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夜未央,说够了没有?

    “瑶儿——”夜未央的身子不动,一双漆黑如墨的眸子怔怔的看着风芷瑶,幽如深潭,沉如大海,让人看不清眼中的神色,忽然他低头吻住了风芷瑶柔美的樱唇,双手如泼墨一般唯美的游移起来。

    “夜未央,你想用强的?”风芷瑶发觉夜未央的眼神不对,暴怒之中带着强烈的占有欲。

    “是又如何?我要让你为我生下一个属于我们的孩子!”夜未央优美而性感的唇瓣吻上了风芷瑶的唇瓣,堵上了她即将说出口的话语,声音沙哑而动听。

    “夜未央,你给我滚出去,滚的越远越好!”风芷瑶猛烈的躲开他的唇瓣,麻利的一个过肩摔,让不曾防备的夜未央跌了个狗吃屎。

    愤怒,郁结,破碎排山倒海的一拥而上,似喷泉一般涌上了他的心头。

    “风芷瑶,你既然无心,当初为何要招惹我?还给我下药,现在你又翻脸不认人了!背着我和别的男人来往,是可忍,孰不可忍!”他粗暴的撕裂了她的淡紫色菡萏花抹胸,月白绸缎的亵裤,看着风芷瑶风娇水媚的小脸,他的眸底闪过一丝浓浓的痛心,于是他的手指下分外的用力。

    “你有本事的话,你拿去!”风芷瑶抬手就是给他一巴掌,从未有人敢违逆她自己的意志而强行要她。

    “你打我?”夜未央愣了一下,回神过后,便是主动脱下自己的衣物,赤身果体的压在了娇躯之上……

    “不,夜未央,滚开,快点放开我,不然我要你好看!”风芷瑶想着才练习不久的点穴法,她不介意夜未央成为她的第一个试炼对象。

    “你才练习了多久,就想对付我吗?”夜未央哈哈哈的冷笑,他骑在她的身上,他那修长白皙的手掌一下子按住了她的双手,让她动弹不得。

    该死的,怎么动不了?

    “我……我没想对付你!”我现在气得想杀了你!

    风芷瑶摇摇头,跟他辩解道,她心想,这个男人一定是疯了!

    以前他对她可好了,从来不会强上她的。

    此刻,风芷瑶见他正在煽情的撩拨着她的敏感,让她有一种立即和他共赴巫山的强烈冲动。

    夜未央急的满头大汗,可又不敢贸然闯进去,他的心里装着满满的都是她。不舍得弄疼了她。

    “笨蛋!要的话,快一点!”风芷瑶无奈被他先一步封住了全身的穴道,除了嘴巴能说话,够可怜的。

    夜未央很紧张,俊脸憋的通红,被她一刺激之后,立马闭上眼睛吻住了她的娇唇。

    在温柔的折磨后,终于进去了,风芷瑶很快陷入了**,这种感觉很奇妙,连她自己都鄙视自己,怎么就这么被夜未央给搞定了,太没有骨气了。

    室内弥漫着**的味道,这种相互交织在一起的欢爱唯美旖旎,是亘古以来人类最原始的旋律。

    巫山**之后,两人累的沉沉的睡去了。

    ……

    一夜温柔的折磨后,风芷瑶再次的醒来,睁开朦胧的睡眼,身边早已经没有了夜未央的身影,她以为他定然是离开了。

    只是她的视线在看向地上的白水晶玉簪的碎片后,心里还是闷闷的抽疼着。

    身子酸酸软软的,没有一丝力气,睁着眼睛看着房顶,心里将夜未央骂了个半死,她敢肯定,夜未央昨天一定是中邪了,突然之间变成超级大灰狼了,那么猛裂的求欢。

    险些将她拆了,哦,不,是完全将她拆了。

    身上的锦被盖的好好的,费力的伸手扯开被子,咦,她的四肢可以动了,便马上坐起身来。

    好痛,垂眸一看,身上皆为青紫的斑斑的吻痕,身子似乎被清洗过,似带着玫瑰露的清香。

    “哼,还算他有点儿良心。”风芷瑶扯了扯唇角,苦笑了下,只是她该如何面对他?

    掀开床帐,一道阳光刺眼的射了进来,这个时辰应该是午时了吧,她艰难的爬下床榻。

    走去柜子里,重新拿了一套月白色的拖地花笼裙想要穿在自己身上。

    刚穿了一半,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听见声音,风芷瑶穿衣服的手顿时的顿住了,视线望过去,看见夜未央一袭黑衣,翩翩风采的移步走来。

    “瑶儿,我们的事情,我已经和你爹说了。”夜未央不给她拒绝的机会,直接说了出来。

    什么?他真要娶她为妻?这也太快了吧!似乎昨晚他和她谈的极为的不愉快呢!怎么一眨眼的功夫,他就下这个决定了。

    “不,我不会同意的!我爹同意那是他的事情,要嫁的话,让他把他别的女儿嫁给你!”反正风老爹的女儿不止她风芷瑶一个。

    “瑶儿,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夜未央觉得自己被她气得如此伤心黯然,定然是他上辈子欠了她的,心里除了怒气多一点,一点恨也没有。

    他对她终究是情根深种了!

    “未央,我和你的关系,有如此簪,再也不可能愈合了!”风芷瑶穿好了衣服,稳稳的立在他的跟前,垂手指着地上的碎裂的白水晶玉簪,痛楚一丝丝的渗透至他的五脏六腑。

    “风芷瑶,昨晚的恩爱对你来说都是不存在的吗?都是假的吗?”夜未央只知道第一次全心疼爱的女子,从来没有把他放在心里,气愤之下,灵蛇剑晃动,似要出鞘,杀了风芷瑶一般。

    “夜未央,怎么,你想杀了我吗?”风芷瑶脖子一挺,死猪不怕开水烫。

    “哼!”夜未央的脸色,青白交加。

    “瑶儿——”外面传来了风老爹的脚步声。

    “爹,何事?”风芷瑶看也不看夜未央一眼,径自的走到门口。

    风老爹这个时候来做什么?

    “瑶儿,你和这位夜公子何时私定终身了?”风无才仔细打量了一眼夜未央,虽然江湖人士打扮,但是气度不凡,配瑶儿倒也是绰绰有余。

    “爹,你不要听他胡说,我和他没什么的!”风芷瑶死不承认,她美好的单身生活如何可以被破坏呢?

    “真是没什么吗?”若没有什么,瑶儿脖颈处的吻痕是如何来的?

    “爹,爹,那……这儿是某只大蚊子咬的!”风芷瑶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夜未央,都是他害的!

    夜未央握着灵蛇剑的手紧了紧,他如何成大蚊子了?她的比喻真是让他吐血。

    “夜公子,既然你和瑶儿已经生米煮成了熟饭,以本相看——”风无才心里暗骂自己没有派人将女儿看牢了,这回连女儿家最看重最宝贵的名节都给损了,他以后如何有脸面去见瑶儿的娘亲?

    “相爷,我会对瑶儿负责到底的!”夜未央收好灵蛇剑,扑通一声冲着风无才跪了下来。

    “爹,我不需要他负责!”风芷瑶死命的摇摇头,她宝贵的青春这才开始,就要走入坟墓了吗?不,绝不!

    “瑶儿,女儿家总是要出嫁的!他品貌还算周正,再说你已经和他有了肌肤之亲,若是你不嫁给他?以后还有谁会要你?”风无才想起齐王退婚的理由,说瑶儿婚前失贞,如今有个男人心甘情愿的说想娶她,她为何那般死心眼呢?

    “爹,我不要,我就是不要嫁人!难不成你嫌弃我在家浪费粮食吗?”风芷瑶义正词严的冷言拒绝,她不想嫁,谁也别想为难她。

    风无才摇摇头,他可没有嫌弃她在家浪费粮食,这孩子说的什么话啊!

    “这就是了,爹,那你和你未来的好女婿好好聊聊,我出去用早膳了!”风芷瑶冷暼了一眼夜未央,头也不回的出去了。

    留下错愕的夜未央和风无才,两人面面相觑。

    “相爷,夜某希望你能将瑶儿许配给在下。”夜未央依旧跪在地上,没有起来。

    “夜公子,你起来吧,如果你想娶本相别的女儿,倒是好办,只是瑶儿这性子,恐怕不是你能驾御得了的!”风无才意味深长的说了这句,便也走出了海棠苑。

    等风芷瑶用了早膳过后,再回到屋内的时候,见到夜未央还负手站在海棠花下等着她,她的唇角一抽。

    “你怎么还呆在这里啊?”风芷瑶唇角轻扬,漫不经心的说道,

    “在等你!”夜未央的视线一直落在她的玉颜之上,心里的波澜愈来愈大。

    “我爹不会把我打包嫁出去的!”风芷瑶走到夜未央跟前,浅笑嫣然,但是这笑容带了几分冷意。

    “瑶儿——”绵长蚀骨的喊了一声,风芷瑶冰冷的内心有点濒临破碎的感觉。

    “别叫的那么亲热,以后,我是我,你是你,我以后不会再理你了!”风芷瑶一想起他把他和她肌肤之亲的事情抖露在了风老爹那里,她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他根本不是爱她,而是在害她啊!害的她好没有面子!

    要是在以前,风老爹肯定气得要将她扫地出门了!

    “你爹还是极疼你的!对了,我有你娘亲的一些信息,你想听吗?”夜未央的身子微微颤了一下,眸底黯然,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以夜未央的身份见她了。

    “你想说,便说,若是你不想说,我也不想勉强!”风芷瑶冷冷的说道,悠然自若的摘下缤纷绚丽的海棠花枝。

    “瑶儿,你的娘亲是黑凝国人,具体身世不详!”夜未央靠近她,想把她拥在怀里,贪婪的吸取着她身上的甜美的芳香。

    “不详?怎么会不详?竟然连你也查不到?”风芷瑶眼底闪过一抹震惊,讶异,不可置信。

    “是的,我没有骗你,我查了很久,夜罗刹的情报向来精密,竟然也有查不到的资料!”夜未央见她不挣扎,于是将她搂的更紧了。

    “嗯,我知道了。”罢了,以后自己想法子查吧,毕竟连夜罗刹都查不到的人想必一定很神秘,在她看来,那是极具挑战性的。

    “抱够了的话,你可以走了!”风芷瑶冷声推开他,飘逸的长袖在空中划出一道绚丽的弧线,清丽的容颜上是冰霜尽染。

    “瑶儿,碧兰节那天,你会参加吗?”他最后希冀的问道。

    “你问这个做什么?”风芷瑶好奇的侧首看向他,他今天好像很不对劲,竟然敛去了那种强烈的占有气息,仿佛还是之前那个对自己温柔有加的好情人夜未央!

    “瑶儿,你答应我,你去参加碧兰节可好?一定要参加!好了,我该走了,你千万要记得你一定要来碧兰节哦!”夜未央说的话,让风芷瑶越来越不明白。

    “喂,夜未央,那个碧兰节又不是你的大婚典礼,干嘛一定要我去?”风芷瑶觉得他说的话,越来越莫名其妙。

    夜未央并未说话,只是最后深情的望了她一眼,似要把她镌刻在他的骨髓深处,甚至是灵魂深处。

    只是夜未央没有再说什么,闷闷不乐的足尖轻点,郁郁寡欢的离开了海棠苑。

    “大小姐,夜公子这回是真的要走了吗?”紫云将一杯香茗端给了风芷瑶,问道。

    “嗯。”风芷瑶涩然一笑,原来在不知不觉之间,她的心里已经有了夜未央,只是自己不知道罢了,在他离开之后,她才觉得她为何对他昨晚的求欢,她没有强硬的拒绝,唯一的解释就是她对他动心了!

    夜未央最后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其实就算他不说,她也会去参加碧兰节的!

    “紫云,你说我是不是太过冷心绝情?”风芷瑶吹了吹茶杯之中飘着的绿色茶叶。

    “大小姐属于外热内冷,其实奴婢觉得夜公子对大小姐一片痴情,他肯对大小姐负责,不失为好男人一个。”紫云仔细斟酌了下,缓缓道来。

    “紫云,就是他太好了,我才不愿意伤害他,他应该会有自己的幸福!我会选择祝福他的!”风芷瑶觉得自己最近睡眠的时间愈加的长了,她甚至有一种幻觉,可能很快就能穿越回去了。

    如果她穿越回去了,夜未央一定会很痛苦,那还不如现在就长痛不如短痛。

    “大小姐,既然你也喜欢夜公子,其实你们可以在一起的,奴婢看老爷的意思似乎也不反对夜公子的出身,为何你不能勇敢一点呢?”紫云以旁观者的角度看待。

    “我和他在一起,只会更伤害他!彼此分开也好。”风芷瑶背对着紫云,缓缓的走出了海棠苑。

    “紫云,我累了,我想进屋去睡觉了!”风芷瑶淡淡的说了这话之后,便将茶杯递给紫云,转身走去了屋内。

    ……

    蓝天之下,黄瓦生辉,重檐殿顶,金碧辉煌,层层石台,如同白云,蓝色的珐琅仙鹤盘上点蜡烛。

    香亭,香炉烧檀香,露台上的铜炉,龟,鹤燃松柏枝,殿前两侧廊香烟缭绕,整个正殿,华丽,绝美,辉煌。

    这里是南芍国皇宫正殿。

    “皇上,有人看见东宫太子殿有五石散,是否太子?”右相上官青云出班奏道。

    “上官大人,你是说五石散和本殿有关吗?”太子轩辕皓晨虽然听了这话,心里也不慌张,脸上依旧毫无波澜,他慢条斯理的问道。

    他极有把握,因为这事情顾老头为了他的利益,一定会出手相助的!

    “启奏皇上,微臣以为上官大人所言实乃传言,而传言最不可信,还忘皇上明察秋毫!”内务府总管顾贞栋出班奏道。

    顾贞栋气恼的瞪了一眼上官青云,心下却惊恐起来,到底是谁将此秘密说出去的,等下下了朝之后,去问问欣儿再说。

    在发觉到皇帝轩辕康投递来怀疑的视线时,顾贞栋将头垂的低低的,眼帘低垂,不让人一窥他眼底的精光。

    齐王轩辕皓飞睨了一眼上官青云,适宜他见好就收,起码父皇开始怀疑了。

    这对他来说,是个好兆头。

    左相风无才静默不语,他现在选择啥也不管,因为各派都不好得罪。

    “风相,你的看法是?”轩辕康接过贴身太监小李子递过来的香茗,轻轻的押了一口后,问道。

    “没有事实根据,不能妄下定论。”风无才忙出班奏道。

    风无才猜测,如今皇上并没有马上有废去太子之意,他还是明哲保身的好!

    于是轩辕康幽深的眼神去看向太子轩辕皓晨,心情颇为的复杂,这个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太过好色了。这个缺点容易被人利用,是以,江山的传承问题,如今看来,他必须好好的考虑了。

    老七的母亲太过有心计,若是老七接位,母家的势力坐大,那轩辕家族就等同于形同虚设。

    接着他锐利的目光再次扫了一眼另外两个儿子,老四和老九,这两个无论从外形还是才干,都很得他的心意,但是老四太过冷情,老七生母的出身太过低微,若是选了老十八,太过年幼,恐怕其他几个儿子不服,当真伤脑筋。

    轩辕皓云看了四哥和九哥一眼,心底划过一抹震惊,这两人若有似无的流动着一股宏大的暗流,似乎还有其他的因素导致这样。

    秦王轩辕皓寒和靖王轩辕皓玉气场强大,互相对视了一眼,打了个平手,他们向来是深藏不露,就让太子和老七在父皇面前交锋,他们坐收渔翁之利。

    忽而轩辕康似想到了什么,关切问了下轩辕皓飞,“飞儿,听你母妃说你最近精神不好,可有此事?”

    “启禀父皇,儿臣前几天贪凉洗了冷水澡,所以染了风寒了,昨天,太医已经诊过了,儿臣现在无碍。”齐王轩辕皓飞心里大惊,莫非父皇知道了他身染花柳病的事情?

    “无碍便好,朕乏了,你们如果没事的话,全都退下吧。”轩辕康说了一遍,随即应景的打了个哈欠。

    “有本奏来,无本退朝……”轩辕康的贴身内侍小李子扬手弹了弹白色的拂尘,尖着公鸭嗓子叫道。

    退朝之后,轩辕皓玉想起心心念念的风芷瑶了,此刻他有归心似箭的心情,恨不得背上长一对翅膀,这样就可以快速的飞到他身边去了。

    “九弟,走的这般快,莫非是你得了漂亮的美人儿了?这会子想要快点回去消受美人恩?”一袭明黄锦衣的太子轩辕皓晨冷嘲热讽道。

    “九哥,真如太子哥哥所言吗?”老十八轩辕皓云侧过脑袋,眸子微闪,他望了望轩辕皓玉,问道。

    秦王轩辕皓寒冷冷的瞟了轩辕皓玉一眼,并未加入叙话,只是一手握拳垂在身后,一手垂在身侧淡淡的移开步子走了,似乎他们几个的说话都和他无关。

    靖王轩辕皓玉望着轩辕皓寒渐行渐远的身影,心里划过一抹担忧,只因为他听说四哥将玉麒麟送给了风芷瑶,那是不是代表四哥也和他一样,看中了风芷瑶?

    本来他可以置之不理此事的,偏偏之前四哥有和七哥一起到相府给风芷瑶下聘礼的事件,由不得他不信。

    “呵呵……你们别听太子哥哥瞎猜,这没谱的事!”轩辕皓玉淡笑着摇摇头,他想如果瑶儿真肯这么等他,他早就开心的和傻子没两样了。

    这会子兄友弟恭,下一秒这群人比仇人还可怕。

    轩辕皓飞在和太子他们分开之后,便去了她母妃住的寝宫关雎宫内。

    “飞儿?”端妃卓燕雪望着负手而立的儿子轩辕皓飞,眸底划过一抹疑惑。

    “母妃,今儿个朝堂上,弹赅太子的事件被父皇不了了之了!”轩辕皓飞愤怒的砸碎了一只银泉蝴蝶杯盏。

    “飞儿,小不忍则乱大谋!”端妃凝思了下,柔语劝说道。

    “母妃说的是,儿臣只是觉得累了。”轩辕皓飞撩开袍子坐了下来。

    “母妃,灵熙妹妹的身子好些了,有几天没见着她了!”他忽而想起为情神伤的轩辕灵熙。

    “别提她了,那孩子就是一个死心眼!人家司徒烨磊无心于她,她还那般执着,真是个傻孩子,你等下去她寝宫替我劝劝她。”端妃想起轩辕灵熙,倒是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对了,你的侧妃怎么回事?都好久不曾来给我请安了?”端妃也坐了下来,淡笑着执起一杯花茶喝了两口,开口问道。

    “正禁足呢!”他点点头,意思是等下他会去看灵熙妹妹的,至于她提到风芷琼,他的眸底闪过一丝阴鸷,她乱吃飞醋,他现在正花柳病呢,如何去宠幸后院那些美人们,就连和她在一起,他也仅仅是抱抱她而已,根本不敢越雷池一步,这种毛病不治好,可是会传染出去的,他不敢大意,是以,他过起了苦行僧般的生活,是以,风芷琼以为他不爱她了,居然不碰她。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075 为我生孩子,当街纠缠(精)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