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锦然,你怎么脸红了?”风芷瑶疑惑的问道。

    “没……没……”李锦然第一次说话结巴,他努力的想要移开视线,奈何他的心跳如擂鼓,面色更是通红通红了。

    “哦,这张生记的蜜饯不错吧?”风芷瑶取了一粒出来之后,笑嘻嘻的起身吃了后娇笑道。

    “是的,味道很好,你有心了。”李锦然心里暗暗唾弃自己怎么会有那种不纯洁的想法呢?

    他刚才居然有想把风芷瑶压在自己身下的想法,他猛的甩甩头,不,他不可以这么想的,芷瑶是那么善良美好的姑娘,他如何能那么臆想她呢?

    “呵呵,好吃的话,我下回还买给你吃,别和我客气,举手之劳而已。呵呵,半夏,你光速啊,这么快都整理好了啊!”风芷瑶正想转身一起帮半夏整理的时候,却看见半夏全都弄好了,她佩服的笑道。

    “风姑娘,这是半夏应该做的!”半夏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风姑娘好平易近人哦,一点都没有大家闺秀的高贵感,让他顿生好感。

    “大小姐,奴婢把饭菜都端来了,你们乘热享用吧。”是绿珠那丫头的声音,她果然力气大,双手托着两个托盘。

    “绿珠,你好能干啊,这么多饭菜,你一个人全给端过来了。”风芷瑶眼中露出崇拜的目光,哎呀妈呀,这丫头天生神力啊,如果生在现代该多好,或许可以参加日本的相扑比赛了。

    “大小姐,雕虫小技,不足挂齿!”绿珠笑了,大小姐表扬她了,她心里很开心。

    “锦然,半夏,一起用膳吧!绿珠,你如果没吃的话,一起吃吧!”风芷瑶指着凳子,毫无尊卑观念的吩咐道。

    “大小姐,奴婢已经在前头吃过了。”绿珠笑着走了出去,大小姐人真好,她绿珠能有幸伺候她,运气真好。

    “风姑娘,半夏是奴才,不可和二少爷,风姑娘一起同桌用膳的!”半夏心里一喜,但是想着自己奴仆的身份,便不卑不亢的回答道。

    “这儿是我的地盘,没有那么多规矩,你啊赶快吃吧,刚才忙的够呛了,一定很饿了!别和咱客气,你啊多吃点,锦然,你也吃,赶快吃吧!”风芷瑶主动用筷子夹了一只大鸡腿给李锦然吃,另外夹着一快樱桃红烧肉给半夏吃。

    “谢风姑娘赏赐。”半夏心里很感动很温暖,这是自他进入追魂山庄当杀手以来,第一次有二少爷以为的人对他好,所以这份心,他半夏记住了。

    “干嘛说的那么见外。吃吧,多吃点。”风芷瑶对于封建社会这套礼仪嗤之以鼻,于是笑着劝说半夏赶快吃。

    “芷瑶,你自己也多吃点。”李锦然优雅的啃着大鸡腿,心里只觉得甜如蜜,他望着风芷瑶的眼神愈加的温柔了。

    “好,我会多吃点的,我不也饿的五脏庙咕咕叫吗?”风芷瑶风趣的笑了,对着他的热切的注目,也没有去注意,因为美食当前,饿的人自然抵挡不住美食的诱惑。

    李锦然听了这话,和风芷瑶相视而笑,俊脸上泛着淡淡光泽,刘海丝丝垂落,随着微风的轻拂,飘荡。

    和煦的阳光透过雕花的轩窗,斑驳的照在他的身上,剑眉如画,唇色如樱,肤色如雪,一拢粉色长衫,雅致的卓尔不群,充满了出世的情怀与绝代的风华。

    风芷瑶看着这样的李锦然,芳心怦怦直跳,不由得抬眸多看了他两眼。

    半夏看着自家二少爷和风姑娘相视的一幕,心里竟然有一丝自卑,为何自己是卑下的奴才身份呢,他淡淡的敛眉,将自己的心思隐藏的极好。

    风芷瑶和李锦然对坐着吃饭,谈笑风生的样子,很像一对新婚的小夫妻,这当然是风芷瑶自己觉的。

    “饭菜还不错,锦然,我吃饱了。”风芷瑶用云纱丝帕轻柔的擦拭着唇角,笑盈盈道。

    “怎么是还不错呢,这饭菜味道非常好呢。”李锦然觉得这桌饭菜比九音寺的饭菜不知道好多少呢。

    “那是你没有吃过我烧的菜!”风芷瑶得意洋洋的看了他一眼,自夸道。

    “芷瑶会厨艺?”李锦然闻言很是诧异,面前的女子那双手,十指尖尖,葱白如玉,如何会是沾阳春水的女子,他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

    “嗯!改天烧菜给你吃哦。”风芷瑶红唇扬起,笑比褒姒。

    李锦然连忙挪开自己的视线,他只觉得自己的视线停留在这女子身上已经很长时间了。

    “好。”他下意识的呐呐着好。

    不一会儿,绿珠过来收拾碗筷了。

    “大小姐,饭菜吃的可满意?”绿珠垂手右侧问道。

    “不错,劳你等下烧一桶热水过来,我有用。”风芷瑶的目光在触及李锦然那无法站立起来的双腿时,她的眸底闪过一丝心疼和惋惜。

    仙人美男的腿,如果治不好,该怎么办呢?

    罢了,不想这些了,她一定要竭尽全力的去治好他的双腿,更为了自己的性福着想,她必须赢。

    “半夏,这是我准备的药方,你跟着绿珠出去一趟,去这附近的药铺买药方上的草药。我有用。”风芷瑶微笑着将桃花芬香的方子递给了半夏。

    半夏抬头看着风芷瑶那双清灵动人的眸子,一霎那间不敢看她,于是他低垂着眼帘,颤抖着双手接了过去。

    “半夏,快去快回。”风芷瑶笑着催促道。

    “那二少爷,属下这就去了,可好?”半夏低眉顺眼的问道。

    “嗯。”点头示意半夏和绿珠一起出去,李锦然的视线适才落在门口的白木槿上。

    此刻,湖风拂过,月白花瓣,翩然坠落,千朵万朵,铺地数层,如雪初降,清丽纯洁。

    “白色的木槿花很美!”风芷瑶倚靠在门板上,略显调皮的一笑。

    “和梨花不同的美!谢谢你,芷瑶。”李锦然在向她道谢。

    “你喜欢就好,呵呵……对了如果在这两棵白木槿之间坐一个秋千架该多好,到时候十一月的时候,正是枫叶红了,一边望着如画的美景,一边荡秋千,一边吃美食,多逍遥啊!”风芷瑶闭上眼睛,就这么一边说一边想着。

    微凉的湖风吹起她月白色的衣裙,裙裾飞扬,青丝飞舞,如此素白的衣着反倒衬的她更是气质脱俗,绝美的动人,他看着看着不禁看痴了。

    “奇怪,我说了这么多,你怎么一声都不应我啊?”风芷瑶睁开眼睛,不期然的对上李锦然的炙热眸子,目光相接,俊脸上忽地染上一抹淡淡的红晕,然后他匆忙把视线调开,让风芷瑶觉得他怪怪的。

    “厄……芷瑶,你说的很对。”他希望等他的双腿好了之后,他想亲自给她做一个漂亮的秋千。

    “嗯,你看半夏办事还是很利索的,他这么快就回来了,真好。”风芷瑶拍拍手,一脚跨出门口,快速将所需药草接到了自己手中。

    “半夏啊半夏,你辛苦了,快去那边喝一会凉茶吧。”风芷瑶笑了笑,幸好绿珠之前准备了茶水。

    “嗯,谢谢风姑娘。”半夏面带笑容,看了一眼李锦然,等李锦然点头后,他才快速跑到屋内去喝茶水了。

    “锦然,我们去里屋吧,我要为你做一些治疗的必须步骤,你瞧,绿珠也端着热水过来了。”风芷瑶扬手一指绿珠走来的方向。

    “绿珠丫头倒是一个顶两。”李锦然浅笑道。

    “那是,强将手下无弱兵哦!”风芷瑶笑的那是得瑟。

    “走吧,我推你进里屋去。”风芷瑶的双手推着那木制轮椅,缓缓的前进着。

    风芷瑶吩咐绿珠将热水放入木盆内,水注满了之后,她才让绿珠暂且退下。

    “风姑娘,那半夏呢?半夏也要回避吗?”半夏喝完茶水后,问道。

    “是啊,你家二少爷放你一个时辰的假,你现在可以去隔壁的耳房睡个午觉了。”风芷瑶纯属戏谑的口吻。

    “好的。那二少爷,半夏先去睡午觉了。”半夏虽然不清楚风芷瑶为何要把他和那个虎背熊腰的丫头绿珠支开,但是他没有多问,心里思量过后,便转身去了耳房。

    风芷瑶见碍眼的人都离开了,心里十分喜悦,现在起,她可以和仙人美男独处了,哇咔咔。

    于是这精致的里屋内就剩下李锦然和风芷瑶两人了。

    “锦然,你现在先清洗一下自己的小腿肚,我呢要把这些草药碾碎。好了,我们分工合作吧!”风芷瑶活力十足的说完这话,便开始一丝不苟的碾碎药草的举动了。

    寂静的室内,只听的见哗啦啦的水流声,以及风芷瑶的捣药声。

    “哎呀,你怎么这么长时间,一直在发愣啊,咋不洗呢?”风芷瑶差点撅倒。

    “那个……芷瑶,之前一直是半夏伺候我的,所以我……我不会。”李锦然羞赧的启口,心里很是自卑,连这么简单的事情,他都不能自理,他如何配的上那么娇美动人的她。

    也对啊,古代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世家公子不都是被人伺候着长大的吗,不会自己洗,那是天经地义的,更何况李锦然的情况特殊,她确实欠考虑了。

    早知道,不把半夏那小子支开了!

    这下好了,她只好亲自上阵了!

    丫的,她第一次为美男做这种事情啊,她一想到这里,她的脸红的像苹果一般。

    罢了,他大哥李民灿还未她洗过衣服呢,她就当一报还一报吧。

    “芷瑶,你拿着这绢布做什么?”李锦然被风芷瑶的举动吓了一跳,于是问道。

    “自然是我帮你洗。怎么你这种表情啊?”风芷瑶笑着反问道。

    “不,不,不,男女有别,你还是去隔壁耳房把半夏叫来伺候我吧。”李锦然闻言连忙摆摆手,那怎么可以,女子帮男子洗,那么亲密的动作,只有夫妻之间才可以,或者是婢女和主子之间,他和她仅仅是朋友啊,再说她是那么高贵美好的女子,他如何舍得?

    “别,这么久了,半夏他肯定睡下了,说不定正打着呼噜呢!”风芷瑶笑眯眯的开玩笑道。

    “可是——”李民灿还是不同意。

    “你把我当作朋友吗?”风芷瑶将绢布扯来扯去的把玩着,美眸瞪了他一眼,似愠怒道。

    “当然,你是我的朋友。”李锦然连忙点点头,但是还是不想她帮自己洗。

    “那就成了,你给我乖乖的坐着,我帮你先热敷一下双腿。”风芷瑶满意的缓和了下脸色,拍拍他的肩膀,浅笑道。

    “嗯……好吧。”李锦然虽然答应的不情不愿,但是心里的某处柔软缓缓的浮现一丝又一丝的蜜意。

    于是风芷瑶用手中的绢布拧了下木盆里的热水,身子蹲了下来,芊芊玉手执着湿热的绢布为他热敷了下他的双腿。

    卷起裤腿,但见他的腿部线条很是优美,修长有力,如果他站起来了,那他的高度不会比李民灿矮的。

    晶莹剔透的水珠沿着他的腿部线条缓缓而下,她的玉手如蝴蝶一般亲吻着他的如雪的肌肤,这种甜蜜的折磨,让低着头看着风芷瑶的李锦然面色情不自禁的酡红了。

    甚至他又看到了她抹胸的颜色,她沟壑分明的蝴蝶美玉。

    他强忍着心里的涟漪,视线艰难的朝着窗外的白色木槿花看去,只是身下的某个敏感的什物凸显出卖了他的神态。

    风芷瑶微微的抬手想要拭去额头上的细密汗珠,谁料她不经意的抬头,却看见李锦然的窘态,她心里呵呵的偷笑,这个有反应,说明他是正常的男人!

    很好,她要尽快吃了他!

    但是如果速度太快的话,会不会吓走他啊!

    哎呀,她在胡思乱想什么?眼前他的腿疾,她还没有搞定呢!

    于是她摆正心思,继续认真仔细的为他热敷双腿。

    “锦然,你怎么不说话?这样吧,不如我们聊聊吧!嗯,对了,你喜欢看什么书?”风芷瑶莞尔一笑道。

    “很多,最喜欢看的还是各类武功秘籍,只是这辈子,我怕是无法继续练功了。”李锦然说完,幽幽的长叹了一声。

    “别这么悲观啊,说不定过些日子,你能走了呢!人啊,时时刻刻都应该怀着希望,不可以对生活失去信心哦!我相信,锦然,你一定可以!”风芷瑶见他有点失落,于是她伸出湿漉漉的玉手拉住他的大手,一脸的诚恳,满怀笑意的鼓励他道。

    “芷瑶——谢谢你——”李锦然笑了,他很开心,她鼓励他,只是为何她这般大胆,一点也不似名门闺秀,如何主动来拉自己的手了。

    “不……不客气……我……我一时忘记了……”风芷瑶这才想起自己如今身处古代,不可如二十一世纪那般随意。

    于是她也羞红着俏脸将自己的手放开了他的大手,顿时李锦然觉得心里头有点空落落的,眸底闪现一丝黯然。

    “对不起——”他红着俊脸说道。

    “对不起——”她也如此说。

    “喂,李锦然,你跟我说对不起干嘛啊?”风芷瑶不明白的看向他道。

    “我……我刚才……”他欲言又止,白皙的俊脸红的和煮熟了虾子没有两样。

    “好了啦,我们别互相道歉了。”风芷瑶见他语无伦次,连忙摆摆手阻止他继续说了。

    “对了,你现在有没有觉得膝盖处舒服了一点?”风芷瑶一边起身去拿之前碾碎的草药,一边问道。

    “有点凉凉的,热乎乎的感觉。”李锦然好容易才恢复正常脸色,才闭上眼,慢悠悠的说道。

    “很好,我现在就替你敷上我配置的草药!等下你不如果觉得痛,你可以喊出来哦,我不会取笑你的,真的!”风芷瑶边说边俏皮的吐着粉色的丁香小舌。

    “厄……好……”李锦然很惊讶她竟然真的懂些医理,心里对她的好感又多了几分。

    “那……我开始了哦!”风芷瑶调皮的笑了笑,也不怕脏的,纤手取了适量的绿色草药轻柔的涂抹在了李锦然的膝盖部位。

    “这是活血化瘀的,这是利于你的肌肉紧致活络些的……”风芷瑶一边说一边如数家珍说着这些草药的作用,一边涂抹着,还一边用力的揉捏着。

    “芷瑶,能不能先缓缓移开一下,我好痛,我感觉我的膝盖像要炸开了似的,那种分崩离析的感觉,好痛!”李锦然的脸色倏然变得痛苦,他伸出手想要掰开,或者移去他膝盖上涂抹的那两坨绿色的草药末子。

    “锦然,你刚才答应我的,你一定要坚持哦!加油!”风芷瑶朝着他做了加油的姿势,虽然李锦然看不懂她这是什么姿势,但是他明白这是她对他的特殊鼓励,他不能辜负了她的一番好意。

    “好!”李锦然咬牙切齿的同意了,只是俊美如玉的精致面容上出现了一排排的细密汗珠,可见他忍的很辛苦。

    “锦然,你难受的话,喊出来吧!”风芷瑶虽然脸上依旧笑的云淡风轻,可是心里其实也没有底,她是照着“夜煞”四美之一的金牌鬼医美婉曾经用过的方子依葫芦画瓢,才弄的方子,该不是她哪里记错了,或者是少了哪味药吗?

    不会的,她的记性一向很好的!不管如何,她一定要帮助李锦然站起来。

    “嗯……”虽然李锦然嗯了一声,但是他还是很坚强的没有喊出声来,这不由得让风芷瑶对他的耐心坚韧很是欣赏,暗道,如果他不是双脚无法站立,如果是正常人,肯定是做大事的。

    “锦然,等下我还要替你换下一拨草药,你还必须像刚才一样忍着,痛是很痛,但是忍忍就过去了,以后你能正常的行走的时候,你一定会理解的。”风芷瑶不嫌厌烦,再次出言鼓励他道。

    “嗯!”他咬牙坚持的点点头。

    风芷瑶于是迅速的给他换上了新的草药,继续又一拨蚀骨的痛楚。

    “别皱眉了,想喊想哭随便你,我不会告诉别人的!”风芷瑶这妮子这个时候还有闲情逸致说冷笑话,倒是把李锦然逗笑了。

    “我不会哭的,喊倒是有可能。”他忍着痛楚回答了她一句。

    “哈哈,那喊吧,我听着呢!”风芷瑶一边给他揉着,一边笑着说话,试图分开他的注意力。

    “不喊,我不能在姑娘家面前丢脸。”李锦然轻轻地摇摇头,依旧脸色苍白,痛苦的直皱眉头。

    “呵呵,我不会说的啦,不丢脸,不丢脸的!”风芷瑶说完,又蹲下身子,给他仔细的揉捏着另一个膝盖处。

    李锦然看她又蹲下身子,再次不无意外的看到抹胸下的妖娆白皙,他此刻心里的炙热越过了来自膝盖处的强烈痛楚。

    他发现这么个好效果后,面红耳赤的很,眸光闪烁,东瞄西瞄,心里的想法越来越邪恶。

    他好想伸手去抚弄,揉捏,当他对上她那双流盼婉转的清眸时,他只觉得自己的思想太过龌龊,于是他强忍着想继续望她胸前美色的冲动,闭上眼,紧紧的闭着。

    “锦然,您如果实在痛的话,我把这布条往你嘴巴里一塞可好?那你等下喊出声音来,也不用觉得不好意思了。”风芷瑶见他闭上眼睛,以为他痛的很呐,连忙去旁边的架子上抽下一条白色的绢布来,团成一小团就想马上往李锦然的嘴巴里放。

    “啊……这什么……嗯……嗯”李锦然只觉得涩涩的满嘴难受,等咋一睁开眸子,却感觉到自己似被匪徒绑架了一般,塞的满嘴都是布条味。

    “你也别哼哼了,痛的话忍忍就过去了!”风芷瑶一边为他仔细揉来揉去,从上至下,一点也不马虎,当然依旧波涛汹涌,胸器逼人。

    李锦然这个时候叫么叫不出来,看着她弯腰的认真劲儿,他的视线就控制不住的往她胸前瞄,脸色绯红的有趣。

    良久,李锦然才听到了一声如天籁般的嗓音,“锦然,今天的治疗就到这里了,明天我们继续,呵呵。”

    她说完就挨近他,小手赶紧把他口中塞着的白色绢布条子给拿了出来,一脸的开心。

    “锦然,你没事吧,怎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066 强烈yu望,彻底的沦陷(精)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