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停——”苏慕焰赫然出声叫住了万三子,让他停下马车。

    “表少爷?这还没到擎天堡呢。”万三子很奇怪,表少爷怎么犯糊涂了?在此地停车?

    “有人跟踪!”苏慕焰淡淡说道,随即他撩开帘子,轻轻一跃,跳下了马车。

    “兄台为何跟踪本少主?”苏慕焰的声音贯穿了内力,是以,震的周边树上的树叶婆娑作响。

    “你觊觎了别人的东西!”一道黑色的俊影剑气如虹,袭向苏慕焰。

    “什么?可否说的明白点。”苏慕焰看着那人颀长的侧脸,一时之间不知道他是哪位。

    “哼——”那道黑色俊影的剑刃在皎洁的月光下闪耀着莫名的蓝光,灌注了内力的剑气一股恼儿的刺向苏慕焰。

    如果在以往,苏慕焰无需闪躲,便可对付来人,偏偏今日他在死亡谷耗费的真气太多,是以,他此刻除了闪躲,便是用极妙的轻功飞开。

    但是再躲也没有那人的剑气厉害,一不小心,剑气刺入了他的右肩,顿时鲜血淋漓,红色侵染着他的衣衫。

    “表少爷——”万三子被苏慕焰右肩上出了那么多的血吓蒙了。

    “没有削去你的右臂,你应该很庆幸了!记住,不是你的东西不要动!”那道俊影的声音冷冽如冰。

    但是苏慕焰也没有让他轻松得逞,一掌猛烈还击,使得那人唇角渗血,捂着心脏的手颤抖了下,欲将点地跃走。

    “你是谁?为何要伤本少主?”当苏慕焰听到那人临走之时的话语后,气得大喊。

    “哈哈哈——”那人脸上居然毫无表情!

    苏慕焰心想,莫非那脸皮是假的,人一皮面具?

    那人笑完之后,便桀骜不驯的冷眼撇了苏慕焰一眼,接着他狂笑着离开。

    “表少爷,表少爷。”万三子脸色苍白的望着苏慕焰鲜血淋漓的右臂。

    “速速带我去见你家大小姐!”苏慕焰想着如果再不赶快处理伤口,怕是这条右臂真要废了。

    而这里离他的擎天堡非常之远,那只有返回相府,找风芷瑶处理右臂伤口了。

    “哦,好。”万三子连忙上前搀扶了苏慕焰,将他扶到马车上,他自己再坐上车架,急忙返回相府。

    风芷瑶怎么也没有想到,她才沐浴没多久,苏慕焰就又来了,而且是带着伤来的。

    “我说表哥啊,是不是你得罪了别人,所以人家要砍你手臂示警啊?”风芷瑶一边为他处理右臂伤口,一边凉凉的取笑他。

    “并非如此!”苏慕焰轻轻的摇了摇头,他也纳闷,若是买卖上的事情,那人不会如此警告他,真是奇怪,他排除来排除去,竟然想不出他倒底得罪了谁。

    “难道是你强占了人家妹妹的清白,所以——”风芷瑶继续口无遮拦的猜测下去。

    “瑶儿,别猜了,我饿了!”这小妮子肯定吃饱了没事干,尽说这些有的没的!

    她倒好,吃了烤鸡,说不定回府了之后,又吃了不少好吃的,现如今他大男人一个,五脏庙开始抗议了,她还在旁边说着风凉话。

    “好吧,我这里可没有美食,红宓,去给表少爷端一碗粥来!”风芷瑶说的这话差点要把苏慕焰气得吐血了。

    红宓是今天早上管家新调来海棠苑伺候风芷瑶的丫头,她年方十三,家底清白,长相秀气,知书达礼,训练有素,让风芷瑶看了很满意,所以这会子她才没有让红宓退下,而是让她在一旁伺候着。

    等红宓出去了,苏慕焰瞪了风芷瑶一眼。

    “我好得给你买了一只烤鸡吃,你就请我吃一碗粥啊?”苏慕焰不满的咕哝了一句。

    “有的吃就不错了,你就知足吧!”风芷瑶懒洋洋的睨了他一眼,站起来为自己倒了一杯清茶。

    “紫云,三小姐的伤势,大夫怎么说?”风芷瑶问才打探消息回来的紫云。

    “大夫瞧过了,三小姐只是外伤,仔细调养即可。”紫云垂手禀报道。

    “那三小姐有没有什么不同寻常的表现?”风芷瑶再次问道,心下有些奇怪,那么一刺,当真只是外伤?

    “三小姐不哭不闹,很镇定,跟没事人似的,她跟管家要了姬玉丫头伺候。”紫云淡淡说道,她也纳闷,按理,母亲被关秋冷院,她做女儿的居然不哭不闹,真是太诡异了。

    “她倒是吃一堑长一智了!密切派人注意她!还有你尽快去弄清楚姬玉的身世。”风芷瑶知道紫云有办法办到这些,所以她也不瞒她。

    “是的,大小姐。”紫云点点头,这些对她来说只是小菜一碟。

    “这粥还真香呢!”苏慕焰等红宓端来了之后,拿着勺子优雅的品了一口。“味道香醇,爽滑可口,瑶儿,你真会享受。”

    “好吃就多吃点!”风芷瑶笑了笑,随后不雅的打了个哈欠。

    于是苏慕焰胃口大好,一下子吃了三碗。

    “瑶儿,我回去了。”苏慕焰依依不舍的看了风芷瑶一眼,他以为风芷瑶至少会出言挽留下呢,谁知那小妮子早就闭着眼睛梦周公了。

    “紫云,红宓,等你们大小姐醒来,告诉她,不管如何,我都会护她周全!好了,告辞!”苏慕焰宠溺望着风芷瑶软绵绵的窝在软榻上,他才三步一回头的离开了海棠苑。

    “紫云姐姐,你说会不会是表少爷看上了我们家大小姐啊?”红宓小声问道。

    “红宓,主子的事情,我们还是别议论的好,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才是真的!”紫云善意的提醒她。

    “是的,谢谢紫云姐姐提点,那我把碗筷拿下去洗了睡觉了。”红宓知道紫云是大小姐的贴身丫头,定然有办法会让大小姐等下睡到床榻上去的。

    “好的,去吧。”紫云微笑着点点头,只是她侧目看着风芷瑶的表情有几分欣赏,这样一个冰雪聪明的女子为何要和那么多的男人有暧昧关系?

    只是她不懂自家爷的心思?为何要她代替真正的紫云呆在大小姐的身边?

    大小姐的身上难不成有爷在意的东西吗?

    “紫云,是不是本小姐长的太美,你看入迷了?”风芷瑶赫然睁开眼眸,把紫云吓了一跳。

    于是紫云慌忙下跪道,“大小姐,你误会了。紫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因为刚才红宓问了那个问题,奴婢才多瞧了几眼大小姐。”

    天啊,大小姐原来没有睡着啊!

    “我这是闭目养神,我可从来没有说我已经睡着了!”风芷瑶咬文嚼字的说道,接下她优雅的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紫云。

    “紫云,告诉你背后的那人一声,我不是他能掌控的了的女人!”风芷瑶冷冷的暼了一眼下跪在地的紫云一眼,寒声将话说完,便步步生莲的走向内室去了。

    紫云愣了一下。

    大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她要不要再去见一下爷呢?

    但是爷没有传召自己,她若去了,便是要受罚的!罢了,大小姐对自己不错,她还是暂时留在她身边吧,万一再有人像齐王一样对付大小姐,她也好出手救她。

    这么一想之后,紫云从地上爬了起来,关好门,移步了出去。

    风芷瑶躺在床榻上,怎么也睡不着,想起苏慕焰吻她的情形,她的脸灼烫的厉害,原来不知不觉之间,她似乎也有点喜欢他了。

    不过,苏慕焰是美男子,她自然喜欢,这么一想后,她倒是释怀了。

    这个时辰了,司徒烨磊今晚肯定不会来了。

    风芷瑶于是马上起身披衣,换了一身白衣,简单的挽了一个发髻,轻盈无声的跳窗而出。

    确定无人发现后,她才用轻功飞去曲荷楼。

    “大小姐,怎的深夜前来?”桃之弦咋看到白衣如雪的风芷瑶吓了一跳。

    “不是来找你的,我找李锦然。”风芷瑶微笑道,想不到这个时辰出现,会吓到了弦伯。

    “好,这样啊,那你快去吧。”桃之弦见风芷瑶没有要紧事,适才安心的去做自己的事情了,曲荷楼在风芷瑶的授意下,如今已然变成南芍国第一家十二个时辰全天候服务的客栈了。

    风芷瑶点点头,凌波微步越来越妙了,居然一炷香的功夫便到了清莲小筑。

    此刻,李锦然的屋子内有烛光摇曳,可见他还没有睡。

    风芷瑶叩门后,李锦然扶着木制轮椅来开门了。

    “芷瑶,这个时辰,你如何会来?”李锦然开门一看,竟然是风芷瑶,目光温柔的看着她,带着几许惊喜,清俊的容颜,不像初见之时那边莹白虚弱,而是沾染着微微的红晕,似早晨的红霞,绚烂夺目。

    “怎么?看见我不开心吗?”风芷瑶朝着他笑笑,继而戏谑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这个时辰到我这儿来,影响不太好!”李锦然关心她。

    “我本来影响就不好,现在也不差夜不归宿这一项了!”风芷瑶给他一个你放心的眼神。

    “我过来看一下你就回去,然后我明天不过来了!”风芷瑶又说道。

    “为何明天又不来了?”李锦然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如今对她似有一种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

    “我有事!”风芷瑶俯下身去,身子前倾,在李锦然的唇瓣上轻啄了下。“就来看你一眼,然后我就回去了!”

    “芷瑶——”李锦然被风芷瑶如花的笑颜晃了一下心神,怔怔的看着她,唇瓣传来的触感,他的俊容不自然的一红,长长的睫毛轻轻地眨了下,轻轻的唤了一声。

    “锦然,是不是想我了?”今天她白日里没有来,他定然是想她了吧,想至此,她的小脸上洋溢着甜美的笑容。

    “嗯!”李锦然很老实,嗯了一声之后,脸更红了。

    “锦然好乖哦,嘻嘻……”风芷瑶很开心,再次对着他柔嫩的薄唇吻了上去,小手不老实的摸了一把他的胸极。

    “唔……芷瑶……”李锦然轻哼了一声,微微张开唇瓣,任风芷瑶的丁香小舌轻轻的探入,慢慢的回应着她的吻。

    温柔的吻不是缠绵蚀骨,不带**,似乎只是为了感受彼此,只是一会儿,风芷瑶便放开了他。

    把螓首埋在他的膝盖处,她抬头看向他,他的一双眸子璀璨的看着身下的人儿烧红的俊脸,娇媚的小脸上是满满的笑容。

    李锦然和煦如春风的笑着,抬手揉着她乌黑发亮的秀发,看着风芷瑶笑颜如花的俏脸,心里也是满满的喜悦。

    “亲吻的感觉真好。”风芷瑶戏谑着他,唇角含笑,千娇百媚。

    四目相对,都是满足的笑容。

    “天快亮了,赶紧回去吧!”李锦然抬眸望着外面的天色说道。

    “嗯,那我改天再来看你,我教你的治疗法子,你让半夏照着做吧,等我空了再来。”风芷瑶依依不舍的站了起来,歪着头,痴痴的看着他的绝美容颜,此刻月光照在李锦然的身上,粉衣绝艳,淡雅飘逸,俊容宛如被镀上了一层银光,美的炫目。

    “好,路上小心。”李锦然看了看她,再次视线落在自己的双腿上,他好希望自己可以站立起来,这样他就可以送她回去了。

    “嗯,放心吧,我现在,轻功学的不错呢。”风芷瑶看他的眼睛低垂,便知道他的心思,于是她开口安慰道。

    “好,芷瑶,你回去吧。”他笑了笑,抬头再次看向她。

    风芷瑶打开门便飞掠着离开了。

    ……

    三日后的阴雨天。

    许是风芷瑶嗜睡的缘故,将近午时了,她居然还没有起床。

    “大小姐,你起床了吗!”紫云敲门喊道。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了?人家睡的好好的呢!”风芷瑶闻言,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眸喊道。

    “大小姐,司徒老夫人指名道姓的要见你!”紫云听到风芷瑶出声了,便推门而入了。

    “司徒老夫人?是司徒烨磊的母亲吗?”风芷瑶撑起身子,揉揉眼睛,淡色道。

    “你说的对,大小姐可要见她?”紫云问道。

    “不见!”一个老太婆有什么好见的,再说她可没有嫁入司徒世家的打算!

    “等等——你可知道她是为了什么事情而来?”风芷瑶心里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她手里拿着一卷画轴,脸色淡然,倒是没有说为了何事,只是她一定要见你。”紫云仔细回忆后,向她禀报道。

    “好吧,见就见。”老天是不是见不得她美兮睡懒觉啊!

    “这么大的雨,她还来见我啊?难道是为了他?”风芷瑶思忖了下,喃喃自语道。

    风芷瑶梳洗打扮,用了早膳后才慢悠悠的向着海棠苑的花厅走去。

    司徒老夫人严心竹看到缓缓向自己走来的风芷瑶,眼里闪过一丝惊艳和赞赏。

    那是怎样一张精美绝伦的绝丽容颜,梦幻般的清澈双眸微微眨着,半垂着的睫毛,弯出一个绝美的弧度,像是一把半开的绢丝扇子。

    小巧的鼻翼,挺而俏,仿若沾满雨露的娇嫩红唇,一张一合之间,透着极致的诱惑力。

    白皙的没有一丝瑕疵的脸颊上透着一层浅浅的红润,像是熟透的樱桃般夺目芬香。

    这姑娘美的摄魂,艳的惊人。美艳中又夹着一股不容忽视的清纯,让人不知不觉便深陷其中,为之沉沦。

    怪不得磊儿将她的画像画的满屋子都是,原来她自有迷人的魅力。

    只是他们没有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想至此,严心竹微微的叹了口气。

    灵熙公主为了磊儿的拒绝,泪如雨下,还发烧了,至今还缠绵病榻,偏偏磊儿还不想去瞧她一眼。

    看来她这个恶人是做定了。

    就在严心竹打量风芷瑶的时候,风芷瑶也开始仔细打量了她。

    她精神饱满,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看上去很亲切却又跟人有着距离。

    一件枣红色金鱼戏藻的织金褙子,滚着三指宽的锦边,里面套一件石青色鸟衔菊团花纹袄子,深色马面裙,裙边绣着繁复的花边,头上戴着水头极好的玛瑙金钗,装扮得真是富贵中透着雅静,雍容之中带着贵气,温雅大方,进退有度,不像是难相与之人,风芷瑶疑惑,只是她为何偏要冒雨前来见她一面。

    “司徒老夫人,久等了!”风芷瑶微笑敛眉着轻轻拂礼道。

    “风大小姐,老身前来,自是有事和你相商,能否请你贴身丫头退下?”严心竹也微笑以对,只是气度之中带着几分威严。

    “紫云,你且先退下吧,我与司徒老夫人叙叙话。”风芷瑶朝着紫云轻轻的挥了挥手。

    “给!”严心竹从坐着太师椅上起身,将手中拿着的一卷画轴递给了风芷瑶。

    “画轴?”风芷瑶愣了一下,她为何将画轴给她?

    “何意?”风芷瑶好奇问道。

    “给你看的。”她轻轻一笑,只是笑意未达眼底。

    “究竟是什么画?”还搞的那般神秘?

    “你打开来看就知道了!”严心竹端起茶杯,掀开茶杯盖,优雅的品了一口,眉头皱了皱,这海棠苑的茶水有点涩。

    于是风芷瑶依言,伸出纤纤玉指,缓缓的展开了那画卷。

    但见画卷上的美人儿,浅笑嫣然,海棠标韵,倾国倾城。

    只是怎么看着那般熟悉呢?

    这画轴上的美人儿,怎么怎么看着那么像她自己呢?风芷瑶有一瞬间的迷惑,这画到底谁画的,居然画出了她的神韵。

    “很惊讶对不对?”严心竹淡淡的问道。

    风芷瑶点点头,不知道她这么问什么意思?

    “是磊儿画的!”严心竹望向风芷瑶的目光带着审视。

    “烨磊画的?”风芷瑶怔了半响,司徒烨磊把她画在画轴上做什么?

    “是。”严心竹点点头,接着她又说道,“风大小姐,你可知道烨磊已经和灵熙公主定亲,如果让皇家知道未来的驸马心系别的女子,皇家会如何待她?”

    “司徒老夫人,我想,你错了!而且错的离谱!”风芷瑶听她这话,心下也明白了几分,原来司徒老夫人是希望她知难而退!

    “哪里错了?难不成我家磊儿喜欢的女子不是你吗?”严心竹的视线落在那画技超群的画轴上。

    “司徒老夫人,你先别急,且听我细细道来,没错,烨磊喜欢的女子是我,但是我无意嫁入司徒世家,所以我才说你错了!”她风芷瑶又不是笨蛋,那么早为了一棵树而放弃整片森林,她才不会那么做。

    不想嫁入司徒世家?她司徒世家还不让她入门呢!齐王不要的女人,他们司徒世家哪敢让她入门!

    “你说的是真的?”严心竹还是有点不可置信,想想磊儿长的玉树临风,俊逸非凡,风大小姐竟然无意磊儿?这倒是有几分奇怪了。

    “当真!”风芷瑶扬唇笑了,如果要嫁,她还需要派人乱传她身染恶疾的传闻吗?

    “既然如此,那烦请你往后不要再见烨磊了,乘早断了他的念想吧!否则他的前途就毁了!对了,灵熙公主病了几日了,磊儿还不肯去看她,请你去劝劝他,无论如何都要为他的前程而考虑,老身在这里谢谢你了。”

    严心竹似松了口气,接着她又想到了什么似的,说完后她扶额似头痛的样子。

    不要再见烨磊?她是不想见啊,可是人家偏偏经常夜探香闺,让她防不胜防呢!

    轩辕灵熙生病了?司徒烨磊不去探病?这事情和她好像无关吧!

    “既然司徒老夫人要我别见他了,那还是请司徒老夫人亲自去劝吧,好得,你是他的娘亲,他总要听你的话吧!”古代人不是很愚孝吗?

    “正因为他不肯听我的话,去皇宫探病,我适才冒雨前来见你!”司徒老夫人叹了口气。

    “可是你都劝不动他了,我怎么可能劝的动他呢!”风芷瑶轻笑着摇了摇头,司徒烨磊可不像是为了一个女人而擅自改变决定的男人!

    “拜托风大小姐去劝他一次。”严心竹见风芷瑶云淡风轻的样子,突然扑通一声朝她跪了下来。

    “司徒老夫人,使不得啊!”她跪她,不是让她风芷瑶折寿吗?

    于是她匆忙将严心竹搀扶了起来,明明不要她再见她儿子的,这回还要自己去帮她劝儿子!

    “那你是答应了?”她眸光惊喜的看着她,苦肉计成了吗?

    “就当见烨磊最后一次喽。”风芷瑶说的云淡风轻,本来被他缠的夜夜难眠,她正愁没有法子让他主动离开呢!

    这么巧,轩辕灵熙居然生病了,病的真是时候,只是等下见了司徒烨磊,她该怎么和他说呢?

    “好孩子,难为你了。”严心竹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她似感激的看向她。

    “不用太感激我,我还不知道烨磊愿不愿听我劝说呢!”风芷瑶可不敢打包票!

    “你肯去劝就好!这个时候,他应该在松鹤楼。”她点点头。

    “如此,老身先回府了。”她将画轴留给了风芷瑶,冲着她微笑了下,便转身和站在门口处的两个丫头,打伞踏入了纷纷扬扬的雨丝之中。

    “大小姐,雨小了,今儿个你可要出去?”紫云见司徒老夫人走了,便慢步走近风芷瑶。

    “嗯,要去一趟松鹤楼,你也跟着一起去吧!”风芷瑶颔首笑了,看来今天午饭就在外面解决了。

    “大小姐可要换一套出行的衣服?”紫云瞄了瞄风芷瑶的一袭白衣,便问道。

    “不换了,我们走吧。”风芷瑶摆摆手,她很自信的扯唇笑了,反正她穿什么衣服都是极好看的。

    ……

    一路上依旧烟雨蒙蒙,不过没有雨大的阵势,风芷瑶浅浅一笑,此情此景,倒是适合聆听雨打芭蕉,畅饮醇香女儿红。

    如此细雨霏霏的日子,松鹤楼的生意依旧好极了。

 &nbs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073 小高潮(必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