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吃完不许逃

妖娆小桃 作品

    大床之上,巫山**,墙壁上镶嵌着的夜明珠闪耀明亮,整个房间充满暧昧**,空气也越来越炙热。

    良久,**终歇,温行远刚刚听到风芷瑶杀猪般的喊叫声,心都快跳出来了,转头看着风芷瑶闭着双眸,小嘴微张,喘着大气,那红润的粉嫩小脸,他知道她定然舒畅满足了。

    “瑶儿,对不起。”温行远搂住她妖娆滑溜的娇躯,柔声道歉。

    “做都做了,你说对不起有用吗?”风芷瑶倏然睁开眸子,冷冷的暼了他一眼。

    “瑶儿,我错了,我保证我以后会对你极好的!”温行远爱惨了她,此刻竟在房事后道歉了。

    风芷瑶眨巴了下纤长的睫毛,清眸流盼,接着打了个哈欠,侧了下身子,叹了口气,“我累了,你让我先睡一会吧!”

    “瑶儿……”温行远还想说什么,但是看到已然沉沉睡去的风芷瑶,他只好轻轻叹气,将锦被盖在她一丝不挂的身子之上,视线炙热的瞅着她甜美的睡颜良久。

    忽而战一在门口用传音入密禀报温行远,说风姑娘的衣物已经买好放在门口,等下让他自己去取。

    温行远随即再次吩咐战一,让他去风府和风相说一声,以后他会照顾风芷瑶的,今天风芷瑶累了一天,已经睡下了,他明天会亲自将风芷瑶送回,让他不必担心。择吉日会去相府下聘。

    ……

    且说风无才在听了战一的禀报之后,老脸上堆满了笑容,也是啊,终于这个女婿人选还让他很满意的。

    风芷瑶这一嫁出去,便是当家主母的身份,多好啊!

    至于此次风芷瑶夜不归宿这件事情,风无才权当没发生过。

    因为既然温行远派人传话说他将会择吉日来下聘,那就是说温行远也是极为珍惜看中瑶儿的,所以这么一想之后,风无才欣慰的笑了。

    毕竟前一段时间,退婚事件和身染恶疾事件让风芷瑶在咸阳待嫁榜的行情大跌,如今有如此佳婿,风无才自然开心。

    当风无才想起风芷琳被册封为琳贵人的事后,连忙去了一趟风芷琳住处——菡萏苑。

    今晚风芷琳因为被册封为琳贵人,心下欢心,到此刻竟然还没有睡下,屋内烛光摇曳。

    风无才见她房内有亮光,便让小厮在门外喊门。

    “三小姐,老爷来了。”小厮急忙挨着门口唤道。

    风芷琳一惊,她没有想到风老爹来的如此之快,她还以为最起码风老爹也该明天才来吧!

    风芷琳穿好衣服开门,在回廊给风无才见礼。

    “爹,你找我?”风芷琳心里对风无才是有怨气的,她的娘亲被他关在秋冷院里,如今还没有出来。

    “你这一声爹,我可担当不起,你如今可是皇上的琳贵人!”风无才想起这个不成器的,爱慕虚荣的女儿就头疼,后宫是那么好进的吗?那里可是埋葬女子青春的地方。

    是以,其他人想要将女儿送入皇宫为自己谋权位时,他风无才从来没有那个意思,若不是之前风芷瑶爱那个齐王轩辕皓飞爱的死去活来,他也不会应了皇上的赐婚,后来幸亏轩辕皓飞退婚了,不然他还真是担心嫡女嫁入皇室呢!

    偏偏两个庶女都是和他唱反调,风芷琼去做了齐王侧妃,到现在还抓不住齐王的心,怕是红颜老去之时,她定然会后悔莫及。

    风芷琳明日就进宫去伺候老皇帝轩辕康了。

    所以风无才觉得自己作为她的父亲,有必要警告她一番,未免到时候死了连累相府。

    “爹,琳儿求你,将我娘亲放出来吧,秋冷院里吃住条件简陋,她习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若是让她一直这么住下去,她会生病的。”风芷琳忽然扑通一声,下跪在风无才面前。

    “那是你娘亲太卑鄙,乘我不在之时,谋害嫡女,且证据确凿,你说,我若就这么把你娘给放出秋冷院,以后我的话在这个家里,还有谁会听?”

    “那我岂不是一点威信都没有?琳儿啊琳儿!你进宫之后,好自为之吧!”

    “爹,那能让琳儿在进宫前见一见娘亲吗?”风芷琳心里有点暗恨自己和娘亲,就这么倒霉的着了风芷瑶的道。

    “可以远远的见上一面,但是不能交谈!”风无才冷冷道,说完,负手带着小厮离开菡萏苑。

    风芷琳听到风无才说的最后一句话,泪如雨下,心道,亲爹如此无情,她还那么留恋相府做什么?

    等她在皇宫里头混的好了,她就让皇上下旨册封娘为一品诰命夫人,看还有谁敢欺负她们母女。

    “三小姐,夜深了,就寝吧。”姬玉如今伺候着风芷琳,此刻她见风芷琳还未睡觉,便轻轻的走了过来,柔声劝道。

    “姬玉,跟我一起进宫吧,可好?”风芷琳站起身子,扯唇笑道,她不是在问她,而是在告诉她自己的决定。

    “三小姐,姬玉今年已经二十了,今年年底就要和青梅竹马成亲了,如果姬玉跟你去了后宫,那姬玉就得耽搁婚事了。”姬玉不卑不亢的下跪着说道,她又不是这个笨蛋三小姐,进宫可不是好差事,说不定被人弄的死无全尸都有可能。

    “你这么说,是不想跟本小姐进宫了?”风芷琳想着姬玉的身后可是有驻颜的高人,她如何肯放弃。

    “三小姐,请你成全。”姬玉伏在地上,向她磕了三个响头,希望她能放过她。

    “此事以后再论,这样吧,你先跟我进宫一段时间,等我熟悉了后宫的生活,你再出宫也不迟,嗯,就这么决定了,你起来吧!”风芷琳眼露嘲讽的看了一眼姬玉,一个丫头罢了,哪里那么多违抗主子的命令。

    姬玉算是看明白了,她以后若是再跟着三小姐,怕是有命也活不长,这丫就是一个脑残的家伙,看来,今晚她要包袱款款,脚底抹油溜跑才行。

    至于那张卖身契,她之前当白晚亭的贴身丫头的时候,已经将卖身契给拿了回来,所以她要落跑,也是少拿几个工钱的事情。

    这么一想过后,姬玉在看伺候了风芷琳上床睡觉后,她关上门,立马去了耳房,把这些年当一等丫头攒着的金银财宝银票什么的全给一股恼儿放在了小包袱里,外面在包一个大包袱。

    她把大包袱绑在肚子上,假装大肚子的样子,轻手轻脚的走出了菡萏苑。

    菡萏苑内不比风无才那边,这里守卫不严,再加上她之前就和守门的小厮王二小混的极好,于是她出去的很快。

    等到了大门口,她看见眼生的两个门子,连忙哎呦哎呦的喊痛。

    “你是哪个院子的粗使婆子,深更半夜的要上哪里去?”门子甲问道。

    “……厄……肚子痛了,可能要生了,三小姐说不能在她院子里生,太脏了,晦气,让我去西郊的王稳婆哪儿生产,呜呜……我章大婶子咋这么命苦呢……”一边喊痛,一边哭诉。

    “倒是真有可能,明儿个三小姐就要去宫里当贵人娘娘了,你快点离开吧。”门子乙点点头,想到三小姐要当贵人了,确实怕晦气,于是他像赶苍蝇似的赶姬玉走。

    姬玉出来之后,就在不远处,她不经意的抬头看到了表少爷苏慕焰的马车,于是连忙靠近着喊道。

    “是表少爷的马车吗?”

    “你是何人?”苏慕焰正发愁呢,如何会找不到风芷瑶的,之前他去过海棠苑看过,风芷瑶竟然不在房内!

    此刻,他的口气非常不好。

    “奴婢是三小姐跟前伺候的婢女名唤姬玉。请表少爷救救奴婢一命,奴婢当感激不尽!”姬玉连忙下跪着哀求道,她知道她如果不走出咸阳城,等到风芷琳发现她不见了,定然会派人去抓她。

    只是不知道眼前的表少爷会不会救她一命?

    “发生了何事?如此还带着包袱?”他看她手里捧着包袱,便好奇问道。

    “三小姐要带奴婢一同进宫,奴婢不肯,这才逃了出来。”姬玉解释道。

    “你要本少主救你,你总得给本少主一个收留你的理由吧!”苏慕焰挑眉看向她。

    “奴婢的厨艺还算不错。”姬玉想起眼前这位擎天堡的主子癖好美食,她想只要说对了,他定然会收留她。

    “那便好,坐上车辕,一块儿回去擎天堡吧,对了,本少主想起来了,本少主的姑母,也就是你们相府以前的二夫人,她正巧缺个伺候的丫头,这会子遇到你了,本少主也懒的费心思挑婢女了,就你去伺候她吧!”

    苏慕焰想起风芷琼的娘亲,也就是他的姑母,之前因为给风无才戴绿帽之事,被风无才休回了家,最近脾气越来越差,丫头一个个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弄的丫头们一个个害怕去伺候,如今遇到了个有趣的丫头,而且还是从相府里逃出来的,就让她去试试看吧。

    什么?让她去伺候被老爷休了的二夫人?

    她咋那么倒霉啊!

    好吧,好吧,她去就去,她可是打不死的小强!就当换一个地方继续敛财好了。

    “谢谢表少爷收留!”姬玉朝着苏慕焰磕了三个响头之后,在苏慕焰的眼神示意下,她落落大方的坐到了车夫附近的车辕上。

    苏慕焰望着相府海棠苑的方向,心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她总会回来海棠苑的,如此一想,他便转身飞跃上了马车,吩咐车夫回去擎天堡了。

    ……

    第二日一早,细雨霏霏,空气之中流动着一丝青草的芳香。

    风芷瑶是在温行远的臂弯之中醒来的。

    “瑶儿,你醒了?”温行远将她搂紧了,俊眉蹙起,这丫头虽然没有几两肉,可是那小身板把他的手臂压的真疼呐。

    “是啊,醒了。”风芷瑶睁开美眸,望着床榻顶端悬挂着的洒海棠的纱帐,立时昨晚的回忆蜂拥而来。

    “瑶儿,虽然你不是处子,但是我不在乎,我已经决定好了,等挑个吉日,我会派人去相府下聘礼的。”温行远说的很认真,虽然心里头对她不是处子之身,有那么一点点小芥蒂,但是痴痴的爱着她的他,他可以忽略不计的。

    “这……可是我暂时不想出嫁!”风芷瑶知道和他硬吵没用的,于是淡淡道。

    “为何不想出嫁?”温行远想不通啊,他那么好的身家背景,换了别的女子早就开心的一蹦三尺高了,可是她的反应却是如此淡然,似乎那些富贵条件都如浮云一般。

    “就是不想。”她不想解释。她闭上眸子,淡淡说道。

    “瑶儿,先不说这些了,我先帮你清洗一下身子如何?”他知道昨晚自己的勇猛将她累的够呛。

    “厄……好吧……”既然美男要亲自伺候他,那就随他去吧。

    “我马上下床去,去提桶热水来为你清洗。”温行远在风芷瑶的额头亲了一下之后,连忙穿好衣服,飞快的出去提水了。

    风芷瑶现在理不清自己对他到底是怎么样的感觉,但是,不管如何,在床榻之上,他还是很勇猛的,再加上他的大尺寸让她肖魂蚀骨的很,这么一想之后,她选择淡定了。

    因为发生的事情和她想象之间虽然相差了一点点,那就是主动和被动的关系!

    吃一个美男不算什么!

    再说她如今是黄金单身女,就应该活得慵懒肆意,活色生香!美男就是生活的调节剂!

    这么一想之后,她扬唇一笑,水性杨花又如何,她只想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她只想主宰自己的命运!

    “瑶儿,热水来了,我帮你清洗一下身子吧!”温行远当真去提了一桶热水,大汗淋漓的跑了进来。

    他很温柔的帮她清洗了起来,包括最神秘的地方,都一一的清洗了起来,俊脸从泛着红色到最后的淡定自然,此刻的他真的算是一个极为温柔的男人。

    当然他的视线一直在她身上从上到下,全部扫了一遍。

    “瑶儿的身段极美!”他毫不吝啬的赞美了一句。

    风芷瑶淡笑不语,她只是在心下思考,她等下要不要去找李民灿问问有关李锦然的下落。

    “瑶儿,我会照顾你一生一世的。”他又开始表白了,让她很无语,一路上的轻柔触碰,让她敏感的雪肤一路颤栗。

    “谢谢你!”但是她不需要。

    “瑶儿,我们都已经那个了,你就是我的娘子了。我以后喊你娘子可好?”温行远希冀的眼神瞄了瞄她。

    “嗯。”先答应了再说,她可没有说她一定会做他娘子。

    “太好了!”温行远的心情特别好,精力也特别的旺盛,好像一只矫健的美洲豹,一下子跃了起来,迷人的身姿让她的眼底闪过一丝着迷。

    男色啊男色!她突然发现自己还是有点喜欢他的男色的!

    原来她真真是个外貌协会的!

    她见他老是在她那个部位瞄着,看的她有点不好意思了,于是她说道,“这里我可以自己来,绢布给我!”

    “娘子……你好美……”温行远呆愣的看着风芷瑶,风芷瑶轻柔的青丝紧贴着风娇水媚的小脸,弥漫着淡淡的秀发清新的发香和女子的妩媚体香,让他的心都醉了,于是他情不自禁的出声唤道。

    “什么?”风芷瑶有点恍惚,她没有听到他刚才说了什么?于是风芷瑶看着他问道,不过当她望见温行远眼底无限的柔情,以及他重要部位的烘托,她算是明白了,都是身体妖娆惹的祸。

    “娘子,我忍不住了!”说完这话,温行远立马将心动不如行动演绎的彻底。

    这一次少不得又是华丽丽的xxoo了!

    临近午时,两人才虚脱的起床。

    风芷瑶火的又捶了他一拳!

    “娘子,为什么捶我胸膛?”温行远搞不懂,他刚才明明很卖力,她也很欢愉,干嘛完事后,还如此对他?力气还那般大,捶的他痛死了!

    “我昨晚加一早上,被你折腾死了!你知道不知道我的身子现在就像被车轱辘碾碎了似的!”风芷瑶白了他一眼。

    “娘子,昨晚是我的第一次,我好不容易有了领略你身子的美好,所以我才那么努力,希望可以取悦你,让你在那方面可以幸福一点儿!”温行远笑的很无奈,他好不容易开荤了,他不容易啊?自然要好好的把握住,谁让心爱的女人的身子如此妖娆,如此甜蜜,让他忍也忍不住!

    于是忍不住了,那么就需要大爆发了!

    “第一次?”就他,二十多岁了,在古代不是说二十多岁,有很多男人可是已经娶妻生子了。

    “是真的,娘子,我在你之前从未碰触过别的女子,我有我的原则,男女之事,只有相爱之人做了,双方才会感到愉悦,所以,娘子,我对你绝对是认真的!”温行远解释道,说的声情并茂,让风芷瑶有点不太相信。

    “娘子,我真是第一次,你要相信我!”温行远以为风芷瑶不相信,于是马上肯定的语气再一次说道。

    “知道了,知道了,你——温行远——纯洁男一枚!”风芷瑶说完,立马捂嘴笑了,有时候这个看似精明的男人也有那么一丝傻气的时候,突然之间,她觉得她似乎不如昨晚那般讨厌他了。

    果然,女人是善变的!

    风芷瑶一想起自己昨天在碧兰节盛宴上差点因为雪烟纱裙的滑落,而差点无缘头筹。

    沈清涵!令狐梓澈的小师妹!西凉国二皇子的小师妹!

    好,很好,她死定了!

    温行远忽而看到风芷瑶的小脸突然变得阴沉,于是担忧道,“何事如此心忧?”

    “你可知道我昨晚为何要跳水中裸舞?”风芷瑶璀璨一笑,陡然怒极,反问道。

    “难道不是你自己想要跳那种……那种……惊世骇俗的舞蹈吗?”温行远很奇怪。

    “呸,才不是我想跳那舞蹈呢!我是被迫的!”风芷瑶听了摇摇头。

    “那为何你还是跳了?”温行远低声问道,口气酸酸的。

    他伸出双臂,将她搂的很紧,简直密不可分。他实在不希望下一次她还那样将自己妖娆的身子让那么多人看到。

    “你还记得我那件雪烟纱制成的舞衣吗?”风芷瑶问道。

    温行远点点头,接着疑惑了,和那衣服有关系?

    “被人用暗器射穿了裙裾的一角,后来我的背部全给滑落了下来,如果我当时不想办法,弄个惊世骇俗的舞蹈,我将不能拔得头筹,是以,后来你就看到了惊世骇俗的水中裸舞!”风芷瑶边说边气的咬牙切齿。

    “那个使暗器的是谁?”温行远想立马起身派人去查。

    “那个人你也认识!”风芷瑶说完,便看向他脸上的表情。

    他也认识?那是谁啊?

    “你直接告诉我吧!如果真是我认识的,我也绝不会心慈手软的!”温行远俊脸上掠过一抹坚定不移。

    “你的好友令狐梓澈的小师妹——沈清涵!”风芷瑶说完,就看见温行远的脸上出现震惊之色。

    “怎么可能是她?她虽然刁蛮了一点,但是她不至于那么对付你吧!”温行远似有点不相信。

    “是一枚五颗星形状的暗器,飞的很快,当时我为了维持镇定。没有当场和她算账!”风芷瑶想着不用自己武功学好了,她就想要了沈清涵的小命,不杀她,却能让她痛苦的受折磨。

    “娘子,我会让沈清涵给你道歉的!”温行远轻轻蹙眉,沈清涵虽然过分,但是杀了她似乎太过分了。

    “呵呵,道歉就算了吧!罢了,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情,你别掺和了,等吃了午膳,你先派人送我回去相府吧!我昨夜都没有回府,我爹和我的丫头们一定该担心了!”风芷瑶才不奢望他会替她报仇呢!

    温行远见她一下子又淡漠了下脸色,心里咯噔了一下,难道是他的回答让她不满意了吗?

    “娘子,是不是我方才说错了什么?惹的你不开心了?”恋爱中的男人总是患得患失的,于是精明腹黑如温行远也不例外。

    “你有你的考量!”风芷瑶淡淡的说了一句,她言下之意是,她自己会为自己报仇的!

    “娘子,清涵的父亲救过我的性命,所以——”所以他不能恩将仇报。温行远说话欲言又止,但是风芷瑶还是听明白了。

    “我不是说了吗?我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的!你就甭管了!现在我们赶紧起来吧!我想,你身为南芍国第一世家的家主,一定很忙吧!所以,赶紧吃了,该干嘛干嘛去!”风芷瑶已经一边说话,一边走去琉璃花镜前梳妆打扮了。

    “嗯,对了,昨儿个我让战一帮你去温家名下的成衣店拿了几套衣物,你看你喜欢哪一套,就穿吧,如果都喜欢,都拿回去穿吧!”温行远微笑着说道。

    风芷瑶淡淡点头,化了个淡妆后,洗漱之后,在温行远柔情似水的眼神下,两人一起用了午膳。

    温行远总觉得风芷瑶似风一般的女子,看似掌控了,实则她离着他很远很远……

    就似现在,他看着她望着马车外的风景,那脸上的神情云淡风轻,似乎昨晚或者早上发生的一切都不曾发生过似的,让一直很自信的他,感觉到一丝茫然和痛苦。

    “ 你现在所看的《娘子,吃完不许逃》 080 嫁与不嫁,春gong秘技(精)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娘子,吃完不许逃