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那是灵熙你还没有长大,等你见到了你心目之中最适合你的那个他,你一定会疯狂的爱上他的。所以灵熙,你放过我吧,我如今只把你当做妹妹看待,我如果真的履行了我和你的婚约,你将来也不会幸福的!你这么坚持,何苦呢?”司徒烨磊轻轻地叹了口气。

    “不,我不会放弃的,你是我轩辕灵熙一辈子的驸马!我只知道,有句话叫做‘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相信我自己总有一天会用我的痴心感动你的!”

    她要用她的痴心感动他吗?

    怕是这一辈子都不可能了!

    于是闻言,司徒烨磊淡淡的扯唇笑了,“灵熙,你还是听不懂吗?我只把你当做妹妹,我们之间不是爱情,是你单方面的喜欢我,我们这是没可能的,就算用婚约绑在一起了,将来我也不会碰你一下!”

    司徒烨磊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后花园,丝毫没有将他的视线放在轩辕灵熙的身上。

    “磊哥哥,为什么——磊哥哥——你别走——”轩辕灵熙从来不知道自己是如此的失败,她自出生以来,向来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如今却被心上人拒绝,她的心痛的如被冰裂了一般,眼泪情不自禁的扑簌簌的往下落。

    轩辕灵熙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出司徒府邸的,只是在回去的那晚,她哭了一夜,后来还发烧了。

    ……

    风芷瑶回去的时候,已经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了。

    “大小姐,你可回来了,温公子曾经来找过你。”紫云看到风芷瑶终于回府了,如释重负的说道。

    “谁?哪个温公子?”风芷瑶似没听清楚。

    “第一世家现任家主温行远,大小姐?你怎么不说话了?”紫云端着银盆和净水的帕子走了过来。

    “没,我只是好奇,他今天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那他走的时候可有交代什么没?”风芷瑶洗洗手后,用帕子抹干净,唇角一扯问道。

    “温公子走的时候说他明天还会来见你!”紫云禀报道。

    “哦,好的,知道了,晚膳我已经在外面吃过了,你现在先退下歇息吧,我有事会唤你的。”风芷瑶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笑道。

    “是的,大小姐,奴婢告退。”紫云恭恭敬敬的朝她微微福身,告退了。

    紫云退下之后,见风芷瑶的房间灭了烛火,心里细细琢磨了下,连忙回房换了一袭黑衣,蒙上黑布,足尖轻点,飞檐走壁的穿梭于重重瓦檐之上。

    她朝着咸阳城最大的青楼丽春院而去。

    此刻丽春院后院的精致小院之中。

    “既然去了她身边,你还回来做甚?”精致小院之中传来了一道浑厚的男人嗓音。

    “褒瑟,爷既然没有传召你,你还是快点回去吧!”那男声刚落,一个穿着蓝色纱裙的女子从精致小院之中走了出来,低声训道。

    “褒梦,我找爷有重要的事情。”紫云,也就是褒瑟说道,她知道褒梦的心思,褒梦不希望自己和爷有过多接触,她对爷的心思,其他姐妹都知道,相对于别人的暗恋,她反而大胆之极,如今除了属下,更是爷的暖床侍妾。

    “罢了,进来吧!”男人吩咐褒梦让紫云进去。

    “何事?”男人的唇角揶揄着若有似无的笑,看起来格外的毛骨悚然。

    “风芷瑶似乎有意避开属下,有好几回她出门,都把属下留在海棠苑了,似乎起了疑心。最近她回来夙阳之后,出门的很早,可是回来的很晚,属下也不知道她这一天干什么去了!”紫云,也就是褒瑟,她战战兢兢的下跪在那男人面前,根本不敢抬头看那男人。

    “嗯,那从今日起,你不必将她做的每一件事情来禀报了,安安分分的呆在她身边,若没有传召,你可不必前来,免得泄露了你的身份!”男人轻押一口馥香味浓郁的茶水,浑厚的嗓音特别好听,婉转悠长。

    “是的,爷!”紫云点点头,正抬眸间,却看到男人快速的转了个身,连正面都没有让她看,他朝着她挥挥手示意她可以离开了。

    出了门口,褒梦在那等她。

    “你姐姐争不过我,你也是一样的!”褒梦嚣张的笑着,在紫云的耳边低低的说道。

    “你不是爷会喜欢的女人!”紫云冷笑的睨了褒梦一眼,临走丢下一句杀伤力很强的话语。

    这话让褒梦恨的咬牙切齿,“哼,活该去做人家的丫头,嘴巴那么臭!讨人厌。”

    ……

    风芷瑶照样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

    “大小姐,温公子大清早的已经在门外等候了。”紫云笑嘻嘻的问道,此刻,春兰秋菊将早膳端了过来。

    “再晾他一会儿,我用好了早膳再见他吧!”风芷瑶点点头笑道。

    “是的,大小姐。”紫云回答的很柔顺。

    风相府邸的大门口,温行远已经坐在马车上等了很久,当他的耐心即将磨掉的时候,一个粗使丫头过来请他进去海棠苑了。

    海棠苑花厅。

    温行远再次看到风芷瑶的容貌,眸底毫不掩饰的闪现惊艳之色。

    眉如翠羽,眸如星辰,樱唇琼鼻,肌肤如玉,尤其是那双明眸,眼波流转之间,必敛起漫天的烟霞,星辰明月之色,熏人欲醉。

    身着一袭繁复的穿花海棠燕纱裙,发鬓上随意攒着一支白水晶玉簪,墨玉般的青丝随风翩跹,裙裾飞扬,宛如浊世白莲,清媚惊人。

    “瑶儿,你越来越美丽了。”温行远和煦的笑道。

    “听说你昨天就有找我?请问是为了什么事情啊?”风芷瑶想起自己和李锦然的约定,于是快刀斩乱麻的快道。

    “对,我昨天有来找你,但是你的丫头说你有事出门了,真好,我今天终于见着你了。”温行远唇角的笑容绝对发自真心。

    “这么急找我?为了何事?”风芷瑶笑语盈盈的亲自为他倒了一杯香茗,柔媚婉转的问道。

    “瑶儿,我为你请到了药王谷的少主,你的恶疾或许有救!”温行远接过茶杯,心底一丝甜蜜一闪而过,口中已将来意说明。

    妈妈咪?恶疾?他的意思是他帮她找了大夫治疗她那谣传之中的恶疾?

    可是,那恶疾是她为了不想嫁入皇室掰出来的啊!

    这可如何是好?

    她如果真跟着他去了,那岂不是等那大夫一把脉,她会露馅呢?

    咋办?

    “瑶儿,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担心你的病情?”他温柔的问道,语气之中的关心倒不是假的。

    担心病情?

    靠!她又没有真的生病,干嘛担心病情啊!

    “没……我……我看,还是别让那大夫瞧了,我已经认命了!谢谢你,行远。”风芷瑶慌忙的摆摆手,当然要拒绝,如果那事情拆穿了就不好玩了。

    “瑶儿,身上有病如何可以不看呢?别担心,他的医术很好的,我相信他一定有办法治愈你的恶疾!”温行远耐着性子劝说道,他希望她能健健康康的,成为他温行远的妻子。

    “行远,算了吧,真的没有必要。再说太医们都说了我这病很难医治的,你就不要白费心思了,可好?”风芷瑶心下暗暗苦笑,这回好了,一个谎言惹来的后遗症。

    对于风芷瑶的拒绝,温行远马上又说道,“我不怕白费心思,我对你的心思,你不是不清楚,这些我都是心甘情愿为你做的!你现在就跟我去一趟。我已经和他说好了。”

    “可我真不想去!”风芷瑶摇摇头。

    “瑶儿,去吧,他是我的好友,我们不可再让他多等一天了。”温行远昨晚他没有见到他,于是脸色有点为难。

    “可是——”风芷瑶就是不想去。

    温行远见自己说服不了她,干脆伸出修长白皙的手指快速的出手点了她的穴道。

    “行远,你做什么?”风芷瑶见自己全身的穴道被点上了,还好,嘴巴可以说话。

    她俏脸上的怒气显而易见。

    “我不做什么,我只是想带你去看恶疾。”温行远心道自己一番好意,她如何不领情呢?

    “温行远,你不是我的谁,不可以恶意篡改我的意见!”风芷瑶想着如果自己的目光是利剑的话,估计早把他温行远刺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瑶儿,是不是喊的很累?我喂你喝茶。”温行远一双水晶般的眸子透着数不尽的飘然,这般优雅的笑容似乎是从水墨画中走出来的清雅出尘的如玉一般风华绝代的男人。

    “不必!反正我不去!”哼,他才不喝呢,风芷瑶恨恨的看着外头正午的日光,心里一阵着急,她等下和锦然的约定,肯定又要迟到了。

    “走,我抱你,因为我是娶定你了。”他这么说后,立马将她打横抱起,当然他这句话是说给守在门口的紫云和春兰秋菊四婢听的。

    紫云诧异的看着温行远抱着风芷瑶出去,下一秒,她马上举步跟了过去。

    “紫云,你不必跟着伺候了,我会好好照顾你家大小姐的!”温行远这话是间接的说明,我往后会是你们的姑爷,你们得听话哦。

    “是的,温公子。”紫云见风芷瑶似乎也没有反对的意思,她连忙低垂着头答应了。

    春兰秋菊四婢差点傻眼了,大小姐不是被齐王殿下退婚了吗?怎么第一世家的家主却和大小姐似乎有着暧昧不清的关系?

    等温行远将风芷瑶抱着上了他的马车,前往他在咸阳的风云客栈的方向而去。

    “已经在马车上了,你还不解开我穴道吗?”风芷瑶恨恨的剜了他一眼。

    温行远歉然的为她解开穴道,自然也迎上了她响亮的一巴掌。

    “温行远,别以为你这么做,我会感激你!”风芷瑶见自己的四肢都能活动了,马上不客气的甩了温行远的俊脸一巴掌。

    “瑶儿,你夙阳一行,似乎连着你的性格也变了!”温行远虽然被她这一巴掌打的有点儿怒意,但是爱慕之情太深,终究不舍得骂她,或者还手打她。

    “不是我变了性格,是某人变得**霸道了,你记住了,温行远,你是南芍国第一世家的家主,但是你没有资格勉强我去做我不愿意做的事情!”美男又如何?让她美兮大小姐去做她不喜欢做的事情,她自然要恼火,是美男,也照打不误。

    她竟然说他**霸道?

    他**吗?他霸道吗?

    温行远的情绪赫然陷入回忆之中,是啊,他做了第一世家的家主如果老是以表面上的温吞水一样的处理家族事务,那如何让手下的各大商家掌柜信服呢?

    或许瑶儿说的对,他真是有些**和霸道了。

    “瑶儿,我是为你好,希望你身体安康,不用受那病痛的折磨,你可明白?”温行远苦笑,他伸出手臂,将她柔软的身子圈在手中,收紧了双臂,他好久没有嗅到她身上清新的香味了,另外抽空下,他拿出马车暗格内放置的雪肤润肌霜,利落的涂抹在被打的脸颊上,这样一抹,还真遮盖了不少。

    “温行远,我要下马车!”风芷瑶见他抹药后,丝毫不见被掌掴痕迹,倏然红唇勾起笑容,冷的毛骨悚然。

    “我不会让你下车的,我和他约好了,我们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爽约!”温行远摇摇头,抬手阻止她想起身跳车。

    “温——行——远——你当真非得带我去见那蒙古大夫吗?”风芷瑶简直是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当然,我已经都说好了。”温行远低沉轻笑,脸上的笑意浓烈,他希望她能柔顺一次。

    “我不去!滚开!”风芷瑶这丫头迅速踢了下修长的**,将他颤巍巍的踢倒下来。

    奈何温行远在武学造诣上极高,自然对付武学菜鸟风芷瑶,那是绰绰有余。

    “瑶儿,刚才是我不注意,那不代表我打不过你!乖,风云客栈马上到了,见到了我那好友,你再踢我也不迟。”他生气了,于是他的声音也拔高了些。

    “是啊,你们一个个武功高手,尽会欺负人家柔弱小女子,呜呜……”风芷瑶越想越气,娇颜如冰,靠,李民灿点过自己穴道,眼前这温行远也在刚才点了自己穴道,她运气咋那么背呢?

    “瑶儿,你这话——有问题,什么一个个武功高手?尽会欺负你?你给我说清楚?”难不成还有男人觊觎他的女人吗?温行远疑心了。

    “无可奉告!”风芷瑶算是弄明白了,和温行远这个假温吞水的男人硬碰硬没有意思,那她还不如假扮的柔弱一点了。

    马车车厢内静寂了好一会儿,两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谁也不理谁。

    “瑶儿,其实你去了夙阳那些日子,我很想你!”温行远看着近在眼前的盛颜仙姿,爱慕她的心思愈加的增添了几分,于是他缓和了下脸色说道,俊美的脸上温柔一笑。

    “真的很想我吗?”风芷瑶重复道,忽然神情一变,丝毫不负先前的冷傲倔强,笑意渐深,冰雕般的线条顿时柔和起来,如同万千朵梨花同时绽放,盈盈眼波之中波光潋滟,折射出无数的妩媚魅惑,勾魂摄魄,声音更是如江南的烟雨缠绵柔媚。

    温行远看着她魅惑的神态,明明知道她是故意的,他的心还是忍不住的怦怦直跳,不由得抬手轻捏他的俏鼻调侃道。

    “瑶儿,这是在马车上,我还真想在马车上要了你,但是还是先帮你把那恶疾除去了才好。”温行远的黑眸闪过一抹炙热,宠溺的意味很浓。

    要了最好了,她求之不得呢!只是——又提恶疾让她扫兴了!

    “不许说恶疾!”风芷瑶给他一个闭嘴的手势,接着她干脆头往马车车厢壁上歪歪的斜靠着。

    她心里暗忖,她要如何才能扑倒他呢?

    “瑶儿,不许睡着!我们到风云客栈了!”温行远伸出手去拉了拉她的小手,柔语说道。

    “这么快就到了啊!”风芷瑶倏然睁开眸子,眼神有些紧张,怎么办?她当真又要迟到了。

    仙人美男会不会怪她呢?

    “是的,瑶儿,你如果不想自己走路,我就抱你下去了。”温行远谦逊柔情的伸出他那白皙的骨节分明的手掌。

    “别,我自己走下马车好了!”要他抱,那她和他之间的关系好像还没有那么亲近吧。

    “瑶儿,你如果一直这么柔顺该多好。”温行远还是觉得姑娘家温温柔柔的比较好。

    风芷瑶淡笑不语,因为她不想接他的话语。

    “对了,你那好友长的怎么样啊?男的还是女的啊?”风芷瑶心想,她还是比较在意那人是男还是女的?于是她抬眸看向温行远,淡淡问道。

    “男的,瑶儿问这个做什么?”接着他见风芷瑶似有兴趣听下去,于是他继续说道。

    “虽说他的我的好友,可轮起年龄来,他比我还小三岁呢,但是你别看他年纪小,但是他的医术极好。所以他这般年纪已经在药王谷众师兄师妹之中脱颖而出了。”温行远一脸笑容的解释道,且仿佛与有荣焉的解释道。

    “哦,你既然把他说的那般好,那我们就进去瞧瞧吧。”风芷瑶想先看看再说吧,好得是男的,说不定又是个美男呢?

    皇家的男人碰不得,那江湖上的应该会少些麻烦吧?到时候春风一度,未尝不可。

    风芷瑶这么想着之后,唇角勾起一抹妩媚的笑容,直教温行远痴望了很久。

    “温行远,你傻愣着不走干嘛?莫非你也不想去?”风芷瑶不冷不热的讽刺道。

    “厄……抱歉……我有点闪神了……”温行远笑了笑,便和风芷瑶肩并肩走向风云客栈门口。

    风云客栈位于咸阳城的西郊,一点也不同于宝锌镇的风云客栈。

    放眼望去,只见琅琊山和骊山的两山对峙,扬春江水从中穿流而过,远望犹如一座天然的门阙,此处可真是山清水秀,风景优美。

    风云客栈就建在这东西两座青山对峙之间,扬春江畔,看着江水缓缓的北流,风云客栈周边是一片翠绿的竹林,微风拂过,竹叶沙沙作响。

    风云客栈建的很高,很像少数民族的四角吊楼,三层的高度,显得气势恢宏。楼层被几十根粗大的圆木椽子牢牢的支撑着,托高架起。

    墙上爬满了连绵起伏的爬山虎,绿色掩映之中高高的悬挂着一块牌匾,上书“风云客栈”字体遒劲飞扬,龙飞凤舞。

    “这里风光不错!”风芷瑶点点头赞美道。

    “瑶儿,以后你嫁给了我,风云客栈就是你的!”不知道他是有意这么说,还是顺口这么说的。

    风芷瑶总觉的温行远这话说的太快了,她都还没有决定啥时嫁人呢?他倒是掰的快。

    她和他还没有缠缠绵绵的xxoo呢!他就超前意识到要将名下财产给老婆了,这一点看来,这个男人虽然不解风情了点,但是大体还是不错的,先观察下再说吧。

    “这话以后再说吧!”风芷瑶淡淡一笑。

    两人走上高高的木质台阶。

    风芷瑶的手指划过木扶栏边,但见这里的柱子,扶栏都雕刻着精美的彩色图案,近处观看更显得精美绝伦。

    “造这个地方的客栈,人流量如何?厄……就是客人多不多啊?”这么安静的地方会有客人来吗?风芷瑶好奇的问道。

    “很多,忙的时候,还要预先订下呢!”温行远含笑着说道,身姿优雅的走在一边,小心翼翼的照看着她,大概是担心她从楼梯上摔下去吧。

    在三楼的天字一号房,风芷瑶见到了温行远口中的年轻有为的药王谷少主,江湖上人称“妙手神医”的令狐梓澈。

    “行远,她?就是我的病人吗?”那人从风芷瑶一进门,只打量了一眼,便移开了视线,看向长身玉立在风芷瑶边上的温行远。

    “是的,她,即将是我的未婚妻,烦劳令狐兄把脉。”温行远笑容淡淡,只是细看之下,眸底含着几缕紧张之意。

    可见,他还是很担心风芷瑶的病情的。

    风芷瑶在他们说话的时候,也顺道打量了下令狐梓澈。

    面如凝脂,眉目如画,妖冶的桃花眼此刻微微眯着,深邃如潭水幽幽,樱红如血的袍子紧紧的包裹着他挺拔伟岸的身子。

    一头青丝用血红的绸缎带子高高的束着,阳光从他侧面倾洒,俊朗的五官上,那挺直优美的鼻梁,那不染而朱的嫣红薄唇,无不装点出妖魅般的气势,

    宽大的衣袖随风飘起,稍露出他姑娘家都不可比拟的白嫩肌肤,估计去掐一把,指不定还能掐出水来呢?

    魅惑人的脸上雪白粉嫩,好想上去摸一把的感觉。

    风芷瑶盯着令狐梓澈看了很久,让温行远扭头看见了,他的心里一阵黯然,心道,瑶儿如何可以看别的男人呢?且那个男子还是他的好友呢。

    是以,他忍不住了。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067 令狐梓澈,醉情(小高潮)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