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行远?”风芷瑶一愣,看清面前的一抹俊影,鼻息之间突然嗅到一丝熟悉的气息,雅致如兰,淡雅似菊。

    风芷瑶看着那抹白影,一袭白缎锦袍,华而不俗,长发如墨,俊颜如玉,举止高贵,清华翩然,俊逸挺拔的身影站在门口,微微沾染了阳光,给他的俊颜也沾染上了熏光,一双眸子看着惊讶的看着他的风芷瑶,轻浅的笑着。

    “温行远?”轩辕皓飞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会在此刻和佳人约会的时候,碰到温行远。

    “两位这是要去哪里用午膳?”温行远毫不避讳的炙热视线落在风芷瑶的身上。

    风芷瑶,你真是好样的,上回还和他马车激吻,如今却和旧爱纠缠不清?她这是什么意思?

    风芷瑶在察觉到他不愠不火的声音里,有一丝对她的怒意,心里小小的愧疚了下,当下给轩辕皓飞的脸色那是更不好了。

    都怪轩辕皓飞,没事干嘛要跟着她啊!等下肯定又该让她解释了。

    轩辕皓飞若有所思的侧目看了一眼风芷瑶,笑的一脸柔情似水,“本王正想带着瑶儿去曲荷楼用膳呢!那里新出的菜肴真是咸阳一绝呢!”

    虾米?原来轩辕皓飞要带她去曲荷楼吃饭啊?

    “瑶儿?”温行远看她呆愣的俏模样,便出声唤道。

    轩辕皓飞听到温行远这么亲热的叫着他之前退婚了的女子,心里颇为不好受,难不成温行远也看中了瑶儿?

    而那个可恶的小女人居然喊温行远喊的那般亲热,他都不曾听见她喊他皓飞呢?

    只是温行远对风芷瑶倒底是何态度呢?

    于是他仔细察言观色,还真被他发现了,温行远望着风芷瑶的目光炙热非常。

    不,即使是他退婚不要了的女人,也是他轩辕皓飞的!风芷瑶这辈子注定了是他的女人!

    好吧,能把这两个尊贵的大人物带去曲荷楼用膳未尝不可,最起码可以让曲荷楼涨盈利,再说了曲荷楼如今就像是她的财产一般,是以,她当然赞同。

    “是啊,不知行远愿意不愿意要和我们一起去?”风芷瑶微笑着向温行远抛出了金光闪闪的橄榄枝。

    “既然齐王相邀,温某荣幸之至!”温行远笑容灿烂的答应了。

    轩辕皓飞差点气死,这可恶的小女人是不是故意不想和他独处啊,居然开口去邀请温行远!

    他可没有开口邀请温行远一起去曲荷楼用膳!

    “怎么齐王不开心了?还是请不起啊?”风芷瑶故意刺激轩辕皓飞。

    “瑶儿,你这话说的,怎么会呢?走,一起去曲荷楼用膳吧。”轩辕皓飞只好不情不愿的开口了,怎么说他都不能得罪南芍第一世家家主温行远,不管是两人的交情,还是温家在南芍朝堂的势力,他都是必须顾忌的!

    “行远,既然今儿个齐王殿下主动请客,我们一定要好好的敲他一顿竹竿,你说好不好啊?”风芷瑶笑颜如花的戏谑道,这话真是要把轩辕皓飞给气的吐血了。

    “好,瑶儿说的对。”温行远笑眯眯的答应了,扬手一指远处他的豪华马车,又问道,“既然一起去,就请上我的马车吧。毕竟你们那马车太过狭窄了。”

    “也好。”轩辕皓飞还没有同意呢,风芷瑶已经先他一步,兴高采烈的答应了。

    风芷瑶笑了笑,这不,她多聪明,把轩辕皓飞算计的无话可说,这下好了,她的曲荷楼又要进账了。

    风芷瑶吩咐紫云和红宓买了张生记的蜜饯,允许她们在外面用膳。然后她们归她们回去相府,她呢稍晚回去。

    于是他们坐上了温行远的豪华马车,但见这马车装修的富丽堂皇,此刻匀速前进,它前面由四匹高头大马并排而行,路人一眼便能瞧出,这四匹骏马皆为汗血宝马,绝世良驹。

    车厢前角上悬挂着汉白玉雕刻成莲花形状为底座的绢纱宫灯,车门用上等的红木制成。

    风芷瑶心想温家果然是南芍国第一世家,用的马车还是不重样的。

    “瑶儿,怎么摇摇头,不舒服吗?”轩辕皓飞拿着茶杯杯盏的手顿了顿,问道。

    “没有,可能天气有点热。”风芷瑶解释道,她是习惯性的摇了摇头,让自己的脖子舒服一下而已。

    “瑶儿,我这马车内置放着冬天时蓄下的冰块,应该不会太热。”温行远微笑道,还指了指车厢角落内琉璃盏内置放的几块雕的精致璀璨的冰块。

    “哦,是吗?”风芷瑶懒洋洋的倚靠在靠垫上,开始闭目养神,想着夜未央被她气走的事情,她不知道今天怎么了,老是闪神,会情不自禁的想到夜未央,有时候,她也会问自己,她当初没有答应夜未央的求婚?是不是现在后悔了?

    不会,她觉得自己不会后悔的,是的,她不会后悔的,她拼命说服自己,不要再去想夜未央,她应该想她的伟大理想——吃遍天下美男!

    轩辕皓飞看着风芷瑶闭上了眼睛,心想,这可恶的小女人闭着眼睛也是那般倾城绝色,华贵美艳。

    当初真不应该选择风芷琼那个女人,如今丝毫不体贴自己,还天天乱吃飞醋,快把他烦死了,碍于她背后擎天堡的势力,他不能就这么休了她!郁闷!

    他突然有一种错把美玉当顽石的懊悔!

    精明强悍如温行远,似看出了轩辕皓飞眼底的懊悔,心里暗骂他活该,不过,也因为齐王的退婚,使得他温行远有了机会。

    对于他的另外一个情敌苏慕焰,他一点也不放在眼里,擎天堡的势力再如何强大,他丝毫不见得忧心,他最在意的是,瑶儿心里最想嫁的男人会是他温行远吗?

    风芷瑶收回繁杂的思绪,赫然察觉他们俩一个个的看着自己,那专注的样子,让她看到了他们似乎在看心爱女子的目光。

    “你们这么看着我做什么?”风芷瑶见马车上备有水蜜桃,立马优雅的撕开粉色的皮儿,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汁水甜蜜,非常好吃,于是她一边吃还一边问他们。

    “厄……”两人皆是厄不出个所以然来。

    恰好这个时候,马车外的车夫禀报道,“启禀公子,已经到了曲荷楼门口。”

    “这么快就到了啊,行远,你的马车够快的!”风芷瑶撇开了他们都伸出来要牵着她的手,她说完径自一个人跳下了马车,留给他们一道绚丽婀娜的清丽背影。

    “嗯,特别设计,所以提速了!”温行远洋洋得意,这可是他亲自设计的,能让瑶儿夸奖他,他甚为高兴,这不,他的小尾巴都差点儿翘上天了。

    于是温行远和轩辕皓飞也都在风芷瑶之后下了马车。

    正当他们要踏入曲荷楼门口的时候,对面的三味书馆飞跃而下一道青影。

    风芷瑶定晴一看,是北堂子谦,想不到他们一个个轻功都不错,不过她自己现在也不差。

    今天的北堂子谦一身青色长衫,上面绣着白色的木芙蓉,袖边滚金线,腰间围着八宝玲珑白玉带,头顶白玉冠,看上去高大英俊,风度翩翩。

    “行远,齐王,你们光顾曲荷楼,怎么不叫上我和慕焰啊?”北堂子谦执着一把黑色绢丝折扇,扇个不停,看他额头上滴下的汗珠就知道他热的要命。

    风芷瑶暗暗好笑,北堂子谦拿着扇子难看死了,还是烨磊执扇好看,想至此,她的唇角不由自主的卷起一抹大大的弧线。

    “子谦,你最近消受了不少?是不是丽春院的花魁相思姑娘缠着你纵欲过度啊?”轩辕皓飞想起相思那小妖精的妖娆身段,不由得心神荡漾,但是一想自己如今得了花柳病,正是调理阶段,那种烟花柳巷,还是别去的好!是以,他这么妒忌的问道。

    噗嗤!风芷瑶差点要哈哈大笑了。轩辕皓飞也会问如此劲爆的话题。

    原来这个男人喜欢逛妓院啊!怪不得啊!那么精瘦,面色似也不太好,她不由得为傅雪嫣那个小姑娘担心了,如果傅雪嫣嫁给这样的男人,她的日子怕是要经常守着空闺过了。

    温行远听了但笑不语,他的视线掠过风芷瑶,看到她在听到轩辕皓飞问出的那个问题,她眼底一闪而过的厌恶时,他的心情好极了。

    原来瑶儿不喜欢北堂子谦啊,这样的话,那他就少了一个情敌了。

    “齐王,瞧你这损我的话,真是不中听,我是那样的人吗?相思不就是抱着爽吗,其实女人嘛,灭了烛火都是一样的!”北堂子谦这话看似在为自己辩解,其实是在告诉他的这两位好友,女人灭了烛火都一样,那么将风芷瑶捧着当宝做什么?

    北堂子谦最不能理解齐王轩辕皓飞,之前都那么坚定的当着众人的面递送退婚书了,如今却和风芷瑶还一起进进出出,也不嫌自己声望变差。

    这男人说话向来都那么直接吗?风芷瑶听了差点石化了!

    不过他说的话倒是有点道理,其实换句话说,就是灭了烛火,男人身下的那根芦荟都差不多的,最大的区别在于尺寸的大小罢了!

    说到尺寸,让风芷瑶想起了上次给齐王轩辕皓飞暗中下药的事了,她想他最近一定很苦恼,说不定白头发也多长出了几根,那么麻烦的毒和花柳病的症状差不多,估计够他烦的。

    这么一想之后,她的心情大好。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北堂子谦不以为然的笑问。

    “倒是有几分道理,走吧,相请不如偶遇,本王也请你一起吃顿便饭。”轩辕皓飞笑着点点头。

    接着北堂子谦突然挨近轩辕皓飞问道,“你不是把她退婚了吗?怎么还和她纠缠不清?难不成你还反悔了?”

    “子谦,你错了,这事,咱们以后再说,你进去吃饭吧!”轩辕皓飞看了一眼风芷瑶,见她云淡风轻,像是根本没有听到的样子,但是他还是不想明目张胆的说他后悔了,是以,他笑着转移话题。

    “厄,好吧!”北堂子谦倒也没有继续追问,继续风流倜傥的扇着那扇子。

    “瑶儿,等我一下。”温行远不顾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看见风芷瑶先一步进入了曲荷楼,在后面大声喊道。

    “行远?你喊我做什么?”风芷瑶是想提前告知桃之弦等下不用招呼自己,没有想到她才走了几步,他就跟了上来。

    “上回你和你表哥误入死亡谷,受的伤可好些了?”温行远轻声关切的问道。

    “好的差不多了,疤痕也去除了。”风芷瑶见他关心自己,心里顿觉甜蜜蜜的,被人关心的感觉真好。

    “那就好。”温行远星眸熠熠生辉,光彩夺目,蔓延着浓的化不开的深情。

    风芷瑶在看见桃之弦看向自己的眼神,她连忙朝他递了个眼色,再摇摇头,示意他别来打招呼,她暂时不想让人知道她和曲荷楼的关系。

    笑容满面的小二主动迎了上来,他的肩膀搭着一块月白的汗巾,他问道,“北堂公子,请问你们几位?”

    风芷瑶一听,想必北堂子谦经常来曲荷楼用膳吧,不然为何连小二和他那般熟悉?

    “小二,今儿个不是本家主请客,是齐王殿下请客,你问他。”北堂子谦颀长的身子潇洒的越过了小二,径自往二楼雅间而去。

    “小二,给安排个环境好的雅间!”轩辕皓飞不悦瞪了一眼北堂子谦的后背,他明明比他齐王都有钱,还这般不要脸的蹭饭!

    “瑶儿,快点。”轩辕皓飞看着风芷瑶似乎和温行远的距离挨的太近,他打从心眼里不乐意。

    “来了。”风芷瑶点点头。

    很快,到了二楼靠窗的雅间水云轩,雅间内布置的很是雅致,墙壁上悬挂着名人字画,案几上放有文房四宝,桌子一角,放着一盆翠绿吊兰和藤兰,不远处有古琴,真是一应俱全。

    这水云轩是她亲自设计的雅间之一,格调以崇尚自然山水的气息为主,室内多以终年常绿的植物装饰,用餐之时如在山林之中,悠然轻松,令人心旷神怡

    “行远,前些日子我妹妹还念叨你呢,说怎么最近没有看到行远哥哥和我一起打马吊呢?行远,你最近在忙些什么?莫不是温家长老们要给你办选美宴了?”北堂子谦看到风芷瑶的目光似乎一直有意无意的和温行远的目光相互交流,他心里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气,他就特意说出来气气风芷瑶。

    “是哦,听说你妹妹子萱对行远有意,这下,行远有福了。”轩辕皓飞想起小妹轩辕灵熙有时候提及的北堂子萱喜欢温行远的事实,见他如此说,连忙帮腔道。

    靠,北堂子萱怎么和她一样有眼光,还真没有看出来,她竟然喜欢温行远那个温吞水,不是上回她觉得她该喜欢夜未央吗?

    怎么北堂子萱一下子的喜好改变的如此之快?

    “子萱冰雪聪明,端庄秀美,谁娶了她为妻,定然幸福。”温行远如此回答,倒是教他们两个不知道该接什么话。

    但是北堂子谦不是那么容易退缩的人,他立马打了一个手势给隐匿在附近的北堂世家的暗卫。

    暗卫得令后,便闪电般的回府去叫北堂子萱来曲荷楼了。

    轩辕皓飞眼尖,看到了北堂子谦的小动作,他自然赞成,如果北堂子萱搞定了温行远,对他来说,少了追求风芷瑶的阻力。

    于是他和北堂子谦相视一笑,颇为默契的举杯畅饮。

    温行远只顾看着眼前的绝色佳人,并不注意北堂子谦和轩辕皓飞之间流动着一抹诡异的气流。

    这个时候,恰好菜来了。

    温行远看着一盘盘制作精美的菜肴,顿时有眼前一亮的感觉,他有一种把曲荷楼的厨子挖到温家专门做给他吃的想法。

    “这是金玉满堂,琉璃青鱼汤盅,比翼双飞,青龙卧雪,鱼跃龙门,霸王举鼎,樱桃晒肉,千丝万缕,脆脆香,橙香千里!”小二一道道的端了进来,顿时房内溢满了浓郁的菜香,让人看了这十道颜色各异,装点精致的菜肴上桌,特令人食指大动,垂涎三尺。

    除了风芷瑶,其余三人指着清蒸螃蟹问道:“这倒奇怪了,螃蟹为何叫‘霸王举鼎’?”

    小二笑道:“此物身着铠甲,横行无忌,岂不是个霸王,双夹向天,不是举鼎之势吗?”

    风芷瑶听了这话,心中好笑,她写的台词,这些小二们一个个都给背熟了,弦伯挑的人还真是聪明利索,她脸上满意的露出了一抹清丽的笑容。

    轩辕皓飞抚掌大笑道:“妙极,妙极,果然是个霸王!”说着,举筷尝了一口,对着温行远和北堂子谦笑道:“不错,果然名不虚传,来,来,来,你们都尝尝。”

    “瑶儿,你也尝尝看!”轩辕皓飞特地将一只最大的香喷喷,红彤彤的螃蟹夹着送到风芷瑶面前的碗里。

    风芷瑶微笑着喊来小二打了一盆清水而来,洗了手之后,开始优雅的剥蟹肉,再吩咐小二将酒烫的滚热的拿来,接着又吩咐小二取菊花叶儿桂花蕊熏的绿豆面子来,预备洗手。

    工序虽然繁杂,但是做的人优雅娴熟,宛如在餐桌前翩跹起舞,姿势优美动人。飘逸的长袖一摆一动,一回一眸之间,是鲜少见过的娇媚倾城,眼神灵动专注,让看的人痴痴凝视。

    何其说是她手中的螃蟹征服了她,更像是她娴雅美妙的剥壳动作征服了他们的视觉。

    “咦,你们是被人用点穴法点住了吗?”风芷瑶大感意外。

    “不是。”北堂子谦不自然的收回视线,暗骂自己中邪了,竟然觉得她剥螃蟹壳的动作优美极了!

    温行远望着风芷瑶的眼神越发的炙热,今日的风芷瑶,头上是出彩的绯月发髻,珠钗环绕,环佩叮咚,身上白色水莲散花拖地花笼裙,露出一双柔粉缎面的莲花金缕鞋,绣工精致。

    一张小脸,眉如翠羽,肌如白雪,双手白嫩柔媚如春笋,笑颜醉人,艳若桃李,秋波流动,风情万种。

    温行远真是越看越满意,原来的她只是空洞的美丽,现在的她是极具魅力的美丽,让他彻底的心折。

    轩辕皓飞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之前他也见过风芷瑶吃螃蟹,可是以前的她没有这么多繁杂的步骤的,而现在的她优雅中透着高贵,好似经常享用这类山珍海味,娴熟的动作连他看了都自愧不如。

    这样的风芷瑶仿佛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他甚至有一种强烈的感觉,眼前的风芷瑶不是他印象之中的风芷瑶。

    以前的她虽然清高傲然,但是她的眼里心里满满的都是他轩辕皓飞。

    如今的她,眼里清明的很,怕是心里都没有他轩辕皓飞的地位。

    他猜及这些,他的心底有一种撕心裂肺的痛!就像是冰块削的尖尖的一头对准了他的心脏,毫不犹豫的给刺了下去,痛,无边无际的痛意。

    这一刻,最美的山珍海味摆放在他的眼前,他都是难以下咽的,他的眼眶里闪过一滴晶莹的东西,他想起他那天说了他决定退婚的事情之后,瑶儿就哭的泣不成声,拽着他的袖子说她愿意做妾都想跟在他身边伺候,就算不是妾,做个他的暖床丫头,她也愿意,何其的卑微,但是后来她亲自将定情的手镯还给了他,脸上并没有一丝痛意,眼神也是极为淡然。

    这判若两人的风芷瑶让他彻底的产生了怀疑,难不成眼前的风芷瑶是有心之人为了让她靠近他而易容的吗?

    “你不是风芷瑶!因为风芷瑶从来不是这么吃螃蟹的!”轩辕皓飞赫然抬眸,眼神阴沉的瞅着风芷瑶,似乎要透过她的神情,看到她是假冒的,以证明他的猜测是对的!

    风芷瑶一愣,轩辕皓飞发神经吗?刚才还好好的吃吃笑笑呢?怎么下一秒怀疑她是不是真正的风芷瑶了?

    温行远听到轩辕皓飞这么一问之后,也有点怀疑,眼前的风芷瑶真的和当初爱齐王爱的死去活来的女子的影子当真不能重合在一起。

    北堂子谦停下了手中剥壳的动作,下一秒怔怔的看了风芷瑶好几眼,他觉得如果齐王这个假设成立的话,那也可以解释他为何会看到不一样的风芷瑶,会觉得他自己中邪的原因了!

    风芷瑶见他们三个都一副怀疑的表情,当下心里也不担心,因为她就是货真价实的风芷瑶,只不过呢,灵魂被换掉了而已。

    “喂,你,还有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吗?”风芷瑶清雅一笑,在倾斜而洒落的细碎阳光的照耀下,显得美艳绝伦,在吊兰和藤兰绿叶的反衬下,更显得她肤色晶莹雪白,柔美胜玉,似妖精出世,勾魂摄魄。

    她修长柔韵的纤纤玉指指向北堂子谦和温行远,接着她捂嘴咯咯的笑将了起来。

    美人一笑,倾国倾城!

    温行远不知道该怎么说,于是静默不语,只是心中有一个声音赫然响起,不管她是谁,这个千娇百媚的女子一定会是他的,他一定会是最后的赢家!

    北堂子谦点点头,“齐王说的有理,之前我们眼中的你可没有这么见识广博!”他言下之意是,你风芷瑶定然是山寨货!

    “那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本姑娘是假冒的风芷瑶呢?”风芷瑶突然觉得逗逗这几个古代美男也不错,起码可以调剂调剂她无聊的穿越生活。

    轩辕皓飞仔细观察她脸部,发根处的人皮都像是真的,但是也不能保证她有易容高手助她。

    一想到,他喜欢的女子可能是山寨版的风芷瑶,他有一种撞墙的冲动。

 &nb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076 温行远的温柔,极媚春风露(精)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