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

    一场旖旎的男欢女爱之后,风芷瑶让司徒烨磊先回去,她自己则沉沉的入睡了。

    第二日清晨,风芷瑶用了早膳之后,便带着紫云上了马车往云湖小庄的方向而去。

    当风无才听说了白晚亭的所作所为后,立马火大的猛咳嗽。

    “爹,你不要紧吧?”风芷瑶担心他受不了这等刺激。

    “瑶儿,无妨,这事情爹会为你做主!”风无才顿了一下又说道,“瑶儿,你先回去吧!爹很累,想再躺一会儿。”

    风无才的语气颇有点无力感,他挥挥手示意她离开。

    “好,那我走了。爹,你自己小心。”风芷瑶没有想到风老爹并没有因为她把白晚亭软禁了起来,而责怪她。

    “嗯,爹后天也该回去了。”风无才点点头。

    风芷瑶知道风老爹是因为云湖小庄有一座温泉池,他才来此养病的。

    去云湖小庄的路上会经过骊山的秋澜马场。

    今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是以,风芷瑶一路上欣赏着周边路上的美景,但见草木葱郁,野花绚丽,彩蝶翩飞。

    “秋澜马场?咦,大小姐,那不是温公子吗?”紫云眼尖的看到秋澜马场外围站着一个颀长俊逸的身影。

    “我来看看。”风芷瑶也远远的瞅了一眼,证实了那人真是温行远。

    “行远——”风芷瑶娇声喊道。

    温行远闻声,立马转身,飞掠而来,站在马车下问道,“瑶儿,你如何会经过秋澜马场?”

    “偶然路过。”风芷瑶回答的似是而非,想必风老爹选择云湖小庄治疗旧疾,定然是不想太多人知道吧,是以,她也不会碎嘴。

    “如果不急,我们一起策马驰骋!梓澈,还有你表哥他们等下都会来此赛马。”温行远微笑着盛情相邀。

    “你是说我表哥也会来吗?”风芷瑶问是不是苏慕焰也会来?

    “是的,还有北堂兄妹也会来。”温行远据实相告道。

    “我不想见他们,我先走了。”风芷瑶放下马车帘子就想催着车夫万三子赶快赶着马车离开。

    “芷瑶表妹——”苏慕焰大老远的骑在高头大马上就一眼看到了和温行远说说笑笑的风芷瑶,他如今换了一匹白马,高大健硕,看起来应该是匹千里良驹。

    “苏少主,你叫我做什么?”风芷瑶一想到自己差点遭了轩辕皓晨的魔手,自然对苏慕焰没有好态度,于是又恢复以往她和他两人剑拔弩张的气氛。

    “昨晚你睡的可好?”苏慕焰关心的问道。

    “很好,不劳苏少主牵挂!”风芷瑶看都不看苏慕焰一眼。

    “苏公子,温公子,别来无恙。”但见一名妙龄女子从一座白纱软轿上轻盈的走了下来。

    “傅姑娘安好。”温行远和苏慕焰面面相觑后,看了下来人,原来是万梅山庄的大小姐傅雪嫣。

    “我大哥有事太忙,来不了了,吩咐雪嫣和你们比赛赛马,你们等下不要因为我是姑娘家,继而让了我哦!”傅雪嫣似开玩笑的戏谑道,精致的脸庞上闪耀着耀目的光彩。

    风芷瑶听到如此爽朗的笑声,迎面瞧去,但见这姑娘身着碧绿的翠烟衫,白色多多的散花点缀在百褶裙上,身披水波燕莎,肩若削成腰约若素,肌若凝脂,气若奔放如矢车菊,全身散发出一种洒脱的野性美。

    风芷瑶觉得这付雪嫣比她的几个庶妹好相处多了,顿时对她友好的笑了笑。

    “这位姑娘好生面熟。”傅雪嫣只觉得自己仿佛在哪里见过风芷瑶,于是笑道。

    “她是我的芷瑶表妹。”苏慕焰介绍道,眼神疑惑的看向风芷瑶,这么热的天,她怎么还穿着荷花花瓣的竖领衣裳?

    “风芷瑶?南芍第一美人?”傅雪嫣眉开眼笑戏谑道。

    “好事者传之而已。”风芷瑶浅浅一笑。

    傅雪嫣觉得眼前的风芷瑶很对自己的胃口,于是她爽朗的笑了笑后,移步走向风芷瑶的马车。

    “一起赛马可好?”

    “还可以在此地逗留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后,我有事情要办。”风芷瑶闻言点头,她改主意了,等下晚点去看李锦然,也好让他对她的眷恋深一点,往后扑倒他更方便一些。

    “瑶儿,你改主意了?”温行远一脸的开心。

    “嗯。”风芷瑶微笑着点点头。

    “令狐梓澈,你也来了啊?”风芷瑶看到一身红衣妖娆的令狐梓澈从一辆华贵的马车上下来,他身边还跟着沈清涵,宗政少卿,可见约好了一起赛马来的。

    令狐梓澈闻言玩味的笑了笑,之前还叫他梓澈哥哥,这会儿变化的倒快,想来是为了行远吧。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想到这个可能性,他的心里有一点失落。

    只是他的脸上依旧笑的妩媚妖娆,风华绝代。

    沈清涵听到风芷瑶这么喊大师兄,心里对风芷瑶对她说的那话更是深信不疑了。

    宗政少卿不悦的看向风芷瑶,这女人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居然上回给小师妹灌输那样的思想,真是狠欠抽!

    “哈哈,原来大家都到了,就等子谦那粗枝大叶的家伙了!”温行远笑了笑,抬手拉过风芷瑶的小手,一点也不避讳,似乎在跟别人宣示着他的占有权。

    苏慕焰冰着一张俊脸,狠狠的瞪了风芷瑶一眼。这个女人倒底有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行远,我有话和芷瑶表妹说。”苏慕焰走到温行远跟前说道。

    温行远淡笑着同意了,心思灵敏如他,如何会不清楚苏慕焰如此大的转变呢?

    “行远,我和他没什么好说的!”风芷瑶当然要拒绝,每次她和他一对上,总没有好事,都是倒霉事找上她!

    “芷瑶表妹,就半柱香的功夫!”苏慕焰第一次在姑娘家面前放下了身段,柔语道。

    “好,走吧,行远,你先等我下。”风芷瑶看他们还在等北堂子谦兄妹,于是她略一思忖了下,觉得有些事情还是说清楚的好,省的某人阻挡她泡美男之路。

    跟着苏慕焰去了十里外的小山坡,芳草萋萋,野菊初绽,掠至鼻尖可嗅到几丝淡淡的清香。

    “有话就直说吧!”风芷瑶一把甩开了苏慕焰的手,眸光之中冷冽乍现,泛出幽幽夺魂一般的光芒。

    “这么热的天气,为何裹的如此严实?难道你不怕热吗?”苏慕焰踌躇了下,想了想最适合的词语,于是问道。

    “苏慕焰,你不觉得你管的太宽了吗?”风芷瑶一听这话,就很想把他这个一表三千里的表哥给踹到九霄云外去。

    “芷瑶表妹,我说过我会护你周全的,我这是在关心你。”苏慕焰极为认真的说道,他特别不喜欢她和别的男人走的太近。

    “你的关心,我敬谢不敏!还有,以后你别用一副什么都为我好的嘴脸来和我说话,我告诉你,我风芷瑶消受不起!”风芷瑶轻轻撇唇道,眼神无比冰寒。

    “那你和温行远是什么关系?还有那个令狐梓澈又是什么关系!你肚子里的孩子倒底是谁的?”苏慕焰最不能忍受的便是她当真失贞一事。

    肚子里的孩子?

    她怎么不知道?

    哦,她想起来了,她胡编乱造的子虚乌有的事情,他倒是相信了。

    她自己都忘记的干干净净了,他竟然还那么在意?好奇怪哦!

    “你没有资格知道!”风芷瑶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明显的睡眠不足,很显然昨晚一定和司徒烨磊在床榻之上大战三百回合了。

    “要怎样才有资格?”苏慕焰恼火之下,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让风芷瑶听了有片刻的恍惚,她抬头茫然的看了苏慕焰一眼。

    “反正你没有那资格!”风芷瑶这小妮子很傲娇,她说一就是一,死活不解释!让苏慕焰一个人难受去。

    “当真我没有资格吗?我可是你的表哥!”很显然,苏慕焰被她气得火冒三丈了,这不,连音调都拔高了好几分贝!

    “又不是亲表哥!”风芷瑶闻言冷哼道,视线落在脚边的浅紫色小雏菊上。

    什么?不是亲表哥?

    那好,他马上亲她一下,那他不就是变成亲表哥了吗?

    对,亲她!以后他就有资格管她了!

    于是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快的低头,好看的薄唇吻住了她的嫣红嘴唇。

    她的唇柔软甜蜜,让他一吻上就舍不得放开,他闭上眼睛,细细地用舌勾勒她好看的唇形。

    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吻别人。

    苏慕焰闭上眼睛吻着她柔软的唇瓣,竟然觉得尝不够。他伸出舌,轻轻分开她的双唇。她口中如此甜蜜,让他欲罢不能,他在她的口中翻搅,然后缠住她的丁香小舌吮吸起来,品尝着她的美好。

    “你们——在做什么?”远处一袭白衣的温行远翩跹的身影如行云流水一般飞掠而来,眼神之中挂着冷冽的寒霜。

    “啊!”风芷瑶现在很有钻地缝的冲动,太倒霉了,就吻吻罢了,就被人抓包了!

    “瑶儿,慕焰,你们最好给我一个解释!”温行远轻盈落地后,开口的第一句话,不愠不火之中带着凌厉的杀气。

    “厄,我牙有点疼,表哥他帮我吹吹!”风芷瑶撒了她有生一来一个最差劲的谎言。

    “芷瑶表妹,你——”苏慕焰没有想到风芷瑶竟然会如此跟温行远解释。

    “我什么我啊!我现在牙齿不疼了,好了,话也谈完了,行远,表哥,我们一起去赛马吧!”风芷瑶为了息事宁人,率先掌握发言权,硬是一左一右拉着他们走了。

    “行远,我还是想骑上回那匹汉堡,不知道它现在好不好?”风芷瑶见他们一个个生着闷气,不搭腔,不过,没有关系,她无所谓,依旧我行我素。

    “瑶儿,走慢点。”温行远一想起刚刚那令自己心痛的一场激吻,他的心就生生的被一根线给揪扯了起来。

    “走慢点做什么,我要快一点,我想骑着汉堡驰骋山野!”风芷瑶才不管他怎么说呢。

    苏慕焰猛力一使,但见风芷瑶下一秒已经到了他的怀里。

    “干嘛扯我?我的手腕痛死了!”风芷瑶责怪他不懂;怜香惜玉!于是她不雅的白了他一眼。

    “我刚才亲过你了,我有资格管你了!以后离温行远远一点。”苏慕焰几乎是压低声音说的。

    但是温行远乃习武之人,如何会听不见呢,于是他也一手施力拉过风芷瑶,“瑶儿,你已经答应嫁给我了,就该和别的男人保持距离,莫要朝三暮四!”

    “好了,好了,你们俩别管我了,先管好你们自己等下的赛马比赛吧!”

    风芷瑶觉得自己累了,并未说话,只是冷冷的各暼了他们一眼。

    蓦地,一股莫名的杀气犹如薄冰笼罩在他们两个人的心头,温柔的和风飘荡,扬起她柔软的发丝,本来柔和的面部却因为她的冷然霎时间变得凶神恶煞,犹如来自地狱的阿修罗,冰冷之间带着杀气,让人不寒而栗!

    “瑶儿,你怎么——”温行远这一刻觉得自己对风芷瑶似乎从来都没有深切的了解过。

    “芷瑶表妹,我是一定要管你的,我是说我们都已经亲过了,那么你就算是我的娘子了……”苏慕焰正想继续说什么,却被风芷瑶出其不意的向着他的俊脸,迅速挥手出了一拳。

    “啊——你下手也太重了吧!”苏慕焰不敢置信的看向风芷瑶,该死的,幸好他反应快!不然他的两只眼睛都保不住了!

    现在一只眼睛肿的很,呈现黑色状态!

    “这就是你乱说话的代价!”风芷瑶冰着一张小脸,说完,她就拉着温行远走了。

    “瑶儿打的好!”温行远望着她的目光之中带着宠溺的笑容,这丫头总是让他出人意料,只是之前她和苏慕焰的暧昧,让他看了分外刺眼,他现在有一个冲动,他好想告诉他们,瑶儿是他温行远一个人的。

    “行远,北堂子谦他们来了吗?”她捂嘴笑了笑,接着又问道。

    “行远,慕焰,快点,我们都已经都挑好马匹了!”令狐梓澈在远处叫唤道。

    “走吧,表哥。”风芷瑶转身冷睨了一眼苏慕焰,只是她心里郁闷,她都把他的眼睛打成熊猫眼了,他居然没有惩罚她,这反应太不寻常了吧。

    “哼!”苏慕焰还在生她的气,是以,他鼻子冷哼了下,颀长的身影掠过风芷瑶和温行远的身侧往令狐梓澈那边走去了。

    “瑶儿,我们也走吧,你等下坐汉堡,我去挑一匹好马。”温行远将她的小手紧紧地包裹在她的小手里,自掌心传递而来的暖意,暖洋洋的传达至她的五脏六腑,蓦地,她的小脸酡红了下,便呐呐的小声答应了。

    “好。”

    “啊!北堂子萱骑上了我的汉堡!”得,汉堡这匹坏马,居然把她大小姐给忘记了,恨啊恨。

    “瑶儿,再挑一匹吧!”温行远自是不想和北堂世家的关系搞僵,是以,他微笑着劝道。

    “好吧,重选就重选!”风芷瑶看他们一个个都找到了合心的马儿,就她还在仔细挑选。

    “大小姐,这匹马是性子烈,你找下一匹吧!”一名马夫大着胆子劝阻道,他自然也是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如果这小姐骑了这烈性马儿受了伤,他也逃不了责罚!

    “不了,我就要这匹,你放心,是我自己挑的,和你无关!”风芷瑶嫣然一笑道。

    “谢大小姐理解。”那马夫忙朝着风芷瑶下跪道谢。

    “这马可有取名字?”风芷瑶好奇的问道。

    “还没有取名,北堂家主刚从黑凝国购买过来!”那马夫摇摇头回答道。

    “那好吧,我要给它取个名字叫跑的快!”风芷瑶比较懒,这不马儿的名字也叫的这般粗俗,可把温行远他们逗笑了。

    北堂子萱不屑的暼了风芷瑶一眼,暗道俗不可耐。

    而傅雪嫣也坐在一匹枣红马上面,朝着风芷瑶笑了,笑了过后便是含羞带怯的目光看向侧身的北堂子谦。

    风芷瑶算是看明白了,原来付雪嫣喜欢的是北堂子谦啊!

    她不禁为付雪嫣掬一把同情泪,以后若是她嫁入了北堂世家,定然会受苦,为何?小姑子那么难缠,做嫂子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而北堂子谦的眼眸之中并无付雪嫣的身影,看样子,是付雪嫣单相思啊,真可怜,谁先情动,谁就是最倒霉的那一个!

    所以,这一世,她还是不想动情!情字太伤人,就像“夜煞”的大小姐风绝媚那么爱一个男人,到头来那个男人确是个卧底,男人真是不可信!

    既然承受不了失去的痛苦,那她还是别去碰触那个叫**情的东西吧!

    “芷瑶表妹,你能不能取个好听点的名字,毕竟这马儿还是良驹呢!”苏慕焰一手捂着左眼,一边不赞同道。

    痛死他了!那小丫头的力道还真不小!都抹了药膏了,竟然还那般痛。

    紫云在一旁静静的站着,眼帘低垂,看不清楚她此刻在想什么。

    “还是叫飞的快!”风芷瑶白了他一眼,继续说道。

    “算了算了,都差不多!”北堂子谦无语了,明明那么有才情的女子怎的如此粗俗,取只良驹的名字还那么那么让人无法接受。

    真不晓得司徒烨磊和温行远两个笨蛋看上她哪一点!

    难不成是她那举世无双的绝色容颜?

    这么细瞧着,风芷瑶还真长的玲珑剔透,让他不由的多看了两眼。

    宗政少卿的目光一直落在沈清涵的身上,他看到心爱的女子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令狐梓澈,他的心不由得纷乱了,刺痛了些。

    只是令狐梓澈似乎并不在看任何人,而是看向那匹烈性马儿“飞的快”,眸露惊奇。

    在南芍国,这样的马儿确实难得一见呢!

    整个药王谷只有一匹,当属他的“闪电”,幸好这次来咸阳没有骑它,否则早被他骑死了。

    风芷瑶直觉得“飞的快”眼中仿佛有人的语言,似乎可以传达许多情绪,她也不去碰它,只站在那里轻轻叫道:“飞的快,这名儿希望你喜欢……”脸上笑得一派无害,美不胜收。

    “飞的快”停下来回了回头,眼中流露出警惕的神色,不过并没有扬蹄踢她!

    他们笑着看她一本正经和马说话,难得今天耐性好,便站在近旁树下等着。

    谁知不过回神的功夫,风芷瑶竟靠近了烈性马儿“飞的快”,突然扭头对温行远他们一笑,得意的眨了眨眼,居然纵身上马。

    猛然长嘶,扬蹄飞踏而起,接着便如银光闪电般向前飞冲出去。

    “瑶儿——”温行远吓了一跳,连忙扬鞭打马追去,其他人也面露惊色,只有北堂子萱幸灾乐祸的很。

    北堂子谦吓了一跳,镇定过后,忙把妹妹北堂子萱从汉堡上抱了下来,他也立马追了去。

    “大哥,你去干嘛?”北堂子萱见自己大哥也去了,恼火死了,但是看着身边其他人都深看了她一眼,她才作罢,便大声关心的说道,“大哥,小心!”

    “表姐,我大哥她骑术很好的,你别担心了。”北堂子萱走到身侧的傅雪嫣身边,说道。

    “我不是担心表哥,而是担心风小姐,她看似那么柔弱的闺秀,可别摔下马,落个什么病痛,那就不好了。”付雪嫣很善良,她咬着下唇担心的说道,她很矜持,没有直接说担心表哥北堂子谦。

    是啊,如果落下病痛什么的,那就不好了!

    这话似一语惊醒梦中人!

    苏慕焰立马不顾眼睛所受的重伤也打马追去了。

    后来连令狐梓澈也过去了,他过去的理由很简单,“他是这里医术最好的,去了自然有用!”

    沈清涵皱眉之下,也只好由他去了。

    ……

    北堂子谦深知“飞的快”戾烈非常,这几天已不知有多少驯马师死伤在它蹄下,惊的浑身冷汗,手下打马急追,但“飞的快”如御风腾云遥遥领先,始终与他拉开一段距离。

    温行远心中大骇,他不要她有事!

    令狐梓澈眸内乌云密布,这丫头可别真摔惨了,否则还得浪费他不少名贵药物呢!

    苏慕焰此刻的眼中,充满了暴怒和恐惧,他第一反应便是从马鞍上一跃而起,利用轻功的优势,落在了“飞的快”的马背上,就等于和风芷瑶共乘一骑了。

    风芷瑶很奇怪,为什么最先出手阻止“飞的快”的会是一向厌恶自己的苏慕焰?

    若是暴怒,她可以理解,因为先前她把他打成了熊猫眼,若是恐惧,那她就不懂了?

    这些日子,苏慕焰对她表现出的所谓护她周全,让她敏感的察觉出他对自己应该是动心了。

    她当真不能把现在的苏慕焰和以前的苏慕焰想比了,这一丝异样的情愫,让她喜悦,却又让她感到麻烦,所以她宁愿忽略。

    很快,她被一只大手揽住了纤腰,他灼热的体温将她的娇躯环抱的很紧,“芷瑶表妹,刚才吓死我了!”轻轻地轻声呢喃,似情人之间的呢喃,只是他的手臂收的越来越紧,差点让风芷瑶透不过气来。

    “苏慕焰,你轻一点,我要无法呼吸了!”抱的她太紧了,窒息的难受。

    其余三人看着两人一骑,北堂子谦则摸摸鼻子看往别处,只是他的心里竟然有点失落感。

    反应最大的是温行远,他恨不得将苏慕焰从“飞的快”身上拉下来!

    令狐梓澈那双妖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071 男人之间的较量,炽情(精)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