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当风芷瑶步步生莲的走向台上,那摇曳的身姿让不经意抬头的温行远眸底闪过一抹幽深。

    他仔细一瞧,这女子的腰肢如此柔软,给他的感觉很是熟悉,偏偏那张脸如此平凡,不,她不会是瑶儿的。

    微风吹拂起她雪白的裙裾,如莲花绽放,美丽的如同飘飘欲飞的仙子。

    宗政少卿望着小师妹那般深情的看向大师兄令狐梓澈,心里不由的郁闷了些,于是执起白玉酒杯,将幽州竹叶青一饮而尽,失落的他缓缓抬头,看了看前方易容了的风芷瑶,就这么很平常的一瞥,却让他小师妹沈清涵瞧见了。

    沈清涵气死了,令狐梓澈看那台上的女子也就罢了,却连一直宠爱自己的宗政少卿也在看那女子,顿时她妒火高燃。

    她见那女子穿的裙子薄如蝉翼,顿时她的脑海里闪过一个邪恶的念头,如果那女子的衣服在此时此刻滑落,那一定很好玩吧?

    于是她扬手向着风芷瑶的方向,扔出一枚小巧精细的五星云镖,如她所愿,只听嘶拉一声,风芷瑶的那袭华彩的雪烟纱裙撕裂开来,露出她光滑的美背。

    沈清涵的唇角扬起一抹得意洋洋的笑容。

    令狐梓澈一看落地的一枚五星云镖,当即狠狠的瞪了一眼沈清涵,小师妹这次太过分了!

    风芷瑶自然感觉清风拂过滑溜溜的美背那种柔滑感,只是她不曾想过竟然有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对自己做这种卑鄙之事!

    怎么?那人想看她笑话?

    不,她不会如那人所愿的!

    只是这雪烟纱未免太太太薄如蝉翼了,怕是马上要裂极胸口了,这下如何是好?

    先别管报仇不报仇,眼下的表演如何是好?

    众人面对台上佳人的清新裸背之事,所有人目瞪口呆,男人的目光惊艳,女人的目光妒忌。

    就一片裸背的春光,竟然让人有将此女狠狠压在身下的想法!

    肌如凝脂,肤色胜雪,线条流畅,体态柔媚。

    这不是妖精,是什么?

    风无才担心的看着台上的女儿,虽然他知道她如今易容了,可是她还是他的嫡女啊?如今却在碧兰节盛宴上被人如此暗害,心中着实恼怒。

    只是在看到她露出光滑美背的时候,风无才抬头看了一眼皇帝轩辕康,但见轩辕康又是一脸的痴迷,他心道,该死的老色胚,可别瞧上他的嫡女!

    风芷琳心里将台上露出美背的女子恨的要死,她竟然比她风芷琳还要大胆,竟然是色诱!而她风芷琳也只是当众表白而已。

    端妃恨不得上前去抓花台上女子的后背!

    轩辕皓飞只觉得看到如此诱人的美人,他发春的心思再起。

    他心道等下等那女子表演完毕,他要向父皇请旨纳这女子为滕妾。

    宗政少卿没有想到自己爱慕的小师妹竟然让会刷如此小心眼,优美的俊眉拧了下,出乎众人意料之外,他竟然飞身而起,将自己身上的月白袍子利落的脱下来,往正为此事为难的风芷瑶身上一遮。

    沈清涵看到这一幕气死了!

    风芷瑶抬眸看向沈清涵的方向,看到她眼底怒气,顿时心如明镜,原来是她在搞鬼!

    只是她想不通为何沈清涵要这么暗害自己,实在是两人没有过多的交集,更何况她现在的身份是曲荷楼的大小姐,按理说她不该这么对自己啊?

    不过,目前她不想理会。

    “民女多谢二皇子!”风芷瑶微微福身向宗政少卿道谢,眉梢媚态点点,盈盈一笑,眸光清澈如泉水如烟。

    “有机会再谢本宫吧!”宗政少卿扬唇淡笑,丝毫不如别的男人那样色迷迷的盯着她瞧,他轻盈的旋身正想离开。

    “不,我改变主意了,你的外衫我还你!”风芷瑶缓缓的将身上的宗政少卿的月白袍子移开,重新露出姣好妖娆的身材,让人看了血脉喷涨。

    宗政少卿有丝怒了,生平第一次关心小师妹以外的女子,谁料这女子竟然不领情!这让他脸色不悦,道,“姑娘难道准备就这样表演节目吗?”

    “不劳二皇子担心,民女山人自有妙计!”风芷瑶自信的笑了笑,望向宗政少卿的美眸,清韵而美丽,不知道是不是碎进了阳光的关系,更是闪耀着熠熠光芒,夺人眼球。

    让宗政少卿的黑眸眸底划过一抹惊艳。

    但是下一秒,宗政少卿便恢复了平静,淡淡的朝她颔首,才再次飞掠回他的座位。

    很多人都不理解风芷瑶为何不需要二皇子那件月白袍子。

    正当报幕的太监问她到底表演什么节目之时,她清灵娇媚的声音响起,“我要大家表演裸舞!”

    裸舞?

    北堂子谦听了她这话,第一个怒了,这样的女子太过不知廉耻了!他之前怎么还觉得他可以将她娶进家门呢?

    温行远他们本来无意看舞蹈!但是一听这女子要跳裸舞,暗叹,此女竟然敢做出如此惊世骇俗的决定!

    “皇上,可否让乐师们随意弹奏一曲抒情的音乐?”风芷瑶盈盈美眸看向坐在主座上的皇帝轩辕康。

    “准了!”有美女想脱光了在碧兰节上献舞,他当然一百个愿意!

    端妃听了轩辕康准了,脸上波澜不惊,心里却想着今年的碧兰节盛宴真是狐狸精越来越多了。看来节后,她有的“忙”了!

    风无才很想站出来说,“瑶儿,求你别折腾了!”但是如今的形势,他只能拜托这个嫡女别弄出什么大乱子。

    谁料风芷瑶在听到皇上准了之后,便飞身跃到湖心,白嫩的柔荑快速的摘下两片巨大的荷叶,内力使出,将其弄出绿色的粉末撒在自己身上,扑簌簌的下一刻,她全身变成绿色的精灵,干脆脱下了那件裂开了的雪烟纱,然后将之挡在重要部位,她快速的背过身去,众人但见——

    浑身晶莹剔透的如翡翠一般明亮,身段妖娆,前凸后翘,她再将雪烟纱裙撕裂开来,当做丈余长的云绸丝绦绕在她腰部以下,头上的玉簪快速的拔除,只剩下三千青丝随风飘扬,长发及地,飘在胸前,挡住胸前的春光,更显得她风情无限,绝美动人。

    所有人都震惊她这样的举动,她这是要想要色诱皇帝吗?

    宗政少卿见之恨恨的训斥了一句沈清涵,“沈清涵,你这下满意了?”

    “三师兄,我——”糟糕,她下手的事情难道已经被三师兄给发现了吗?

    因为三师兄从来都是喊她小师妹的,这一次竟然疏离的喊了她的名字,而且还是连名带姓喊的,可见他真的很生气。

    “三师兄,我下次不敢了。”沈清涵也知道自己刚才太过分了,于是眼眶内泛起水雾,她说道。

    “这下好了,这个姑娘家的名节可就全给毁了!”宗政少卿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自己一向爱慕疼宠的小师妹会因为此事而如此生气?

    “可是……”沈清涵还想说什么,然而她的目光却给水中那女子妖媚精灵的舞蹈给迷住了。

    “好美!好妖气!”沈清涵看着看着,喃喃自语道。

    此刻风芷瑶已经从台上飞掠到了那个人工湖中。

    长长的乌黑的及腰的长发缠绕着她胸前唯美的白鸽,纤腰慢拧飘丝绦。清澈的湖水若隐若现的遮蔽着她的极媚下身。

    阳光洒落在她的身上,更衬的她小脸光彩夺目,平淡秀气的一张小脸宛如三月的桃花一般姣好芬芳。

    她随着乐师们弹奏的节拍舞动曼妙身姿。似是一只蝴蝶翩跹在水面若隐若现的飞舞,又似是一片落叶空中摇曳,似是水中的女妖,妖娆的随着风的节奏扭动腰肢。

    若有若无的笑容始终荡漾在脸上,清雅的如同夏日荷花,动人的旋转着,最是那回眸一笑,万般风情绕眉梢。

    所有人都涌至湖岸边,看妖精水中裸舞!

    温行远怒了,他是彻底的怒了!他现在有一种将这坏坏的不听话的小女人藏起来xxoo的感觉?

    为何他怒了?

    因为他在刚才风芷瑶半个身子倒在水中,脚底板朝上舞动的时候,他注意到了她脚底板那个绿豆一般大小的红痣。

    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因为下一刻,风芷瑶已经换了上半身露出水面,长发依旧遮掩住她胸前的两只白鸽。

    他竟然骗了他!

    还在众目睽睽之下,大跳艳舞!她真的很欠压!

    温行远恼怒的捏碎了手中的酒杯,迅速的脱下自己的月白外袍,将水中的风芷瑶像包粽子一样的包了起来,随后他扬声对皇帝轩辕康说道,“皇上,此女乃本家主心爱之人,本家主现在带她去换身完整的衣服!”

    这话说的铿锵有力,倒是让风无才听了,欣慰的笑了。

    暗道,温行远这女婿还不错,知道说这一句话斩断老皇帝的绮念。

    风芷瑶知道自己此刻挣扎也没有用,于是认命的呆在他的怀抱里,抬眸朝着木槿她们,示意她们一起离开。

    她心想经过她刚才一个惊世骇俗的舞蹈,明日曲荷楼一定声名大噪,宾客盈门。

    司徒烨磊也看见了那颗红痣,于是他尾随着温行远一起离开了鹿鼎山庄,他当时给皇帝的理由是,身体不适,还假装病恹恹的离席了。

    轩辕皓飞和北堂子谦他们刚才关注风芷瑶绝艳飘逸的舞蹈了,哪里会去注意人家的脚底板呢。

    苏慕焰越想越觉得温行远的举止有问题,于是也开口向着老皇帝说他有事要离席了,用的借口很烂,他说他头疼病又犯了。

    最牛叉的是贺兰祺,他直接将那盆碧色血兰给摔翻在地,道,“皇上,祺儿决定此生终身不娶!如有违背此誓言,祺儿有如这盆碧色血兰!”

    所有人都被他这个举动弄的惊骇不已,心道,贺兰家族的少主倒底着了什么魔,竟然决定终身不娶?

    男子们唏嘘不已,女子们捶胸顿足,多好的青年才俊啊?怎生决定终身不娶呢?

    说完,贺兰祺一身酒味在婢女的搀扶下甩开袖子扬长而去。只是他极为的讨厌别人碰触,将那几个伺候他的婢女给推开了,他自己颤巍巍的迈着醉步离开了。

    轩辕康叹了口气,摇摇头,连他自己都想醉醺醺的喝一杯了,他今天是被一个小辈给算计了,那么妖媚的水中精灵竟然是南芍第一世家家主温行远看中的女子,而且人家先这么表示了态度,他若不顾面子横刀夺爱,似乎对他的皇帝声望有所损却。

    罢了,好得他还得了一个琳贵人!

    “来人呐,明日去曲荷楼宣旨,将一千颗夜明珠赏给曲姑娘!”轩辕康叫来了太监吩咐道。

    端妃顿时松了一口气,那么妖媚的女子幸好不被纳入皇宫,不然还真的很难对付呢!

    轩辕皓寒在看到刚才温行远那么急着抱着那个妖媚的女子离开,脸上闪过一丝不悦,他很想现在离席,去确定心里的一桩事情。

    轩辕皓玉优雅的把玩着手中的精致杯盏,眸底划过一丝幽深,瑶儿当真没有来吗?为何他刚才会觉得那女子的身段似乎是他记忆之中的女子的身体?

    轩辕皓晨垂眸,心想父皇真是老了,那些家主少主离开的样子那边跩,那般牛叉,这张龙椅是不是该换人坐了?

    李民灿悠悠然和傅雪残饮酒,愣是没有将刚才大跳水中裸舞的女子和心目之中的佳人的身影合起来,他只是蹙眉在和傅雪残交谈。

    “民灿,看你的酒量渐涨,以前你可不是那么贪杯的人,只是如今何事让你如此愁眉不展?”傅雪残似关心的问道。

    “为了一个女人!”李民灿说完便将眼前的一杯幽州竹叶青仰脖子一饮而尽。

    “你动心了?”傅雪残问道。

    “是啊,动心了,这辈子怕是遇不到这样一个令我动心的女子了!”李民灿叹气道。

    “既然动心,为何不去她家下聘礼?”傅雪残又问道,既然喜欢,像李民灿这种杀伐果断的男人应该毫不犹豫的去做啊?如何还在这里郁郁寡欢?

    “雪残,这事不是你想象的那般简单……”接下来李民灿欲言又止,也许他是注定和心中的她在一起的,这么一想,他的心里极为的痛苦。

    轩辕灵熙看到司徒烨磊提前离席了,心里更是气愤了,更是验证了母妃的那句话,他的心不在你身上!

    那么磊哥哥的心会在谁的身上呢?

    莫不是风芷瑶?她想来想去只有这个可能性!上回在秋澜马场,司徒烨磊那么专注的看着风芷瑶,若说期间没有问题,她才不相信呢。

    ……

    风芷瑶被温行远裹的像粽子一样出来了鹿鼎山庄。

    上了温行远的马车后,他才将她放松了,从她裹着的外衫之中露出了窈窕迷人的身材,光溜溜的,看着看着让他喉结一阵痒痒,深情的眼眸之中是赤果果的**之火。

    “温行远,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风芷瑶优雅的打了个哈欠道,刚刚跳的累死,她现在好想睡一觉。

    “瑶儿,这张脸真是不如你原来的脸好看,只是你为什么要扮丑?”温行远不紧不慢的声音之中夹杂着几分愠怒。

    “如果我不扮丑,那还不是和风芷琳一样变成皇帝的妃子啊!难不成你想看见我永远的被深锁在深宫里头。”风芷瑶郁闷的反问道。

    “我当然不希望你嫁入皇宫!”温行远摇摇头,他又不是傻子,做什么把心爱的女人送入皇宫那种吃人的地方啊。

    “那就是了,所以你别对我发火了,对了,你这衣服给我穿吗?”风芷瑶连忙想要穿上衣服,遮盖住她的玲珑曲线。

    “之前很想,现在我又不想了!”如此美妙的身体,他好想将之吻遍。

    “行远,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风芷瑶只觉得他现在的眼神炙热的似有两簇小小的火焰在跳动,让她看了怪可怕的。

    温行远一手揽住了她的腰肢,雄健的胸膛紧紧的贴着她的身体,另外一手想要将她脸上的易一容一面具撕开。

    “别乱扯,痛死了,我没有用你们所谓的面具,我这是用自己特制的药水涂抹上去的,所以比之那些人一皮面具要逼真很多,因为我这样弄的话,我的脸上显示的是真实的表情,而别人也看不到所谓人一皮面具和人真正脸皮的粘连处。”

    “什么?这是你自己弄的面具?”温行远很惊讶,他中意的女子果然冰雪聪明,心思玲珑。

    “是啊,怎么样?是不是栩栩如生啊?”风芷瑶扬手轻轻的将项链坠子里的一点药水弄了出来,重新抹在了脸上,顿时一张倾国倾城的娇媚容颜彻底的暴露在温行远的眼前。

    “嗯,我的瑶儿真是聪明绝顶!”温行远淡淡道,可见他还是对于风芷瑶骗他之事在生气。

    “那我解释清楚了,你可否先送我回去相府?”风芷瑶想着等下肯定还要和风老爹解释为何弄了个惊世骇俗的舞蹈。

    所以这么一想后,风芷瑶就愁眉苦脸的很。

    谁料温行远硬是摇摇头,一只修长白皙的大掌已经朝她的豚间摸去,她瞬间身体僵硬,靠,温润如玉的男人原来也有如此腹黑好色的一天啊!

    “唔……行远……”柔软的唇瓣被温行远死死的吻住,一双强而有力的臂膀紧紧地禁锢着她的身子,狂风骤雨般的细吻简直不留一丝余地,风芷瑶想要开口,想要辩解,想要推却,因为她之前实在跳的太累,但是温行远的速度比她还快,那优美粉色的剑舌伸了进去,堵住了她即将说出口的话语。

    天啊!温行远今天发疯了吗?她一直觉得他应该是温吞水一样的男人,但是这个男人突然之间变成热水了,还炙热的让人可怕,让她有一种想逃脱的冲动,可是该死的经过人事的身子却是那般的敏感。

    风芷瑶只觉得自己被他吻的喘不过气来,只能靠着温行远度过来的气息呼吸空气,两只如羊脂白玉的藕臂被死死的圈住,似乎早有预谋一般,让她整个身子动不了一寸,心里将他骂了不下一百遍,奈何只能让他吻着。

    黛眉,美眸,樱唇,如象牙白白皙的脖颈,每一寸都吻了个遍,温行远才喘息着停止,一双眸子满含着**的望向她,呼吸急促,风芷瑶则是大口大口的喘气,身子靠着温行远的双臂抱着才能支撑。

    软的似一团白白的棉花糖,风芷瑶暗骂自己没用,老是被男色所魅惑。

    “我不许你以后在别人面前跳那种艳舞!”温行远看着风芷瑶被他刚才吻红的樱唇,依然紧紧的箍紧了她的身子,沙哑霸道的说道。

    不许?这个男人到底在说什么?风芷瑶向天翻了个白眼,伸手要推开他的身子,被他紧紧的抱着动弹不了,愠怒的说道,“凭什么不许,你是我的什么人?我从今以后爱怎么就怎么的!你管的着吗?”

    “瑶儿——你——”温行远面色一变,眸子一瞬间变色。

    “哼!温行远——你别太欺人太甚!还有,我告诉你,我风芷瑶从不知道那不许两字怎么写!”风芷瑶冷冷的哼了一声,这个男人和她说不许,看来她是对他太过温柔了,他很欠抽啊!嗷嗷嗷——

    “你是我的女人!”温行远绯色的薄唇微微轻抿了下,看着风芷瑶,忽然说道。

    “你的女人?”风芷瑶听了之后,哈哈大笑起来,真是最好笑的笑话,她和他只是清水的亲亲罢了,又没有真正的肌肤之亲,哪能用这四个字表示呢!

    于是风芷瑶一双清丽如水的眸子闪过满是嘲讽的神色,随即俏脸一阴,看着温行远,反问他,“我怎么不知道?”

    “瑶儿,你就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温行远看着风芷瑶,似乎他不在意她的嘲笑声一般,看着她再次说道。

    “你疯了吗?”风芷瑶怒气很大的娇斥道,她是他的女人,开什么玩笑,在她来说,她是她自己的!从来不是任何人的所有物,纤细的手掌猛的用力,向着温行远的身上推去,还没碰到他的身子,就被他敏捷的伸出手抓着了,**刚踹出,就被他强而有力的双腿给夹住,刚离开的薄唇再次的向着风芷瑶的唇瓣吻了下来。

    “你……哦……”柔软甜美的唇瓣再次的被封住,吻更是比刚才狂烈了不止数倍,温行远像是惩罚一般,狠狠的吮吸着她柔软的唇瓣,再清甜的丁香小舌……

    风芷瑶一边想骂他,一边却很享受这样的欢愉,忽而他猛的用力,他吻的更深,让她再一次呼吸艰难,于是她心下一狠,狠辣的将温行远的唇瓣咬了一口,顿时,腥气的血味儿弥漫在二人抵死纠缠的唇舌之间,可是,即使温行远的舌头被风芷瑶咬出了点血,却依然还是深深的索吻,大有不死不休之势。

    “你——有病啊?”都被她咬成这样了,居然还不肯放开她!风芷瑶只是觉得自己的口腔之间弥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079 惊世骇俗,行远兽爱(小高潮必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