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有何异常?”桃之弦复述了一句,随即凝神说道,“李公子倒是没什么异常,前一天,那个名叫半夏的小厮一天出去了三次,其他倒是没什么异常。”

    “如此看来,他似乎该有什么急事!罢了,不提他了。”风芷瑶唇角轻轻勾起。

    “先给我看看到底是何衣服让你如此赞美有加?”风芷瑶想起刚才他说的全南芍就这么一件。

    桃之弦便将一个镶嵌着红绿宝石的红木箱子的环扣打开,啪的一声开了之后,但见一阵淡淡的芳香扑鼻而来。

    “有花香的味道,弦伯,这衣服怎么看着像很多花瓣粘接起来的?看着感觉很特别哦!”风芷瑶笑道。

    “这是七天前,属下密令南芍最好的绣娘将雪烟纱熏了樱花的花蜜浸润而成,三天三夜不眠不休完成的。你看看你可曾喜欢!”桃之弦笑着问道。

    “谢谢你,弦伯,你有心了,碧兰节上,我一定会好好表现的。”风芷瑶知道这个时空的雪烟纱不仅仅珍贵稀少,而且轻盈飘逸,薄如蝉翼,将雪烟纱拼接成一朵朵玫瑰的形状更是难得,精致的让她叹为观止。

    “那是,我们曲荷楼这快招牌就靠你打响了!对了,碧兰节上达官贵人不少,你如果用真容,怕会为你招惹麻烦,可要属下为你易容?”桃之弦想起她是相府大小姐,更是听过她身染恶疾的传闻。

    易容吗?

    她自己在还是美兮的时候,就是易容高手了,哪里还需要麻烦弦伯?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风芷瑶自信的笑了笑。

    “大小姐,可知道此次碧兰节新设了一个环节?”桃之弦笑问。

    “不曾关注,请弦伯告知我吧。”风芷瑶轻轻摇头。

    “据说举办碧兰节的贺兰家族,他们的少主贺兰祺将在此次碧兰节首度露面。还说谁若能让今年的碧色血兰绽放,也可以是他们少主的未婚妻人选。”桃之弦扶须笑道。

    “碧色血兰?那是什么花?”风芷瑶好奇了,按她的理念,这碧色血兰应该是一种花吧?

    “据说是用昆仑山的珍惜美玉制成的花盆,里面放有血兰的种子,一般须用女子处子身的鲜血,才能使其绽放,平日里也是用童女看护,外人不得相碰。”他说道。

    “哦!”这些与她无关,她可是不曾想出嫁,更何况她已非处子身,随他们贺兰家去折腾。

    一朵破花决定一桩婚姻!荒唐!

    “大小姐,你难道不感兴趣吗?这贺兰家族可是四国最古老最神秘的家族,据说富可敌国,且人人长寿,个个武功高强,而且他们少主长相俊美,你若是嫁给了他们少主,你也不吃亏,属下想着相爷他也该欣慰了。”桃之弦自然不晓得风芷瑶怎么想,只是他出于为她着想,便笑着说道。

    “弦伯,我现阶段不想嫁人。”风芷瑶摇摇头,俊美不俊美,等到了明天就看的到了。

    如果是美男子,她就想法子将人拐上chuan,xxoo一脚踹开。

    “这个……厄……大小姐……你年龄不小了。”这过了年,将近十七了,还不想嫁人啊?

    “弦伯,这我的婚事嘛,你别和我爹一样为我操心了,我自己都不急呢,呵呵,你急啥,你还是想想如何将我们曲荷楼的产业遍布各个国家吧!”风芷瑶呵呵呵的捂嘴笑个不停。

    “好,那明天碧兰节上,大小姐自己留意。”桃之弦点点头笑了。

    “怎么?四大国的青年才俊都来参加此次碧兰节了吗?”风芷瑶反问道。

    “嗯,差不多都会来吧!连我们南芍国的皇族都会一起出席,这可是一年一度的盛会,说不定皇上会在此次碧兰节上纳几个妃子回去呢。”桃之弦戏谑道。

    “什么?你是说老皇帝也会出席?”靠,那她还是易容的平凡一点的姿容好了,可不能被老皇帝看上,永禁深宫,那岂不是很悲催?

    “是啊,老皇帝去年还从碧兰节上带了个美人回去呢,据说还册封那女子为贵人呢!”桃之弦侧首似陷入回忆,他娓娓道来。

    “可惜那女子红颜薄命,才一年的光景,便在后宫的硝烟之中,愕然辞世了。”

    风芷瑶唏嘘不已,“弦伯,你有没有觉得我的轻功进步了不少?”

    “怎么能说是进步呢?简直是好的不得了,大小姐,你果然有天赋,相信这些武功秘籍,你很快便能学会,掌握要领。”桃之弦满意的笑了笑,心道,她的女儿怎么会笨呢,自然是冰雪聪明!

    “呵呵,我也希望自己尽快可以当武功高手!”以后可以顺顺利利的吃美男不负责,于是她乐呵呵的脸上像开了一朵花儿似的。

    “大小姐,此去碧兰节希望你能够夺魁!”

    ……

    气候依旧带着炎炎的热意,但是花草树木上因为有了昨夜的一场细雨的滋润,风姿婆娑之中带着一点儿清凉的意味。

    清晨,明媚温和的还算柔和的阳光,穿过树叶之间的空隙,一缕缕的洒满整个海棠苑。

    紫藤花缠绕的回廊上,风芷瑶懒洋洋的半躺在靠窗的贵妃软椅上晒着太阳,白皙的肌肤在阳光下,白的有些透明,肌肤上散发着淡淡的光泽,就仿佛镀上一层金,耀眼夺目。

    在这个宁静而柔和的夏季早晨,她安静的看着院子内海棠花的娇艳绽放的美态,感受着清晨暖洋洋的阳光照在脸上的舒坦,纤细白皙的手中握着一本《春宫秘技》。

    阳光穿过云雾,院子内的花草树木生机勃勃,翠绿粉红仿佛被披上一层淡淡的金芒,花瓣上,绿叶上的露珠泛着点点金光,为这夏日的院子增添了几许妩媚。

    “大小姐,今日便是碧兰节了,你怎么还不仔细打扮着去凑凑热闹?”紫云笑着问道。

    “你也知道我身染恶疾,如何去呢?罢了,还是让爹他带着风芷琳去参加吧,我在这里看看书,等下睡觉,多舒服多美好的人生啊!”风芷瑶笑嘻嘻的说道,满脸的不在意。

    她现在去干嘛?等那些人全来了,她再华丽出场,才觉得有意思呢!

    “大小姐,你真的不去吗?”红宓为她拿来了一叠嫩黄酥软的桂花糕来,也笑着问道。

    “当然,就让咱们相府庶出的三小姐出出风头好了。”风芷瑶立马侧过身子,伸出纤纤玉手拈了一块桂花糕吃了起来。

    “大小姐,据伺候三小姐的丫头们说,最近她们三小姐不仅皮肤变的雪白了不少,而且脸色红润,她似乎变漂亮了不少,不知道她是用了什么贵重的胭脂水粉呢?”红宓笑着将风芷琳那院子的情况说了出来。

    “哦?有这么有趣的事情?”风芷瑶扬唇轻笑,原来她这个庶妹背后有高人相助啊。

    “大小姐,你真不去看看吗?此次碧兰节,听说贺兰家族的少主也会来呢!”紫云还在劝说她。

    “好了,你们别一个个烦我了,你们自己打扮打扮去大玉湖畔那边凑凑热闹吧,小姐我啊先回房睡觉去。”风芷瑶摆摆手,示意她们可以退下了。

    “好吧,大小姐,那你等下的午膳怎么办?”紫云还算关心她,于是问道。

    “对啊,对啊,大小姐,若是我们出去了,你的午膳怎么办呢?你又吃不惯相府膳食院厨子烧的菜。”红宓一脸忧心。

    “你们忘记我的厨艺比你们不知道好了多少倍吗?”风芷瑶温柔的笑了笑。

    “紫云姐,大小姐不去,那我们去大玉湖畔凑凑热闹吧!”红宓笑着对紫云说道。

    紫云点点头,随后和红宓一起走出了海棠苑。

    风芷瑶见她们都出去了,海棠苑内院就剩她一人,她马上将《春宫秘技》放好,然后走到莲瓣铜镜前,开始捣鼓一些她自己制作的胭脂水粉,照着镜子轻轻的揉抹上她的脸颊,慢慢的晕染而开,啥时另外一张清秀的小脸出现在铜镜之中。

    细长的双眉下那双清透的眸中流淌着柔和、妩媚,清韵,退出淡淡的银光。

    轻盈的微风吹起她几缕柔滑的青丝,应着一张雪白的小脸,清淡而又自然。

    “这样就可以了,希望老皇帝别看上我!”风芷瑶整理好之后,自言自语着,随意穿了件衣服直奔曲荷楼而去。

    曲荷楼

    “你真是大小姐?”桃之弦看了易容了的风芷瑶,眼底闪过诧异,这……这和真的脸皮一样呢,大小姐的易容技术真是好极了。

    “嗯,你心里不是已经确定了吗?”风芷瑶笑了。

    “大小姐,我听出你声音了,才知道这是你啊!你如果不开口,我还真瞧不出来。对了,你等下可需要服用变声丸?”桃之弦也笑了。

    “不吃那药了,我自己会口技!”风芷瑶笑的一脸得瑟,这口技在现代,她可是学了很久呢,如今可谓炉火纯青呢。等下她用“夜煞”大小姐风绝媚的声音好了,她的声音可是最好模仿的,可谓娇滴滴的很呐,甜美的不像话。

    忽而桃之弦击掌三声,但见四个白衣婢女娉婷而来。

    个个姿色绝妙,脚步轻盈,已经近身,四人朝着风芷瑶袅袅福身。

    “弦伯,她们是?”风芷瑶不明白桃之弦为何叫这四个女子出来?

    “等下抬轿子的丫头,也是保护你的!”谁让她大小姐轻功不错,武功还是菜鸟呢!

    “好,多谢弦伯!”风芷瑶的心里对这个曲荷楼是越来越好奇了,可是脸上浅笑嫣然。

    “你之前让属下准备的物事,属下皆已放在衣服一起了。”

    “嗯,那我换了衣服就去大玉湖畔凑凑热闹吧!”

    ……

    一年一度的碧兰节在波光潋滟,荷香萦绕的大玉湖畔举行了。

    此时此刻的大玉湖畔非常的热闹,只见远处的湖面上,许多精美的画舫来来回回,在碧荷之中穿梭,湖边停留着很多轻纱软轿,一派奢华瑰艳。

    画舫上管弦声声,有美人轻歌曼舞,每艘画舫上放有主人养得兰花,千姿百态,美轮美奂。

    骄阳似火,但是却不减淡众人过节的乐趣。

    碧兰节的由来,可以追溯到三百年前。当时一位皇帝酷爱兰花,有一日他太忙于政事,而贴身的太监忘记将回廊上的兰花搬回去,很不幸,那一晚,风雨大作,娇弱的兰花被暴雨浇死了。

    那皇帝知道后,整整三天三夜不吃饭不睡觉,甚至不理朝政,不去后宫,只是将兰花的枯枝抱在怀里,最后太过虚弱的他咳出了血,血滴在兰花的枯枝上,竟然奇迹般的复活了。

    再生的兰花似有灵性,只要那皇帝去某个妃子的寝宫,兰花就会枯萎蔫巴巴的。

    就这样爱兰成痴的皇帝再也不去临幸后宫的妃子了,吃住都和那盆兰花呆在一起,甚至为了他最爱的兰花,让人弄了个碧兰节,选定贺兰家族为永远举办者。

    风芷瑶在听了碧兰节的由来之后,嗤之以鼻,皇帝竟然为了一盆花草,不去睡女人,这不是傻子吗?

    “大小姐,前面便是大玉湖畔,可以下轿了。”白衣四婢之中其中一女木槿说道,她是四婢之中最年长的,依次按年龄排列,另外三人为木嫆,木纱,木燕。

    “好,那便下轿吧!”风芷瑶允道,她早就想下车了,再不下车的话,她可是又要睡着了。

    这碧兰节是在大玉湖畔附近最大的鹿鼎山庄内设宴迎接四方来客,能进去鹿鼎山庄的都是世家子弟,名门闺秀,或者是他国的皇子贵胄。

    风芷瑶作为曲荷楼的代表,自然接到了贺兰家族发出的邀请函。

    没有邀请函的人只能在大玉湖畔看看各色表演了,谓之凑凑热闹。真是载歌载舞,吹拉弹唱,将碧兰节盛会烘托的格外热闹

    那些贵族小姐们,一个比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分外艳丽,穿着高贵雍容,在丫环们的簇拥下,走进了鹿鼎山庄。看的风芷瑶大叹一个破节日搞的像选秀女一样的。

    当木槿向守在门口的小厮递上邀请函之后,那小厮眉开眼笑的走了过来,恭敬有礼的唤道,“请问是曲荷楼的曲大小姐吗?”

    虾米?曲大小姐?

    这是弦伯帮她弄的新身份吗?

    于是风芷瑶轻笑颔首,她缓缓的抬眸,弯唇浅笑,阳光熠熠,那张平和秀气的五官郁然绽放,恍如白荷仙子。

    小厮很是诧异,长的这么平凡的一张脸,轻轻一笑,便是如此迷人风韵?

    “没错,她是我们曲家大小姐!”木槿笑道。

    “北堂小姐,里面请。”小二看到后面的一座粉纱软轿笑道。

    北堂小姐?莫非北堂子萱也来了?

    风芷瑶扭头一看,可不是北堂子萱吗?由她的两位贴身丫头携着。

    北堂子萱一看到易容了的风芷瑶,她的眸底闪过一丝妒忌,心里的自卑感油然而生,都是那个贱女人,害的她如今失去了处子之身,还不得不委身嫁给轩辕皓飞那个风流王爷!

    这个女子虽然姿色不佳,但是那骨子里散发的清纯让她羡慕的发狂。

    她一身艳丽的火红云罗裳,仔细画的艳妆,在风芷瑶月白的雪烟纱裙的衬托下,显得俗不可耐。

    这时候,三座玄色软轿在她们身边停下,分别是排行南芍国的三大世家的现任家主。

    风芷瑶浅浅一笑,还一直盯着温行远,司徒烨磊他们瞧,他们硬是一个都没有发觉眼前的清秀佳人便是他们心中痴痴爱着的女子。

    温行远的心思根本就不在此处,他根本不知道眼前长相秀气的娉婷佳人便是他心尖上的女人。

    司徒烨磊只是觉得这女子身段和风芷瑶很相似,只可惜脸蛋儿相差太远了,于是别过视线,不再看易容了的风芷瑶。

    不过北堂子谦倒是另类,他回眸一看,心道,如此小清新的佳人,他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

    但见她乌发如墨,冰肌雪肤,胭脂如红,一双乌眸玲珑剔透似水晶般澄亮,眼眸之中灼灼其华,看的他略微失神。

    风芷瑶觉得捉弄北堂子谦很好玩,于是抛了个媚眼给他,然后在婢女们的簇拥下,头也不回的自他身边走过,留下幽香阵阵,煞是撩人。

    “大哥,回神了!”北堂子萱走到北堂子谦跟前,不悦的伸出两根如玉般的手指,在他眼前晃了晃。

    “她人呢?”虽然那女子不算倾国倾城,但是也算清秀可人,他于是抬眸问道。

    “进去了。”北堂子萱淡淡道,自从那日在画舫上,失去处子身之后,她的表情从愤怒,怨恨,到现在的平静,期间不知道掉了多少的眼泪,她只知道自己要报仇,即使不惜一切代价!

    “子谦,行远我们也进去吧!”司徒烨磊不明白为何今儿个北堂子谦和温行远见了面之后,却只是淡笑点头,不似以往的热络,是以,只有他在中间调和了。

    温行远笑如春风,心里却想着等下如果见不到瑶儿,他就去她的海棠苑见她,这才几日不见,就让他牵肠挂肚的!哎,情之所至,情之所钟啊!

    北堂子谦见司徒烨磊催促,马上点点头,迈着步子跟上了他们的脚步。

    鹿鼎山庄占地面积广阔,回廊曲饶,迂迂回回,亭台楼阁,奇花异草,五步一廊,十步一阁,雕廊画栋,精工细琢,华贵非凡。

    绿树浓郁,百花齐放,彩蝶翩舞,说是人间仙境也不足为过。

    绕过了九曲回廊,呈现在眼前的是一片蔚蓝色的人工之湖,湖中太湖石垒砌扇形湖心亭,清风拂面,柳丝如涛,波光粼粼,说不尽的凉爽之意。

    这人工湖附近便是一座巨大的荷苑,里面种植着各种季节的荷花,荷花并不是单纯的白色和粉红色,竟然还有七彩荷花,黑色荷花,镶金边荷花,湖里也种植了不少的水兰花,那些水兰花一致是白色的,花瓣呈蝴蝶形状,在湖风摇曳时如展翅欲飞的蝴蝶,妙不可言。

    此刻这个荷苑边上宛如一个现代版的露天自助餐现场,每个人脸上都笑意盈盈,且觥筹交错,谈笑风生,其间有数十张长桌,上面布满了美味的珍馐,醇美的佳酿,新鲜的水果,丫鬟仆人们均穿戴一新的恭敬的站立两旁,为参加碧兰节盛宴的世家公子,皇子皇孙们,名门闺秀们提供最优质的服务。

    风芷瑶被专门迎宾的丫头带到了一处紫色蝴蝶兰边上。

    “大小姐,你看,这花真像真正的蝴蝶啊!”木燕笑着说道。

    “嗯,你看这儿还有真正的蝴蝶呢!”风芷瑶看见那些色泽鲜艳,五彩斑斓的蝴蝶时,忍不住伸出娇嫩的柔荑,让那美丽的小蝴蝶停在她的纤纤玉指上,她唇角一弯,露出纯真的笑容扬声赞美起来。

    此时,刚从九曲回廊那边走来的贺兰祺恰巧看见了这么一道美丽的风景。

    只见那花海之中,清秀女子如花似玉般娉婷而立,阳光照耀在她的身上,闪耀着璀璨的色彩,她的眼眸笑如皎月,似蓝天上的白云清雅透彻,脸上纯真的笑容不染一点杂质,宛如天山之巅的雪莲花一样圣洁美丽。

    她虽然清秀,但是从她骨子里散发的柔媚像极了他心中的那个她。

    只是他已经派人去问了,风相嫡女由于卧病在床,不来赴碧兰节盛宴了。

    他本来心情不佳,如今听到这个女子灿烂如初雪的笑容让他为之一震,不,他只喜欢她,即使她说她是空心的竹子,但是他依旧深深的爱恋着她,无法自拔。

    如今答应出席碧兰节盛宴,不过是希望再次见到她,也希望她能上场比赛琴棋书画,独占鳌头,他不想娶一个他不爱的女子回家!

    他这辈子只爱她!

    他从未知,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一个女子和她的笑声如此一样,虽然五官不及她的千娇百媚,倾国倾城,但是他看到她这样的开心,他的心情不由得好了起来。

    风芷瑶的眼眸一瞬不瞬的锁在了蝴蝶五彩斑斓的羽翼上了,她一面看一面笑,仿佛周周的人一点也影响不了她。

    她凝视了蝴蝶一阵后,发觉不远处有一道专注的目光盯着她瞧。

    她缓缓抬起头,只那一暼,她便看见了花海之外的贺兰祺,只见他头束鎏金玉冠,脸上带着黄金面具,身穿一袭冰蓝色的绣浮云锦衫,裳摆绣着几枝兰花,兰花幽幽蜿蜒,像河里轻荡如水的涟漪,身上隐隐有股淡淡的兰花清香,腰束滚金边同色系腰带,上坠紫玉,下方是紫色流苏丝绦,这一身华丽的装扮隔着美丽的花海,端的是魅惑众生,清润疏离。

    黑亮垂直的发泛着淡淡的光泽,有一丝孤寂淡漠的味道,脖颈白皙如象牙,举手投足之间显得雍容华贵,英姿勃发,有傲视天地的强势!

    好神秘的男人,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078 贺兰祺,碧兰节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