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司徒烨磊立时的顿住了身子,眸子内一片怒火,风芷瑶的小心肝猛的跳了一下,这个声音……一定是他……一定是他回来了!

    哎,出门没有看黄历!

    司徒烨磊扭头一看,对方呼吸绵长,杀气浓烈,但见二楼的窗口不知何时站了一位蓝衣男子。

    此人不是夜未央,又能是谁呢?

    “未央?”风芷瑶轻柔的喊了一声,

    但是她的手却还是被司徒烨磊给拽着。

    “夜未央,你的暗器还真是一绝呢!”司徒烨磊皱了皱眉头,怎么又是他?上次在大玉湖畔,不就是他的突然出现,害他不能和瑶儿燕好吗?

    “瑶儿,跟我走——”夜未央冷冷的轻瞥了一眼司徒烨磊,冰冷的目光看向他和她。

    风芷瑶心里想着自己该如何处理此事?

    于是她微微一楞,不敢去看夜未央的眸子。

    “瑶儿是我的女人,她不会跟你走的!”司徒烨磊以前可能没有底气,但是自从和风芷瑶缠绵悱恻之后,已然有十分的把握,他觉得风芷瑶肯定会跟着自己的。

    “是吗?瑶儿——”夜未央听到司徒烨磊说这话,他足尖一点,持着灵蛇剑飞跃而来,身形颀长,稳稳的落在风芷瑶的跟前。

    “我……我……”风芷瑶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心里很是纠结。

    “瑶儿,你和他说,我和你已经私定终身了,让他死心吧!”杀手又如何?这是在他司徒烨磊的地盘上,他觉得自己没什么好怕的!

    “私定终身?死心?哈哈哈……你别自欺欺人了!瑶儿,你告诉他,谁是你的第一个男人!”夜未央刚听了司徒烨磊的话,非常不悦,甚至有砍了司徒烨磊的冲动,但是想着他是风芷瑶的第一个男人,他又硬气了不少。

    “瑶儿,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司徒烨磊转头看向她。

    “不许再提这事!谁若再提,本小姐就——再也不想见他了!”风芷瑶将油纸伞一扔,气得暴跳如雷!

    切,她都还没有嫁人呢?她想和谁交往就和谁交往,他们这么唧唧歪歪做什么?

    “瑶儿——”司徒烨磊问道。

    “瑶儿,你?”夜未央一向宠溺着她,见她如此表态,他很郁闷。

    “我就是这意思!你们若想对打,请便,我肚子饿了,该用午膳了!”风芷瑶冷冷一笑。

    说完,她看也不看他们一眼,她径自往门口走去。

    司徒烨磊心里气愤,瑶儿这算什么?难道夜未央是她的第一个男人?那她当他司徒烨磊是什么?

    “瑶儿,你把话说清楚!”司徒烨磊迅速移动步子,追截去了。

    “我该说清楚什么?把你的手拿开!”风芷瑶双眸染霜含冰的望向司徒烨磊,厉色道。

    她在现代,睡美男都是你情我愿的事情,难不成,都要让她负责不成?

    “怎么,你要我负责?还是你也要我负责?”风芷瑶的冷眸在扫过司徒烨磊之后,再扫过夜未央,双手抱胸,冷酷的问他们。

    “我是男人,当然是我对你负责!”夜未央也用他一贯冷冽的声音喊道。

    “瑶儿,我们两情相悦,我早就有娶你为妻的想法,所以自然是我们成亲,履行男人对女人的责任,负责那是必须的!”司徒烨磊一番话,说的滴水不漏。

    看吧,看吧,古代的男人,比牛皮糖还难缠!

    风芷瑶听完两人这话后风中凌乱了!

    “那个,我不需要你负责。或者是你负责,我已经深深的考虑过了,我暂时不想成亲!所以请你们不要再跟着我了!”风芷瑶无奈的耸了耸肩,长长的叹了口气道。

    风芷瑶的这番话让司徒烨磊和夜未央气得火冒三丈,他们恨不得把她劈开,看看她到底有没有心?

    两双眸子内涌动着强烈之极的怒火,熊熊燃烧,似要把她吞噬一般!

    她这么说虽然有点卑鄙,不过她也是为他们好,她这种妖娆风情的女子实在不适合娶在家里的!

    “还有,现在起不许再跟着我了!”风芷瑶见他们楞住了的空挡,施展轻功飞往松鹤楼门前的马车上了。

    “大小姐,如何是用轻功飞回来的?”紫云看到突然翩然落在马车上的风芷瑶,她被吓了一跳。

    “别问,替我挡住那两只笨蛋!小姐我先去靓汤店看看装修进程如何了!”风芷瑶看着背后那两人飞快的追了过来,连忙吩咐紫云去阻挡他们。

    “大小姐——那,好吧!”紫云只好点点头,轻盈的跃下马车。

    恰好司徒烨磊和夜未央运起轻功飞掠而来。

    “紫云,你家大小姐人呢?”该死的,她的轻功什么时候那么好了?夜未央怒气冲冲的问道,怎么瑶儿一转眼的功夫就不见了。

    “夜公子,大小姐她有事先走了!”大小姐真不厚道,她一个人乘着马车溜了,让她一个人面对两只“老虎”。紫云低垂着脑袋,心里琢磨着等下如何脱身。

    “你家大小姐去了哪里?”司徒烨磊自然也想知道风芷瑶那小妮子去了哪里?他从没有想过,他喜欢的女子竟然有那么多的男人在觊觎,竟然还有江湖中人,这让他差点抓狂。

    看来,势必要加快解除婚约那件事情了!他好不容易动心一次,他容易吗?

    “大小姐她有事先自个儿离开了,你们找她有什么事情吗?需要我带话给我们大小姐吗?”拜托,拜托,放她小丫头走吧,面对他们两个,她还不如回去伺候性格阴晴不定的爷呢。

    “你可知道她去哪里了?”夜未央问道,俊脸依旧冷冰冰的,他心里苦涩非常,他用心去爱,全心去疼的女子,她都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他了,她竟然还不需要他负责!

    “紫云是奴婢,大小姐不可能向奴婢交代这些事情的!”紫云机灵的回答道,虽然说了,但是大小姐让自己挡住他们两,必然是大小姐现在不想见他们喽。

    “紫云,莫要撒谎,你家大小姐真的没有告诉你,她现在去了何处?”司徒烨磊瞪了一眼夜未央,就一江湖人士也敢和他抢心上人?

    “司徒公子,奴婢真的不知道。”紫云在去冒名顶替之前,就已经了解之前的紫云是什么性格,所以她这么回答后,司徒烨磊和夜未央倒是没有为难她。

    “两位公子,你们若是没有事情再问的话,奴婢先回相府了!”紫云垂首咬着下唇,心想,这个时候,凭着大小姐的轻功不晓得有没有到靓汤店了?

    紫云也是好奇她的,怎么短短时间之内,轻功运用的如此之好,甚至不下于她?莫非大小姐的身后有高人指点?

    那她是不是要去将此事禀报爷听呢?

    “罢了,你先回去吧!”司徒烨磊淡淡摆手示意紫云可以走了。

    夜未央正想离开,却被司徒烨磊伸手拦住了。

    “你不适合瑶儿!”司徒烨磊似警告似劝说。

    “难不成未来驸马爷就适合瑶儿吗?”夜未央转身,唇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容。

    “你——”司徒烨磊没有想到他会如此反驳他。

    “据夜某所知,南芍国的驸马爷可是不能纳妾的!”夜未央唇角的笑意收敛,冷哼道。

    “哼——”司徒烨磊见自己没有气着夜未央,倒是被夜未央气着了,胸臆之间喷涌着怒火,接着一甩袖子,返回了松鹤楼。

    夜未央冷笑,他想要娶的女人,谁都甭想抢走!

    ……

    风芷瑶坐在马车上,都快到靓汤店了,可是她的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

    “大小姐,前方就是咸阳第一靓汤店了。”车夫万三子的声音从车帘子外面传来。

    “甚好,那便下车去瞧瞧吧。”风芷瑶应声,随即轻柔的掀开马车帘子。

    风芷瑶一下马车,便黛眉轻挑,看来她的行踪被人给锁定了。

    “瑶儿,你我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轩辕皓玉突然出现在风芷瑶的跟前。

    “你跟踪我?”风芷瑶很确定。

    “没那必要!”轩辕皓玉摇摇头。

    “那你为何这么巧也出现在这里?”风芷瑶上下打量了一下他,一袭白衣,纤尘不染。

    “巧合而已!你别多想了。”轩辕皓玉缓缓上前,拉着她的手,走向靓汤店的方向。

    “轩辕皓玉——”风芷瑶拼命掰开他的大手掌控。

    “瑶儿,下次喊我皓玉即可,四个字喊着不累吗?你好像肚子在叫了,是饿了吧?”轩辕皓玉不怒反笑。

    “倒真是肚子饿了。”风芷瑶点点头,吃饭皇帝大,她不理他就是了。

    只是心道,紫云千万别把她来了靓汤店的事情给说给他们两只听。

    “瑶儿,你看内部的装修可是差不多了?”轩辕皓玉伸出白皙的手指指了指大厅内侧。

    “还行,只是何时开始营业?”风芷瑶缓和了下脸色问道。

    “等碧兰节后开始营业吧。”现阶段,他忙的很,是以,将营业的日子定在碧兰节结束后吧。

    “嗯,可以。”她点点头。

    “走,我带你去玉湖楼吃饭吧。”他见风芷瑶颇为满意的笑容,便笑着提议道。

    “就是那个大玉湖畔的那个玉湖楼?”风芷瑶想起他前些日子有提过。

    “对,我们去吧!我抱你用轻功去,这样快一点,不然饿坏了你,我可是会心疼的。”轩辕皓玉没有说的是,等碧兰节后,便是五岳诗会,自此,从各个国家赶来的文人墨客都聚集在风景优美的大玉湖畔。

    而五岳诗会是由四个大国共同举办的,另外一些小国家也会派人来参赛。

    五岳诗会相当于现在的大型人才交流市场,比赛胜出的前三甲便可以当朝官,平步青云发大财,自此那些寒窗苦读的书生无不望眼欲穿等待这个五岳诗会的开幕式。

    “还真没有发现,靖王殿下如此能说会道!”风芷瑶颔首答应了,反正她懒,他要抱着她飞也无不可,还能小睡一会,多省力的事啊!

    于是轩辕皓玉将她拦腰抱起,见她如此柔顺,他的唇角掀起一抹灿烂的笑容,莫非她的心里还是有他的吗?

    ……

    很快到了大玉湖畔,湿润的湖风吹来,淡去了身上不少的炎热,湖里荷花娇艳,或者花蕾,或者半绽放着,或者凋谢着,千姿百态,各有千秋,美不胜收。

    临近大玉湖畔的便是一座修竹搭建的三层小楼,古朴之中透着精致,清爽。

    “这就是玉湖楼?”她看和普通的茶楼差不多呢?只是为何这里的生意这么好呢?

    “对。”他扬眉浅笑,接着双足轻盈落地后,他径直的走在前面,回头看了她一眼,“如何不跟本王走进去?”

    “这里的人好多,比之其他的茶楼,生意好上太多了。”风芷瑶小声的咕哝了一句。

    “想知道为什么吗?”他转身抬手理了理她额前的一缕刘海,轻柔的问道。

    风芷瑶点点头,废话,她当然想知道了!她可不信一个破湖还会有那么多人来赏,而且这里的茶楼酒肆也不止玉湖楼一家!

    “他们都是为了碧兰节而来!”他笑着解释道。

    “一个破节日也会有那么多人来吗?”风芷瑶闻言捂嘴笑了。

    “瑶儿,你错了,可能,对于你来说碧兰节不算什么大事,但是对于很多人来说,碧兰节可算是改变自己命运的节日。而且碧兰节是由四大国最神秘最长寿的贺兰家族举办。若赢了,可以得到长寿的秘诀,或者可以得到黄金千两……总之可以称之为梦想成真!”

    轩辕皓玉娓娓道来,把风芷瑶说的乱心动一把的。

    风芷瑶心想,那如果我赢了,我可不可以许愿我可以睡很多的美男,但是不用我负责?

    当然这种异想天开,惊世骇俗的话语,她是不会问出来的。

    “怪不得这么多人来这里了!”风芷瑶点点头,接着她又叹息道,“可惜我一早答应了我爹,我不去参加碧兰节了,对了,你要参加吗?”

    “皇室中人都要参加的。”他回她一个颠倒众生的笑容。

    怎么可以笑的那么撩人的,害她的春心差点又要荡漾了。

    “哎,先不说碧兰节了,那个,我真饿了,我们先进去用午膳吧!”风芷瑶双手捧着肚子,可怜兮兮的说道。

    两人走入人声鼎沸的玉湖楼。

    “公子,您几位?”一袭蓝衣的小二笑盈盈的迎了上来。

    “就两位!我和她!”轩辕皓玉指着自己和风芷瑶笑道。

    白袍玉带,俊美飘逸,轩辕皓玉慵懒含笑,一时间竟夺走了玉湖楼大厅里众人的眼球,小二看的一呆,连忙应了一声。

    当小二看向风芷瑶的时候,只觉得此女姿色看了惊为天人,真乃倾国倾城,国色天香。

    “小二,如何是在大厅?”轩辕皓玉蹙了一下俊眉。

    轩辕皓玉看了看风芷瑶似乎不反对,他纳闷了,大厅里这么吵,她也能如此安静的随意挑了一个空的位置端坐了下来。

    “抱歉,客官,楼上的雅间都让人订了,只有这大厅的位置了。”小二被轩辕皓玉一问,快速的收回了他投射在风芷瑶身上的目光。

    “我看这里也挺好的,你看,靠着湖边呢,很风凉的。”风芷瑶不反对,她都快饿的前胸贴后背了,他还在纠结位置问题。

    “那公子意下如何?”小二感激的瞥了一眼风芷瑶,多善解人意的姑娘啊,长的又是极其美丽,当真是个仙女一般的人物啊。

    “嗯!赶紧上菜吧,挑你们店最好的!”轩辕皓玉看到那小二那般的目光看着风芷瑶,他的脸色就非常的不悦。

    “是的,客官,请稍等。”小二客气的笑了笑,只是临去时,再用余光瞄了瞄风芷瑶。

    “瑶儿,我们换一家酒楼吧!”轩辕皓玉只觉得自己的东西似要被别人看光光了,于是他冲着那些惊艳于风芷瑶的目光的主人,狠狠的瞪了一眼。

    “我很饿了,经不起折腾!”风芷瑶轻轻摇头,她容易吗她?现在快饿死她了。

    如今正是中午吃饭的时刻,酒楼的人自然多不胜数,至少风芷瑶看着别人桌上的饭菜,有去抢过来吃的冲动。

    “瑶儿,你的眼神怎么看着像狼的眼神?”轩辕皓玉笑着打趣道。

    “要说我就直接点,形容我像饿狼?”风芷瑶千娇百媚的笑了笑。

    只因为小二上菜的速度奇快,一下子满满当当的上了一桌桌的美味佳肴。

    风芷瑶看的双眼发亮,根本不去管自己被养刁的胃了,即使是难以下咽的黄花菜在她的眼中也犹如百年难得的山珍海味似的。

    果然是饿了吃啥都是香的,风芷瑶立马拿起了筷子,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相对于风芷瑶的难看吃相,轩辕皓玉自小养尊处优,即使再饿,吃起菜来,也是分外的优雅。

    顿时整个酒楼的人都看着风芷瑶风卷残云的恐怖吃相,于是他们都呆呆的看着她,都停止了说话,回神后纷纷摇头,怎么如此美貌的佳人吃相怎的那般难看?

    风芷瑶全当这些人吃饱了没事干,她吃她的,一筷子一筷子的夹菜,再后来,变成她和轩辕皓玉在抢菜了。

    于是风芷瑶不乐意了。

    “我说你是不是太不厚道了,你一个王爷吃的比我还多。”风芷瑶的筷子死命按住一只油腻肥嫩的水晶肘子,不悦的娇声斥道。

    “瑶儿,这盆,那盘,还有,这,这,这,可是全是你一个人吃掉的,虽然还剩下了些,可是——最后一只水晶肘子你就让给我吧!”轩辕皓玉觉得自己也很委屈,他容易吗他,他早膳吃了一点点,如今午膳吃的全是素菜,他都快成兔子了!

    “好……好吧……那本小姐大人有大量,你吃吧!”风芷瑶恋恋不舍的,从那鲜艳夺人的水晶肘子上艰难的移开视线,心里把轩辕皓玉骂了不下百遍,王爷有啥了不起,还不是为了一只水晶肘子,连本王自称都不要了!

    轩辕皓玉在吃水晶肘子的时候,所有的优雅高贵全给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狼吞虎咽的程度比之风芷瑶有过之而无不及!

    “呵呵……”风芷瑶看他如此,捂嘴咯咯的笑了,在轩辕皓玉瞪了她一眼之后,她朝他调皮的做了个鬼脸,随后摸了摸自己的肚皮,不雅的打了个饱嗝。

    接着她优雅的拿出贴身的云纱丝帕拭了拭唇角,风芷瑶这才注意到大家对她过度的注目礼,看来这群人一定没有见过比她美兮还能吃的女子吧!

    “小二,买单,哦,不,结账!”靠,她差点要忘记这儿是古代了。

    “总共八百四十五两银子!”小二恭敬的笑道,他想他们穿着如此华丽,应该付的出来吧。

    “靠,这么贵!你们酒楼抢劫啊!”糟糕,她出来的时候,可没有带那么多。

    “你付吧!”风芷瑶火大的看向轩辕皓玉,都怪他,偏要带她来这吃饭。

    “小二,这是一千两!”轩辕皓玉眼都不眨的从袖子里拿出一张一千两的银票。

    风芷瑶心道,跟着王爷有饭吃,可惜太危险了,她想起夙阳之行,遇到的两次暗杀,是以,她还是心有余悸的。

    二楼某雅间。

    北堂子谦正和万梅山庄少主傅雪残饮酒猜拳,忽而北堂子谦看到楼下风芷瑶风卷残云的不雅吃相,眸底闪过一丝不屑和愤怒。

    这个女人真是不省心,前面勾搭了温行远和苏慕焰,这回却又和靖王殿下粘在一起,当真是水性杨花!只是为何,他看着这一切,他心里的颇为的不舒服,甚至有很愤怒的感觉?

    难道是天气太过炎热的缘故?

    “子谦,下面来了何人,你——竟然看的如此专注?”傅雪残顺着他阴沉的眸光看过去,视线触及到那个轻灵娇媚的女子的容颜时,他的心湖似被一颗小石子丢开了一层浅浅的涟漪似的。

    如此自然,不做作的女子,当真是天下少见。

    “很美的女子,子谦,你认识?”傅雪残的视线在触及那女子如花笑靥的容颜,眸光浅浅的闪动了下,随后调回视线,深呼吸下,让自己的心归于平静,语气淡淡的问道。

    “认识,相府嫡出的大小姐风芷瑶,也是我们南芍国第一美人!两月前才被齐王殿下递了退婚书。”北堂子谦收回了视线,看向对面优雅用膳的傅雪残,挑了挑眉梢,他问这个做什么?

    “哦,是这样啊!对了,子谦,你何时履行你和我那雪嫣妹妹的婚约?”傅雪残想起妹妹雪嫣对眼前男子那种痴迷,那种执着,心里不由的担心了几分。

    为何担心?只因为北堂子谦是他最不能看透的人!

    “自然会履行,难不成雪嫣她着急了吗?”北堂子谦深沉莫测的眸底深处掠过一丝浅浅的笑意,慢条斯理的说道。

    傅雪残轻轻的蹙起好看的俊眉,北堂子谦说这话的意思?难道他是不想尽快履行傅家和他们北堂世家的婚约?

    “雪嫣如今是待嫁女儿心,你应该知道她对你的心思吧?”傅雪残弯唇一笑,四两拨千斤的说道。

    北堂子谦淡笑不语,只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074 二男争妻(精)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