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马车上旖旎的亲吻了一番后,温行远便把风芷瑶送到了相府大门口。

    下了马车的风芷瑶,她没有想到风无才负手而立,此刻他就站在大门口等她,徐徐夜风,吹拂他长袖翻飞,神情似笑非笑。

    “爹,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有歇息?”风芷瑶愣了一下,刚才温行远把自己抱下马车的那一幕,是不是被爹给看到了。

    “瑶儿,你还知道天色这么晚?”风无才不悦的瞪了她一眼,心里大叹女大不中留啊。

    “爹,我……我不是故意的!”风芷瑶低下头呐呐的辩解道。

    “芷瑶,温行远不错,如果你已经中意他了,那为父也很赞成,但是你之前已经惹上了靖王殿下,为父担心你啊。”风无才语重心长的说道。

    “爹,我不怕!”风芷瑶摇摇头,轩辕皓玉虽然麻烦,但是她美兮还没有到非常害怕他的地步。

    “傻孩子,你终究是女儿身,早晚要嫁人的!为父瞧着温行远比齐王不知道好多少倍呢!”风无才意有所指的喊道。

    “爹——瑶儿不想嫁人!就算瑶儿想嫁,也不是现在!”风芷瑶撒娇的拉着风无才的袖子,笑眯眯的说道。

    “好,但是以后别那么晚回来,温行远还算个君子,万一是其他人,那就难说了,为父是什么意思,想必瑶儿定然是清楚的!”风无才话中有话的警告道。

    “爹,女儿可是不会吃亏的,你就放一百个心吧!赶紧回房睡觉去吧,想必爹的五姨娘该等的心焦了,呵呵!”风芷瑶见风无才被自己说的无话可说了,马上她转了转脑子,想起风老爹最宠爱的五姨娘便笑着戏谑道。

    风无才妾室很多,但是唯独最是宠爱膝下无子的五姨娘,这在风府简直是一个神话。

    穿越而来的风芷瑶不曾见过五姨娘水芯儿,那些传言也是春兰秋菊四婢有时闲谈的时候说的。

    有人说水芯儿是风无才的某个门生进献的歌姬,容貌绝美,更是一曲霓裳彩衣舞独得风无才的青睐。

    果然当风芷瑶提及水芯儿,风老爹的老脸上有点挂不住了。

    “瑶儿,回去歇着吧,今天的晚归下不为例!”风无才脸色极不自然,再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便背着手转身走入府内去了。

    风芷瑶也只好讪讪的跟着进了门。

    风芷瑶一回到海棠苑,便让紫云她们准备了沐浴用的香汤。

    “大小姐,你看这样的水温合适吗?”紫云垂眸问道,心里有点担心自己的心思被风芷瑶给看出来。

    “嗯,可以了,紫云,你退下吧!春兰秋菊都退下去吧!”风芷瑶沐浴的时候,不喜欢有人伺候着,于是她吩咐她们赶紧出去。

    “是的,大小姐,奴婢等告退!”她们闻言皆进退得宜的告退了。

    风芷瑶脱下了裙子,抹胸,亵裤,光赤着纤足,缓缓的踏入沐浴的木桶之中。

    水汽缭绕之中,花瓣水儿芳香扑鼻,长及腰的如墨青丝湿漉漉的垂在水面上。

    这具身子倒是越来越美了,不枉费她穿越一回。

    风芷瑶正胡思乱想之际。

    一道熟悉的声音传至她的耳边,清润悦耳如珠落玉盘!

    “瑶儿,你这次全脱光了,呵呵,倒是让我看了个彻底。”司徒烨磊一脸欠扁的坏坏笑容。

    “你……你是怎么进来的?”风芷瑶傻眼了。

    “你门外的婢女除了你的贴身丫头有点功夫,其他人都被我的人点了穴道了,我在这里睡觉都没有问题。”司徒烨磊想着和轩辕灵熙说清楚之后,便去了松鹤楼,谁料心里太过想她,这不,千辛万苦的干起了采花贼的勾当。

    风芷瑶笑睨了他一眼,原来大晚上的某人客串采花贼啊!

    风芷瑶连忙从雕花屏风上扯下一件桃色纱衣,快速的裹在自己身上,免得自己着凉。

    “等等,你刚刚说什么?什么我的贴身丫头有点功夫?”风芷瑶虽然有怀疑,但是还是不敢确定。

    “就是经常跟在你身边的那个叫紫云的丫头,似乎她会点武功,不过还是被我的属下点住了穴道,如今两人正大眼瞪小眼呢。

    虾米?紫云真的会武功?怪不得之前在去夙阳的路上,有人突袭,她的神色有异,当初她只是怀疑,如今经过司徒烨磊这么一说,她可以很确定了,或许她如今被谁盯着了。

    一想到自己被人莫名其妙的盯着,她不由得身子一颤。

    不,不行,她不能坐以待毙,她一定要想办法把紫云背后的那个人给引出来。

    ”瑶儿,你在想什么?怎么不说话呢?“司徒烨磊好奇的问道。

    ”没,呵呵,你怎么又搞偷窥这种登徒子干的事情?“风芷瑶这回出乎他意料的并未对他发火,让他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这不,想你了,我才想办法来此。对了,你如何这么晚还在沐浴呢?“司徒烨磊皱了皱眉头问道。

    ”你都知道这么晚了,那你还来我闺房?你是不是欠修理啊?“风芷瑶笑着揶揄他。

    ”瑶儿,你明知我对你的心意,你何必把话说的那么难听呢!“司徒烨磊的笑容极为的不自然,眉梢上扬,心里有点恼自己,尽做些唐突佳人的事情。

    ”烨磊,你这是要主动为本姑娘暖床吗?“风芷瑶往舒适的美人榻上一躺,唇角轻扬。

    她抬头看向他。

    ”如果瑶儿盛情相邀,烨磊荣幸之至,定当竭尽所能取悦我的瑶儿!“

    风芷瑶闻言掩嘴咯咯咯的笑了,一双轻灵水眸扫了他一眼。

    墨发白玉冠,锦缎橘袍,随着吹来的清风微微飘扬,轻轻飞拂,道不尽的奢华和俊朗。

    漆黑似墨的瞳眸在锁住她时,翩然笑意悉数堆在眼角眉梢,如暖阳融冰,晨光破晓,深邃的宛如可以包容万物。

    他有足够的资本当祸水,浑然天成的气质与他的俊美,这样的祸水男人如果放在现代,一定会吸引很多镁光灯,自然会有很多少女为之疯狂吧?

    ”祸水!“风芷瑶忍不住将心里话给说了出来。

    司徒烨磊微楞,他如何成祸水了?他微愣之后便是浅笑着向她伸出手。

    ”那就让我看看我是否真如瑶儿所言,是否有那资格当祸水?“如果能祸到她,那是他今生最大的期望!

    看着他伸出来的手,风芷瑶轻叹,怎么他的手也那么漂亮?

    她伸出自己的纤纤柔夷放在他伸出的手掌之中,轻轻地触碰,如玉的手指仿佛在上面跳着圆舞曲,她灿然一笑,指腹传来的触感带着薄茧,许是练武的缘故吧。

    司徒烨磊挑眉,这小妮子怎么出新花样了,不是刚提暖床了吗?怎么一转眼看着他的手掌了,莫非她会看相?

    于是他握住她的手,霸道却蕴含温柔的把她搂进怀里,目光巡视着她的粉嫩脸颊,自那日夙阳一别,她好像略显的丰满之中,更显得清媚撩人了。

    扑入他的怀里,清新好闻的菡萏香气,温热的体温,带着若有似无的体香,让人很想陶醉其中。

    风芷瑶就这么舒适的窝在他的怀里,仰着小脑袋看着他。

    ”你最近似乎消瘦了?“风芷瑶略带关心的语气。

    ”是吗?或许是我太想你了吧,古人云,为伊消得人憔悴?这不正是我的最好写照吗?“司徒烨磊贪恋的低头去嗅着她脖子处的淡淡幽香。

    ”真那么喜欢我的话,那灵熙公主怎么办?难不成你舍得未来的驸马爷之位?“风芷瑶吃吃的笑了,他想她想的瘦?

    说谎都不用打草稿吗?

    风芷瑶没有把这话放在心上,随他说去,依旧神情专注的把玩着他的手掌和食指。

    ”瑶儿,给我时间,轩辕灵熙不会是我们的障碍!“司徒烨磊很有把握的说道。

    ”随你。我只知道这一刻你可以成为我的暖床情人!“风芷瑶眉梢染笑,人生短短几十年,谁晓得再一次睡觉后会不会诡异的又穿越回现代了呢?

    罢了,她不想去纠结他的问题,她只想自己得到人间欢乐!

    眼前这样的极品美男,她可不想放过。

    于是风芷瑶的粉色唇角弯成一抹娇媚的弧度,抬头含着他的下唇,模糊不清又带着几分暧昧的提示,”良宵苦短?烨磊?我们?“

    司徒烨磊好看的眸子转深,危险——

    ”瑶儿,我懂。“

    接下来,她被他用力禁锢的紧紧的,一只手搂紧她的腰肢,一只手托住了她的后脑勺,亮丽的薄而美的唇瓣,咬着她敏感的耳部,甚至玲珑小巧的耳垂都被他含在嘴里反复吮吸着。

    一个缠缠绵绵的深吻结束后,风芷瑶媚笑着戏谑道,”继续刚才的问题!那——你懂什么?“

    ”瑶儿,我特地花了一笔银子去丽春院观摩了一番。“司徒烨磊说到这个,红着俊脸说道。

    ”啊?你还做了这么极品的事情啊?好好笑哦!“风芷瑶听了这话,笑的小肩膀一耸一耸的。

    ”瑶儿,我等下一定会让你舒服的。“司徒烨磊一想起那晚在丽春院看到的令他面红耳赤的真人版的春宫秀,现在的他有点迫不及待。

    ”真的?假的?“风芷瑶想起美男想要主动献身,那她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司徒烨磊听着她沙哑妖媚的呢喃声,黑眸注视着她因为弥漫着**而妖冶的脸庞。

    他唇角扬起一抹浅笑,愉悦而又期待,这一刻开始,他不想放弃她。

    修长有力的手紧紧的扣住她的脑袋,薄唇紧密的贴着她的娇唇,唇开启,无声的勾引着,搅拌着,他努力的想要把她的风情全给揽到他的眼里,他的心里,他的灵魂深处。

    他要她的美丽只会为他一人所展现,所绽放。

    此刻他和她的感觉,就像饥渴的旱者尽情的享受着甘甜的泉水。

    ”瑶儿,我受不了了!“他想他在这么只是单纯的吻着她,他一定会被自己灼热的**给逼疯的。

    ”先折磨一下你,嘻嘻。“风芷瑶笑着推开他,一下子赤着小巧的玉足从他的怀里跳了下来,邪恶的望着他的窘态。

    芦荟高高冒出?仿佛很好玩的样子,风芷瑶果然邪恶,还双手轻轻地搂了搂他的脖子,再快速的跳开。

    这让司徒烨磊煎熬着,”瑶儿,不许折磨我。“他觉得自己一定是中了这小妮子的情毒了,不然为何其他美丽的女人都入不了他的眼眸呢?

    ”谁折磨你了?你如果抓的到我,那就另当别论!嘻嘻。“风芷瑶玩心大起,也不管人家芦荟耸立。

    ”坏心的小妖精!“司徒烨磊只觉得自己会变成第一个死在炙热**下的傻子男人!

    司徒烨磊猛力一跳,将她抓在了怀里,这一次,他几乎是粗暴的低头,覆盖着她的娇唇,霸道的进驻,肆无忌惮的掠夺她的芳馨迷人,修长的手指巡礼着她身上的每一种如雪芬芳,隔着布料传来的触电般的美感,消魂蚀骨。

    感受到他身体的紧绷,风芷瑶轻轻的笑了。

    ”瑶儿,我喜欢你,喜欢你的所有……“呢喃声声,带着万种情思。

    接下来的一切发生的顺理成章,床顶上浅紫色纱帐沙沙滑落,盖住了满室的旖旎春光!

    真是绛绡缕薄冰肌莹,雪腻酥香。笑语檀郎,今夜纱厨枕簟凉!

    夜凉如水,也挡不住此刻室内如火如荼的完美结合!

    且把画面切到曲荷楼后边的清莲小筑。

    清爽的夜风中,木槿花徐徐坠落,成为黑夜里舞动的白色精灵,铺地成雪,清雅绝伦。

    ”二少爷,这么晚了,风姑娘肯定不会来了!“半夏暗道,这么晚了,肯定睡觉了,就这么等下去,岂不是白等。

    ”半夏,她一定是有事了,所以来不了,我相信她明日一定会来的!她答应我的!“李锦然伸出双手去接那徐徐而落的白木槿花瓣,坚定的说道。

    ”二少爷,这儿湖风太大,咱们还是先回屋吧!“半夏去屋子内取了一件黑色的披风披在了李锦然的身上。

    ”半夏,你如果想睡的话,就先去歇息吧,我还想在这木槿花下呆一会儿。“李锦然闭上眼睛,想起昨天下午两人在木槿花下的谈话。

    ”大少爷可是交代了半夏,半夏必须好好的照顾你。二少爷,这会子你如果在九音寺的话,你早就睡觉了。“半夏言下之意是,赶快睡觉吧,求求你了,二少爷。

    ”半夏你推我进屋吧。“李锦然幽幽的叹了口气,他今天一整天都在想她,甚至还想起了她那抹胸下的妖娆。此刻,更是想她之极。

    如果不是夜色的阻挡,半夏一定会看到李锦然脸上的酡红。

    ……

    一个时辰过去了,司徒烨磊和风芷瑶才惬意的相视一笑。

    ”烨磊,想不到你的第一次做的很好呢!“风芷瑶不怕死的说了这么一句。

    ”瑶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敏感如司徒烨磊,马上听出了话外音。

    ”我没有什么意思。“话出口,风芷瑶才发觉自己说错了,差点气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那最好,只是瑶儿,为什么你的手臂上没有守宫砂?“司徒烨磊做完之后,才发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我不想回答!“风芷瑶想着反正美男吃到了,那些无聊的问题,她可一点也不想回答。

    ”那个男人是谁?“司徒烨磊当然知道轩辕皓飞用了风芷瑶失贞的理由退掉了他和风芷瑶的婚事,可是那是假的,她之前并没有失贞!

    那瑶儿的守宫砂为什么会没有呢?

    ”无可奉告!“她就是不想告诉他,因为觉得没有必要!

    ”你还是赶快离开吧!我累了,我要睡觉了!“既然不想解释,那就直接冷处理!

    ”你——瑶儿,你怎么就那么绝情呢!我那么喜欢你,那么疼你,你就一句你想睡觉就打发我了吗?“司徒烨磊感觉自己一下子从天堂掉到了冰川。

    回答他的是风芷瑶那小妮子华丽丽的呼呼大睡!

    ”瑶儿,瑶儿——你还真睡着了?“司徒烨磊很无语,她竟然睡的那般沉。

    罢了罢了!他还是先回自己府邸吧!他如果早上离开,就不太方便了。这么想之后,司徒烨磊垂首就在风芷瑶的香肩上落下一吻,便匆忙起床穿衣了。

    在相府不远处的街道上,高耸的香樟树上轻跃下一个人影。

    ”公子,事情办完了吗?“一袭黑色紧身衣的墨发少年翩然落在司徒烨磊的跟前。

    ”当然,你家公子是那么墨迹的人吗?“司徒烨磊笑了笑,瑶儿的滋味太好了,他明天晚上还想来。

    ”斗穹,那个叫紫云的丫头你怎么处理了?“忽而司徒烨磊又问道。

    ”点了她的睡穴,没有四个时辰是不会醒的,不过她的武功路数,属下还真瞧不出来!不知道出自何门何派?“斗穹偏头想了想,抱拳道。

    ”这样吧,你派人监视那个叫紫云的丫头,可不能让未来的司徒家的主母被人暗算了。晓得吗?斗穹?“司徒烨磊心里已经想着将那个计划提前了。

    ”公子,那灵熙公主?还有老夫人?“斗穹自然也晓得轩辕灵熙对司徒烨磊的痴心纠缠。

    ”老夫人那里迟早会知道,她若问起,你直说便是了!“司徒烨磊一点也不想将他喜欢风芷瑶的事情而瞒着自己的亲娘,喜欢就是喜欢,没有必要隐藏!

    轩辕灵熙再怎么好,他也只是把她当做妹妹看待罢了!至于他母亲怎么想?那是他母亲的事情,要娶亲的人是他,要和瑶儿过一辈子的也是他,所以他对于母亲相中轩辕灵熙的事情,根本就不在他的考量范围之内。

    ”是的,公子!“斗穹轻轻颔首,心道,公子越来越有主见了,好事啊!

    ”斗穹,回去吧。“司徒烨磊转身望了望海棠苑的方向,唇角扬起一抹浅笑,他终于得到了她,虽然他不是她的第一个男人,但是他希望自己是她的最后一个男人。

    ”公子,是不是我们府里头要办喜事了?“斗穹笑着问道。

    只是司徒烨磊但笑不语,他不知道她会不会答应他的上门求亲?

    很快,两道身影迅速的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

    风芷瑶醒过来的时候,已经黎明了。

    她慵懒的睁开眸子,看了看满身的激烈的爱的痕迹,唇角勾出一抹惬意的笑容。

    这时候门外,紫云在轻轻的叩门。

    ”大小姐,今儿个齐王侧妃回府探亲,要大家一起去前殿见面。是主母下的令。“紫云口中的齐王侧妃自然是风芷琼了,如今的相府主母是风芷琳的娘亲白晚亭,也就是从前的三夫人。自从二夫人苏巧音被休了之后,三夫人白晚亭才被扶正的。

    ”哦,那我洗漱一下用了早膳就去。“恰好看看这个齐王侧妃过的怎么样?或者她是回来看她过的怎么样的?等下还上准备些东西,惩下她!说不定派去夙阳要她项上人头的,八成是她!

    ”等等,紫云,就她一人回府吗?“风芷瑶心下思忖后问道。

    ”齐王也陪着来了!“紫云禀报道。

    ”好,我知道了。“风芷瑶笑了,居然这么快一起送上门来。

    风芷瑶看了看凌乱的床榻,赶紧自个儿收拾了下,这才开门,让紫云打来了水,让自己净了脸,脸上扑了胭脂,点了红唇,收拾妥当了,用了早膳,这才往正院菊颂堂走去,抬起头看向日头,还来得及。

    风府会客厅正院菊颂堂。

    ”瑶儿,你看琼儿她难得回来一次,你怎么来那么晚?“相府主母白晚亭似是宠溺的口气,让人看出她似乎对这个没有母亲的嫡女很慈爱的样子。

    ”娘,这不时辰差不多嘛,你回来了啊?呵呵,真是越长越漂亮了呢。“风芷瑶听了白晚亭的话,黛眉微挑,随即视线转向一直端坐着的风芷琼。

    相府后院的勾心斗角,她没有兴致,更不想参与。

    她当主母要装慈爱,那是她白晚亭的事情,和她无关。

    ”风芷瑶,本妃现在是齐王侧妃,你如何不跪下来给本妃行礼?“风芷琼一脸的高傲,说话的时候,目光瞅了瞅一直默不作声的齐王轩辕皓飞。

    还真好命!她居然还活的好好的!而且似乎比之先前,更加的光彩照人了!

    ”琼儿——“轩辕皓飞听着风芷琼突然的刁难话,心里颇为不舒服,于是出声阻止道。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068 可叹良宵苦短,暗算渣男(必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