海棠花瓣上的露珠,闪亮亮的,空气清新不已。

    “大小姐,昨晚表少爷为什么气呼呼的走了?”紫云很奇怪,于是她微笑着问道。

    “他抽风了!”风芷瑶举起双手伸了伸懒腰,昨晚她够累的。

    居然克服了懒病,调息吐纳起来,还有模有样的打座了一个时辰,直到凌晨才睡。

    这会子她真是要打哈欠了。

    “大小姐?老爷刚下了早朝,此刻在书房那边等你,你吃了早膳快点过去吧。”紫云想起老爷派人传话的事情。

    “知道了,我吃了这碧丝春卷儿就去见爹。”不知道他见她,是有什么事情要说嘛?

    依旧是在那间雅致的书房——拟菡书斋,风无才的书房,也是相府重地。

    “爹,你找我?”风芷瑶不明白大早上的,风老爹找自己为了什么?

    “夙阳之行,靖王殿下对你赞赏有加!而且今天在下朝的时候,他问为父,有关你的生辰几何,莫不是靖王殿下也中意你了?”风无才一想到这事,就有点头痛,原因就是风芷瑶之前让他派人谣传的啥身染恶疾之事。

    “爹,你把瑶儿说的太了不起了吧,瑶儿哪来那么大的魅力啊?你别瞎猜了!”风芷瑶一听轩辕皓玉向风老爹打听自己生辰之事,立马淡淡的说道,她可不相信轩辕皓玉会真的因为那次一夜情而看上自己,皇家的男人最不可信了。

    “靖王殿下倾城之姿,如此都看不上,瑶儿莫非还对齐王余情未了?”风无才有点不信。

    “爹,你老糊涂了,你都有一个女儿做了齐王的侧妃了,我难不成也去齐王府邸凑热闹吗?还有,爹,我不想嫁入皇家,你该是知道的!如果还有人问起我的生辰,你直说便是了,还有哦,瑶儿还想在家多玩几年!你可不能把我赶出去!”她都想好了,这年头,自由比啥都重要。

    看风老爹把曲荷楼都交给自己了,看来自己在他的心目之中还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的吧。

    “你是为父的好女儿,如何舍得把你赶出去呢?”风无才看着倾国倾城,国色天香的女儿,他的心思飞的很远,仿佛在透过风芷瑶看另外一个女子,最后长长的叹了口气,也算作承诺吧。

    “爹,我在夙阳那边的生意做的很好,盈利颇丰。”风芷瑶算是间接告诉他,他这个女儿可是很能干的,可别那么早将她打包出嫁。

    “瑶儿,爹知道你能干,对了,碧兰节那日,你可想去?”风无才抬头笑看着她,问道。

    “爹,坊间传言我身染恶疾,所以我还是不要去的好,你让芷琳妹妹去参加吧。”她可不能一人分饰两角,弦伯可是说了让她大小姐以曲荷楼的主人参加那个一年一度的碧兰节呢。

    “哎,瞧为父这记性,这样吧,曲荷楼那边,你好好接手,不管你做什么决定,为父都会支持你的!”风无才看着墙壁上悬挂的荷花图,眸底闪过一丝柔情,蝶儿,你的女儿长大了。

    “爹,碧兰节那天,我会以曲荷楼主人的身份去参加,你看可行吗?”风芷瑶轻轻地笑了,笑容清雅如兰,目光温暖如春日里的和风。

    “如此甚好!”风无才愉悦的点头了。

    “爹,那我现在去曲荷楼了。”风芷瑶想起昨日和李锦然说好了要给他治疗腿疾的事情,而且她还要练武功什么的,她想她从今天起,一定会很忙很忙的。

    不知道李民灿怎么样了,那次他从宝锌镇离开之后,她便再也没有见过他,这会子,她竟然分外的有点想念他,但是更想夜未央,不知道夜未央有没有查出这身子母亲的线索了?

    “嗯,去吧!回来别太晚,要爹派几个侍卫给你吗?风无才想起风芷瑶一个姑娘家老往外面跑,不太合适。”于是他关切的问道。

    “爹,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应付的来!”风芷瑶想还是一个人来去自如一点,更重要的是扑倒美男更方便一点。

    “瑶儿,你的任督二脉是不是被打通了,为父瞧着你走路的样子似乎轻盈了许多呢!”风无才仔细瞧着她,便看出了几分端倪。

    “是的,爹,弦伯帮我打通的任督二脉。”风芷瑶据实相告。

    “瑶儿,这样很好,你如今不比从前,况且这天总有一日会风云变幻,你有武功防身,总教为父放心不少,哎,总之你好好听弦伯的话,对你总是有利的!”风无才想起今日朝堂之上党派之争愈演愈烈,怕是很快要变天了。

    皇帝年老,太子昏庸好色,秦王,齐王,靖王才能不分轩轾,如今看来,他都不知道该选择那一派了。

    “爹,你支持谁?”风芷瑶靠近风无才耳边,低声问道。

    “瑶儿,为父很为难啊!”风无才目前正在审时度势,所以他不会随意胡说。

    “哦!”风芷瑶无语,风老爹那么精明如老狐狸的人居然还回答她难啊!让她只好不再继续问下去了。

    “爹,你如果没事的话,我现在便去曲荷楼找弦伯了。”风芷瑶看风老爹一脸疲惫,便想着告退了。

    风无才笑着点点头,朝着她挥挥手示意她可以告退了。

    ……

    正当风芷瑶出门之际,却碰到了一个她不想见到的人。

    此人正是靖王轩辕皓玉。

    “你是来找我爹的吧?”风芷瑶是用这句话这么打发他的,一脸淡笑,只是她笑意未达眼底。

    “我是为你而来!”轩辕皓玉下了马之后,疾步走到她面前,左手用力的捉住她的手腕势在必得的说道。

    风芷瑶听了这话,唇角猛抽,什么叫为她而来,真是虚伪的紧,然后歪着脖子笑睨着他道,“甭这么抬举我,你的厚爱,我消受不起,好了,我有事出门了,你请自便!”丫的爱进去不进去,和她没有半文钱关系。

    还是赤果的他来的可爱些,毕竟也是美男啊!

    “靖王殿下,拜拜!”风芷瑶一不留神将现代的告别辞给说了出来,让轩辕皓玉听的一头雾水。

    只一瞬,他便恢复了正常脸色,他的唇角浮现一抹清雅的笑容,“瑶儿,自那日回来后,我有两日没见着你了,我……我想你了。”

    “可我不想你。”风芷瑶敬谢不敏,恰好车夫万三子驾着马车从相府侧门出来了,于是她冲着轩辕皓玉挥挥手道,“不和你多说了,我出门办事去了!”

    说完这话,风芷瑶头也不回的欲上了马车。

    但见轩辕皓玉比她更快的跃上她的马车,目光懒懒的落在风芷瑶的脸上。

    风芷瑶很想把他推下去,但她只觉一股危险的气息朝她压迫而来,她的目光落在他修长的手指上,竟是不敢去看他的脸。

    可她分明可以感觉到来自他那双眸光的炙热的注视。

    她心脏剧烈的跳动,似是一种担心,似是一种紧张,粉嫩的额头之上,竟是布满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怎么?怕我?”轩辕皓玉唇角一挑吗,勾出一抹若有似无的笑容。

    奇怪,他竟然没有说本王,风芷瑶讪讪的笑了笑,随即不理他,心里想着等下如何摆脱他。

    “如果不怕我,为何这额头上都出汗了?莫非你真是想背着我去做坏事?”轩辕皓玉修长好看的指尖若有似无的点了下她出汗珠的额头,一股电流自他的指尖入她的心底,她倏然一惊,她自己的情绪怎么可以被他所影响呢?

    风芷瑶头微微往后仰,想离开他远一点,风吹帘动,徐徐清风吹起他额前的如墨乌发,更添几分丰神俊朗。

    她不由得看痴了!

    轩辕皓玉目光深幽,阳光透着微微拂起的马车帘子,倾泻而来,他那俊美的脸庞如同上天的杰作,高贵优雅,他低垂着凤眸,盯着风芷瑶,挺而翘的睫毛在颊下勾画出一扇完美弧度。

    “厄……我才没有去做坏事!”好美的男人!她差点痴迷了,还好,神智还在,那晚宝锌镇风云客栈一夜本就是普通的男欢女爱,她怕他做什么?

    “瑶儿,碧兰节那天你会去吧?”此话说完,他又不希望她去参加一年一度的碧兰节了。

    “你认为身染恶疾的我可以去参加那个碧兰节吗?”风芷瑶没好气的反问他。

    该死的,这男人比之她,更像个妖精,长的还真不差,可是他如何这么大了,居然还是童男,她不知道自己算不算走了狗屎运,成为了他的第一个女人!

    可是为何他偏生在皇室呢!恨啊恨!

    “你不想去参加,就别去了,在家调养身体也挺好的!”希望她有朝一日能诞下他的子嗣,他想至此,唇角扬起一抹希冀的淡笑。

    只是她会接受他的真心吗?

    他注视着她良久,两日不见她,她更显得冰肌玉骨,娇媚可人了。

    白衣倾城,俏脸粉嫩,肤色胜雪,眉目如画,唇如点樱,蝉睫轻颤,转眸之间,如羽如蝶,动人之极。

    但是最最让他心悸的还是那双水漾明媚的清眸。

    仿佛聚集了天地万物之精华,顾盼之间,盈动如斯,掩不住的万千风华,光芒万丈。

    她的变化很大,仿佛脱胎换骨似的!

    “嗯,那我不去了,想必碧兰节也没有什么好玩的!”风芷瑶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却分外得意,她当然要去的,只不过嘛,她美兮大小姐换了一个身份,作为曲荷楼的主人,她当然要去碧兰节玩玩。

    “也好。”省的被别的男人看中,和他来抢她,他当然不会告诉风芷瑶其他国家的皇子皇孙也会来碧兰节上一会,比之五岳诗会更是热闹。

    总之,风芷瑶不去参加碧兰节,在轩辕皓玉看来,那就是顶顶好的好事一桩。

    “你……跟着我做什么?”该死的,她和仙人美男约好了的,如今半路杀出个轩辕皓玉,她该怎么找借口呢?

    伤脑筋啊伤脑筋!

    “瑶儿,我特地提前处理好了公务就是希望能抽空陪你!难道你不欢迎我吗?”轩辕皓玉靠近她,双手搂着她的柔软腰肢,说的话轻轻柔柔的,带着七分的宠溺和三分的苦涩。

    确实不欢迎啊!

    她特地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就是要去见美男的啊!如今被他一拖时间,她还真担心误了和李锦然约好的时辰。

    “靖王殿下,你放过我,成吗?”风芷瑶看到他这么说,心里多了几分骇然,他不会是当真看上她了吧?

    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她可是还记得有句话叫做,“最是无情帝王家!”所以他做的这一切都是假象,他的目的一定是为了相府背后的势力!一定是这样的!

    听了这话,轩辕皓玉艳红的唇角染上一抹轻笑,心情出奇的好!

    “瑶儿,不是我放不放过你的问题,而是我的心已经遗落在你的身上了!怕是再也收不回来了!”他边说边叹了口气。

    切,怎么可能?一夜情能让他爱上她?她是不会相信的!

    “靖王殿下,咱们之间可从来没有开始过什么感情之类的东西!你不必说的这么动人!”换言之,咱是铁石心肠,你啊靠边站!

    “你这么着急,可是去见李民灿?还是要去见我七哥?”轩辕皓玉见她神色淡淡的,一点也没有感动的样子,才不错的心情,顿时一点点的苦涩了起来,他恨她心里没有他。

    “放开你的手,我打算去见谁,那是我的自由!”

    “还有,这辆马车是我的马车,请你立即,马上,现在!就滚!滚的越远越好!”他不就是为了相府的势力吗?

    “瑶儿,让我滚可以,但是——”滚的越远越好几个字让轩辕皓玉从一点点的苦涩感顿时一下子荡到北极冰川的冰凉感。

    轩辕皓玉的俊脸倏然神色一僵,这几个字强烈刺激到了他,恼羞成怒的他随即冷哼的笑着,他伸出修长的手指蛮横的摩挲着风芷瑶精致的下巴,颈部,一路游移,最后到了她傲然山峦琼川盆地湿地修长柔软,唯美的曼妙的让他想起了那晚在宝锌镇风云客栈的春风一度……

    “轩辕皓玉,别惹我生气!”她美兮大小姐也是有脾气的!她不怕死的瞪了他一眼,娇斥道,他当她是什么人啊?

    “瑶儿,我想吻你!”他说做就做,风芷瑶羞窘地连忙推抵着他的胸膛想止住他的吻,但他不为所动,反而趁她张口想要解释之时,成功的攻占她的唇里吻至深处,并将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她的身上,不让她有丝毫闪躲的空间,一手圈紧她的柳腰,一手扶按着她的头侧,让她深深地品尝着他的吻。

    罢了,吻就吻吧,反正做都做了!她暗自好笑,怎么穿越到了古代,她骨子里看去,越来越像古代的质朴小女人了?

    终于深吻结束,两人皆喘着粗气。

    风芷瑶优雅的抬手用随身携带的云纱丝帕拭了拭唇瓣。

    “靖王殿下,我到了。”风芷瑶掀开窗帘一看,是松鹤楼附近,不由得冷言道。

    “你是来松鹤楼?难不成是来见司徒烨磊的?”因为松鹤楼是司徒世家的产业!

    “你只说对了半句!”风芷瑶点点头又摇摇头。

    “真是来见司徒烨磊的?”他怒了。

    “不是!你想哪里去了!人家堂堂第二世家家主哪里有你那般闲,人家可是很忙的,他要忙着陪灵熙公主,还要忙着做生意!他哪里有空见我!”风芷瑶故意掰了掰手指笑道。

    轩辕皓玉看到她掰手指数着的俏皮动作,他愣是转怒为笑了,他知道自己为什么喜欢她了,她是善变的女人,一会儿清纯,一会儿娇媚,一会儿妖娆,一会儿温柔,一会儿冷情,不可否认,怕是他初次见到她的时候,他就对她动心了吧!

    只是那时候,他不是很确定自己的心意罢了!

    “不是最好!”轩辕皓玉一把拉住她的手腕,将她拦腰抱起,把她抱下了马车,动作倒是很轻柔,让风芷瑶摸不着头脑。

    “你这是要抱我去哪里?”风芷瑶很疑惑。

    “你记得你和我说的你七,我三的合作事宜了吗?”轩辕皓玉叹了口气,提醒她道。

    果然,她对自己和她的事情,她一点也不在意,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哦,是有这么回事来着,怎么了嘛?你到底想告诉我什么?还是你现在想带我去哪里?”风芷瑶见他终于把自己放下来后,便应他心意的问道。

    “还能带你去哪里?自然是你说的咸阳第一家靓汤店,有关店址,我都帮你选好了,我带你去看看好吗?”说完,轩辕皓玉让那个车夫去空地上等着,他自己呢则伸出修长的手掌包裹着她的小手,一步一步的拖着她,最后当然是风芷瑶自愿走了,变成了肩并肩,手拉手一起走了。

    如果要问风芷瑶为何同意了他的手牵着她的小手嘛?只是因为她的手腕被他扯的疼了,无奈之下,顺着他了一点点。

    “瑶儿,我刚才是不是扯疼你了?”他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关切的问道。

    “赶快带我去看看,我好得是要拿七分盈利的大股东呢!”风芷瑶冷睨了他一眼,寒道。

    不知道自己上辈子欠了他轩辕皓玉多少银子,他非得这么对自己,哎呀,这手腕啊真疼呢!想至此,风芷瑶再次白了他一眼。

    “瑶儿,你这是在给我抛媚眼吗?”轩辕皓玉压根就没有听明白风芷瑶所说的大股东是啥意思,他在意的是她终于肯正眼瞧自己了,他权当是暗送秋波了,这样想着,他的心情也能好点。

    “咸阳第一靓汤店?”这字体还真好看?“是你写的吗?”风芷瑶问道。

    “是的,是我写的,你可喜欢?”见风芷瑶唇角轻扬,轩辕皓玉的心情也好了很多,于是他希冀的问道。

    “还凑合吧!反正比我写的强!对了,你咋不请你父皇题词呢?他如果给我们这家靓汤店题名,那我们店的生意一定红红火火,红遍海内外,响彻神州大地!”风芷瑶越想越壮志凌云,豪情万丈!

    “我还没有和我父皇说这事,我这是秘密进行的!”轩辕皓玉闻言皱了下眉头。

    “那算了吧,反正你这字还凑合着。”风芷瑶还算满意的点点头,于是她跟随着轩辕皓玉从大门口走了进去。

    接着轩辕皓玉一一介绍道。

    “瑶儿,这家店铺本来是一家经营不下去的酒楼,主人家才便宜卖给了我的属下。你瞧着合适的话,我们就谈谈如何装修吧?”轩辕皓玉贪恋的看着风芷瑶眉目如画的脸庞,心里更添了几分痴恋。

    “好的。”风芷瑶点点头,既然有盈利的机会,她不会错过的。

    人什么都可以没有,但不能没有钱,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天知道这个时代会不会起战争纷乱之类的事件,身边有银子,比什么都强!

    反正她不会靠男人!她要自主自立自强!

    很快,轩辕皓玉吩咐管理这家酒楼的下人去取来了文房四宝。

    接着风芷瑶在白色的宣纸上涂涂画画的弄了半个时辰,终于完成了,她俏皮的吹了吹墨迹,接着她一一给他说了起来。

    “装修的话,以雅致为主吧!这里是两层楼对吧,一楼做大众生意,二楼包厢做贵族生意,这是宣传册,改明儿去青楼找一些女子过来热闹一下,涨点人气!”风芷瑶一一说道,说的很是认真。

    轩辕皓玉看着这么认真的她,唇角缓缓的扬起,她比他想象之中迷人多了。

    对啊,他的女人怎么会差呢!总有一天,他一定会把她感动的,让她心甘情愿做他的娘子的!

    “喂!轩辕皓玉,你有没有在听啊!”风芷瑶感觉自己说了半天,可身边的美男却没有接话,她适才抬头看他,而他却傻愣愣的盯着她的侧部轮廓看,她不知道他是在发呆,还是在抽风,于是大声喊道,把旁边的下人吓了一跳,这姑娘好彪悍啊,居然大胆到敢叫靖王殿下的名讳!

    “我当然在听,瑶儿,你说的很好!你别这么看着我啊,我是真觉得你说的很好!”轩辕皓玉连忙点点头,确定道,他的娘子说的肯定是对的!

    “那好,你,轩辕皓玉,给本小姐复述一遍,要一字不漏的说哦!”风芷瑶听了满头黑线,他到底在没在听啊!是以,她脑子一转,眼波流转,连忙刁难道。

    “你刚才说……”轩辕皓玉说的一字不差,而且抑扬顿挫,把风芷瑶雷死了,这人是不是可以一心两用啊!还是记性太好啊!她现在有拿一块豆腐撞脑门的想法!

    “瑶儿,怎么轮到你发呆了?”轩辕皓玉抬手摩挲了下她那白皙精致的俏脸儿,问道。

    “切,那是你发呆,跟咱没有半文钱关系!好了,你说对了,那你没有意见的话,就派人去按照我说的去做了吧!”风芷瑶被他这么一摸,连忙回神,于是立马拍开他的咸猪手,淡淡道。

  &nbs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065 沉沦,撩人(精)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