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风芷瑶依旧没有带紫云一起去曲荷楼,只是一个人坐着万三子驾的马车去了。

    风芷瑶觉得万三子这人老实憨厚,他不嚼舌根,这一点让她对他很放心,是以,几次前往曲荷楼,她都让他驾车前去。

    路过喧闹的集市时,风芷瑶看到一串串粉色的晶莹剔透的糖葫芦,她就特别的馋,于是喊了万三子去买了两支。

    风芷瑶拿起云纱丝帕将两支糖葫芦包了起来。

    美丽的脸上荡漾一抹甜蜜的笑容,她想,等下可以和李锦然一起分享了。

    到曲荷楼的时候恰好是午时。

    风芷瑶熟门熟路的走入清莲小筑。

    李锦然今日穿着一袭绿色绣着樱花的锦袍,飞旋的白色木槿花飘然坠落,优美翩跹的落在他的肩上。

    清风拂起他的青丝纷乱,好似被勾勒出来的水墨画,清秀空灵,悠远宁静。

    “锦然,怎么一个人在湖边发呆呢?”风芷瑶不明白他对着一个月湖有什么好看的。

    “芷瑶,你来了。”李锦然看着她很激动,他越发的眷恋她了,阳光下的她,更显得美丽妖娆,风姿绝艳。

    “昨天我突然有事耽搁了,我很抱歉!”风芷瑶微笑着歉意的说道。

    “无碍的。”李锦然觉得她今天能来,她还和自己道歉,那说明她对自己还是很关心的,他不可以强求她太多。

    “半夏那小子呢?”风芷瑶伸出小脑袋望了望屋内。

    “他在厨房忙着给我做吃的。”李锦然有点诧异,她如何会问起半夏的。

    “哦?半夏还会下厨啊?”风芷瑶听了有点愣住了。

    “是的,我不挑食的。”李锦然解释道。

    “怪不得。”那就是说半夏烧的饭菜一定很一般。

    “锦然,这是糖葫芦,我来的路上买的,给你也吃一根。”风芷瑶慢条斯理的掀开云纱丝帕,取出了两根晶莹剔透,很是诱人的糖葫芦。

    一根自己吃,一根还递给了李锦然。

    “拿着吧,别和我客气。”风芷瑶笑了。

    “好。”这是李锦然第一次吃糖葫芦,他的唇角扬起一抹浅浅的笑容,看起来很愉悦的样子。

    清澈的湖面倒映着两人,一站一坐,相得益彰,脸上的笑容真心而又明媚。

    李锦然想着如果时间能够定格该有多好,他望着风芷瑶的视线逐渐的炽热起来。

    “锦然,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是不是糖葫芦不好吃啊?”风芷瑶嫣然一笑问道。

    “很好吃,谢谢。”李锦然刻意的转移开视线,优雅的舔着糖葫芦,细细的品尝,因为那是幸福的味道。

    “谢什么?一个糖葫芦罢了!”你干脆来点现实点的吧,比如陪她一夜,她俏皮的眨巴了下美眸,心下暗暗思忖道。

    “二少爷,午膳做好了。”是半夏的声音。

    “有我的一份吗?”她可是有点饿了。

    “风姑娘,我……我以为你今天不会来,所以——所以——”半夏羞赧的欲言又止。

    “没有关系,我自己下厨好了,哎,反正你烧的菜,我也不一定爱吃。”风芷瑶捂嘴笑了,还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比较好。

    半夏无语。他径直的走到李锦然身后,将坐着木制轮椅的李锦然推进了屋子里去。

    正当李锦然和半夏吃到一半的时候,鼻尖却嗅到了一阵浓冽的香味。

    “二少爷,很香呢!”半夏摸了摸鼻子。

    “是啊,我也闻到了!”李锦然抬头看向端着一碗面条步步生莲的向他走来的风芷瑶。

    “这么大一碗面条,芷瑶可吃的下?”李锦然看到那只大碗,白皙如雪的俊脸上垂满三条黑线。

    “看你们两个勉强顺眼,我顺带给你们也煮了点!”风芷瑶笑盈盈的为他们分好了碗和浇头。

    “汤汁浓香,劲道爽滑,味道好极了!”李锦然吃了后,微笑着赞美道。

    风芷瑶听了但笑不语,心里偷笑,李锦然说的这话,倒是有点像二十一世纪的广告了。

    “风姑娘,你的手艺真好。”半夏的眸底闪过诧异,心里暖暖的。

    风芷瑶也端坐下来,吃起了她做的面条,如风卷残云,谁教她太饿了呢。

    午膳毕,依旧风芷瑶和李锦然独处。

    “芷瑶,这种事情可以让半夏帮我做的。”李锦然心疼道。

    “锦然,半夏他做的不及我做的好。”风芷瑶笑眯眯的为他敷药。

    “可是我——”李锦然别过头去,强忍着不去看她抹胸下的妖娆。

    “你和我还那么见外做什么!锦然,我是心甘情愿为你做这些的。”当然扑倒你才是最重要的。

    风芷瑶看着他白皙的俊脸泛红,心情极好,于是她倾身靠向他。

    “芷瑶,你为何靠我这么近?”李锦然嗅到突然掠上他鼻尖那芬芳的体香,他的小心肝就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锦然,你真好看。”风芷瑶媚眼如丝的看向他,柔若无骨的小手挪移在他的膝盖处做着揉捏的动作。

    “啊……芷瑶……痛……那药草,你是不是又加量了!”李锦然只觉得膝盖处火辣辣的生疼。

    “没……才没有呢!”风芷瑶当然不承认,不让他痛一点,她如何对他上下其手。

    “啊……”他只觉得自己宛如有筋骨错裂之感。

    风芷瑶看他痛的晕厥过去了!

    心里大惊!

    她连忙俯身,喝了一些清茶,连忙用娇软的樱唇覆上他的薄唇,柔软温润的感觉让她的芳心砰然心跳。

    “哦……”李锦然的将她渡过来的清茶咽下去了,他只觉得自己特别的舒服,那是一种走在荒漠之中突然看到绿洲的感觉,甜甜蜜蜜的幸福感。

    睁开眼的霎那,他觉得好一阵失落,因为刚刚那软绵绵的香甜感觉消失了。

    “锦然,好些了吗?”风芷瑶小小的得瑟了下,刚刚幸好反应快,不然他肯定要脸红了,因为她借着渡茶水的空当吻了他。

    “感觉好多了。”李锦然轻轻颔首道。

    “锦然,能问你个问题吗?”风芷瑶忽而下意识的问道。

    “什么?”李锦然点点头,示意她说下去。

    “你可吻过……吻过姑娘家?”这话问完,风芷瑶就后悔了,该死的,她一定是被刚刚那一吻,弄的自己脑子脱线了。

    “芷瑶——我……我没有吻过,再说我这样的条件,哪个姑娘愿意跟我。”李锦然说的很现实,不过这也说对了。

    “真的没有吻过别的姑娘家吗?”风芷瑶看他脸色酡红,心里已经相信了百分之九十,太好了,李锦然一定是童男哦。

    “当真没有!只是芷瑶……芷瑶,你问我这个问题做什么?”李锦然也不傻,马上听出了她话中有话。

    “我……我关心你嘛!”风芷瑶垂下螓首,不敢去看李锦然的眸子。

    “芷瑶,如果……我是说……我是说……我是说……如果……”李锦然一想到自己将要说出口的话语,他就不好意思,甚至难以启口,甚至有种亵渎了风芷瑶的感觉。

    “锦然,你倒底想和我说什么?”风芷瑶听他说话疙疙瘩瘩,语无伦次的样子,她微微皱了皱眉。

    “我……”李锦然第一次恨自己站不起来。

    “李锦然,不想说就别说了。”风芷瑶善解人意的说道。

    “不,我想说,芷瑶,我如果能和正常人一样站起来,你可愿意给我照顾你一生一世的机会?”李锦然虽然腿残,但是脑子不笨,他想起自己对她的心意,无论如何,他都要试一次,而刚才风芷瑶的突然问话,让他联想起刚刚被渡茶水的那种柔软缱卷的妙感,他想再一次的拥有。

    照顾她一生一世吗?

    风芷瑶闻言,她的眼眶渐渐地湿润了,多好的男人啊,她只是为他做了一点点小事罢了,他却问出了如此深情的期盼,只是她不曾为谁停留过的心,无法让他照顾她一生一世。

    该怎么和他说呢?

    罢了,先撒谎骗他吧,反正如果他真能站起来了,以后见到别的女子喜欢上了,自然就不会来找她麻烦了,而她也就能心安理得的把他吃干抹净概不负责。

    “锦然,厄……我是说如果的话,我……我愿意!”风芷瑶欲语还羞的抬头看了他一眼,接着低头轻语道。

    天啊,为什么她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老天爷明鉴,她不是真心想骗他的,实在是他太过美好了。

    “芷瑶,你说的是真的吗?”李锦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没有幻听吧!她竟然答应了他!

    “当然,所以你要加油,尽快的好起来哦!”风芷瑶调整了下自己的情绪,再次看他的时候,双眸清亮,脸庞带着笑意道。

    “嗯。”李锦然笑了,伸出大手去拉住风芷瑶的小手,轻轻抬起,摩挲他的下巴,他的眸子里荡漾着潋滟的幸福光芒。

    “锦然,我们继续吧。”风芷瑶看他很开心,心里叹了口气,这个男人太单纯!

    “好。”他轻轻的笑答,只是不舍得看着那只柔软的柔荑从他的掌心下抽去。

    接下来两人都没有说话,室内流动着和谐的气息。

    风芷瑶从李锦然那边走出,便去练习轻功了,期间弦伯来瞧过她几次,每次都让弦伯不住的称赞她,说她做的很好,不出半个月就能飞檐走壁了。

    风芷瑶被弦伯这么一赞美,顿时心里美滋滋的,于是她的心情也更加的好了。

    夕阳西下,她想着自己制作的避孕散快没有多少了,再想去药铺看看。

    谁料在药铺附近,遇到了风芷琼那个极品表哥苏慕焰。

    “芷瑶表妹,你这是往哪里去!”但见苏慕焰从一匹骏马上飞跃而下,姿容俊朗的潇洒翩跹的落在她的身旁,虽然两人上次谈话不是很愉快,但是他还是先说话了。

    “我和你不熟!别喊的那般亲热!”风芷瑶斜着眼睛斥道,该死的,她好不容易心情好点,她怎么那么倒霉,又遇到他了!

    “你是去药铺?你那个恶疾又发了吗?”苏慕焰紧张的瞧了瞧她的脸色,担忧的问道,他的一只大手还一把抓住她的手臂。

    “我……和你无关!你别碰我!”风芷瑶一想起往事,就对他没有好脸色。是以,她立马用力推开他。

    “怎么会和我无关呢,我上次答应要护你周全的!”苏慕焰虽然恼怒,但是心里对她的一丝渴求让他按捺住了欲将发火的**。

    “我不需要!”风芷瑶懒的理他,冷冷的回了他一句。

    四个字简单明了,却如冰刃一般插向他的心脏,原来她这样冰冷的态度对他来说是那么的痛!

    “哎呀,苏兄,许久不见,你们这是?”一袭红袍妖娆的令狐梓澈出现在苏慕焰和风芷瑶的跟前。

    风芷瑶看到令狐梓澈出现,感觉自己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梓澈哥哥,你怎么会在这里?”风芷瑶一脸她和令狐梓澈很熟的样子,连忙笑嘻嘻的当街抱住令狐梓澈。

    天啊,老天爷真是的,一个男人的皮肤也这么好的,这个令狐梓澈简直是祸水啊,妖孽啊!

    令狐梓澈当场就懵了,这……这是什么情况?

    她……她……风芷瑶可是他好友温行远的未婚妻,怎么如今第二次见面她竟然喊自己喊的那么亲热,他全身的鸡皮疙瘩差点都掉了下来。

    “令狐兄,你和我的芷瑶表妹何时这般熟悉了?”苏慕焰吃味的瞪了令狐梓澈一眼。

    “你想哪里去了,我和她——”令狐梓澈苦逼的正想解释。

    谁料风芷瑶说的更快,“梓澈哥哥,我们不是约好了一起去大玉湖泛舟赏荷吗?你怎么才来。”她掐着他的精腰,死命不松手。

    令狐梓澈听了风芷瑶这么柔媚娇软的声音,顿时心里有点飘飘然起来,不过,下一秒,他就满头的黑线。

    “等等,事情不是这样的!我和她——”

    “梓澈哥哥,我已经有了,你难道想不负责任吗?”风芷瑶忽然玩心大起,看到周围围观的人群逐渐加多,立刻哀怨的一叹,紧紧的抱着令狐梓澈问道,眸底闪过一丝狡黠。

    苏慕焰听到“我已经有了,你难道不想负责任吗?”他第一反应是非常的恼火,就想冲过去抱开风芷瑶。

    “令狐梓澈,她说的倒底是不是真的?”苏慕焰想起未婚先孕的风芷琼,立马火大了,怎么他的表妹们一个个的都是败坏门风的女子呢,太丢脸了!

    “我……你不要相信她,她在胡言乱语!”他根本和她不熟悉,好不好!

    “好啊,大师兄,原来这就是你躲我的原因,你和这个姑娘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突然一袭鹅黄纱裙的漂亮小姑娘甩着一根九节鞭就要打向令狐梓澈!

    风芷瑶抬头打量了一下他,只见她那乌黑的秀发,被挽了个出彩的飞仙髻,髻上簪着一支别致的桃花簪子,上面垂着紫色流苏。她有白白净净的脸庞,柔柔细细的肌肤。

    双眉修长如画,双眸闪烁如星。小小的鼻梁下有张小小的嘴,嘴唇薄薄的,嘴角微向上弯,带着甜美的笑容。

    整个面庞细致清丽,如此可爱,端的是一个可人的姑娘!只是细看之下,她的眼神倏然冰冷。

    靠,他那小师妹出现了!那她还要不要演下去?

    令狐梓澈像是看到了风芷瑶眼底的变化,他戏谑的一笑,出手挡住了九节鞭的袭击,快速伸出铁臂把风芷瑶紧紧揽住,“借用完了,就想溜了吗?嗯?”

    想他令狐梓澈辛辛苦苦骑死了八匹马,最后被她利用完之后,一脚踹开,她可想的真美!

    “梓澈哥哥,我只是不想成为你和你小师妹之间的阻碍,我说的都是真的,所以我宁愿主动退出。”风芷瑶眼眶赫然氤氲,雾气点点,让人看不真切。

    “大师兄,这个姑娘真的怀了你的孩子吗?”那姑娘似相信了,因为她清楚她的大师兄最厌恶女子碰他身体了,如今那个姑娘却被他紧紧的抱在怀里,她的心情有点酸酸涩涩的,但是并没有生不如死的感觉,好奇怪,她不是该吃醋吗?

    二师姐说如果你真的爱大师兄,看到他和其他姑娘在一起,你的心会痛,甚至是生不如死?

    那她对大师兄到底是什么感情呢?她迷茫了。

    “小师妹!你等等我!”忽然从半空之中突然跃下一道褐色的身影,但见一个不输令狐梓澈的美男翩然而落。

    只见此人一张俊朗清秀的脸孔,两道剑眉斜插入鬓,一双鹰目顾盼生威,鼻梁高挺,薄唇紧闭,黑亮的长发披散在两肩,藏青色的长袍随风飘拂,说不出的洒脱,俊秀,好一位翩翩少年郎。

    大概因为在江湖上飘荡日久,此人的脸色略显苍白,颇见几分憔悴,不过这些根本无损于他的英俊,反倒给他身上平添了几分沧桑感,让人望去便觉此人不比凡俗。

    “这是谁啊?长的真好看。”风芷瑶不去看妒火中烧的苏慕焰,望着宗政少卿的杏眸眸底划过一丝兴味。

    “他是我三师弟宗政少卿,那是我小师妹沈清涵。”令狐梓澈低声靠近她耳边说道,距离近的可以嗅到她发间的玫瑰花香,暗香蜜远。

    “大师兄,你抱着的这位姑娘是?”宗政少卿手持宝剑朝着他拱手道。

    “我的未婚妻!”令狐梓澈学的很快,连这种借口都用上了,把风芷瑶雷的里焦外嫩。

    “芷瑶表妹,你和他怎么?怎么可能?难道他才是那个男人!”未婚妻?那个令她手臂上守宫砂消失的男人!苏慕焰在大庭广众之下,没有仔细挑明,但是这话的意思,风芷瑶自然是清楚的。

    风芷瑶见令狐梓澈想利用自己逼退他那个小师妹,她立马脑子一转,连忙叫住沈清涵道,“沈姑娘,你别误会,我不会和你抢他的!你要的话,你拿去,我和我表哥有事先告辞了!”

    令狐梓澈当然要扑倒,但是她不想有麻烦,先把他那个小师妹稳住才行,更不想和同性结梁子!

    她可以睡美男,但是她绝不负责!这么一想后,她就想挣脱令狐梓澈那双铁臂的禁锢。

    于是她抛了个媚眼给苏慕焰,柔媚的叫喊道,“表哥,你先送我回府吧!”

    本来怒意冲天的苏慕焰听了风芷瑶的话,脸色晴转多云,连忙想要伸手去拉风芷瑶。

    令狐梓澈听了她的话,差点气得吐血,这女人的话实在是太难听了,他是东西吗?什么叫你要的话,你拿去?

    “苏兄,你表妹已经和我私定终身了,你可不要和他纠缠不清!”令狐梓澈递了个眼色给宗政少卿,示意他赶紧带着小师妹沈清涵离开。

    “三师兄,你别管我。”沈清涵只觉得大师兄令狐梓澈的怀抱里的女子神色古怪,她担心她会对令狐梓澈不利,是以,她扬声阻止三师兄宗政少卿的举止,她不会跟三师兄回去的。

    “清涵,大师兄已经有喜欢的女子了,你又何必执着呢?”宗政少卿看了一眼风芷瑶,眸底闪过一丝惊艳。

    果然是千娇百媚的女子,原来大师兄喜欢的是这种类型的女子啊!

    “大师兄,你真要娶她为妻?”沈清涵瞄了她一眼,有点好奇有点妒忌的看向风芷瑶。

    “嗯!”令狐梓澈开始睁眼说瞎话。

    风芷瑶这才发现自己被令狐梓澈给绕进去了,不过她不是一般人,于是她赶紧上前对沈清涵说了几句话,沈清涵马上眉开眼笑还朝她道谢了,貌似两人是好友似的,可把令狐梓澈气得够呛!

    “表哥,事情解决了,我们走吧。大家回见。”风芷瑶走向苏慕焰身边,他也和颜悦色的朝着令狐梓澈和宗政少卿他们告辞。

    令狐梓澈哪里会那么快放她走,“喂,你和我的小师妹到底说了什么?”

    “不告诉你!”风芷瑶很邪恶,妩媚的撩了撩额前的头发,扬眉浅笑道,这话气得令狐梓澈有血溅三尺的迹象。

    “令狐兄,我表妹乏了,我要送她回去了!告辞!”苏慕焰说完就抱住风芷瑶往风相府邸的方向飞掠而去,连他的坐骑都不要了。

    令狐梓澈看到苏慕焰那么迅速的带着风芷瑶离开,唇角掀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容。

    宗政少卿看到令狐梓澈眼底一抹淡笑,他的眸底闪过一丝玩味!

    大师兄不喜欢小师妹?那代表他有机会追到小师妹了。

    “小师妹,我们先回客栈吧!”令狐梓澈虽然不喜欢沈清涵,但是她好得是自己的小师妹,总要照顾她一点的,再说三师弟也在一边,他很久以前就知道宗政少卿喜欢小师妹,是以,他也乐见其成,经常给他们创造机会,无奈小师妹一直缠着自己,反而和宗政少卿甚少交谈。

    “嗯。”沈清涵点点头。

 &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069 幸福的味道,与狼独处(精)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