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风芷瑶垂眸,她的视线落在眼前的白玉雕兽杯上,北堂子萱这么殷勤,怕是内有玄机,她精明着呢,才不上当呢!

    于是风芷瑶扬唇浅笑,笑容比湖水之中荡漾的白荷还要纯净,更加淡雅,无人能及。

    “哎呀,子萱妹妹,姐姐我宰相肚里能撑船,刚才的事情,我没有往心里去!关于这女儿红,太医有交代,我不便多饮,这样吧,我让齐王殿下代我饮下如何?”风芷瑶清波流转的看向齐王轩辕皓飞,一脸的柔情,初雪般温柔的声音让轩辕皓飞不忍拒绝。

    “也好,子萱,本王就代瑶儿饮下此杯如何?”轩辕皓飞豪情万丈的接过风芷瑶手里的白玉雕兽酒杯,笑道,他脸上在抹了无暇膏之后,倒是脸颊之上那五指印消去了不少,如不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风芷瑶闻言,顿时笑颜如花,心道,齐王,你真给力啊!

    北堂子萱气得银牙暗咬,她千金购买的极媚春风露就这么浪费掉了,岂不可惜,她正想阻止,但是觉得自己没有足够的理由,只好不情不愿的点头。

    于是轩辕皓飞就仰脖子一饮而尽,再端起,再喝下,只是转眼之间,他一下子喝下了三杯女儿红。

    温行远本想出言代替风芷瑶喝的,但是风芷瑶用眼神阻止他了,聪明如他,自然允了。

    北堂子谦很意外风芷瑶的表现,她不是应该找温行远代她喝酒吗?如何却找了齐王?当真让他看不懂她的心思。

    北堂子萱见轩辕皓飞喝下,本来阴霾的心情豁然开朗,如果媚药发作的齐王殿下真和风芷瑶搞在了一起,那她得到温行远的机会,就大了不少。

    北堂子萱心想这极媚春风露还有半个时辰就会发作了,她非常之期待,这么想着,她的唇角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北堂子谦很奇怪,今儿个妹妹子萱似乎有点不大对劲,怎么对风芷瑶还和颜悦色的,上次她输了琴艺,不是在家哭了一天了嘛,然后每天要把风芷瑶骂不下一百遍。

    只是这回?她的表现让他惊讶!

    风芷瑶巧妙的捕捉到北堂子萱的心情极好,心里已经将此事猜了个**不离十,她今天是有备而来!

    幸好,她观察入微,不然她还着了她的道。

    “这样吧,这顿饭嘛是齐王殿下相请,只是这个时辰回去,稍显早了些,不如咱们一起去大玉湖畔泛舟赏荷如何?”风芷瑶声音清甜宛然,清澈如山中那自山顶而滑落的泉水之声,清冽甘甜。

    这么美妙的声音,他们三个倒也没有拒绝,北堂子萱想近水楼台先得月,自然也要跟着去了。

    只是在临上马车的当口,北堂子谦被三味书馆的掌柜的喊住了,说有一些要事向他禀报征询,于是北堂子谦说,你们先去大玉湖畔,他稍后便到。

    到了大玉湖畔,他们租了一艘精美绝伦的画舫。

    烟波浩淼的大玉湖上,还是和以往一样,湖水清澈碧绿通透,各色荷花争妍绽放,与水中的蔓蔓绿水萝交相辉映,水气萦绕中,人们远远的便能闻到荷花馥郁的清香!

    沿湖岸边,纤纤绿柳随风舞动,柳絮翩飞,如今乃是炎炎夏季,气候不复春的温暖宜人,夹杂着丝丝炎热扑面而来……湖面上的画舫日渐增多。

    “人真多啊。”风芷瑶笑着说道,心想,古代的大家闺秀也很可怜啊,除了扑个蝶,绣个花,真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还是现代好,一台笔记本全都搞定了。

    “今天天气好,人才多,等等!很熟悉的琴声!难道是相思姑娘也来游湖泛舟了?”轩辕皓飞点点头,忽而诧异道,只是他忽然觉得全身很燥热,甚至很想靠近姑娘家,好奇怪的感觉,难道是喝了酒的缘故?

    北堂子萱见轩辕皓飞脸色红润,心道,药效即将发作了,她得想个法子让齐王和风芷瑶独处才行。

    此刻大家都倚靠在画舫栏杆上欣赏水中荷花的风姿,而北堂子萱离风芷瑶最近。

    “芷瑶姐姐,我新近得了一方云裳坊的锦帕,图样很美,给你看看。”北堂子萱眼波流转,浅笑嫣然的抽出贴身带着的一方粉色熏香的锦帕来。

    风芷瑶翻了翻白眼,真是蠢女人,别告诉她又要想将她推入湖里吧?

    可是风芷瑶想错了,北堂子萱这回是故意自己跌入了大玉湖之中。

    “芷瑶姐姐,你怎么可以——”话音刚落,她的人已经将湖水溅起的四散开来。

    温行远听了,唇角猛抽,北堂子谦的妹妹怎么这般猪头?连个栏杆都握不住,掉进了湖里。

    轩辕皓飞看见北堂子萱掉湖,当下要下去救人,可是人家北堂子萱嘴里喊得是“行远哥哥,救我!行远哥哥,救我——”

    于是轩辕皓飞的眼神看向温行远,但是温行远默不作声,只是恼怒的瞪着北堂子萱。

    “齐王殿下,你赶快去救子萱妹妹吧!等下北堂家主来了,不好交代!再不下去救她,可就要呛水了。”风芷瑶故意紧张兮兮的怂恿道。

    轩辕皓飞一听有道理啊,如今朝中太子储君之位不稳,他们几个年长的王爷可都有机会,而北堂世家贵为南芍第三世家的家主,他若拉拢了他,对自己来说,那就等于如虎添翼,是以,轩辕皓飞顾不得自己身体莫名其妙的灼热反应,就一下子跳入了湖中,去救北堂子萱。

    “瑶儿,你是故意让齐王去救子萱的对吗?”心思通透如温行远貌似读懂了风芷瑶眼中的笑意。

    “你怎么知道?”风芷瑶疑惑道,她的视线落在湖面之上,此刻,轩辕皓飞紧紧的抱着北堂子萱,费力的飞掠出了水面,脚尖轻点一圈小波纹,很快飞到了画舫之上。

    周围的人们见已经有人救起落水者,便都移开了自己的视线,看湖中的荷花而去。

    “行远哥哥,你先送我回府可好?”北堂子萱已经感觉到抱着自己的轩辕皓飞那芦荟昂起的炙热感了,心里一阵害怕,可别弄巧成拙了!

    若是让他知道是她暗算了他,她一定会很倒霉的!

    所以,她求救的眼神飘向温行远,期待温行远可以带她离开。

    “不行,我刚才已经答应了芷瑶等下一起去玉湖楼喝茶,你还是让齐王送你回去吧!”温行远果断的摇了摇头,他可不高兴陪猪头女犯贱。

    “齐王,你瞧子萱的衣服都湿漉漉的,我去这附近帮她买一套衣服如何,我去去就来。”风芷瑶笑了,是标准的八颗牙微笑。

    “这……这也好,快去快回。”确实让北堂子萱这般湿漉漉的回府不太雅观,于是轩辕皓飞点点头同意了。

    “等一下,瑶儿,我这就用轻功带你去,这样快一点,齐王,拜托你好好照顾子萱妹妹!”说完,温行远如离弦的剑一样带着风芷瑶飞出了画舫,踏水而去,翩跹如行云流水,可见轻功不错。

    “行远哥哥,你陪着我啊!”北堂子萱还想努力叫回温行远。

    “别叫了,你的行远哥哥已经飞走了!哼!”

    轩辕皓飞见他已经飞出去了,只要咬牙点点头了,该死的,他体内怎么越来越炙热了?

    “齐王,你赶快放我下来,我就这样回府好了!”北堂子萱连忙挣扎着想要跳下他的怀抱。

    “子萱,我怎么觉得你的身材似乎也不比琼儿差!摸起来还真是凹凸有致呢!”轩辕皓飞下一秒眼眸赤红,瞪了一眼船夫,便快步将北堂子萱抱去了船舱内。

    轩辕皓飞觉得自己手脚发烫,一股热气从他小腹内升起,他看着北堂子萱恐惧的眼神,烦躁的扯了扯衣襟,接着冷冷一笑。

    “该死的,什么时候给我下的媚药?”他好得是百花丛中过,哪里会不了解自己此刻最想要的是什么?

    “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下的,是风芷瑶给你下的,对,一定是风芷瑶给你下的!”北堂子萱努力辩解道,她一定要保住她的清白,她希望行远哥哥快点赶来救她。

    “放屁,她那么不待见本王,如何会给本王下媚药,你真当本王是傻子吗?哼!”轩辕皓飞扯去了自己的外衫,一步步的逼近她。

    属于北堂子萱处子的幽香充斥在他的鼻端,萦绕不去,他因为花柳病,可是有一段时间没有碰女人了,如今药效一来,这种滋味他哪能承受的了?

    越靠近她,他越是浑身胀热的厉害——

    “齐王,我是黄花闺女,你不可以这么对我,不然,我哥不会放过你的!”北堂子萱现在的恐惧多不胜数,她瑟瑟的窝在角落里,双手抱膝,她想逃走,奈何他的海拔似铜墙铁壁般牢固!

    “凭本王的身份配你,那是绰绰有余,哼,废话少说,先给本王解了媚药再说!”轩辕皓飞一把将北堂子萱像老鹰捉小鸡一样拎了起来,抬手撕裂了她的翠水薄烟纱,红色菡萏抹胸,月白亵裤,娇媚曼妙的身子暴露在了空气之中,尤其是手臂处的血色守宫砂非常的醒目。

    “齐王,不要啊——”北堂子萱看到轩辕皓飞主动脱掉衣物后,露出的伟岸身躯,她吓得嘤嘤哭泣。

    “这是你自作自受!本王肯临幸你,是你的福气!”靠!他容易吗他,有花柳病,还要和她做最原始的活塞运动!

    没有任何前戏,伟岸的身子压上了北堂子萱的身子,火热的他已经被媚药所控制,此刻他就似一头急切宣泄**的野兽……

    于是画舫内一片旖旎春色,火热……激情……

    大街上,风芷瑶惬意的慢慢走着。

    “瑶儿,我们还是快回去吧,她的衣服都湿了,无论如何,她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就像是我的妹妹一样!”虽然猪头了一点。

    “你那么着急她啊!那你自己先回去,我还要想逛逛!”切,她都掐算好时间的,这么早回去,难道是去看戏吗,他就不怕长针眼?

    “瑶儿,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温行远狐疑道。

    “行远,我发现你也很聪明哦,那个,北堂子萱想暗算我,在我那杯女儿红里,可能下了什么不好的药物,我怀疑是媚药。”风芷瑶云淡风轻的说道,丝毫不觉得这话会让温行远担心。

    “瑶儿,你怎么不早说?”温行远诧异的眼神,过后,震惊,心急如焚。

    “我们马上回去救子萱,她还是黄花闺女呢,如果就这么被齐王要了,北堂子谦一定会砍了齐王的头啊!瑶儿,我们快点回去阻止,不然得出大事了!”温行远想着温家和北堂家的关系一向不错,他自小和北堂子谦交情也好,对于子萱是哥哥对妹妹的心情,是以,他着急道。

    “我不去,万一他们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呢?”风芷瑶凉凉的说道,反正在她看来就是渣男配蠢女,非常登对!

    “这——还是去阻止吧,毕竟子萱是我看着长大的!”温行远蹙眉道,他伸手拉住风芷瑶,要她一起走。

    “好吧,好吧,买了这件衣服便走!”希望齐王给力点,早点睡了北堂子萱,哈哈。

    于是风芷瑶爽快的买了一件好看的紫色雪纺燕纱裙。

    温行远抱着风芷瑶一路疾飞,终于半盏茶的功夫飞到了画舫之上。

    但见北堂子谦铁青着脸色脱下自己的青色锦衫披在北堂子萱的身上。

    “子谦,本王对令妹所做之事,定会负责倒底,但须禀报了父皇,再来下聘礼,是以,名分之事可能要暂缓些。”齐王轩辕皓飞不紧不慢的穿好了自己的衣服,心里虽然不情不愿的,但是碍于北堂家族的势力,他不得不出言保证他会对北堂子萱负责。

    北堂子谦恼火的咆哮道,丝毫没有把齐王轩辕皓飞放在眼底!

    “必须是齐王正妃的位置!不然本家主为了此事定然会到皇上跟前去讨个说法!”

    “这……本王可以考虑!”轩辕皓飞狠狠的瞪了一眼哭的梨花带雨的北堂子萱,他不就是上了她吗?有必要哭的像被他强女干了似的?

    “本家主要的是一定,肯定,必须!齐王,话说至此,你细加斟酌吧!本家主先带着子萱回去了,哼!”北堂子谦冷睨了一眼温行远和风芷瑶。

    “子谦,令妹的事情,我很抱歉!”温行远觉得自己有一半的责任,他面色尴尬的说道。

    “不用你的假好心!”北堂子谦冷冷的咆哮道,手背青筋突起,眸子里是熊熊燃烧的怒火。

    接着北堂子谦阴鸷的瞅了风芷瑶一眼,子萱受此耻辱,定然和她脱不了干系!

    风芷瑶被北堂子谦这一眼看的毛骨悚然,但是她脸上云淡风轻,别过脸去,只是手中的衣物被温行远拿走,递给了北堂子谦。

    只是北堂子谦不要,扬手一扔抛进了大玉湖之中。

    “大哥,是风芷瑶她害我!是她害我……你一定要替我报仇……”北堂子萱见风芷瑶眼角浮现的一丝笑容,心里恼恨之极,于是她哽咽着,低低的说道,恶毒的眼神看向风芷瑶,那是彻骨的仇恨。

    北堂子谦抱着她的手紧了紧,眸底划过一抹阴毒,唇角扬起一抹嗜血的笑容。

    温行远竟然故意带风芷瑶离开画舫,留子萱一人在画舫,此仇不抱,他北堂子谦的名字倒过来写。

    风芷瑶在北堂子谦与她擦肩而过的时候,她明显的感觉到北堂子谦周身散出的一丝戾气。

    ……

    轩辕皓飞看向温行远如此揽住风芷瑶的柳腰不松手,眼底一片恨意。

    “齐王,天色不早了,温某先送瑶儿回相府了。”温行远看他青白交加的脸色,并没有当一回事。

    “是啊,我乏了,先告辞了!”风芷瑶浅浅一笑,她心里暗笑,这个花柳病似的毒八成传染给北堂子萱了,真是大快人心啊!

    “瑶儿,你等一下,本王有话对你说!”轩辕皓飞开口叫住了风芷瑶,脸色阴沉,让温行远的预感不好。

    “行远,你先等我一下,我和齐王进去船舱再说。”风芷瑶给温行远一个你放心的表情,她是谁啊,她可是“夜煞”的金牌杀手,会怕一个古代的风流王爷吗?

    回答自然是no!

    “好了!这是在船舱里边,你有话就直说吧!不用拐弯抹角的!”风芷瑶站的笔直,淡淡的说道。

    “你是早就知道北堂子萱将媚药放入了你的杯子里,你是故意让我喝下的,对吗?”轩辕皓飞问道,语气不是疑惑,而是肯定!

    “北堂子萱想要暗算我,我没有想到她会给我下媚药,我还当是一般的泻药之类的。”风芷瑶摇摇头,她只是从后来北堂子萱不对劲的神色之中猜测出来的,她可没有神算子的能力!

    “这么说,你全不知晓,一切是北堂子萱搞鬼!”轩辕皓飞本来只是怀疑,如今更是肯定了此事乃北堂子萱所为,心里更是对她不耻了!

    齐王正妃?北堂子谦竟然给他施压?

    不,他要回去好好想想此事!娶了北堂子萱,对他夺取宝座能加多少助力?

    “好了,你先回去吧!但是有一点你要记住,你不要和温行远走的太近,他不是你想象当中的温润如玉,谦谦君子!”轩辕皓飞低头,压低嗓音在风芷瑶耳边说道。

    这算是警告吗?

    不过,她不需要!

    她要的是男人!要不是嫁男人!

    “谢了,齐王,希望北堂子萱入了齐王府邸,你依然可以和我妹妹风芷琼恩爱有加!”风芷瑶轻轻一笑,随后她又说道,她特地将恩爱有加四个字的读音加重!

    面对风芷瑶冷嘲热讽的笑意,轩辕皓飞并没有太过在意,而是伸手将她的玲珑身段搂住,在她耳边呢喃道,“瑶儿,其实我每次和女子行房的时候,喊的一直是你的名字!”

    靠,真恶心!这若是之前的风芷瑶听了,一定高兴的立马投入这个渣男的怀抱了吧!

    但是她不是原身风芷瑶,是以,她娇媚一笑,道,“齐王,你真幽默!”幽默个鬼!祝福你全家都染花柳病!

    “瑶儿,齐王,你们可说好了没有?”温行远在甲板上来回的踱步,他可是很不放心齐王的,毕竟齐王风流,瑶儿之前对他还死心塌地的,这让他不得不防。

    “行远,已经说好了,这不,我在向齐王告辞呢!”风芷瑶笑盈盈的提着裙摆如蝴蝶一般优雅的步了出来。

    温行远走上前,大手一捞,将她带入怀里,道,“齐王,今日多谢你请客,下回本家主回请你一顿,呵呵……”

    笑声过后,温行远和风芷瑶已经消失在画舫上了。

    轩辕皓飞嗅着手掌上余留的一抹清香,眼底划过一抹冷静,他要这个女人,但是不是现在,等他坐上了那个位置,想要美女都不在话下,更何况南芍第一美人风芷瑶!

    ……

    “行远,到了!”风芷瑶阻止他想要将她抱下马车去的动作。

    “瑶儿,齐王到底对你说了什么?你这一路上竟然一句话都没有说?”温行远抬手挡住她下马车的举动。

    “我……他没有说什么!你这么问我做什么?”风芷瑶笑睨了他一眼,清媚一笑道。

    “我怕有人会分开我们俩。”温行远的双臂忽然将她禁锢的很紧密,他担忧的说道。

    “你想哪里去了,我们还没有好好开始呢?如何已经想到分开了?”风芷瑶听了之后噗嗤一笑。

    “瑶儿,那你愿意同我开始吗?”他还是担心她的心里依旧爱着轩辕皓飞。

    可是刚才轩辕皓飞和北堂子萱有了肌肤之亲后,她的神色淡定的很,真是让他匪夷所思。

    “我……我当然愿意!”因为你是美男,她是外貌协会会长!

    “行远,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风芷瑶看到他忽然变得幽深迷人的眸子,她的心底突然产生了一种自己是小红帽的感觉。

    “你为何今日和他在大街上纠缠?”他忍不住,还是将这个问题给问出来了。

    “我才没有和他纠缠呢,是他死皮赖脸的跟着我们一起走,当时你有看到吧,我身边可是带着两丫头呢!”风芷瑶觉得自己很冤,她好不容易出门一趟,偏偏碰到最厌恶的渣男!

    唯一值得她开心的是她敲了轩辕皓飞三千两银票!来了这里之后,她觉得银票是最好的东西,因为什么都可以背叛她,唯独银票是不会背叛她的!

    “是啊,但是我就是看着你和他在大街上拉拉扯扯的,我……我心里难受!”温行远忽然抱住她,他狠狠的一个吻,他似乎要将她的樱桃小嘴给吞了,然后放开了她,一双眸子紧紧的盯着风芷瑶的风娇水媚的小脸。

    “吻了我,是不是感觉你这里舒服多了?”风芷瑶伸出纤纤玉指在他的健硕的胸膛前画着圈圈,一脸的妖娆含笑。

    他幽深的瞳仁紧缩,喉结滑动,修长的大掌一把握住了她那双不老实的小手。

    小手微微一抽,让他的大掌猝不及防的触及了她那柔软的身躯,窈窕的身段让爱恋她的温行远血脉膨胀,轻轻的嗅着她秀发上的荷花清香,如坠梦境,

    “瑶儿,你再这么撩拨我,我可不敢保证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077 画舫合欢,芷琳心思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